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六十八章御劍意(第一更)

作者:無罪  |  更新時間:2015-08-02 07:54  |  字數:3183字

積年的塵土自石板路的縫隙中嗤嗤的吹出,落在很多人眼中,便是一柄柄很大很長的劍陣列在容姓宮女之前。…,23wx

今日里趕來的無數修行者之中,有許多都是極少出宗門的隱世強者,此時都不由得面色微變,眯起了眼睛。

他們之前對這名容姓宮女多有小覷之心,然而現在,他們卻知道自己錯了。

這名容姓宮女對於長陵而言畢竟也是屬於一名老人,她經歷過最輝煌,也是最血腥的年代。

而且她所見的修行者,也都是當時最頂尖的修行者。

她親歷了巴山劍場那批人的鼎盛,也親見了巴山劍場的消亡。

或許她的手中,也經手過很多最頂尖的劍經。

此時她的出手,提醒所有這些修行者,擁有這些經歷的人,註定不會平凡。

就像當年那些人座下的隨便一名門客,甚至車夫,對於外界而言都很強大一樣。

這名宮女,同樣很強大。

強大得超出了他們想像的邊界。

這些塵土形成的一柄柄朦朧的大劍,散發著真實的殺意,重重疊疊如牆橫亘在容姓宮女之前,是一個完整的攻守兼備的劍陣。

這樣的劍陣,連湧向容姓宮女的元氣都會被割裂成無數層,更何況是飛劍?

就連角樓上的黃真衛都覺得不可破。

在他看來,丁寧要想對付這名宮女便只有依靠飛劍,只是現在丁寧和容姓宮女之間的距離也不足,只有十丈不到的距離。

這樣的距離對於一名六境的修行者而言根本不算什麼距離。

在容姓宮女的感知里,她和丁寧之間也已經沒有距離。

一柄柄大劍橫亘和充斥了她和丁寧之間的所有空間,在她的下一個心意之間,這些劍就會壓向丁寧。

丁寧和她的這個劍陣相比,完全就像是汪洋中面對風暴的一條小船。

誰都覺得他根本無法抗衡。

除了一路跟在他身後走來的凈琉璃和葉幀楠。

兩個人的目光落在了丁寧身後豎立著的鐵匣子上。

也就在這時,丁寧打開了鐵匣。

一道劍影很適時的從鐵匣里飛出了出來。

這道劍影很細小,色澤淡青,就像是一小片青苔,顯得綿軟無力。

這道劍影迎上了移動而來的劍陣,對著第一柄大劍,就像是一柄薄軟的匕首對著牆輕輕一抹一樣。

薄軟的匕首划上移動的牆,輕輕一划最多只能切下些牆灰,又如何能阻擋整堵牆的前進?

