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七十四章做不到像你一樣冷酷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 她開始明白她的這一生都處於這名女子的陰影籠罩之下。 在旁人,甚至在她自己看來,她的所有權勢都來自於這名女子,她的權勢也足夠驚人。 然而在她死之前,她才知道因為這名女子太完美和強大,...

沒有烏雲遮日卻天光驟暗,只是因為很多奇妙的光線和元氣遮住了陽光。+,

這些光線很奇妙,而且足以讓在場的絕大多數修行者感到由心的戰慄。

因為在他們修行的所有過程里,都沒有接觸到這些光線中蘊含的元氣。

或者說,他們的一生都接觸不到這些光線中的元氣。

因為這些光線來自於太高裕平時甚至不落於地面。

在反應過來的瞬間,這些強大的修行者都畏懼的垂下頭來。

似乎垂下頭還不足以表達敬畏,他們的身體也都微微的躬了下來。

這些街巷中的修行者,似乎都比平時矮小了很多。

至於那些連修行者都不是的長陵百姓,看著令整個天空都在發暗的,隨著這些玄妙的星光不知何時出現在場間的完美女子,都震撼得差點要跪伏在地。

沒有任何人在此時出聲。

但是所有人都知道這名完美得似乎不帶人間氣息的女子便是長陵和整個大秦王朝的女主人,皇後娘娘。

黃真衛也無比震驚的遠遠看著這名掩蓋了世間一切光線,似乎將世上最光鮮的色彩都聚集於她身上的完美女子,他沒有想到皇後娘娘會出宮,會出現在這裡。

丁寧沒有抬頭,他咳著血,感受著那股熟悉的氣息,雖然強行控制住了雙手的顫抖,但他的身體里卻似乎無一處不在顫抖。

他發現他雖然恨極了這名來自膠東郡,然後最終改變了整個長陵和大秦王朝局的女子,但是真正面對這名女子時,卻依舊無比困難,依舊有些難以承受。

他不知道是不願意看,還是因為不敢看,自始至終,他都沒有抬眼看她一眼。

星光遮日。

大秦王朝的皇後娘娘降臨此間。

容姓宮女心脈中最後一縷鮮血正順著斷裂的劍流淌在下方的塵埃之中。

容姓宮女沒有看到最終刺向自己心脈的飛劍,但是在此時,她卻看清了這名彷彿遮蓋住了她眼前整個天空的完美女子。

之前她覺得滿城盡空,一切盡空,她只是覺得這一切似乎很可笑,甚至沒有感到痛苦。

然而此時在她生命的盡頭,在看到這名完美女子的瞬間,她的身體卻開始抽搐起來,她感到了巨大的痛苦。

她開始明白她的這一生都處於這名女子的陰影籠罩之下。

在旁人,甚至在她自己看來,她的所有權勢都來自於這名女子,她的權勢也足夠驚人。

然而在她死之前,她才知道因為這名女子太完美和強大,自己在遇到她的時候,自己就已經不再是自己。

她只是害怕。

她一直只是因為害怕她。

皇後娘娘走到了她的身前。

看著身體不斷抽搐,眼角不斷在流淌著血淚的容姓宮女,她的眉頭緩緩蹙起,白瓷般光潤的臉上出現了一絲難以理解的神色。

「為什麼?」

她看著處在最後的痛苦裡的容姓宮女,帶著一絲隱怒和一絲難以用言語形容的痛惜,輕聲的問道:「我已經說過只要你不出宮,我自然可保你平安,你為什麼要出宮?」

容姓宮女看著皇后。

她理應在此時已經死去。

然而她卻發現她還沒有死,她還有說話的力氣。

一股鮮活的氣息從皇宮娘娘的袖中流淌出來,落入她的身體,代替她最後的心血,流淌在她的體內。

這種氣息仙靈,依舊是超凡脫俗,不像是人間的氣息。

然而這氣息對於容姓宮女而言卻太過熟悉,熟悉到她的腦海里直接出現了那一方蓮池,皇後娘娘每日里都會花不少時間,站立在前的那方靈蓮池。

這股氣息落在別人的眼中,便是一道聖潔的白氣。

丁寧沒有抬頭,但是他清晰的感知到了這股氣息,感知到了應該死去的容姓宮女吊住了一口氣,他的身體內里瞬間冷僵。

死人不會講話,會隱藏掉很多秘密,但是此時的容姓宮女卻還未死。

只要她說出一個秘密,他和長陵里的很多人,便都會死,或者會有比死更凄慘的下常

……

容姓宮女的腦海里有無數的話語。

靈蓮的藥力挽救不了她最終的死亡,但是卻讓她的腦海變得比任何時候都要清溪。她想清楚了丁寧最後和她交手的幾個瞬間,她已經開始明白為什麼丁寧能夠匪夷所思的殺死她。

原來是這樣。

原來不只是因為薛忘虛,還因為那個人以及很多因為她而死的巴山劍場的人。

她有機會,有足夠的時間說出來。

然而此時聽著遮掩住自己天空的這名完美女子充滿痛惜的聲音,這樣寶貴的時間裡,她卻是沒有直接發出聲音。

她用去了很多時間去想了很多還算美好的畫面。

想到在跟隨這名完美女子之前,想著自己仰慕的看著那些人比劍和戰鬥的畫面,她想著自己和那名茶師相遇的畫面,想著那名茶師和自己互相禁錮,似乎就將這樣互相禁錮一生。

然而這樣的畫面卻最終消失。

最終一切都不在。

她的眼角再次滴出血淚。

她看著自己的這名完美的女主人,耳廓中似乎依舊震響著對方最後的一句問話,「你為什麼要出宮?」

「因為我還是做不到像你一樣冷酷埃」

她慘淡的笑了起來,流著血淚,用最後的力氣,說出了這樣的一句話。

……

皇後娘娘的氣息驟頓。

她真正的愣了愣。

她沒有想到容姓宮女最後會說出這樣的一句話。

以至於她在這一瞬間的身體有些寒冷,有些微微的僵硬。

但是這樣的情緒也只出現了一瞬。

在下一瞬間,她的眉頭微蹙,眼中所有憤怒和痛惜的神色全部消失,全數化為漠然,或者說化為那種沒有多少人間情緒的高高在上的神佛般的目光。

只是掌控世間,不帶絲毫自己的情緒。

她完美的容顏上,看不到任何歲月的痕,看不到任何的瑕疵。

她有些漠然的目光落在了垂頭咳血的丁寧身上。

然後她不帶情緒的出聲:「我以為你會留手,至少看在我的一些好意上。」

這句話沒有任何開場白,而且也沒有掩飾音量,所有在場的修行者全部都聽清楚了,沒有人覺得她太過霸道,只是覺得以她的身份說這樣的一句話很正常,很理所當然。

甚至有些人開始回憶她對丁寧昭示的好意,回憶丁寧的一些回應。

他們甚至下意識的開始覺得,如果丁寧不說出些理由,他們會自然覺得丁寧在這件事上做得太過分。

尤其在此時,當這名尊貴到了極點的皇後娘娘親自對丁寧說這句話的時候。

然而讓他們沒有想到的是,丁寧只是咳了一口血,輕聲道:「很抱歉。」

只是這三個字,讓很多人的心中如同冷風吹過。

丁寧說了這三個字之後,沒有再說任何的話。

皇後娘娘轉身,她也沒有再說任何的話。

天光漸亮。

那些垂落的星光開始消失。

而她就消失在這些開始消失的星光里。

丁寧依舊沒有抬首。

這便是他和皇後娘娘的第一次重逢。/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