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四十八章寒意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齒間的味道,卻是不可能消除。 葯汁極苦極澀。 丁寧的目光卻越發平靜。 這人生所受之苦,往往自釀,但別人添給他的苦,他卻是希望將來有機會,讓別人來償還。 …… 清...

心若不自在,劍如何自在?

丁寧沒有去看凈琉璃的臉色,卻是垂頭看著藥罐。℉,

這就是大自在劍的真意,可是天下的修行者從一開始修行,就自然接受無數古人、前輩流傳下來的思想,無形之中已經有了有些事能做,有些事不能做的固定思維。

這便是從修行開始,便無意識的約束住了自己。

不得真意,便到不了那個境界。

到不了那個境界,便不知道自己錯在何處。

愛才惜才之心不只是黃真衛才有,凈琉璃這段時間是真正將丁寧視為師長,丁寧也是有意教導,但凈琉璃到底能走到哪一步,就看凈琉璃自己的領悟了。

凈琉璃心有所感,也是緩緩垂頭,平復下心情,若有所思的看著爐火。

藥罐中的葯汁不斷沸騰,由稀淡青紅色慢慢變成黑色粘稠,過了半個時辰,藥罐上繚繞的青紅色毒瘴卻徹底消散。

丁寧平靜的將三個藥罐中的葯汁直接倒在了平日里用於涼茶的一個粗砂提壺裡,拿了一個小碗,喝茶一樣,吹著熱氣,自倒自飲。

葯汁入腹,在他的感知里,與之接觸的血肉頓時漆黑一片,斑雜而霸烈的藥力瞬間如毒素般沿著血脈不斷濺射般外放,無數鮮紅的血脈變成黑色的藤蔓一般,不斷在他體內蔓延。

原本新鮮的血肉開始頹敗,如鮮艷的花朵瞬間枯萎,就連有力跳動著的心臟表面都出現了無數的黑絲,但也就在下一瞬間,他的身體里緩緩湧出無數看不見的小蠶。

他每喝一口粘稠葯汁,黑色的葯汁由喉入腹,在他的體內綻放成無數迅猛擴散的黑線的同時,這無數看不見的小蠶也都同時小心翼翼的吞噬一口。

一種令旁人根本無法想象的詭異頻率。

這無數小蠶的同時一口吞吸,便吞掉了那些藥力中真正對修行者的身體產生毒害的部分,將丁寧每一口喝下的葯汁中真正產生毒害的部分正好吞噬一空。

那些黑線依舊在體內擴散,但是卻已變成極為精純的藥力,頹敗的血肉開始重新變得煥發生機,進而爆發出更為驚人的生命力。

丁寧體內的五氣驟然變得洶湧起來,而且變得越來越洶湧,甚至使得他體內的五臟都迅速的膨脹起來。

洶湧的五氣瘋狂的湧入氣海,瞬間擠壓得他體內的真元都整體散發出晶質的光芒。

凈琉璃霍然抬頭,看著丁寧的眼睛里瞬間充斥無比震驚的神色。

在她的感知里,丁寧的體內就好像多出了五條靈脈。

五條源源不斷的噴涌著靈氣的靈脈。

她深吸了一口氣,目光落在丁寧頭頂的髮絲之間。

丁寧頭上那些原本發白的髮根,此時不知是他體內真元的變化,還是藥力的作用,已經肉眼可見的恢復黑意。

她安靜的看著這樣的變化,接著緩緩的呼出了一口氣。

若非親眼所見,她絕對不可能相信世上竟有這樣的修行速度。

即便憑藉著九死蠶和續天神訣的逆天之能,完美的承受住了這兩種靈藥之中的不利部分,但這每一口葯汁留在唇齒間的味道,卻是不可能消除。

葯汁極苦極澀。

丁寧的目光卻越發平靜。

這人生所受之苦,往往自釀,但別人添給他的苦,他卻是希望將來有機會,讓別人來償還。

……

清幽的長陵皇宮深處,那幾株生長在靈脈之中的靈蓮依舊在淡而純凈的天光里搖曳。

容姓宮女恭立在這個靈泉池子的下方,她的對面便是長陵幾乎所有人都深深畏懼的女主人。

皇后的面容依舊完美無瑕,看不到任何明顯的情緒,宛若神明。

「那名叫陳浮塵的少年,應該不是你派去的?」