然而就這樣輕輕一划,整面牆卻就此斷了。

這道色澤淡青的劍影,悄無聲息的劃開了迎面而來的第一柄大劍。

一片難以置信的吸氣聲響起。

所有來得及反應的修行者瞳孔劇烈的收縮著,不敢相信這一道淡漠的劍影竟然有著這樣的威力。

他們也一時來不及反應,不知道丁寧的這一道劍影因何而生。

就在他們的吸氣聲響起,難以置信的情緒迅速蔓延之時,丁寧已經給出了他們答案。

一道劍光從鐵匣里飛了出來。

這道灑落著無數潔白的細花的殘劍對於在場的大多數人而言都不陌生。

但是在很多強大修行者的感知里,今日這柄殘劍卻和平時有很大的不同。

這柄劍的色澤明明沒有任何的改變,然而卻給他們分外斑駁之感。

末花殘劍上有無數平直的裂紋。

這些裂紋在這柄劍折斷的時候產生,像無數深入內里的符文貫穿整柄劍,一直蔓延到劍柄。

這些裂紋原本是特別的平直。

如果劍絲不散開,如果裂縫裡不盛開潔白的細花,幾乎看不出來。

然而今日在這些強大修行者的感知里,這柄劍的裂紋卻並非平直。

那些劍絲,就像是打了一個個不同的結,然後組成了這柄劍。

裂縫不再徹底的平直,劍身上便有了各種不同的陰影,所以在這些人的感知里,便化為了斑駁。

就在第一道如青苔一般的劍影悄然無聲的落在移動而來的劍牆上的同時,這柄末花殘劍從鐵匣中飛起的瞬間,末花殘劍的劍身上的的一個結消失了。

然後一道劍影從這柄末花殘劍上飛了出來,就像是一片灰白色的牆灰。

這一道像灰色牆灰一樣的劍影也落入了劍陣中,貼在一道壓來的大劍上,然後壓垮了這柄大劍。

容宮女施展的這個劍陣很龐大,而且積蓄了她很多年的怨氣,以及任何東西都已經失去之後,連生命都不已經不在乎的豁出去的勇氣。

和這個劍陣相比,這些劍影依舊太過細小,太弱小。

但是這些劍影蘊含的劍意,無一不強大,其中的意境,強大到開始讓人有些戰慄。

有些劍意,似乎帶著可以改變前方元氣規則的力量,直接震碎了移動而來的大劍。

而且這些劍影很多…

一道接著一道,斑駁的劍影從末花殘劍上釋放,朝著前方壓來的劍陣刺去。

轟的一聲巨響。

劍影里好像出現了一個龐大的胖子,如山鎮落,硬生生的將整個劍陣壓得凌亂不堪。

容宮女這樣的曠世一劍,竟然就此被破去。

「借劍意?」

有人反應過來,叫出聲來。

但是更多反應過來的修行者知道他喊出的聲音是錯的。

「借劍意」只能用真元激發出一些剛剛施展過的殘留劍意,只是相當於模擬一些氣息。

所以這是「御劍意」。

在整個方侯府,據說也只有方綉幕才有可能領悟了的秘劍。

用劍符取真正的劍意,用於對敵的手段。

丁寧末花殘劍上的那些結,便是用劍絲結成的一道道符。

所以這一剎那,他就像是借了很多強者的劍。

就如剛才徹底壓垮劍陣的劍意,就讓人很自然的想到了橫山許侯當時在長街上對夜策冷的那一劍。

「丁寧…他真的是方綉幕的親傳?」

有人忍不住失聲的叫了起來。

……

容姓宮女的心臟劇烈的收縮起來。

當第一道劍意從丁寧身後的鐵匣子里飛出時,她的身體肌膚上就自然的激起了一層小疙瘩。

強烈的震驚使得她的心臟壓迫出更多的鮮血,她的雙唇嬌艷欲滴。

轟的一聲震響。

她的劍陣轉瞬即破。

也就在此時,又是兩道強大的劍意衝過破碎的劍陣,落向她的身體。

一個天地洪爐。

一道巨浪滔天。

這是分別來自趙斬和夜策冷的劍意。

這是兩人真正生死相搏,而且是最後分生死的一劍。

這兩道劍意此時同時出現,沒有相撞,卻是同時襲向一名敵人。

水火交融間,沒有絲毫聲息,然而以丁寧的真元激發,竟是帶出了一些完全不屬於他這個境界的力量。

容宮女完全沒有時間思索。

她的雙手往前推出。

一股本命劍獨有的氣息從她的手掌中湧出。

依舊沒有任何的聲響。

但是一團異常美麗的光焰卻是在她的身前綻放。

那是一個晶瑩的水團在往外炸開,水團的內里,卻是有著無數條紅到耀眼的火線。

一聲悶哼從容姓宮女鮮紅如血滴的雙唇間迸出,她的身體被震得往後高高的拋飛出去,就像一隻被放起的風箏。

一圈的黑雨傘快速的往後移動,引發了一片擠壓而產生的驚呼。

戰鬥的區域已經擴大,先前讓出的空地已經不夠用。

所幸最前面的幾乎都是修行者,這樣的擠壓也並未導致倒地和踐踏,引發更多的混亂。

水團徹底炸開了,變成無數飄灑的水珠。

水珠被火線灼燒,開始變成團團的蒸汽。

容姓宮女的眼睛眯成了一道縫隙,一道劍光飛舞在潔白的真氣里,射向她的身前。

那是丁寧的末花殘劍,他的飛劍。

然而此時丁寧的身影,卻是消失在了她前方的水霧裡。/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