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三十九章殺了那隻貓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 容姓宮女的目光徹底的冰冷起來,道:「原來你最不痛快的是你張儀大師兄的離開。你要明白,在長陵的任何修行者,都必須聽從整個大秦王朝的旨意,你們都是大秦王朝的子民。你們在修行變得強大的同時,必須清...

長陵的那些青年才俊大多不敢用這種居高臨下的姿態看她,更不用說那一碗明顯刻意的冰飲。,

所以這少年只可能是丁寧。

容宮女微微的眯起眼睛,只是看了數息的時間,便下了馬車。

她是強大的修行者,擁堵住她馬車的馬隊自然不可能阻擋住她前行的腳步。

她看似閑庭信步,然而卻像一陣清風過境,輕易的從擁堵的馬隊里走了出來,一塵不染的走向前方的喜梢樓。

或許是有意的展露修為,她的身外甚至出現了一個瑩潤的光團,不僅將污穢的臭氣,就連燥熱的暑意都被隔絕了開來。

沒有人阻攔,她登樓,一直走到丁寧的身後。

高處有風,且那些馬隊在她離開車廂之後便慢慢散去,再也沒有絲毫的臭氣。

丁寧一時沒有轉身,她的目光首先落在丁寧的背上,接著落在丁寧手中端著的那碗冰飲上。

她的嘴角隨即泛起一層譏諷的冷笑,緩聲道:「果然是一碗冰鎮綠豆湯。」

丁寧沒有看她,緩緩的喝光了手中這碗冰鎮綠豆湯,然後任憑手中的碗墜落在樓下,發出清脆的碎裂聲。

在容宮女眉頭微跳之時,他轉過身來,平靜的看著容姓宮女,道:「就算是喜梢樓做的,味道也不怎麼樣。」

容姓宮女面上沒有什麼怒意,也只是目光平靜的看著丁寧,道:「如果只是想要出氣,不需要費這麼大的周折,若真要我致歉,我可以永生都不喝這冰鎮綠豆湯。」

「人都死了,道歉還有什麼用?」

丁寧看著她搖了搖頭,淡淡的說道:「我不比張儀師兄,我比較現實。所謂的風光,都是在人看得見得時候才算是真正的風光,終究只是想讓那老頭開心。現在風光大葬又有什麼意義?」

「老頭一生容忍退讓,到最後的心愿只是看完整場劍會。但是連他最後的這一點點時間你都要殘忍的剝奪…你只是一名宮女埃」

丁寧笑了笑,看著容姓宮女認真道:「你覺得我只是想要出氣么?」

容姓宮女的目光微冷,「你只是一名宮女」,這樣的話她在岷山劍會時便聽丁寧說過,然而此次聽丁寧說起時,她的心中卻是完全不同的感受。

「你是想逼我和你決鬥,然後殺死我?」

她沉默了片刻,然後抬起頭平冷的看著丁寧,道:「我不會答應你的決鬥請求。」

「並非是我覺得你有足夠的實力可以殺死我,而是我不會違背皇後娘娘的旨意。」

容姓宮女緩緩的接著說道:「你在岷山劍會之後便已經證明了你是足以和凈琉璃、安抱石並列的天才,將來是我大秦王朝的棟樑之才,所以即便我現在能夠殺死你,我也不會出手。只要皇後娘娘欣賞你,我便不會接受你的決鬥請求.」

丁寧笑了笑,道:「我聽說你養了一隻貓,毛色微藍,十分珍稀,而且還極為乖巧。」

「只是外物而已,你若是喜歡,今日我便送到墨園,隨你處置。」

容姓宮女冷漠的微笑起來,搖了搖頭,道:「你所做的這些對我而言並沒有什麼用,我可以住回宮裡,哪怕我在宮裡住很長的一段時間…你的這些手段總不可能用得到皇宮裡,而且這些關中大族幫你,也不可能無限制的幫下去。」

丁寧收斂了笑容,看著她,道:「你最令人生厭的地方便是太過自信和優越,即便是口說道歉都沒有任何的誠意。就算給你一個再來一次的機會,你還是會做同樣的事情。不殺你,我心不痛快,我被你們逼走的大師兄不會痛快,我的沈奕師弟不會痛快。」

容姓宮女的目光沉冷數分,但是不等她出聲再說些什麼,不遠處的街道上驟然發出了一聲厲叱,接著便是如雷般的馬蹄聲。

在她轉眼之間,一頭雙目發紅的奔馬已經發狂的沿著一條長巷狂奔而來,砰的一聲巨響,這頭髮狂的奔馬直直的撞中容姓宮女馬車前方那頭拉車的馬匹,兩者一撞之間,兩匹奔馬都是鮮血飛濺,腦漿散了一地。

