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六十三章熟悉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關重要作用,但是卻經脈寸斷的方餉。 「請坐。」 這名曾經威震八方,此刻卻面容無比蒼白,比王太虛最虛的時候還要虛上無數倍的侯爺微微抬首,看著走入院中的丁寧和凈琉璃說道。 頭顱也是...

「真是瘋狂的女人。,」

夜策冷看著笑得很囂張的白山水,忍不住皺著眉頭寒聲說了一句。

不管丁寧的計劃是否完美,在這個計劃里,白山水就必須要單獨對付徐焚琴。

那是整個膠東郡除了皇后之外的最強劍師。

「說得好像你不是什麼瘋狂的女人一樣。」

白山水笑得更加花枝招展。

夜策冷在她的身旁竹椅上坐下,垂下頭來,眼睛深處卻開始閃現一種迷離的情緒。

丁寧的這些行事風格,讓她越來越想起那個人,讓她越來越覺得熟悉。

那個人的計劃也往往天衣無縫,步步推進。

他最後的失敗,只是因為從一開始就錯誤的相信了一些人。

皇后鄭袖是習慣做任何事情都留下一個後手,而那個人卻是習慣做任何事情都一石二鳥,一件事情里將很多人都算計進去,而且往往能夠讓人無法聯繫到一起。

「不只是修行功法能夠傳承,難道連行事手法都可以傳授么,而且在你死了那麼多年之後?」

夜策冷如是想著,她也開始覺得自己的想法很瘋狂,真的是個瘋狂的女人。

……

當殺死錢道人,進入茶園令容姓宮女的那名地下情人在他身前跪拜一天之後,長陵所有人都等待著墨園裡那一輛馬車再次行出。

鹿山會盟結束,陽山郡收復,岷山劍會結束,一時間對於整個大秦王朝而言似乎暫時都沒有什麼大事,丁寧的復仇,儼然已經變成了大秦這盛夏里最大的一場戲。

然而令所有人沒有想到的是,墨園的馬車還沒有出墨園,卻是有一輛分量足夠重的馬車來到了墨園。

這輛馬車來自於方侯府。

丁寧並沒有多問便出了墨園,上了這輛馬車。

凈琉璃也始終如真正的侍女一般,跟著他,就坐在他身側的下首。

這次即便丁寧沒有解釋,凈琉璃也知道為什麼方侯府的這輛馬車會來。

因為丁寧在殺死錢道人之時,他用以破錢道人的先手的那道秘劍「借劍意」並非出自白羊洞,也並非出自岷山劍宗,而是出自方侯府。

岷山劍宗會對每一名參加岷山劍會的選生有所調查,各司也會有所配合,在岷山劍宗的資料里,丁寧在此之前和方侯府沒有過任何接觸,那丁寧怎麼會方侯府的秘劍?

