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七十章捉迷藏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她卻生怕自己殺不死丁寧。 於是她鮮紅欲滴的嘴唇終於真正的滴出了血來。 她咬破了自己的嘴唇,張開了嘴,就想憤怒的罵出聲來。 然而也就在這一剎那,她身後的一片塵土飛了起來。 ...

自真正的戰鬥開始,容姓宮女都根本看不到丁寧。,

然而她依舊不覺得自己會敗。

她只需要將丁寧找出來,然後出現在他的面前,丁寧就會死。

這樣的飛劍,她還能承受很多劍。

但是丁寧不可能承受住她的一劍。

她抬起了頭,對著左側那片街巷開始說話時,許多黑雨傘下驟然發出了驚怒的喝聲。

那些黑色的雨傘如一朵朵黑蓮飛了起來,落向那片街巷中的人群密集處。

容姓宮女手中的本命劍消失了,但是隨著她的每一個字的聲音響起,她的吐息之中都帶出一道真正的本命劍氣。

依舊是閃耀著瓷片般光澤的冷酷劍氣。

一道道劍氣,直接朝著她目光鎖定的那片街巷飛出,落下。

平直的劍氣原本細小,然而從天空中降落時,卻牽引著無數天地元氣,凝成了無數更為細小的劍氣。

這些劍氣墜落在那片街巷中,沒有任何事物能夠逃離。

屋瓦被切碎,牆被割裂,一些剛剛感覺到危險的貓狗身體碎裂成無數片。

劍氣墜落在地之後依舊不止,深深切入地下,帶出無數股白色的氣浪。

無數聲驚恐的尖叫聲伴隨著黑雨傘下修行者的怒喝聲響起。

一股股氣浪從黑雨傘的傘面上飛出,儘可能的護住那些驚慌欲絕的尋常百姓。

白色氣浪還在絲絲的往上衝出,容姓宮女的身影已經在這些白色氣浪里出現。

她就站在廢墟之上,站在四周驚慌欲絕的人群中,身影顯得分外的冷酷和強大。

然而她眼睛里的自信卻已經消失。

「這怎麼可能?」

她有些失聲的叫了出來。

很多修行者此時和她同樣的心情。

一些素不相識,但都感覺到對方修為相近的修行者,在此時甚至忍不住互相望望,想從對方的眼睛里看到答案。

當那柄飛劍一口氣用出那麼多道令人震驚的秘劍時,他們也終於從紊亂的元氣里真實的感知到了那一股御使者的氣息。

他們也認定丁寧就在那片地方。

就算丁寧會遁地,在容姓宮女這樣的一劍之下,他也不可能隱匿自己的蹤跡。

然而丁寧卻不在那裡。

那丁寧到底在哪裡?

接下來令這些修行者更為茫然和震驚的是,他們發現丁寧的飛劍也消失了。

方才容姓宮女的劍氣落下,他們的精神全部都集中在那些破碎的宅院間,但是一柄方才還在飛行的飛劍,卻驟然脫離這麼多人的感知,這幾乎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然而丁寧卻偏偏做到了。

