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七十六章封營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北軍的營地里所有的符車發出耀眼的光輝。 一片光海在這營地里生成。 緊接著,天空里多了無數道巨物穿行的聲音。 數十朵白雲般的氣浪在半空中炸開。 數十根如成人腰圍粗細的矛狀...

凈琉璃還在台階上思索。,

她直覺自己好像有個很簡單的東西沒有抓住,但卻就是想不起來。

……

郊野河岸邊衝天的霞光只是出現了短短的一瞬。

但是強大的元氣力量,卻是引起了一陣風。

虎狼北軍的大營里,許多營帳被微微拂動。

盤坐在竹席上的梁聯陡然睜開了雙目。

他是七境的強者,自然感知出這陣風本身就來自異樣的元氣波動,而和長陵別處不同,當這陣風吹入虎狼北軍的營帳間,則更是多了一分寒冷刺骨的寒意。

梁聯只是在這睜眼的一剎那,額前的髮絲和眉毛就瞬間結出了一層藍黑色的冰霜。

彷彿有股來自地底最深處的寒冷,破空來到他的身前。

他面色劇變,來不及思索,雙手朝著身前的書案拍落。

轟的一聲悶震,書案粉碎,木質的隔層內里卻是一塊烏金色圓盾飛了出來,上面的符文如同鮮紅的月季花浮現了出來,瞬間引動了天地間的元氣如山行走。

整個中軍大帳就像泄了氣的氣球一樣驟然垮塌。

在接下來的一瞬間,猛烈的一炸,整個營帳全部化為無數的裂革,像劍一樣往外刺出。

一道色澤深邃到極點的幽藍黑色劍光不知從何處飛來,破開空間一般,穿過整個虎狼北軍,直指中軍大帳中心,整個身體都好像往外鼓脹起來的梁聯。

無數聲厲叱聲響起。

劍光飛舞,至少有數十道飛劍帶著決烈的氣息迎上了那道劍光。

喀喀喀數聲令人心悸的結冰聲炸響。

這道幽藍黑色劍光行進的正面道路上,不僅迎上的數柄飛劍直接結滿了幽黑的冰晶頹然墜落地面,就連數名修行者也直接被凍在原地,變成毫無生命氣息的冰雕。

最令那些攔截的劍師心悸的是,直至此時,他們都無法確定這道劍光的御使者在哪裡。

梁聯的面色沉冷的就像戴上了一張玄鐵面具,他的心臟劇烈的收縮起來,他知道這道劍光的主人是誰,也知道自己根本無法匹敵。

「東南,三四七1

他喝出了那名女子所在的方位,於此同時,他體內的大部分真元在一剎那湧入他的身體下方。

他身體下方的毛毯已經炸得粉碎,露出的是一片白銀般的閃光。

六根銀色的六邊形金屬柱從地下升了起來,將他護在中心。

轟!

那道不知隔著多少距離而來的藍黑色劍光和這六根金屬柱所散發和匯聚的力量撞擊,發出了猛烈的爆炸。

轟!

也幾乎同時,一聲比這爆炸聲宏大數百倍,似乎佔據了整個軍營里所有空間的巨響響起。

虎狼北軍的營地里所有的符車發出耀眼的光輝。

一片光海在這營地里生成。

緊接著,天空里多了無數道巨物穿行的聲音。

數十朵白雲般的氣浪在半空中炸開。

數十根如成人腰圍粗細的矛狀術器破雲而出,一齊落向梁聯所指示的方位。

那處地方有不斷往外擴張,泛開如魔蓮的冰寒元氣,在此時已經形成了一個暴風雪的天地。

長孫淺雪此時便站在這場暴風雪的中心。

所有虎狼北軍的軍士和修行者此時都很憤怒。

他們知道這暴風雪裡的修行者強大到了極點,而且遠比此時軍營里最為強大的修行者梁聯梁大將軍還要強出許多,否則梁大將軍不會連最強大的防禦術器六門天鎖都激發了出來。

然而在整個大秦王朝的歷史里,還從來沒有任何一名大秦的大將軍在中軍大帳里被人刺殺。

在和大秦王朝囊恍醭軍隊里,或許有這樣領軍十萬級的大將軍被秦人修行者刺殺的歷史,然而大秦王朝,卻從來沒有任何一名這樣的將領被直接在中軍大帳里被刺殺的歷史。

尤其是這種毫無忌憚的直接刺殺。

現在大秦王朝任何一支數萬級的地方軍,配備的符器都足以殺死一兩名七境的修行者,更何況守衛長陵安全的虎狼北軍!大秦王朝的精銳之師!