這輛馬車沒有駛向方侯府,而是駛向了一處偏僻而有些荒涼的院落。

丁寧的心情很平靜,因為他可以說比長陵的任何人都要熟悉長陵的任何一條大街小巷,甚至知道絕大多數房屋裡住的是什麼樣的人。

那座偏僻而荒涼的院落,是以前方幕閉關修行的地方。

當院門開時,一股濃重的藥味令凈琉璃都不自覺的閉住了呼吸。

她已經替丁寧熬了很久葯,但即便是那種虎狼的藥力,都比不上這種藥味沖。

這種藥味里,似乎混雜著至少五六十種藥性很猛烈的藥材。

這種藥味來自於坐在池塘前藤椅上的一名男子身上。

他的身體大部分地方,都綁著厚厚的繃帶。

似乎只有藉助這些繃帶,他才能勉強保持人形,才能勉強的坐在那裡看著丁寧和凈琉璃。

凈琉璃的眼睛不自覺的微微眯起。

不是因為藥味,而是因為這人的身份和敬重。

她知道這人便是方餉。

在鹿山會盟里起到至關重要作用,但是卻經脈寸斷的方餉。

「請坐。」

這名曾經威震八方,此刻卻面容無比蒼白,比王太虛最虛的時候還要虛上無數倍的侯爺微微抬首,看著走入院中的丁寧和凈琉璃說道。

頭顱也是他現在唯一能夠動的部位。

丁寧認真的對他躬身行禮,然後在他身前的藤椅上坐下。

他的身旁還有一張藤椅,顯然是備給凈琉璃的,然而凈琉璃卻並不落座,只是恭謹的垂首站在丁寧的身後。

看著這樣的畫面,方餉眼睛里欣賞的意味更濃。

「你為什麼會我方家的借劍意?」

但是他說話很直接,沒有任何的過渡,便直接問了這樣一句。

丁寧看著他的眼睛,也很直接的說道:「方幕到梧桐落來看過我。」

凈琉璃頓時皺了皺眉頭。

這可能是岷山劍宗忽略的細節,她很清楚的記得自己所見的記錄里並沒有這樣的記載。

方餉看著丁寧,一時沒有說什麼,卻是突然笑了起來:「所以是我弟傳給你的,即便你當時還不是修行者?」

丁寧平靜的看著他的眼睛和笑容,沒有回答。

方餉接著說道:「所以只要我確定這件事情是真的,那麼或許還會認為你現在的修為進境和我弟有關,因為還可以說,其實從當時開始,你已經是我弟的嫡傳弟子。」

凈琉璃的眉頭緩緩往上挑起,她覺得方餉這句話里攻擊的意味很濃。

然而丁寧依舊只是平靜的聽著,沒有回話。

「這件事是否是真的,只要我弟回來一問,自然就知道。」方響看著丁寧繼續說道。

丁寧看了他一眼,道:「或許他永遠都回不來長陵,又或許他回來的時候你已不在。」

聽著這樣的回答,方餉收斂了笑意,卻是沒有生氣,只是認真的看著丁寧,道:「只要你認定其實那天開始,我弟就已經傳授了你修鍊的功法。那這件事就永遠是真的。」

凈琉璃不由得怔住,她沒有想到方餉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丁寧依舊沒有馬上正面回答,只是再次抬頭,直直的看著身材好像縮小了一半的方餉,也認真的說道:「可能結果會很慘。」

方餉自嘲的笑笑,垂頭看了一眼自己,「還能更慘到哪裡去?」

丁寧看著他點了點頭,不再說什麼。

「馬車裡會有我給你的禮物。」

方餉似乎也沒有力氣再可以浪費,他低著頭說了一句。

丁寧看著他此時的樣子,眼睛微微的眯起,心中有了些新的想法,但是他也沒有再說什麼,只是站了起來,躬身行了一禮,便轉身離開。

馬車還是送他們來的馬車,但是車廂里的軟墊座位上卻是多了一個黑色的鐵盒。

丁寧打開這個無鎖的鐵盒,裡面有一本很薄的冊子。

「他給你的是什麼?」

凈琉璃終於忍不住輕聲的問了起來。

「方侯府的一些其餘的秘劍,還有他和方幕對於功法和劍招的一些交流心得。」丁寧頭也不抬的說道。

凈琉璃愣了愣,然後她終於真正的明白了兩個人對話里包含的意思。

幾個呼吸之後,她明白了更多,轉頭看著丁寧,「是不是在挑戰錢道人時,你用那道借劍意,便是故意要引出這樣的局面…這是不是本來就在你的計劃里?或者說,你有很多種方法可以殺死錢道人,但在那些方法你,你刻意的選擇了以這借劍意開場?」

「世上不會有那麼多巧合。」

丁寧看了她一眼,說了這一句,然後緩緩的說道:「我只知道方侯府一定對當年沒有選擇我而後悔。」

凈琉璃沉默了片刻,道:「計劃里的細節都很完美。」

丁寧不再看她,繼續認真的看著手中薄薄的冊子,輕聲道:「我必須抓緊看懂裡面的很多東西…到面對容宮女時,我必須用這裡面的一些東西殺死她。這本冊子不是今日到了我手裡,而是當天方幕來看我時就到了我手裡,所以裡面有些東西,我要顯得很熟。」/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