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五十七章說不出的真相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體內的星辰寒煞劍氣。 錢道人最為可怕之處,是他的飛劍比長陵很多劍師的飛劍要快,所以要想戰勝錢道人,他也必須追求速度的極致。 在錢道人的感知徹底被那一道劍意吸引的瞬間,他的右腳狠狠踏在石...

這股劍意給他的感覺並不強烈,然而卻分外危險。◇↓,

在這極短促的時間裡,他想清楚了為什麼這股劍意讓他感覺分外危險。

因為這股劍意來自於凈琉璃。

凈琉璃是岷山劍宗宗主百里素雪的真傳弟子,修的都是岷山劍宗的最高秘劍,劍意自然非一般的長陵劍師所能相比。

可是在這眾目睽睽下的決鬥,一對一的比劍,難道還能作弊,以二敵一不成?

錢道人無法理解。

他忍不住朝著劍意襲來處看了一眼,或者說感知朝著那股劍意襲來處掃去。

然而那裡什麼都沒有。

那裡只是一個樹樁。

一個剛剛被切斷,還在往外湧出汁液的黃楊樹樁。

劍意來自於平滑的切面,然而只是淡薄的劍意,卻沒有任何真實的劍氣。

「借劍意!幕天秘劍1

錢道人霍然醒覺這是因為什麼,一聲驚呼。

這一聲驚呼的原因,在於他發現自己已經慢了。

嗤嗤嗤嗤…

急劇的破空聲甚至蓋過了他這一聲驚呼。

丁寧抬起末花殘劍,但這一剎那真正對錢道人造成威脅的,卻依舊是他積蓄於體內的星辰寒煞劍氣。

錢道人最為可怕之處,是他的飛劍比長陵很多劍師的飛劍要快,所以要想戰勝錢道人,他也必須追求速度的極致。

在錢道人的感知徹底被那一道劍意吸引的瞬間,他的右腳狠狠踏在石板路上,腳掌下的石板都瞬間炸裂,憑藉著強大的反震力,丁寧的身體如箭矢般往前射出,於此同時,他體內所有積蓄的寒煞劍氣在一剎那湧出,首尾相連,如兩柄極長的黑劍,瞬間就刺到了錢道人的胸口。

既是追求速度的極致,便早已想好了每一個時間點該如何做,寒煞劍氣從雙臂經絡中衝出,雙臂的肌肉甚至還在抽搐和震顫之中,丁寧的右手便已不知何故已經能夠強行筆直的刺出。

同樣的手段,似乎和對付艾大夫時沒有任何區別,然而錢道人知道和丁寧對付艾大夫時相比,前面已經多了一道至關重要的密劍。

他原本比艾大夫能夠快出不知道多少,但就是因為那一道沒有實質性傷害的淡薄劍意,他的反應已經比艾大夫還要慢。

最為關鍵的是,他並沒有艾大夫的那種防禦手段。

和所有擅長飛劍的劍師一樣,近身戰便是他最薄弱所在。

驚呼聲中,他的臉色劇變,已經往前衝出一尺的輕薄飛劍準確無誤的在兩道黑色劍光劍擺動,將所有的寒煞小劍激得粉碎了,於此同時,他這一柄飛劍的劍路依舊向前,落向丁寧的右臂。

雖然天賦所限,他的修為自四十餘歲后就無法寸進,但在這一柄飛劍上卻不知道花了多少年的苦功,即便丁寧的一出手讓他足夠震驚,但此時他依舊有信心在丁寧的劍落到自己身上之前,瓦解丁寧的這一劍,甚至直接殺死丁寧。

丁寧的眼眸明亮,左手揮出,毫無猶豫的拍上這柄飛劍。

劍尖如刺穿豆腐般刺穿了他的手掌,一篷鮮艷的血霧在丁寧的手掌後方衝出,他的左手衣袖盡濕。

劍身發出刺耳的刮擦骨骼的聲音,令四周所有眼見這一幕的修行者臉色都頃刻蒼白起來。錢道人的眼眸微微眯起,這一切都在他的預料之中,接下來的一剎那,這柄飛劍就該順勢穿過丁寧的手掌,切斷丁寧持劍的右腕。

然而在接下來一瞬間,他卻是像一頭野獸般厲嚎起來。

他的劍並未能夠穿過丁寧的手掌,而丁寧手中的末花殘劍,卻已經狠狠的刺入了他的胸膛,散開的劍絲,瞬間就將他胸腔中的臟器絞成了一團爛泥!