在必要的時候,哪怕是完全用上萬民的軍士的血肉軀體填上去,作為這些軍士里的其中之一,他們之中的大多數人眼睛都不會眨一下。

悍勇,這便是秦軍在其餘各朝軍隊眼中最為可怕之處。

……

長孫淺雪很清楚即便在那個人全盛之時,也不可能一個人直接挑戰一支這樣的軍隊。

當那人在長陵戰死時,天下所有修為至高的修行者也有了一個最為清晰的概念,一名這人世間最為頂尖的修行者,最多也只能殺死二三十名七境,殺死兩萬餘秦軍。

更何況這十幾年間,天下所有軍隊的符器都有了長足的進步,擁有了更強的威力。

此刻那數十根穿雲而出的巨大金屬符器,長孫淺雪都感到了強大,都完全沒有見過。

然而現在這所有一切只是出於某個人的計劃。

她只是在執行著這個人的計劃。

所以她根本用不著考慮什麼。

她抬頭看著那數十根朝著她墜落下來的粗大巨矛,直到金屬的光芒耀得她身外的風雪都全是金屬的光澤,直到她看清那些巨矛上的蟠龍符文,她才將自己體內的所有真元和積蓄的元氣,包括氣海中那柄本命劍的所有力量,盡數釋放。

暴風雪盡數朝著她的前方卷出。

那數十根巨矛被暴風雪所卷,全部飛回,墜落回營地。

風雪瀰漫營地。

一頂頂營帳掀翻,在和地面撞擊的時候發出金鐵般的清脆聲音,原本柔韌的皮革竟然硬生生的折斷。

許多修行者眼睛里的憤怒盡數化為敬畏。

他們先前已經聽說過那名公孫大小姐的一些傳說,知道那柄劍落於她之手。

看著許多被徹底冰封住的營帳,他們腦海里無論如何無法將這樣的力量和那名傳說中的公孫大小姐聯繫在一起。

他們前方的視線被藍黑色充斥,又已完全失卻那名女子的蹤跡。

當他們下意識的轉身,想要聽到大將軍下一步的指示時,他們的呼吸卻是徹底停頓。

數十根巨大的冰柱看似凌亂的矗立在中軍。

冰柱內里的蟠龍符文似乎長到了冰柱的外面,藍黑色的玄冰就像一條條的龍往上方延伸。

這些冰柱封鎖了整個中軍,外面的風雪之意已經迅速的消減,然而這些冰柱之間的風雪卻是反而漸濃。

越來越濃烈的寒煞元氣,即便是令軍中五境六境的修行者都無法靠近,鮮血都似乎要凍結之感。

……

長孫淺雪遙遙的看了那處軍營一眼。

那些金屬巨矛現在已經承繼了她身體里那柄劍的劍意。

那柄劍至為強大的元氣注入了那些金屬巨矛之中,足以讓這樣的劍意維繫不短的時間。

她感到了自己的強大。

她很滿意。

然而用盡了體內所有的力量,她現在便是個毫無力量的普通人。

她深吸了一口氣,轉身,開始走向身後的一片樹林。

樹林里停著一輛馬車。

架著馬車的人身形顯得很矮小,但是即便看到了長孫淺雪所做的事情,這人似乎也並不顯得太過震撼,只是不解的問道:「只是這樣?那誰殺梁聯?」

長孫淺雪依舊一副清冷的表情,她似乎不願意回答,但似乎又出於對這人的尊重,不耐的清冷道:「那不關我的事情。」

/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