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六十九章不斷的秘劍(第二更)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微微抬頭,聲音微寒的自語道:「寒蟬變。」 就在此時,她身前已經消散的狂風裡的那柄飛劍驟然加速,不落向她的身體,而是如真正的隕星一樣直接砸落在下方的石板路上。 轟的一聲。 飛劍才...

容姓宮女未去管丁寧。

她的身周三丈之內便是她的天地。

丁寧絕對不可能欺近她三丈之內而不被她發現。

最為關鍵的是,丁寧和她在力量上有著巨大的差距,丁寧只可能利用飛劍對她造成威脅。

所以她只需對付丁寧的飛劍。

只在眼睛眯起的瞬間,她的感知便準確的捕捉了這柄閃電般襲來的飛劍。

她揮劍。

她的本命劍已經完全在手中形成。

那是一柄兩尺來長的短劍,枯黃色甚至帶著一些焦黃,就像是秋天裡枯萎焦乾的芭蕉葉的顏色,但是表面上卻散發著一股白瓷般的光澤,顯得無比冷酷。

她這一劍斬出,前方的空氣裡帶出一條清晰的光弧,一陣狂風便是驟然湧起。

所有的水汽,包括一些未熄滅的火線頃刻被吹得乾乾淨淨,她的身前一片清凈。

沒有丁寧的身影。

凈琉璃和葉幀楠依舊站立在門口屋檐下的陰影里,此時一層淡淡的劍光就像一個很大的刃面樹立在凈琉璃和葉幀楠的身前,擋住吹拂向他們的蒸汽和火線,他們的身前卻是沒有丁寧的身影,也沒有那個很大的鐵匣。

丁寧不知是退回了身後的宅院中,還是隱匿到了周圍的街巷之中,但是那一柄劍絲上盛開著細密白花的飛劍,卻是依舊停頓在空中。

這柄殘劍就像狂風裡的蜻蜓,晃動著就將墜落。

容宮女已經完成了一劍。

只要她接下來的本命劍再揮出,丁寧這柄飛劍就會被她擊飛至不知何處。

然而就在這一瞬間,一陣堅物破裂的聲音響起。

這聲音來自於容宮女的背後。

所有觀戰的修行者震驚不解的看著容姓宮女的身後。

雖是夏日,但是一片片碎裂的冰雪不斷在容姓宮女的身後炸開。

!!!!