直到此時,一片片駭然的驚呼聲和尖叫聲才響起。

圍觀的人們大多見過很多次決鬥,但從來沒有一次決鬥讓他們覺得如此血腥和殘酷。

在凄厲的慘嚎聲中,真元徹底散落的錢道人雙手拍向丁寧的面目,一些瘋狂亂走的真元在他的指掌間如同繚繞的閃電。

丁寧面無表情的鬆開右手,彎腰鑽入錢道人的懷裡,他的左手反拍向錢道人的腹部。

他的左手上卡著錢道人的飛劍。

噗!

噗!

噗!

……

每一聲沉悶的刺破血肉聲,都讓所有圍觀的人心臟劇烈的收縮一次。

在一個呼吸之間,丁寧在錢道人的氣海處連拍數次,扎入錢道人氣海的劍尖令錢道人體內的真元徹底散落無所歸處。

錢道人的身體也無法終於站穩,在從氣海處湧出的真元和氣血的反衝之下,他的身體踉蹌著就要往後倒退。

丁寧直起了身體。

在鮮血的濺射中,他的眼睛微微眯起,左掌毫無停留的拍向錢道人的咽喉。

所有人聽到一聲如同燈籠破裂的聲音。

錢道人如野獸般的慘嚎聲戈然而止,唯有鮮血嗤嗤飛灑的聲音和一種漏風的聲音。

不只是他的喉結處多出了一個窟窿。

他的整個脖頸都朝內凹陷了下去。

直到此時,丁寧的動作在所有人眼中似乎也未有所停頓。

他的右手落向自己的左掌,隨著一聲輕響,他拔出了這柄插在自己左掌心的飛劍,就像投擲一柄匕首一般,望著倒退的錢道人胸口擲去。

雖然看著錢道人身上那些可怖的傷口,明知道錢道人已經不可能活得下去,但在這柄飛劍嗤的一聲準確又刺中他心脈部位時,所有人的心臟還是不由得一顫。

丁寧沒有再前進。

他停了下來,右手再抬起時,手中已經有了一塊止血的紗布。

然後他用同樣驚人的速度包紮了自己的傷口,止血。

馬車出了墨園數次,之前他沒有負傷。

然而他這次即便負傷,此刻的畫面,卻比前幾次更加讓人在酷熱的暑意里感到森冷的寒意。

一片死寂。

唯有嗤嗤的出血聲,以及從錢道人洞穿的喉嚨里傳出的古怪的赫赫聲。

錢道人無比驚恐的掐著自己的喉嚨。

他努力的張開嘴。

此時他不是想要發出任何慘叫或者不甘的聲音,而是想要竭力傳遞出某個訊息。

因為他知道真相。

他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死!

在其餘所有圍觀的人眼中,是丁寧用對自己殘忍的手段,用掌骨硬生生的卡住了他的飛劍一瞬。

然而只有他才真正知道,是那一瞬間,有無數道古怪的勁力破壞了他依附在那道飛劍上的真元。

那似乎是…無數小蠶!

但也就在這一瞬間,丁寧抬起了頭,他平靜而深如海域的目光讓錢道人莫名的一滯。

然後丁寧上前一步,到了他的身前。

「你現在應該明白了真相。」

「你死在我手裡,不冤。」

「因為不只是你的修為和用劍手段,連你一些下意識的對敵習慣,我都清楚。」

「你現在應該明白,我不只是為薛老頭復仇。」

聽著丁寧在他耳邊近乎嘴唇不動發出的聲音,錢道人的嘴張得更大,他更想喊出聲來。

然而他發現,只是那一個停滯,他已經發不出任何的聲音。

他無比驚恐的看著丁寧,往後倒下,轟然砸地。

無數的驚呼聲和尖叫聲響起。

直到此時,震驚和恐懼才開始泛濫。

這是真正的生死戰,然而獲勝者竟然依舊是丁寧。

「你怎麼會方侯府的秘劍?」

凈琉璃的眼睛里沒有太多震驚。

既然丁寧有信心來找這名道人,她便肯定丁寧能夠戰勝。

此時她的眼睛里只有深深的不解。

「那本來不是方侯府的秘劍,是巴山劍場的秘劍。」

在丁寧轉過身來之時,她下意拭丁寧會用最常回答她的一句話回答她,那就是「以後你會知道。」,但是丁寧的輕聲回答,卻是讓她愣祝

「我們去茶園。」

而接下來丁寧平靜的一句話,卻是讓她真正的震驚起來。

「去茶園?」她下意識的重複了這三個字。

丁寧在她身側走過時,轉頭看了她一眼,輕聲道:「比一天之內失去一個重要的師友更加難以承受的,是再失去一名愛人,或者看著那名愛人承受比死還難受的痛苦。」/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