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七十九章無上靈虛(第一更)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 這一笑他多了幾分人間的氣息,好像從雲端落到了地上。 只是天上的人落在地上,卻依舊不像在人間,所以雖然真實,但卻更添妖異的氣息。 「我就是安抱石。」 他看著開始不掩飾敵意的凈琉...

當燃燒的小山丘上所有的雜樹化為灰燼,山頭頂上的趙四身影消失無蹤。↑,

天空里那些往上飛灑的蒼白色星火已經全部消失無蹤,然而這些雜樹燃燒產生所有的紅色火焰,卻依舊在半空中飄蕩,就像一個烘爐越來越大。

皇後娘娘和趙四的這一劍,星火雖然來自無盡虛空里千萬年永恆不變的星辰,然而卻輸給了這世間雜木之火。

因這世間雜木之火,是將自己的一生,在這一瞬間盡數燃了。

虎狼北軍的大營里,不等所有巨大冰柱上所有的冰雪褪去,終於有些修行者不顧這些彷彿來自幽冥的寒氣對自己造成的損傷,衝到了中軍大營處。

然後他們看到了梁大將軍化為了倒地的冰雕。

藍黑色的冰里,梁聯眉心處的那一條紅線卻是異常的觸目驚心,在他們的感知力,還蕩漾著驚心動魄的劍意。

一時間,這些身經百戰的軍中修行者心情激蕩不能自已,驚怒之下,竟是難以言語。

丁寧和容姓宮女決鬥的醫館外街巷之中,圍觀的人群已經退去,四周一片安靜。

凈琉璃在葉幀楠和徐鶴山不解的目光里重新走出院門,不知為何,她的心中對丁寧越加的敬佩,只是雙腿卻好像灌了鉛一樣,有些沉重。

天空里的氣息有些紊亂。

而且因為諸多的強者完全釋放自己的氣息,連此時的天光都暗了下來,明明沒有烏雲,卻好像有烏雲遮日一般的黯淡。

有幾滴雨水掉落在凈琉璃身前的地面。

雨水裡還帶著一絲幽冥的寒意,似是融化了虎狼北軍大營里飄灑出來的冰雪。

便在這時,凈琉璃猛然抬頭。

前方已經人群散去,一片寂靜的巷落里,走出了一名少年。

少年穿著很鮮艷的紫色衣袍。

然而不知為何,他身上的紫色衣袍卻給人縹緲虛幻之感,他的整個人的氣息也是如此,虛幻空靈,就像是一片雲彩。

坐在門口台階上的葉幀楠的瞳孔劇烈的收縮起來。

他看清了這名少年的面容。

這名少年有著一張乾淨的臉,看上去有些稚嫩和青澀,然而卻給他一種分外可怕和危險的感覺,讓他體內的氣血都不由得劇烈的奔騰起來。

在他的印象里,哪怕第一次看到凈琉璃,也只有那種高山仰止的壓力感和敬畏感,但卻依舊沒有這種渾身都感到危險的感覺。

這名少年是誰?