灰塵瀰漫的廢墟里更加炎熱。

容姓宮女的手指卻是越加冰冷。

那柄飛劍,也從她的感知里消失。

冰冷的意味從指尖開始朝著她的整個身體延伸。

這明明是一場生死決鬥,然而丁寧卻將它變成了捉迷藏。

她沒有感覺到恐懼。

但是她卻很憤怒。

她終於決定為自己活一天,不顧一切的來殺丁寧,但是她卻生怕自己殺不死丁寧。

於是她鮮紅欲滴的嘴唇終於真正的滴出了血來。

她咬破了自己的嘴唇,張開了嘴,就想憤怒的罵出聲來。

然而也就在這一剎那,她身後的一片塵土飛了起來。

她轉身,身體很自然的往著這片塵土飛來的相反方向飄飛出去。

噗的一聲輕響。

她的腳上湧出一股血浪。

拂中她腳底的只是一道白氣。

這股白色氣浪便是被她方才的劍勢所激發,而且此時也不帶任何劍意的餘韻,已經沒有絲毫的威力。

然而這道白氣里,卻有著一道悄無聲息,沒有絲毫殺機的飛劍。

飛劍極為迅速的洞穿了她的左腳腳底,然後又一閃,消失在她身體下方的縫隙里。

劍傷並不大,然而卻陰險的挑斷了她腳底的數條重要血脈。

鮮血瘋狂的從她腳面濺射出來,甚至濺射到了她的面前。

因為憤怒和疼痛,容姓宮女的面容瞬間扭曲。

但是她不能做什麼。

那道飛劍已經又消失在她的感知里。

捉迷藏是長陵的兒童喜歡玩的遊戲。

然而此時,看著容姓宮女身上淋漓的鮮血,所有人卻都不可能有兒戲的感覺。

雖然容姓宮女只是一個心念就已動用真元止血。

但這一瞬間她體內失去的鮮血畢竟很多,這已經是能夠真正對她產生了威脅的一劍。

……

容姓宮女落地。

在落地的瞬間,她左腳上的傷口便已經不再流血。

有一層晶亮的瓷光封住了上下的創口。

她腳下的地面好像沸騰起來。

一股股強大的真元從她的十指尖湧出,不落向地面,而是朝著頭頂上方的天空衝去。

然而帶起的風流卻將地面的空氣全部往上帶去,帶得裡面上無數的沙礫都往上飛起。

一場地面往上的沙塵暴就此形成。

每一顆沙礫都越來越量,在風暴的吹拂中和沙礫的互相摩擦中變得越來越亮,越來越鋒利。

周遭所有街巷中所有人都覺得酷熱在消退,但是呼吸卻越來越困難。

所有炎熱的氣息和空氣一起,被抽引到容姓宮女引起的沙塵暴里。

轟的一聲。

沙塵暴變成了通紅。

燃燒。

爆炸。

灼熱到極點的氣流帶著無數鋒利的通紅沙礫,無孔不入的往外爆開。

之前丁寧用出一道秘劍時,是如有一個太陽升騰,然而那只是光亮。

這一團爆炸,卻是帶著龐大而真實的力量。

就是一顆紅日在炸開。

所以即便是遠處,都能看到那一團火紅在擴散,都可以感受到劇烈的元氣波動。

這是在七境的修行者手中都未必會展現出來的力量。

因為絕大多數七境都不會如此放肆的使用自己的真元。

……

「這麼大動靜?「

一襲黑衣的徐焚琴第一時間感知到了這樣的元氣波動,他挑了挑眉,有些驚訝的出聲。

河崗上的白山水還在耐心的看著他。

他和白山水已經遭遇了許久。

他頭上的竹笠在一盞茶前已經碎裂成無數絲縷,然而此時這些絲縷卻還在他的頭頂上方緩緩的懸浮著,就好像對於他和白山水而言,時間在這一方空間里已經絕對靜止了一樣。

轟隆一聲。

天空中又響起一聲雷鳴。

但是和之前的晴空旱雷不同,隨著這一聲雷鳴,長陵城的天空中出現了烏雲。

有濕潤的氣息在從遠處飄過來。

白山水突然對著他展眉一笑。

一股水汽從她身後的河裡飄蕩了上來。

徐焚琴的心中驟然咯一下。

他陡然明白,白山水不出手並非是在等待他的破綻,而只是在等待這樣的一個時機。

等待破綻和等待出手的時機對於他和白山水這樣的人而言是截然不同的。

前者意味著對他的力量忌憚不已,而後者只是在等待一個殺他的時機。

他的信心也和立於沙礫時找不到丁寧身影的容姓宮女一樣突然全無。

一聲厲叱之中,他頭頂上懸浮著的無數竹絲帶出無數道氣流,往外飛散,瞬間交織成一張大符。

圍繞著他身體旋轉的黑色長劍瘋狂的旋轉起來,形成的黑色劍光完全將他的身體包裹在內,變成了一個黑色陀螺。

和容姓宮女急著殺死丁寧不同。

這是在長陵,他只要不在很短的時間裡被白山水殺死,死的就是白山水。

……

懸壺堂的周遭下了一場雨。

隨著這場雨的落下,黑雨傘中顯露出一名白衣女子的身影。

這名白衣女子看上去就像一名很嬌俏的少女,但絕大多數的修行者在看到這道身影的同時,心中卻自然產生強烈的敬畏之心。

帶著強大七境氣息的雨絲從天空墜落,落在街巷之中,護住了周遭驚恐不已的尋常百姓和一些修為很弱的修行地學生,卻並沒有阻礙那些爆燃的元氣和沙礫的蔓延,只是在戰場之外織出了一張大網。

火紅的氣流和沙礫在飛舞。

右側的一棟民宅首先崩塌,露出了丁寧的身影。/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