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七十二章手段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得極為難看。 劍對於劍師而言便是命。 她都無法想象連末花殘劍都已經落入容姓宮女之手,丁寧還能如何取得這一戰的勝利。 就在這時,那根巨大的煙柱突然分開。 夏天裡,一條白色...

墨守城的腳步驟然停頓。

他已經距離白山水和徐焚琴不遠,甚至在此時,他都可以清晰的感知到白山水和徐焚琴的具體方位。

然而他想走得更近些。

於是他便錯過了出手的時機。

他深吸了一口氣,又長長的嘆了一口氣。

看著從自己額頭上掉落的幾根白髮,看著白髮上因為濕意而凝結的露珠,他想著這一念之差的距離,或許便是真正的天意。

他是整個長陵最老的人之一,對於長陵的地形和每一棟建築的形狀,他都十分熟悉。

唯有地下的水系,那些縱橫交錯的陰河,他卻不如白山水熟悉。

白山水搏命般在長陵逗留了很久,只為領悟孤山劍藏。

到後來雖然始終沒有參悟出孤山劍藏的真意,但這莫名的收穫,卻是對長陵的水文熟悉到了極點。

所以今日里,她將自己和徐焚琴打入地下的河流之中。

她藉以隱匿自己的所在。

她也成功的讓墨守城無法捕捉她的身影。

她也成功的和墨守城捉迷藏。

落於地上的水汽又很快在酷熱中蒸發。

丁寧和容姓宮女周圍圍觀人群聚集的街巷中,白霧繚繞。

夜策冷感受著這條街巷之中數口深井之中水面的輕微震動,她眼中的神色便變得越來越複雜。

到現在為止,丁寧所完成的都是奇。

他一開始制定的計劃,也一絲都沒有錯漏。

……

容姓宮女凄厲的嘶鳴著,她的眼睛閉了起來,鮮血就像絲線一樣拉長,往四周飄飛出去。

她開始感到真正的死亡威脅。

因為很多年都沒有經歷過這樣的戰鬥,都沒有受過一絲傷,所以此時無論是她體表還是她身體內部的傷勢,在她的感知和意識里都被無限的放大。

唯有體內真元的總量最為真實和清晰。

她的真元損耗很劇烈。

然而此時的她沒有任何選擇的餘地。

她必須再次將丁寧找出來。

「方侯府的至高秘劍1

「墨園殘卷1

「你到底還有什麼手段1

「我不相信你這些手段永無止盡1

凄厲的嘶鳴聲里,很多人都不自覺的戰慄起來。

容姓宮女的本命劍奇異的從口中透出,隨著她這些凄厲的嘶鳴聲,筆直的往極高的高空衝去,頃刻間就已經超出所有人視力的極限。

她的本命劍飛到所有人目力無法達到的高度,還在筆直的往上飛著。

容姓宮女仰著頭,她的眼角開始淌出血淚。

此時她擔心的不在於丁寧的偷襲,只在於無盡的高空里,會不會飛來阻攔的星火。

她擔心的是皇宮深處那名最高貴的女子的旨意。

甚至連她此時的本命劍上都散發著強烈的哀求之意。

她只乞求她的主人能賜予她公平一戰。

她感知所能到達的無盡虛空之外,有星光閃耀了一下,就像某個人的眼睛眨了一下。

沒有星火落下。

容姓宮女更加凄厲的嘶鳴了起來,聲音里卻帶著驚喜。

極高的高空里,響起了一陣恐怖的轟鳴。

所有人抬頭望向上方的天空,只看見一道黑影在以難以想象的速度墜落下來。

這是容姓宮女的飛劍。

此時已經比一顆真正的隕星還要快。

所以隕星墜落只是帶出濃煙滾滾的長尾,而她的本命劍的墜落,卻直接在劍尖之前不斷的發生爆炸。

空氣里肉眼可見的衝擊波重重疊疊的疊加在一起,然後隨著這柄飛劍砸落在地,就砸落在容姓宮女的身前。

地面像水浪一樣抖動起來。

