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六十七章心痛(第二更)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不信般道:「白山水?」 「碧海潮生明明是最為大氣磅而又有優美意境的劍意,但是跟了鄭袖,這樣的一部劍經卻偏偏被你練出了一簾幽夢的鬼氣,真是可惜。」 白山水踏上河崗,居高臨下的看著這名男...

監天司的司首夜策冷到了。

神都監的陳監首也到了。

他甚至還看到了有一輛方侯府的馬車,那裡面應該是修為盡廢的方餉。

還有很多的大人物都混雜在這樣的人流中,其中還有岷山劍宗的數名絕世強者。

但是之前一直極為關注丁寧,沒有錯過丁寧任何一戰的墨守城卻偏偏沒有出現。

黃真衛感到不理解,他甚至開始擔心是不是墨守城的身體出了什麼問題。

越來越多的人湧向丁寧所在的這片街巷。

整個長陵的重心都似乎在朝著這裡傾斜。

不只是因為丁寧是岷山劍會的首名,不只是因為這是一場前戲已經做足了的大戲,最關鍵的還在於,這是一場越境之戰。

因為在很多長陵修行者的記憶里,即便是那個人也只說過四境之下無分別。

然而現在丁寧是五境,那名容姓宮女是六境,若是五境能夠戰勝六境,這也足以改變所有人的認知。

丁寧身前的道路早已經被堵得水泄不通,只是那些持著黑傘的人將這處醫館前原本用於停歇馬車的一塊空地圍了起來,這樣丁寧的身前還顯得很空曠。

人群里起了些異樣的騷動。

黑雨傘突然分開了一線,讓一名比丁寧看上去略大一些的年輕人走了進來。

丁寧有些溫暖的笑了起來,然後對著這人微躬身行禮。

這人是徐鶴山。

他和丁寧見禮過後,只是認真的說道:「他們都還在岷山劍宗學習,所以讓我來。」

聽到這句話,凈琉璃的眉頭微挑。

她知道徐鶴山所說的「他們」,便是謝長勝等那一批丁寧的朋友。

徐鶴山便是他們的代表。

雖然只是來了徐鶴山一個人,但他說的這句話,便代表著當時的那些年輕人依舊站在丁寧一起。

天空有響雷聲而無語,天氣炎熱而許多人聚集一起,很多人悶熱難當,幾欲昏死過去。

遠處的人潮之中卻是又泛起了異樣的漣漪,發出了很多驚呼聲,讓人的精神一振。

一名面容冷漠的女子身穿著普通農婦的衣袍,緩緩穿過人群。

絕大多數的人都不認識這名女子,但是看著周圍人的反應和目光,感覺著這名女子身上散發的異樣氣息,所有人便知道這名女子便是那名容姓宮女。

因為她獨特的身份,再加上這一戰的意義,以及她身上此刻散發的那種特殊的氣息,兩側的人群雖然已經很擁堵,但卻還是不自覺的往兩側迴避,她身前的人群如潮水一般的分開,道路顯得越加寬闊。

絕大多數人都想看到這一戰的結果。

然而也有人不願意看到這一戰的發生。

一名也看似穿著普通布衣的中年男子沒有讓路,看著走近自己身前的容宮女,微頷首,輕聲道:「請不要這樣…皇后想必也不希望這樣。」

「不希望這樣,然後呢?」

容姓宮女面無表情的看了這名中年男子一眼,從他身側走過。

這名中年男子一怔,不知道容姓宮女的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容姓宮女微冷的聲音卻接著傳入了他的耳廓:「然後等著他突破六境七境,然後來殺死我么?然後我所能做的,就是等在皇宮裡,等待著有一天他來殺死我?」

