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五十八章我來挑戰你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更是讓人無法想象。 黃袍中年修行者再將頭低了些,接著說道:「娘娘讓你不要出宮。」 容姓宮女的身體和面容再次僵祝 她的臉上沒有絲毫的血色,就像宮裡冬日堆砌的雪人。 ……<...

聽著丁寧的這些話,凈琉璃沒有說什麼,但是再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錢道人之後,在轉身的瞬間,她開口對丁寧輕聲說道:「你對他的態度,會不會太冷酷了點。,畢竟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殺死了一個人…,你應該知道,長陵大多數人不喜歡皇后,就是因為她太過冷酷。」

「我可能最終不會討長陵絕大多數人的喜歡。」丁寧坐上馬車,看著自己受傷的左手,認真道:「我已經很累,所以沒辦法再去顧及這些人的想法。」

凈琉璃的眉頭微微蹙起,想著這些時日丁寧的修行,再想著他方才用手阻劍的決然,她便垂下頭顱,不再說什麼,只是開始驅車。

……

容姓宮女站在檐下等著。

夏日的陽光照耀在金黃色的屋瓦上反射下來,有些刺目。

她知道丁寧去了黃楊道觀。

那輛馬車離開墨園的時候,她便知道今日必定有事發生。

在平日里,其實她也並不怎麼看重錢道人,甚至有些將錢道人遺忘,就如很多離開家鄉很久的年輕人,當自己都年紀很大之後,便甚至慢慢淡忘了父母,忘記了那些親眷一樣。

但人畢竟不可能真的沒有任何情感。

在被錢道人看中收為弟子之前,她只是一名流落街頭的孤女,最終的下場只有兩種,要麼倒斃街頭,要麼成為青樓中下場悲慘的雛妓。

錢道人對她不只有教導之恩,還有養育之恩。

就如錢道人雖然平日里也漸漸淡忘她,但在見到丁寧之時,他還是第一時間想幫她殺死丁寧一樣。

當丁寧真正找上錢道人之時,往日的那些恩惠,種種愧疚與善念,也開始充斥她的身體。

她不希望錢道人出事。

庭院內的蟬鳴頓止。

有人來。

一名黃袍中年修行者出現在她這處庭院的門口,對著她微微躬身:「錢道人死了。」

容姓宮女的心驟然下落,落到了不知何處,就像是落到她身底下方的某個無形深淵之中。

黃袍中年修行者慢慢站直身體,眼睛里出現了一些平日沒有的亮光,只是此時的容姓宮女的注意力不在他的身上,所以根本沒有察覺他的異樣。

黃袍中年修行者眼睛里異樣的光焰迅速消退,然後垂首,接著說道:「那輛馬車沒有回墨園,正在往一片茶園去。」

容姓宮女當聽到錢道人死訊的時候,還只是身體僵硬著,然而當此時聽到黃袍中年修行者說的這句話,她卻是不可置信的霍然抬頭,直接失聲驚呼了起來:「怎麼會這樣1

在長陵很多認識容姓宮女的人眼中,容姓宮女就是一個沒有多少感情的泥偶,和皇後娘娘一樣冷酷,這樣的失聲驚呼,落在她身上,更是讓人無法想象。

黃袍中年修行者再將頭低了些,接著說道:「娘娘讓你不要出宮。」

容姓宮女的身體和面容再次僵祝

她的臉上沒有絲毫的血色,就像宮裡冬日堆砌的雪人。

……

城南近郊,茶園。

當凈琉璃所駕的那輛騾片茶園時,一名頭戴著竹笠,身穿著黑綢衫的男子也正從一條小道朝著這片茶園走去。

他和這片茶園還有十幾里地,其中隔著一片竹林,還有一條小溪,小溪上有一座木橋,上面纏滿了許多綠色的藤蔓,綠色的藤蔓甚至長到了水裡,看上去十分的水靈。

這名男子的視線里沒有任何人的存在。

但是他突然感覺到了什麼,停了下來。

在他停下來的瞬間,他頭頂上的竹笠就頓時被數柄利器割裂一樣,裂了開來,掉落在地上。

竹笠的下方,是一張養尊處優的臉,異常潔凈而幽黑的長發用一個白玉環束起,五官清秀,看不出多大年紀的男子臉龐,給人的感覺連眉毛都修剪過一樣,不但給人完美而且給人異常精緻的感覺。

「真的要這樣么?」

這名男子精緻的眉毛微微挑起,開口說話的瞬間,一柄純黑色的長劍無聲的浮現在他的身前。

劍身明顯很堅硬,但此刻在他的身體周圍緩緩飛繞,卻又給人一種特別靈動和柔軟的感覺。

有時這柄劍在身前,有時這柄劍在身後,但無論從哪個角度看,這柄純黑色的劍和這名男子,卻都給人無暇可擊的感覺。

「不一定要這樣。」

邵殺人的聲音響起。

在他的聲音響起之前,那座纏滿了許多綠色藤蔓的木橋上並沒有人影,但是在他的聲音響起之時,他的人影卻已經出現在那座木橋上。

「只要你在這裡停下來,等著茶園的事情結束,那就不一定要這樣。」

邵殺人看著這名男子,面無表情的說道。

「你很會殺人。」黑衣男子微眯起眼睛看著邵殺人,搖了搖頭,道:「但你未必是我對手。」

邵殺人冷漠的看了他一眼,道:「我不會去想誰是誰的對手…我只知道要麼殺人,要麼被殺。」

頓了頓之後,邵殺人看了這名男子腳下的那幾片竹笠碎片,嘴角浮現出淡淡的嘲諷和挑釁之意:「徐焚琴,要是真有信心,你的這頂竹笠就不會破。」

黑衣男子帶著一絲倨傲笑了起來,看著他道:「或許我是故意的?」

邵殺人的目光沉了下來,他沉冷的看著黑衣男子那柄遊動的黑劍,道:「你知道我不喜歡開玩笑,所以你可以試試。」

黑衣男子的笑意消失,眉頭挑起,但是他不再多言,黑劍也始終只是遊動,不往前前行一分。

「其實我們這裡也沒有多少意義。」

數息之後,黑衣男子搖了搖頭,說道。

邵殺人看了他一眼,道:「的確沒有什麼意義,因為那輛馬車終究會進入茶園,因為只有她一個人不想讓那輛馬車進入茶園,但是整個長陵有很多人想要讓那輛馬車進入茶園。」

……

馬車已接近茶園。

對於凈琉璃而言,這輛馬車從黃楊道觀行到這裡,都是一片坦途,沒有半分的阻礙。

和上次來茶園一樣,丁寧在茶園外下了馬車,然後沿著田埂走向茶園裡的竹廬。

茶園的主人,那名安靜的中年男子張露陽正在挑水,看到走來的丁寧和凈琉璃,他放下了擔子,對著丁寧和凈琉璃頷首致意。

丁寧頷首回禮,然後說道:「你說了謊。」

「錢道人已經死了,被我殺了。」

「現在我來挑戰你。」/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