人群驚慌躁動不安。

然而位於最前列的夜策冷此次沒有出手。

周圍的房屋沒有任何一棟倒塌。

這一劍所有的力量最終奇異的往一點衝去。

轟的一聲。

一片密集的店鋪之中,有一家店鋪驟然消失,好像被無形的巨神拳頭砸了一記,所有的粉塵卻是反而沖向上方的天空,變成了一條衝天的煙柱。

衝天的煙柱里,有一條金屬閃光。

壓抑著的驚呼聲終於在此時徹底爆發,變成狂潮。

那是丁寧的飛劍。

這一劍沒有能夠直接擊中丁寧,只是捕捉住了丁寧的飛劍,但還處在驚喜情緒里的容姓宮女沒有感到失望。

她的身影飄飛了起來,落向那根巨大的煙柱,伸手抓向末花殘劍。

這樣的力量衝擊在飛劍上,沒有任何一名六境之下的劍師所能抵禦。

飛劍在御使之中遭受這樣的重擊,御使飛劍者也自然受衝擊遭受重創。

對於容姓宮女而言,只要破了這柄飛劍,讓丁寧無法再動用這柄飛劍,丁寧這一戰就已經必敗無疑。

她甚至都不需要急著找出和她捉迷藏的丁寧,只需要調息療養傷勢和補充真元而已。

在狂潮般的驚呼聲里,隨著煙塵一起往上衝起的末花殘劍落入了她的手中。

這柄殘劍沾滿了塵土,光華熄隱,沒有任何抗拒的能力。

凈琉璃抬著頭,看著這一幕的畫面,就連她都覺得飛在巨大煙柱旁的容姓宮女就像一個魔神。

她的臉色變得極為難看。

劍對於劍師而言便是命。

她都無法想象連末花殘劍都已經落入容姓宮女之手,丁寧還能如何取得這一戰的勝利。

就在這時,那根巨大的煙柱突然分開。

夏天裡,一條白色的雪流將巨大的煙柱切開。

丁寧再次出現。

他出現在被切開的煙柱的另一端。

他的手裡持著一柄很長的長劍,看不見劍身本來的色澤,因為劍身上覆蓋著厚厚的白雪。

「映雪劍1

角樓上的黃真衛怔了怔,下意識的喝出了這柄劍的名稱。

凈琉璃也呆祝

這是她的佩劍。

也是岷山劍宗最強的劍之一,自從她跟隨著丁寧學習,這柄劍就一直被丁寧收了起來。

此時丁寧使用這柄劍她可以想象,但不可想象的是此時丁寧所用的劍意。

她都不認識丁寧這一劍屬於何種秘劍。

但是這一劍的威力,那種高寒的氣息,卻還在她用「寒山雪」的真元配合這柄劍才能用得出的「寒山千雪」之上。

容姓宮女的身體微微挺直。

她根本沒有任何的思索,只是揮動手中的末花殘劍。

末花殘劍前端的劍絲微分,瞬間發出無數凄厲的劍嘯聲,和她方才的嘶鳴聲一樣凄厲。

湧向她的雪流頃刻崩碎。

冰雪亂飛之間,丁寧的身體如受雷擊般巨震,往後倒飛出去,口中連噴數團血霧。

在一陣陣的驚呼聲里,容姓宮女眼中瘋狂的情緒就像徹底燃燒了起來。

她往前一步跨出。

身體就直接在虛空之中橫渡十餘丈,追向丁寧倒飛的身體。

「只是這樣的手段么?」

「還有其它的手段么?」

她被丁寧刺透的左腳此刻又開始急劇的流血,她身上的許多傷口也開始流血,但是她卻毫不在乎。

因為在她看來,一切就將結束。

不遠處角樓上的黃真衛身上的袍服輕輕震響,他在猶豫著要不要出手。

容姓宮女手中的末花殘劍掃向丁寧的脖頸。

此時她才知自己為何如此痛恨丁寧,一定要見到丁寧頭顱飛起才痛快。

因為丁寧讓她痛恨一切,甚至痛恨自己。

更多的驚呼聲響起。

丁寧此時重創如此,連體內的真元都未必能夠很好的調用,又怎麼可能擋得住容姓宮女這一劍。

更何況此時的容姓宮女已經近身。

然而就在此時,容姓宮女感到了一股異樣的氣息。

她不自覺的看向自己的右手。/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