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五十五章喜酒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惜的朋友,全部在長陵戰死。 那個酒鋪也消失了。 很多更為重要的東西都已經不堪記起,更何況這一壇只是突發奇想,微不足道的,錦上添花的美酒。 這是一壇早已經被徹底遺忘的喜酒。...

馬車回墨園。※%,

明明數日未曾休憩,但是一路上,凈琉璃卻都處在一種很奇妙的狀態里。

她似乎忘記了疲憊。

她的身上似乎始終散發著一層淡淡的熒光,這層熒光,就像是一柄絕世的寶劍在一開始的鋒芒畢露之後,漸漸光芒變得不再刺目,而變得瑩潤。

她和丁寧都是此刻長陵舉足輕重的人物,沿途不知道有多少強大的修行者的目光會流連在她和丁寧的身上,其中自然有人能夠察覺這種微妙的氣機變化。

這些人便開始震驚。

他們想不明白在劉宮將府邸中的那片桂花林里到底發生了什麼,是什麼事情令凈琉璃突然產生了這樣的變化。

他們看著那一株安生放置在馬車上的桂花樹,看著桂花樹根部那一大團切得無比均勻的泥土,甚至很多人都不明白凈琉璃是如何做到的。

然而他們卻都可以肯定,凈琉璃從一開始進入長陵城中到此時的氣質變化,尤其此時處在一種頓悟般的氣機里,皆是因為丁寧。

「有時候是真的不得不服。」

一名少年站在一條巷中,看著這輛回墨園的馬車,眼中的神色越來越為尊敬,最終躬身,認真的朝著那輛亂煥瘛

這名少年也是才俊冊上的人物,只是在才俊冊的排名不夠靠前,在岷山劍會裡也是沒有到最後的劍試便遭淘汰。此時凈琉璃和丁寧甚至都沒有注意到他的存在,但是他卻是如此認真的對丁寧和凈琉璃行禮,這是出於純粹的敬佩和尊重。

像他這種年紀的少年往往更加崇拜英雄。

雖然在岷山劍會之中是競爭者,但是在岷山劍會結束之後,為師門抗爭,以及現在為薛忘虛報仇的丁寧,在他的眼睛里便是英雄。

而他的態度,同時也自然的代表著長陵絕大多數年輕人的態度。

……

一路凈琉璃都未出聲,等到騾一株桂花樹進入墨園,凈琉璃身上那層淡淡的熒光才漸漸消隱,接著她才轉過頭來,看著平靜坐著的丁寧,問道:「這株樹下的泥土裡有什麼?」

其餘人想不明白丁寧的做法,只以為進入桂花林和挖這樣一株桂花出來和凈琉璃的修行有關,然而通過先前的所有細節,凈琉璃卻可以肯定,這株桂花樹下的泥土裡,應該有著對於丁寧而言很重要的東西,事關他的修為突破。

丁寧抬頭看了她一眼,還未開口,凈琉璃已經看出他眼中的意思,直接替丁寧說道:「以後我會知道的,對不對?」

丁寧忍不住微微的一笑,然後點頭,道:「我認為你現在最需要考慮的不是我的事情。」

凈琉璃也看了他一眼,道:「還要不要幫你熬藥?」

「三天後再說。」丁寧搖了搖頭。

凈琉璃輕嗯了一聲,看看丁寧身後的桂花樹,道:「你自己處理?」

丁寧點了點頭,道:「我自己處理。」

凈琉璃也不再多說什麼,待馬車停在墨園最深處小院的門口,她便從車頭走了下來,然後自顧自的朝著自己休憩的廂房走去,連頭也不回。

丁寧很清楚她的性情,他也未去看還沒有進房的凈琉璃,只是也下了馬車,靜靜的看著這株桂花樹。

這株桂花樹傷了不少根莖,正下方深入泥土裡的根須全部被切斷,今年還能存活就已經有些困難,想要開花就更不可能了,只是在很多年之前,這株桂花樹,是整個林中開得最盛的一株。