這名中年男子無法回答。

對於他而言,當他提及皇后時,容姓宮女沒有回頭,他便已經無法回答。

自此再無人阻攔。

街巷間從喧鬧變得一片沉寂。

即便是那些悶熱得覺得自己快要暈過去的人,也開始有了耐心。

容姓宮女走到了黑傘的邊緣。

黑傘的陰影把她的臉頰籠罩在內,更加看不出她臉上的情緒。

接著黑傘分開,她走了過去,出現在了丁寧的視線里。

丁寧平靜的看著越走越近的容姓宮女,冷漠的出聲,道:「我要挑戰你。」

他的聲音在此時並不響亮,但是卻似乎傳遍了這一帶所有街巷,讓許多人的身體都戰慄起來。

容姓宮女緩緩抬頭。

她沉默的看著丁寧,雙唇上的血色越來越濃,然後她搖了搖頭,道:「這次不是你要挑戰我,而是我要挑戰你。」

一片沉重的呼吸聲在四周的人海中響起。

很多人曾經猜想過這兩人在這裡終於會面時會說的是什麼樣的話,然而卻沒有一個人猜對一開始會是這樣的對話。

在很多人還在震驚無言時,丁寧滿足的笑了起來。

「我答應你的挑戰。」

接著他收斂了笑容,看著容姓宮女認真的說道。

容姓宮女看著他,臉上的表情突然有些怪異,然後說道:「茶園裡的那排字,不是他留下的。」

「你說的是那排白骨字?」

丁寧淡淡的看了容姓宮女一眼,道:「不是他留下的,也可能是他告訴別人的。」

「最關鍵的是沒有人知道那個日期代表著什麼,而且現在說這些還有意義么?」

在容姓宮女開口之前,丁寧微諷的接著說道:「只要你死了,一切便都會結束。」

容姓宮女笑了起來。

她已經很久很久沒有這樣笑過,所以她的笑容分外的古怪和慘淡。

「你認為我是因為怕死,所以才一定要出來和你決鬥么?」

她搖了搖頭,輕聲道:「你錯了,我只是要贖罪…既然一切已過,沒有任何的意義,那麼我現在要救贖的,也只剩下張露陽一個。」

丁寧沉默了片刻,道:「只有在人要死的時候,才會有這樣的想法,才會想這麼多毫無意義的事情。」

容姓宮女的面容又恢復了漠然,然後閃現瓷樣的光澤,「我想讓你死在我前面。」

丁寧笑了起來,「那你可以試試。」

「既是生死戰,那你還等什麼?」容姓宮女再次抬起頭,微嘲的看著丁寧,緩緩說道。

一股鮮活的氣息從她的身上散發出來,她身下石板路間的塵土,開始像噴泉一樣噴出來。

因為這是她自己的選擇。

因為這一日她要為自己而活,所以她需要很快的讓這一戰開始。

……

一名戴著竹笠的黑衣男子停了下來。

他此時距離張露陽所居的那片茶園不遠。

丁寧和容姓宮女此時所在的地方距離這片茶園相距很遠,但是他之前得到的消息,卻是在這裡能夠截住容姓宮女。

然而此時,傳到他手中的最新消息卻是讓他知道,之前傳遞到他手中的消息有問題。

至少在時間上存在很大的問題。

即便他再快一些,也不可能在這裡截住容姓宮女。

那麼是誰有這麼大的能力,可以更改傳遞道他手中的訊息?

「其實假傳軍令以及刻意的延誤一些消息傳遞的時間,這本來就是鄭袖最擅長的手段。」

就在這名黑衣男子停頓下來之時,一個帶著獨特的桀驁不馴的氣息的女子聲音,從河中傳來,傳入了他的耳廓。

一柄黑劍無聲無息的悄然浮現在他的身周,如有生命之物開始遊走。

黑衣男子想了想,竹笠下陰影里的雙眼驟然亮了亮,有些不信般道:「白山水?」

「碧海潮生明明是最為大氣磅而又有優美意境的劍意,但是跟了鄭袖,這樣的一部劍經卻偏偏被你練出了一簾幽夢的鬼氣,真是可惜。」

白山水踏上河崗,居高臨下的看著這名男子,帶著一絲鄙夷般搖了搖頭。

這名黑衣男子笑了起來。

笑得他頭上的竹笠都碎裂成了無數的絲縷。

「白山水,是什麼讓你這麼有信心來挑戰我?」

聽著他的這句話,白山水也笑了起來。

她桀驁的看著這名英俊的男子,道:「其實你應該更關心我為什麼要來對付你。」

徐焚琴微微一怔,旋即笑了起來,道:「生死才是最重的大事,此時何須顧其它?」

白山水滿意的抬頭看天,道:「今天鄭袖一下子失去兩名左臂右膀似的人物,也不知道她會不會心痛。」/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