她的目光也並未落在容姓宮女的身上,只是看著那幾朵潔白的靈蓮,清聲說道。

容姓宮女認真道:「並非我派去。」

皇後點了點頭,道:「你不要理會他。」

容姓宮女說了聲是,皇后便不再說話。

容姓宮女告退離開皇后的這間書房,她很清楚皇后的意思,但就是因為太過清楚,只是那一句「你不要理會他」,便讓她有些莫名的凄冷。

……

岷山之巔。

世人不知岷山之寒因何而來,更不知岷山之巔的諸多寒氣,被一處法陣所牽引,匯於一處,自然形成數丈方圓的嶙峋冰晶。

這嶙峋冰晶之中用劍簡陋劈出的寒室,便是百里素雪的居所。

世人都知百里素雪性情孤僻,始終居住在岷山至高至寒之處,大多修行者推斷是他所修的功法或者劍意需要極寒,然而唯有百里素雪知道並非如此。

天下不知便是無知己,同時也是騙過天下人。

所以在這間冰晶寒室之中,他被冰雪映襯得更為雪白的嘴角,往往掛著淡淡的自嘲和嘲弄的意味。

在慢慢閱過了幾卷卷宗之後,他隨意的將卷宗丟在一邊,接著這數卷卷宗便很快被冰寒之氣覆蓋,冰封其中。

他微微仰頭,走了出去。

就在他這間寒室之外的不遠處站著的一名少女,身材高挑,正是關中謝家長女謝柔。

雖然這岷山之巔的大多數寒氣已經被籠聚在百里素雪所居的冰室之內,但哪怕是剩餘的寒意,都已經讓謝柔的面色凍得烏青,身體不可遏制的不斷顫抖。

「你信不信這世上有所謂的奇?」

百里素雪看著謝柔,淡淡的問道。

已經在這冰天雪地之中等待了數個時辰的謝柔驟然見到百里素雪,眼下聽到的又是這樣一句話,她愕然的張開嘴,牙床不斷撞擊,卻是不知道說什麼。

「其實根本沒有所謂的奇。」

百里素雪也並沒有等待謝柔的回答,只是看了謝柔一眼,他便看著眼前的流雲,清冷道:「雖然有足夠的毅力和勇氣,但是你的修行天賦,這一生所能達到的巔峰,恐怕最多也是七境。」

謝柔依舊不太明白百里素雪的話。

但是這次百里素雪卻沒有接著說下去,而是長久的等待著,等待著她的回話。

她依舊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但是她的性情,卻是讓她最終做出了回答:「能到七境,也是夠了。」

「所以這就是你的選擇,相信沒有所謂的奇,沒有不甘,這便可以了。」

百里素雪異常簡單的揮了揮手,示意她已經可以離開。

當謝柔呆在當地之時,他接著淡淡的說道:「岷山劍宗用財力換取修為的手段並非自有一種,但大秦只有一個謝家,所幸你也並未讓我失望,所以你去找青曜吟,他會幫你至七境,然後你這一生便只會到七境。」

謝柔的呼吸徹底的停頓了,但是她開始真正明白百里素雪的意思。

「並不會很快。」

百里素雪轉身的同時,清冷高傲的聲音繼續傳入謝柔的耳廓:「你要在岷山劍宗閉關很久的時間。」

……

就在百里素雪轉身的同一時間,容姓宮女走入了自己在皇宮中所居的偏苑。

她雖已決定這段時間居住在宮內,但她卻依舊是整個長陵消息最為靈通的人之一。

所以有關丁寧的一些訊息,還是以最快的速度源源不斷的傳遞到她的手中。

她知道丁寧的修為已經過了四境中階。

她知道現在凈琉璃竟然跟著丁寧,甚至在丁寧的面前就像是丁寧的學生。

她知道此刻關中群豪收集的藥物已經送至墨園。雖然不知道這些藥物到底何用,但肯定和丁寧的修行有關。

再加上今日皇后的態度,她真切的感到了巨大的壓力。

以至於她在走入這無人的偏苑時,忍不住輕聲自語了一句:「為何不放過我?」

但只是在下一個呼吸之間,她心中就自然浮現出了丁寧的面目,響起了丁寧會說的答案:「你也未放過薛老頭。」

明是酷夏。

卻分明有寒意。/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