容姓宮女身體往前落地,她的雙腳鞋底錘擊著地面,不斷飛起布屑。

連續數步,她止住了身形,雙腳卻是陷在一堆的碎石里,後方出現了兩條深深的溝壑。

她背上的衣衫也碎了一片,有幾滴血珠在陽光下掛在碎裂的布片上,顯得很晶瑩,很耀眼。

絕大多數人根本看不明白這一瞬間發生了什麼,發出了一連串的驚呼。

容姓宮女蹙眉,輕輕的咳嗽了一聲,吐出了胸腹之間的一口濁氣。

感知著身後深入骨髓的寒意,以及在自己肌膚血肉上慢慢融化著的一些冰片上殘餘的氣息,她微微抬頭,聲音微寒的自語道:「寒蟬變。」

就在此時,她身前已經消散的狂風裡的那柄飛劍驟然加速,不落向她的身體,而是如真正的隕星一樣直接砸落在下方的石板路上。

轟的一聲。

飛劍才剛剛和石板接觸,容姓宮女的腳下卻是已經湧出許多的火星。

一些飛起的塵土和碎石,急劇的燃燒了起來,變成熔融的岩漿顆粒,灼向容姓宮女的身體。

容姓宮女臉上所有的情緒瞬間消失,重新變為絕對的冷漠。

她身體里異常迅速的流淌出的天地元氣,均勻而緻密的包裹在她的體外,就像一層真正的瓷殼。

無數火星就像噴泉一樣從她腳下衝出,衝擊在這層瓷殼上,卻是無法透入,四下飛濺出來。

若不是炎熱的夏日,太過灼熱,否則必定是一道絕美的風景。

「烈獄引」

角樓上的黃真衛的全部心神早已被丁寧的飛劍所吸引,他的腦海之中瞬間浮現了這道秘劍的名字,心臟也劇烈的跳動了起來,但是一種有些緊張和遺憾的情緒也在他的身體里蔓延。

丁寧和容宮女之間的力量畢竟相差太大,這樣的秘劍引發的劍意,連容姓宮女的護體元氣都無法破開。

就在他這心念電轉之間。

容姓宮女的身上,又已經發出了啪的一聲爆響。

從地上的飛起的飛劍恐怖的加速著,刺向容姓宮女的眉心。

在容姓宮女冷漠揮劍的瞬間,這柄飛劍依舊急劇的加速著,然而卻驟然在原地繞了個彎,帶出了一條彗尾般的劍光。

容姓宮女手中的本命劍沒有切中飛劍,只是彗尾一般的劍光。

劍光被截斷,但是劍意卻並未就此消散。

一段劍光打在了她的臉上,依舊沒有能夠破開她身外瓷樣光華一般的元氣,但是卻讓她的臉上留下了一道紅櫻

她就像被打了一記耳光。

容姓宮女抬頭轉向走側的街巷之中。

她確定丁寧沒有退回凈琉璃身後的院子里,而是隱匿到了那一側的街巷之中。

丁寧的飛劍在此時飛繞回來。

接著毫無理由的放出光亮。

光亮在一剎那就耀眼到了難以想象的地步。

就像一個太陽墜落在了場間,亮到雪白的光線甚至使得人閉上眼睛都覺得自己眼球內的液體要被蒸干。

嚓一聲輕響。

當耀眼的光芒消散,所有人可以重新視物時,一陣陣驚呼聲隨即響起。

容姓宮女的左腹處多了一道淺淺的傷口,鮮血正在緩緩的流淌出來。

容姓宮女的左腳正提起,右腳下一層真元正在沁出,托著她的身體剛剛開始離開地面。

這道驟然出現的傷口,讓她一聲悶哼,面上第一次出現了痛感。

那道已經飄然飛離她數丈的飛劍卻是陡然一震。

只是一震,空氣里便有數道看不見的波浪狠狠轟擊在了她的身上。

容姓宮女的身體往前飛起,這次她無法控制自己的平衡,狠狠撞在前方的一道院牆上。

丁寧的飛劍如鬼魅般的消失,沖入浪潮般擴散的煙塵中。

容姓宮女的身影在下一瞬間便從煙塵中出現,她的臉頰上又添了一道細小的傷口。

所有圍觀的強者,就連位於最前列的那些黑雨傘下的數名監天司供奉都震撼到難以復加的地步。

「寒蟬變」

「烈獄引」

「彗妖尾」

「日冕劍」

「切玉劍」

「天浩波」

「逆光劍」

「潛塵隱」

一道接著一道的秘劍……誰都可以想象,丁寧會利用飛劍來對付容姓宮女,然而誰也沒有想到,丁寧的飛劍會用得這麼好,竟然會是一道接著一道,似乎永遠都不會停歇的秘劍!

尋常的飛劍之術,或追求迅疾如電,或追求詭異飄忽,或追求前隱無蹤,對於一名剛剛能夠掌握飛劍的修行者而言,能夠在一道上做到出色已經非常難,更何況是能夠引發獨特元氣之威的飛劍秘術!

最讓這些修行者震驚難言的是,這些飛劍秘術還不來自於同一個宗門。

寒蟬變來自於岷山劍宗,烈獄引是趙地的劍意,彗妖尾又是昔日大韓的劍意,切玉劍來自於方候府

這些來自於不同修行地的飛劍秘術,今日里竟然在一個人的手中,接連不斷的完美呈現,而且這人才剛剛踏入五境。

這種事情,如果不是親眼所見,即便傳到耳中,也是難以相信。

……

容姓宮女身上的傷口都很細校

所有這些修行者知道這些傷口對她還無法造成任何實質的威脅。

然而這些傷口中流淌出來的鮮血,也讓她身上的衣衫變得猩紅點點,已有凄慘之相。

最為關鍵的是,現在面對容姓宮女的始終就是這一柄飛劍。

現在她甚至連丁寧的人都見不到。

這些觀戰的修行者心中甚至開始有些同情這名宮女,他們不自覺的想著,會不會這樣的戰鬥,從頭至尾她都是根本看不到丁寧的影子,就被丁寧的飛劍這樣慢慢的殺死。

就在此時,容姓宮女卻是抬起了頭。

她的面容蒼白,雙唇卻是血潤的好像要滴出血來。

「你以為這樣就可以戰勝我么?」

她的聲音里絲毫沒有痛苦,有的只是冷酷的意味。/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