替容姓宮女趕車的車夫駭然失色,發出了一聲驚叫,整個人差點從車頭被掀飛出去,而那匹發狂的奔馬上的騎者卻是一個翻身落地,接著便躬身對那車夫歉然的行了一禮,道:「馬受了驚嚇,以至於惹出此等禍事,這…我賠。」

這自然不可能是什麼巧合的意外。

丁寧也沒有絲毫的掩飾,看著那副鮮血和腦漿飛濺的血腥場面,平靜的看著容姓宮女說道:「我們無法痛快,自然不會給你痛快,只要你一日不和我決鬥,這樣的事情時刻就會發生,你在長陵,連代步的車馬都會沒有,只能靠自己走回皇宮。」

「所幸走起路來不算太遠。」

容姓宮女的目光徹底的冰冷起來,道:「原來你最不痛快的是你張儀大師兄的離開。你要明白,在長陵的任何修行者,都必須聽從整個大秦王朝的旨意,你們都是大秦王朝的子民。你們在修行變得強大的同時,必須清晰的明白是在為誰效力,否則哪怕修行天賦再高,也是自尋死路。」

「你還是太高看了你自己。」

丁寧看著容姓宮女,依舊用一種很容易將人逼瘋的平靜姿態接著緩聲說道:「你只是一個宮女,我要挑戰你在長陵絕大多數人看來有絕對的理由。」

「我在長陵已經數十年,經歷了無數事,什麼風波沒有見過。我倒是你有什麼方法,可以逼得我接受你的挑戰。而且既然你想給我找麻煩,我自然也會找你的麻煩,這是很公平的事情。」

容姓宮女不再多言,轉身離開。

「看來她並不懼怕你的威脅。」

當容姓宮女步行的身影在長街上消失,身穿著尋常素衣的凈琉璃出現在丁寧的身後,看著容姓宮女消失的方位,嚴肅的說道。

丁寧點了點頭,道:「只是這樣的一些手段自然不可能讓她懼怕,但是隨著時日漸移,她的心態就會變化,她會開始糾結還不如早些答應和我的決鬥,最終這種糾結加上憤怒,很容易讓她的心態失衡。」

凈琉璃有些不解,沉吟道:「為什麼她的心態會變化,會糾結還不如早些答應和你的決鬥?」

丁寧笑了起來,道:「因為她會發現我的修為在不斷的增進,我的修為在飛快的變得越來越強。」

凈琉璃的眼睛微亮,她有些明白了丁寧的意思。

丁寧看了她一眼,道:「接下來要做的,便是讓她知道我的修為在很快的增長,在以恐怖的速度增長。」

頓了頓之後,丁寧笑了笑,道:「所幸她也說要給我找些麻煩,我要讓她知道我的修為在快速增長便不需要那麼刻意。」

凈琉璃點了點頭,虛心請教道:「那她的那名老情人呢?」

丁寧道:「那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所以暫時不要動他。反而可以促成她和他多見面,從他那裡獲得更多的慰藉。」

凈琉璃仔細想了片刻,道:「受教了。」

「走吧,我們腮。」

丁寧說了這一句,便開始下樓。

凈琉璃跟在他的身後,輕聲問道:「去做什麼?」

丁寧道:「去取了她的貓。」

凈琉璃眉頭微蹙,又有些不解。

丁寧轉頭看了她一眼,道:「有些東西,敵人表現得並不在意,並不代表他們真的一定不在意。而且就算真的不在意,當他們的東西一件件被你取走,心裡始終會有些不舒服。」

凈琉璃眉頭鬆開,點了點頭:「要殺了她那條貓?」

「要殺做什麼,好好養著。」丁寧笑了起來,「長時間的不舒服自然比一時間的不舒服要更加不舒服。」

凈琉璃想了想,道:「那不如讓她的那名老情人也移情別戀?」

丁寧啞然失笑,道:「移情別戀到何處?難道你設法讓她那名老情人喜歡你?」

凈琉璃嚴肅的說道:「如果有用,我自然可以一試。」

丁寧看著她嚴肅的樣子,再看著她那種稚嫩卻威嚴的氣勢,笑容更加燦爛了些,「還是算了,我想那人恐怕沒有那麼高的品位。」

「殺了我家裡的那隻貓。」

在他和凈琉璃目光不能及的地方,獨自緩步行在路上的容姓宮女身前出現了一名黃袍中年男子,容姓宮女從他的身旁走過,同時無比冷漠的輕聲說道。

***

我的仙俠世界活動還在繼續中~~活動時間:6月18日-6月25日

活動平台:網

活動形式:

進入網《仙俠世界》小說頁面,在《仙俠世界》評論區提交您對小說的評價。每日隨機抽取6名幸運參與者,獲獎名單次日10點公佈於縱橫《仙俠世界》評論區。

每天6個,100元京東卡一張,1000縱橫幣*5!!)/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