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六十五章未知的相遇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 白山水和夜策冷也在看著墨園的方向。 兩人對長陵的水氣感知最為敏感,此刻當然很清楚墨園上空的變化是因何引起。 「這真是好一場雨。」 白山水忍不住笑了起來。 無數...

黑白的雨不真實而又無比真實的籠罩著整個墨園。

長陵不同的街巷裡,很多少年才俊仰著頭看著那樣的一場雨,眼睛里充滿著一種狂熱崇拜的神色。

遠處在陽光里顯得耀眼而發白的一座角樓里,黃真衛和墨守城的眼睛里充滿了感慨和震驚。

頭髮如參須飄蕩的老人將目光從黑白色的雨中收回,落在附近的街巷裡。

他捕捉到了這些年輕人的狂熱目光一般,忍不住輕聲嘆道:「一如當年。」

黃真衛呼吸微頓。

他知道墨守城這句話的意思。

只有在那個人橫空出世,在長陵比劍時,長陵滿城的年輕人眼中,才會出現這樣的目光。

自那人死後,長陵年輕人眼中就再也沒有出現過這樣的神色。

在角樓上眺望這場雨的並非只有黃真衛和這名實際統御著所有角樓的老人。

長陵皇宮裡的修行地,未央宮的宮主潘若葉此時也在一座角樓上眺望著墨園。

她對丁寧也一直很欣賞。

在過往個無數王朝,在修行者的世界,所有的記載里,最快的記錄是三年踏入五境。

丁寧以這樣的速度修行破境,且破境就動用飛?劍展示出墨園殘卷中的諸多劍意,這無疑又刷新了所有修行者的認知,打破了修行者世界里的記錄。

只是今日里看著墨園那一場雨,不知為何,她卻是沒有絲毫的欣喜。

她知道有些事將會有結果。

只是她不由得想到,或許容宮女的結局…無論是好或壞,將來都有可能是自己的結局。

墨園外也有許多小山丘,距離不近。

其中一座小山丘位於一座很大的府邸之內。

此刻這座小山丘上的一座涼亭里,有一座肉山般的身影。

這樣胖的身影還能給人威勢如山的感覺,就只有橫山許侯。

大秦王朝的十三名王侯里,只有數名王侯會經常住在長陵,而橫山許侯則是幾乎不離開長陵。

「是一名宮女,還是整個天下重要?」

這座肉山一樣的身影晃動了一下,似乎是感嘆的搖了搖頭,整座山丘卻似都隨著他身體的晃動而微微的震顫了起來。

白山水和夜策冷也在看著墨園的方向。

兩人對長陵的水氣感知最為敏感,此刻當然很清楚墨園上空的變化是因何引起。

「這真是好一場雨。」

白山水忍不住笑了起來。

無數人眺望著墨園的方向。

尤其對於很多不屬於長陵和大秦王朝的人而言,這一場黑白分明的雨,不只意味著修行者世界里一個新的,打破所有人認知的記錄,還意味著整個天下的格局在將來會徹底改變。

這一場雨只是籠罩了周家墨園。

然而卻又似乎籠罩了整個長陵,籠罩了整個天下。

長陵的皇宮裡,皇後娘娘鄭袖站立在幾株蓮瓣盡落,全部都已結出細小蓮蓬的靈蓮前方,沉默不語,但是在白晝里看不到的星光卻是不斷從她身前的天井裡灑落,漸漸越來越亮,在她的身外形成了越來越多美麗到難以形容的冰冷焰火。

