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五十六章好奇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了他?」 丁寧看了她一眼,道:「他有該死的理由,如果他想殺我,那我會殺了他。」 錢道人沒有聽見丁寧和凈琉璃的對話,但是他卻感覺得出丁寧的信心。 「其實哪怕沒有她的原因,只是你現...

清晨,寂靜的街巷間響起馬蹄聲。↑,

在長陵,馬車在街巷中穿行是最正常不過的事情。

然而這聲音卻來自墨園。

很多平日里心性修養功夫極深的修行者,在此時都是霍然抬首,望向那聲音的出處。

很快,正是那輛馬車出現在他們的視線中。

駕車的依舊是凈琉璃。

三日前她從那名宮將的桂花林里挖了一株桂花樹出來,一劍震碎了車廂,將那株桂花樹運回了墨園。現在這馬車沒有車廂,丁寧便只是坐在一輛板車上一樣,直接毫無遮擋的坐著。

然而無人覺得可笑,只是心中或多或少的升騰起震驚難安的情緒。

因為這輛馬車先前每次只要從墨園出來,都會做出足夠令整個長陵震驚的事情。

……

長陵城北有一座道觀,門前種了許多高大的黃楊。

這座道觀平日里少有人來,然而隨著墨園裡駛出的這輛馬車越來越為接近,這座道觀陡然便落入了長陵所有人的視線中。

凈琉璃所駕的馬車在這座道觀的門口停了下來,然後她的眉頭馬上皺起。

道觀的黑漆大門虛掩著,然而並沒有任何人出來相迎。

凈琉璃之所以皺眉並不是因為她本身,而是她知道這個道觀里那名道人應該知道她的身份,而從某種意義而言,她便代表著岷山劍宗。

馬車的後方,陸陸續續的跟了許多攏這座清凈的道觀周圍人聲漸隆,只是道觀內里卻依舊寂靜無聲,連腳步聲都不聞。

丁寧坐在馬車上還未下車。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他的身上,都在猜測著他來這裡的目的,以及他接下來會做出什麼樣的舉動。

凈琉璃的眉頭依舊皺著,她也在此時轉過頭看向安靜坐在車上的丁寧。

她在想著這種情形似乎應該出聲,但若是她出聲之後,道觀之中的人還是裝死,沒有人理,她就不知道該如何應對。不知道如何應對,對於她而言就是極其丟臉的事情。

就在她回首之時,丁寧抬起了頭。

他看向頭頂枝葉如蓋的高大黃楊樹,伸手在身旁一摸,卻是拿起了一個酒囊。

這酒囊里真的是酒,丁寧仰頭便喝之時,凈琉璃便嗅到了濃濃的酒香,這種香氣讓她感覺很舒服,甚至讓她產生了一種想喝這酒的**,但也就在這時,丁寧已經出聲:「這黃楊樹應該是在這道觀在的時候便在了吧?」

