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七十五章夏天裡的霞光(第二更)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鳳輦之中。 她的鳳輦停歇在長陵的中軸大道的中央。 純金製成的流蘇遮住了她的身影。 她坐在車輦中心的鳳椅上,冷漠的眼睛里再次出現了憤怒的意味。 她知道此時白山水和徐焚琴在...

第三百九十二章第四卷:斗將軍

在場的一些長陵的修行強者,感知著皇後娘娘離開的身影,都是沉默無語。,

他們無法得知丁寧的心情,對於他們而言,丁寧再一次拒絕了皇後娘娘的好意。

這名出身梧桐落酒鋪的少年,此時雖然垂頭,然而卻始終未曾低頭。

所有人的視線再次集中到丁寧的身上。

看著這名坐在血泊里,呼吸間還時常咳血的少年,很多人甚至開始擔心他是否會受傷太重,以至於永久的影響今後的修行進境。

在修行者的世界里,當真元紊亂的在身體里暴走時,再強行動用真元,就相當於人為的不顧經絡的將自己的真元亂穿。

急促的腳步聲響起。

醫館里的數名醫師快步而出,為首的一名醫師在扶起丁寧的時候,便已經一顆丹藥往丁寧的口中塞了進去,已經開始醫治。

「不要讓任何人進入醫館,以免妨礙治傷。」

醫館的主人孫杏堂神色凝重的對著門口的凈琉璃等人說道。

看著這樣的畫面,周遭街巷之中的所有人開始反應過來為何一開始關中謝家就要包下這間醫館。

凈琉璃點了點頭。

她看了一眼從身邊經過的丁寧,然後很沒有風範的直接在這間醫館的門檻上坐了下來。

她低著頭想著,有些替丁寧感到高興。

因為這些街巷中的人大多隻看到丁寧復仇的時刻,看到丁寧勝利的快意,然而卻沒有幾個人可以和她一眼看到丁寧為此付出了什麼,可以感受到丁寧所受的苦。

然而同時她卻又覺得整件事好像有些不對的地方。

不是因為丁寧最後能夠莫名的動用那柄飛劍,而是還有什麼至關重要的不對的地方。

她垂著頭,根本不在意別人的目光,旁若無人的思索著,眉頭越皺越深。

皇後娘娘回到鳳輦之中。

她的鳳輦停歇在長陵的中軸大道的中央。

純金製成的流蘇遮住了她的身影。

她坐在車輦中心的鳳椅上,冷漠的眼睛里再次出現了憤怒的意味。

她知道此時白山水和徐焚琴在戰鬥。

到此時戰鬥還未結束,就只能說明白山水的實力已經遠遠超出了她的預計。

就說明今日里她會失去的不只是這名宮女。

……

地底的水脈是未知的世界。

因為不可知,所以絕大多數書籍里都將地底的水脈都稱為冥河和陰河。

不只是因為終年不見陽光,還在於陰冷,還在於沉重!

不只是深度,還在於土地和很多元氣的重量,都將這地底深處的陰河水流變得極為沉重,壓在修行者的身上,和在地表戰鬥完全不同。

讓徐焚琴開始恐懼的是…在這地下的陰河裡,只有他和白山水兩個人,不再有任何人會插手。

之前他和白山水的交手,只是讓他和白山水進入更深的陰河。

力量越來越強的陰寒水流,使得遊動在他身體周圍的黑色長劍所受的壓力也越來越大,讓他感覺自己的一切都在變慢,防守隨時會出現問題。

既然防守無用,他便只有反擊。

一直急劇盤旋在他身周的黑色劍光離開了他的身邊,穿過黑晶般的水流,緩慢而又穩定的落向白山水的身體。

沒有任何光線的黑暗裡看不清白山水的身體,然而始終有一團比黑暗還要深沉的碧綠色水流在白山水的身外蕩漾,不斷的散發著真實的殺意。

一道道幽綠色的劍氣毫無阻礙的不斷逆行穿過陰河中的水流,刺向徐焚琴。

當徐焚琴的黑劍在水中行進的過程中,他的身上就已經莫名的多了十幾處傷口,有幾處傷口甚至深可見骨,從這些傷口裡流淌出來的鮮血融化在黑色的水流之中,就像是他的身體上平白的多出了幾條紅色的飄帶。

和白山水身外的碧綠色水流相比,徐焚琴的這柄劍顯得很細校

就像是一隻小小的黑色魚鉤對上了一條龐大的青色鯨魚。

只是徐焚琴的神色沒有多少的改變。

他的這一劍原本就叫釣鯨劍。

當黑色的劍和那團巨大的碧綠色光影接觸的瞬間,整個一團巨大的碧綠色光影就被他的這一柄劍的劍勢拖住,再也沒有任何的劍光可以流淌出來。

無數道霞光從徐焚琴的身體里透射出來。

這是他體內的天地元氣在真實的燃燒。

燃燒的元氣產生了一條條耀眼的線路,就像燃斷的琴弦。

他的整個身體,就像是一張在燃燒的琴。

這便是他最為可怕的時候。

只有極少數的人知道,他之所以有徐焚琴的名字,是因為他所修的真元功法就叫焚琴經。

這門功法的最可怕之處,就是能夠通過一瞬間燃燒大量真元的方法,來獲得更為強大的力量。

這股力量即便只能維持很短的時間,但對於殺人,或者逃亡而言,便已足夠。

當那滴晶瑩的水滴化為橫置的長河,將他硬生生拍入這地下陰河時,他便已經確定白山水的境界和之前有了完全不同的增長。

此時的白山水已經並不是在長陵的街頭狂歌而戰時的那個白山水。

但白山水畢竟不是八境。

他可以確定只要自己逃出這陰河,他便可以很好的活著。

他只需剎那時光。

他確信白山水除非是八境,否則不可能在這剎那之間破掉他的釣鯨劍。

所有如燃燒的琴弦般的元氣束全部往上刺去,瞬間蒸發了他身周所有的水流,將他的身體以驚人的速度往上彈起。

然而也就在這一瞬間,他的面容變得異常慘白。

他感到了地下的陰河裡出現了一股新的力量。

一股好像在陰河裡莫名生成,但和白山水同樣強大的力量。

而且這股力量的生成如同暴雨驟發,比起白山水的力量還要暴烈,讓他甚至有一種熟悉之感。

他反應過來了這股力量來源於何人。

「夜…」

他不可置信的叫出了聲來。

然而他只來得及叫出一個字。

他的這一個字的聲音也在地下陰河之中無法傳出。

那股沿著陰河而來的力量,幾乎和白山水的力量完美的融合到了一起。

他的耳廓里發出了嚓一聲裂響。

他的身上也發出了嚓一聲裂響。

那柄黑色的劍被反震了回來,深深的刺入了他的身體,幾乎將他的腹部完全切了開來。

他體內的氣血和破碎臟器也同時燃燒起來。

從他的身體里,噴出更多的霞光。

轟的一聲。

長陵郊野的一處河岸邊發生了爆炸。

一片蘆葦盪燃燒起來。

一團霞光從地下飛出,飛向半空。

……

鳳輦在長陵的大道上返回。

當這道霞光出現在天際,鳳輦驟然一沉。

遮掩著鳳輦的數千根金線一齊往外漂浮起來,發出如風鈴般的響聲。

來自膠東郡的完美女子頭顱微抬,望向那道霞光的方向。

她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是她的面容卻變得比看到容姓宮女死去的時候更為冷漠,冷漠得完全沒有變化。/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