在距離她並不遙遠,但卻又似乎相隔了很多進院落而顯得很遙遠的皇宮裡。

身穿布衣的元武皇帝也抬起頭看向墨園的方向。

他的目光被重重的殿宇阻隔,但是眼眸深處卻倒映出黑白兩色的光彩。

「真是奇。」

這名人世間最強大的帝王,也是微微一怔,發出了一聲由衷的讚歎。

虎狼北軍的大營里,梁聯聽到了怪異的響箭聲。

他開始走出大營,走向營區外。

……

容姓宮女站在黃色的屋檐下。

她也看不見墨園。

但是她知道了墨園下了一場黑白的雨,她知道墨園飛起了一道劍光。

在張露陽離開長陵之後,她每日都僵立在這檐下很久,只是獃獃的看著茶園的方向,就像一個泥人。

此時她的頭顱終於開始轉動,她看向了四周的牆,然後看向更遠處皇宮的牆。

她突然笑了起來。

很慘然的笑了起來。

「這裡真的很像一座牢房。」

「我這一生,從來沒有為自己活過一天。」

「只要我能殺了你,我就要殺了你。」

那名經常行走於皇宮中的黃袍中年修行者從皇后書房的方位朝著容姓宮女所居的院落走來。

他的步伐一如往常。

「我也從未為自己活一天,如果有機會,我一定會為自己活一天。我想你也是一樣。」

他道了容姓宮女的院前,心中說了這樣一句話。

他的嘴角也浮現出一絲笑容,不是慘然的笑容,而是一種很詭異,帶著一種壯烈氣息和期待的笑容。

然後他推開虛掩著的院門,走了進去。

他原本微躬著身體,但是很快直了起來。

院里空空蕩蕩,沒有容姓宮女的身影。

容姓宮女已經不在。

此時她正穿過一片側殿,走向平日里出宮的一道側宮門。

皇宮裡的絕大多數人知道墨園的消息要比容姓宮女晚得多。

許多沿途的很多宮女、侍衛雖然看到了她,但只是覺得驚訝,不明白已經打定主意深居在皇宮裡的她為什麼會往外走出。

她沒有絲毫停留,和平時一樣,沒有人敢阻攔她。

她在很多人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事情之前,出了宮門,走入長陵的街巷。

……

這一場黑白色的雨並沒有持續多久。

當細碎的白色劍花在空中消失時,末花殘劍帶著些微的震音落回丁寧的身側。

丁寧看著這柄似乎在興奮的震顫的末花殘劍,他感到很滿意。

「走吧。」

他對凈琉璃輕聲的說了句。

「不要駕車?」

凈琉璃下意識的備車,然而她看到丁寧從所居的小院中走出之後,卻並未走向她準備的馬車,而是對她搖了搖頭,直接往外走出。再一眼看到丁寧塞入背上長盒裡的那條長蟲,她頓時愣了愣,「這條蟲怎麼會這樣?」

丁寧轉頭看了她一眼,道:「你以後會知道。」

凈琉璃在他開口之前已經預感到了這樣的回答,所以她極為自然的抿緊了嘴唇,不再說話。

丁寧走出墨園。

墨園外,葉幀楠垂首站立著。

之前凈琉璃和丁寧每一次離開墨園他都只是目送,他就像一個真正的雜工一樣整理著墨園的一切,然而今天當看到丁寧走出的身影,他便很自然的跟上。

他跟在凈琉璃的身後,距離凈琉璃都隔著數丈的距離。

他看到了丁寧的背影,心中更是一顫。

丁寧的身後背著一個很大的玄鐵盒子。

長陵有很多劍師喜歡背著劍匣,隱匿自己所擅的長劍。

只是沒有一個劍匣會有如此大。

只是即便不明,他卻也已經可以肯定,丁寧今日出去,和平時截然不同。

丁寧也走入長陵的街巷中。

雖然有無數人的目光始終聚集在他的身上,但是他對長陵的這些街巷無比的熟悉,他穿街走巷的速度又極快。

所以他和凈琉璃、葉幀楠的身影很快的消失在了絕大多數人的視線里。

震撼的情緒還在長陵擴散和蔓延。

隨之擴散的還有容姓宮女和丁寧分別出了皇宮和墨園的消息。

接著長陵越來越多的人知道容姓宮女和丁寧分別走入了長陵的街巷之中,不知穿行向何處,不知會在哪裡相遇。I1292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