他的聲音里似乎帶著一種無形的魔力,使得凈琉璃都下意識的隨著他的目光往上看去。

清晨的陽光從樹葉的縫隙里灑落,讓她的眼睛微微的眯了起來。

這的確是很老很高的黃楊樹。

年歲很長的東西,便自然有著一種獨特的美感。

然而讓她眼睛微微眯起的原因,是她感到了丁寧的殺氣。

「斬了這棵樹。」

丁寧放下了酒囊,舔了舔嘴角,笑了起來,少見的露出了白生生的牙齒,然後輕聲的說道:「若是還沒有人出來,就將這些黃楊樹全部斬了。」

凈琉璃的眼睛微亮。

她學到了今後面對這種情況時的應對方法。

她點了點頭,下車。

她的身上開始散發出一種奇異的淡淡熒光,她伸出右手,似乎要撫摸身前這一株黃楊,但是手掌邊緣的光亮接觸道這株黃楊的瞬間,這株黃楊樹的樹榦上,也出現了一圈淡淡的光亮。

在接下來的一剎那,這株黃楊樹就像是喝醉了酒的醉漢一樣,歪歪扭扭的倒下,倒向旁邊一株黃楊,枝葉摩擦,發出了無數並不響亮,但分外令人心悸的聲音。

凈琉璃看著傾倒的這株黃楊樹,覺得有些可惜,但是不知為何,聞著傳入鼻腔的酒氣,她卻又覺得很痛快。

沒有絲毫的停留,在所有人震驚的目光里,她徑直走向旁邊的一株黃楊樹。

「這些樹又何曾惹了你?」

就在此時,一聲悠長的嘆氣聲從道觀中傳了出來。

凈琉璃眉頭微挑,腳步微頓,然而也就在此時,丁寧的聲音又傳入她的耳廓:「斬了。」

凈琉璃目光劇烈一閃,再無猶豫,伸手再次揮出。

她身前那株黃楊嘩啦一響,就此倒下。

道觀前驟然倒了兩株黃楊,場地頓時變得空曠起來。

道觀門砰的一聲響,被人從內往外推開,一名年長的道人站立在門口,他的面色原本就很白,而現在則變得更白。

「這些黃楊,是我師祖親手種植,距今已經超過三百年。」

這名白面老道的鬍鬚微微顫抖,看著凈琉璃和丁寧:「我不知道你們到底要做什麼1

丁寧平靜的看了他一眼,目光落向他的腰側,然後搖了搖頭,淡淡的說道:「你帶了劍…所以你應該很清楚我要做什麼。」

凈琉璃的眉頭又頓時蹙起,她看到這名白面老道的袍袖很寬闊,所以腰側的劍鞘被遮掩得只剩下一小截露在外面。

那是一截白玉般的劍鞘,很細小,由此可以想象其中的劍也一定很細校

這白面老道自然便是錢道人。

此時聽著丁寧這樣平淡的話,他的目光落在那兩株倒地的黃楊樹上,看著一地的散葉,他的身體都開始微微的顫抖起來,道:「你逼人太甚。」

「不要用這麼拙劣的手段。」

丁寧微嘲的笑了笑,道:「若你真想躲,大可關了道觀,躲得遠一些。虛門而待,劍意充盈的出來,是早就懷了想要替她殺我之心。你已經這麼老,早就應該看穿了很多事情,兩株黃楊樹不會讓你痛心到這種程度。讓人覺著我逼人太甚,你才被迫出手…這樣拙劣的手段,真的沒有什麼意思。」

凈琉璃安靜的聽著,想著丁寧這些話里提及的一些細節,她臉上的神色越來越為不屑,當丁寧說完,她便鄙夷的冷哼了一聲,「無恥的老東西。」

錢道人的面容本來已經微僵,再聽到凈琉璃這一聲冷哼,他的面色頓時變得難看至極。

只是一個呼吸之間,他身體的顫賭停止,一抹冰寒而冷酷的笑意卻是從他的嘴角浮現。

「你真的…」他看著丁寧,一字一頓的輕聲說道:「要逼我殺死你么?」

丁寧看著他嘴角泛起的冷酷笑意,也笑了起來,沒有正面回應他的這句話,只是輕聲說道:「你應該有個師兄,本來這座道觀應該是屬於他的…但現在這座道觀屬於你,只是因為那名宮女是你的徒弟,所以只是憑這一點,我就有殺你的理由。」

錢道人深吸了一口氣。

他不再說什麼,只是抬起頭看著丁寧,道:「我接受你的挑戰。」

他這句話的聲音很響亮,至少方圓數百丈之內的人都可以聽到。

凈琉璃轉身,在往丁寧身後走的同時,輕聲問丁寧:「你真準備殺了他?」

丁寧看了她一眼,道:「他有該死的理由,如果他想殺我,那我會殺了他。」

錢道人沒有聽見丁寧和凈琉璃的對話,但是他卻感覺得出丁寧的信心。

「其實哪怕沒有她的原因,只是你現在的態度,我也想試試能不能殺得了你。」他收斂了冷酷的笑意,看著丁寧認真的說道:「我在長陵活了這麼久,見過那麼多的強大修行者,卻從來沒有見過一名你這樣修為的修行者有這樣的信心能殺死我這樣的修行者。光是這樣的好奇,都已經足夠讓我試一試。」

「換句話說,反而是我那徒兒的原因,限制了我的心念,讓我猶豫若是我敗給你,死在你手中,會對她產生什麼樣的影響。」

錢道人頓了頓之後,接著看著丁寧說道:「作為一名長陵的劍師,這樣的誘惑本身便難以拒絕…哪怕我死在你手裡,這樣的一戰,恐怕都會記載在史書里。」

「那我就讓你記載在史書里。」

丁寧笑了起來,道:「因為你的修為比我強出很多,所以我不會謙讓,我會搶著出手…請1

在這一個「請」字剛剛響起的瞬間,丁寧便已出手。

他握住了末花劍的劍柄,往前刺出。

錢道人並不覺得意外,他修的飛劍本身以迅疾為主,他本身便料定丁寧會搶著出手,而且就算丁寧搶著出手,他也不認為丁寧真的能夠搶到先機。

在丁寧剛剛握住末花殘劍的劍柄之時,他的腰側便已經一聲震響,藏匿在白玉劍鞘中的一柄小劍,已經從劍鞘中飛了出來。

然而也就在此時,讓他有些難以置信的是,他感覺到了身側出現了一股劍意,一股完全不同於丁寧的劍意。

徐州書展,參加會議來了,這章是在高鐵站拼出來的)/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