在很多年前,某個人在這片桂花林中和來自膠東郡的某位女子相識。

那人驚艷於那名女子的美貌和才識,而那名女子也對那人一見傾心。

那人便以為他可以和那女子相知相守一生。

再後來那人認識了很多惺惺相惜的朋友,經常到用這片桂花林的桂花釀酒的酒鋪喝酒。

喝美酒而戰天下。

一切都似乎那麼完美。

有一天那人突發奇想,偷了那酒鋪里新釀的酒中最好的一壇酒,放了一些能讓美酒的滋味更加美妙的靈藥,然後將這壇酒埋在了那株開得最艷的桂花樹下。

歲月靜待陳釀。

那個人想要等到他和那名女子的婚宴時,再將這壇酒偷偷的取出,給那名酒鋪老闆和他所有的知己一個驚喜。

然而酒未陳,人已不再。

那名來自膠東郡的女子成了長陵的女主人,成了大秦王朝的皇后。

那人和很多惺惺相惜的朋友,全部在長陵戰死。

那個酒鋪也消失了。

很多更為重要的東西都已經不堪記起,更何況這一壇只是突發奇想,微不足道的,錦上添花的美酒。

這是一壇早已經被徹底遺忘的喜酒。

或許當年一切都不改變,這壇酒也未必還會被誰記得。

然而因為復仇,這壇酒卻再次出現。

丁寧出劍。

末花殘劍的前端分散為無數劍絲,輕柔的深入桂花樹下的泥土裡。

這些劍絲無聲的包裹住一個沉睡在泥土中的灰色酒罈,然後將這個酒罈從泥土裡直接拖了出來。

劍絲上散發的劍氣掃清了一切障礙,細灑的泥土中,飄灑著無數潔白色的細花。

酒罈不校

因為至少要夠幾十個人每人喝上一碗。

酒罈上的泥封很好,連一絲酒氣都沒有透出來。

那人無論做什麼事都很追求極致,但是卻想不到未來。

啪的一聲輕響。

丁寧揮掌擊碎了泥封。

昔日一壇金黃色的酒液,現今已經只剩半壇。

丁寧抬首。

更多已經消失在記憶中的事情和有些人的面目,在他的腦海之中飛快的閃過。

「敬你們。」

他輕聲說了這一句,收劍,單手托起酒罈,直接將酒液倒入口中。

他大口大口的喝酒。

這一壇酒的味道真的很美妙。

當年最好的桂花釀和那些靈藥的美妙香氣奇異的融合在一起,清甜甘冽而入喉如火線燒的感覺,便是傳說中的仙釀也不過如此。

然而此時丁寧的口中,卻是比之前喝那些葯湯時還要苦澀。

當年只是純粹追求香氣和口感的一些靈藥,對於那人和那人的朋友而言,對於修為的增益微乎其微,然而對於今日他的修為境界而言,卻是如此的重要。

一團團強烈的氣流隨著酒意的擴散,不斷的在他的身體里炸開,不斷的沖入他的氣海。

……

桂花的香氣,其實幾乎所有人都喜歡。

皇宮深處,當年那名來自膠東郡的女子坐在鳳椅上,她聽著門外那名黃衫中年修行者的稟報,完美的頭顱緩緩的抬起,似乎不帶人間感情的目光通過一扇側窗落向外面的花苑。

那裡也有數株很高大的桂花樹。

只是她的目光里除了一絲驚訝之外,卻依舊冷漠,沒有多餘的情緒。

她也不明白丁寧和凈琉璃去那片桂花林挖了一株桂花樹是什麼意思。

因為太過遙遠。

因為那麼遙遠之前的很多事情太過渺校

在哪裡相遇這樣的事情,她早已經忘記,早已經被歲月悄然抹消在記憶里。

她早已不記得那片桂花林。

這幾天都在外面開會,所以更新又受影響,所幸的事今天的章節我很滿意。/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