他的呼吸都開始停頓。

凈琉璃和他不同,只是在看到這名少年的瞬間,她就明白了這人是誰。

整個長陵,除了丁寧之外,只有一個人會讓她有這樣的感覺。

「安抱石?」

她眉頭微微蹙起,看著這名好像一朵雲飄來般的少年,出聲。

她身後的徐鶴山也完全呆祝

就和凈琉璃出現在長陵足以震動整個長陵一樣,靈虛劍門的安抱石出現在長陵,也只意味著有不尋常的事情發生。

……

紫袍少年笑了笑。

這一笑他多了幾分人間的氣息,好像從雲端落到了地上。

只是天上的人落在地上,卻依舊不像在人間,所以雖然真實,但卻更添妖異的氣息。

「我就是安抱石。」

他看著開始不掩飾敵意的凈琉璃,也沒有什麼禮數,很直接的問道:「你知道這些年為什麼整個長陵將我們並列,但我為什麼一直沒有出靈虛劍門找你么?」

凈琉璃肅冷的看著他,道:「不知道。」

安抱石說道:「因為我始終覺得你不如我,我想不需要特意去證明給人看。」

他說話的語氣很普通,神情也很淡然,沒有半分高傲的樣子。

只是他的整個人卻偏偏給人無比高傲的感覺,高傲的讓比他高出半個頭的徐鶴山都覺得自己在仰視著他。

凈琉璃沒有動怒,只是看著他,道:「現在呢?」

安抱石看了一眼凈琉璃的身後,「現在有了足以和我並列的人,所以你不再是我的對手。」

凈琉璃笑了起來,道:「所以你的意思是今後我連和你齊名都不配,所以特地來告訴我一聲?」

安抱石看著她雖笑卻寒峭的面容,認真的搖了搖頭。

「我出靈虛劍門,原本是來看丁寧這一戰。」

他搖了搖頭之後,用一種很感慨的語氣認真接著說道:「既然丁寧敢挑戰容宮女,就是有獲勝的可能,以他的修行境界,哪怕只是有獲勝的可能,在我看來便已經值得特地來看看。但你也讓我很意外,你手中無劍,但劍意卻比以前強大了很多。」

「看來在長陵的這些天里,你進步很大,大到足以讓我試你一劍。」

聽著這樣的話語,葉幀楠和徐鶴山的身體不由自主的再次繃緊。

這無異於是挑戰。

今日里已經有足夠多震驚的事情發生,而現在當所有人認為大戲落幕時,安抱石這樣傳說中的人物卻真實的出現在他們的眼前…這一切和眼前黯淡的光線一樣不太真實。

而且他們知道凈琉璃絕對不可能迴避這樣的挑戰。

只在一個呼吸之間,凈琉璃已經點了點頭,道:「好。」

嗤啦一聲。

安抱石的紫袍袖子上突然出現了一道細小的裂口,然而他的面色卻是沒有什麼改變。

他就像是一名天國里的神子,依舊沒有任何高傲的神色,卻給任何人高傲道極點的感覺,他還是點了點頭,對著凈琉璃說了一個「請」字。

凈琉璃微微眯眼。

她積蓄著的劍意,便很自然的發了出去。

她的身前風波不驚。

但是空氣里的任何元氣流通的自然符線,卻都像是她的劍意。

天地之間,似乎到處都是她的劍。

她的劍似乎存在於天地間任何一道無形的符線里,隨時可在任何一道符線里出現,落向安抱石的身體。

這便是真正的大自在劍的劍意。

無劍卻安抱石周身儘是劍。

這無疑是凈琉璃最強的一劍,強到令徐鶴山的身體都顫抖了起來。

直到此時,他才明白被譽為長陵年輕一代中的怪物的凈琉璃有多強大。

天地之中皆是劍。

又如何能擋得住這一劍?

然而安抱石只是站在那裡,一動都不動。

他明明就站在那裡,但是他的整個人卻好像已經空了。

一切盡空。

一切儘是空虛,劍即便落下,也只是落入空處。

凈琉璃深吸了一口氣,然後緩緩呼出。

天地之間的劍意就此消失。

「這就是無上靈虛?」

她又像是對著安抱石說,又像是自言自語般說道。

安抱石看著她很自然的點了點頭。

兩個人好像從來沒有戰鬥過,但是勝負已分。

凈琉璃的兩截衣袖齊肩而斷,露出兩條白藕般的手臂。

安抱石神容依舊不變,自然散發著那種妖異般的非人氣質,他沒有再看凈琉璃,只是越過凈琉璃的身體,看了她身後的院落一眼。

然後他便轉身離開。

這片空地上的光線又黯淡了一些。

看著他離開的背影,葉幀楠和徐鶴山看著凝立不動的凈琉璃,突然覺得有些難過。

這是因為他們覺得凈琉璃此刻的心中會很難過。

只是讓他們沒有想到的是,當凈琉璃轉身,重新在台階上坐下之時,卻是真的好像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她沒有任何難過的情緒。/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