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十七章學習復仇的少女

作者:無罪  |  更新時間:2015-06-22 02:54  |  字數:3280字

時間漸漸流逝,日夜變幻,長陵早已進入最酷熱的時節。,

墨園最深處的小院里一片安靜,明明是白晝,然而無數星辰散發的光輝,或者說是隔著難以想像的距離飄落到這個天地之間的元氣,被一種無形的力量凝成肉眼難見的粘稠精華,最終順著一些固定的線路,源源不斷以恆定的速度湧入丁寧的身體。

丁寧身上散發著滾滾的熱氣,甚至像傳說中的聖人一樣,在背後形成了滾滾的五彩雲氣。

他的肌膚卻是彷彿變成了玉石,散發著一種潤澤的光澤。

最令人心悸難安的是他體內傳出的無數沙沙聲,就像始終有無數細蠶在啃噬著桑葉。

從四周天地間匯入他體內真元之中的天地元氣,從一開始如星星點點的雜質,已經徹底和他的真元融為一體,在他體內流動的真元,在他的感知里,就像一條銀色的瓊液,晶瑩而透明的在他的經脈之中穿行。

更強更凝聚的真元也在不斷的改變著他的身體,包括他的感知。

事實上並非無形的精神力量在短期內得到了增強,而是隨著被吸納的天地元氣的範圍擴大,就像一個在黑暗裡旅行的人手持的火把越來越亮,可以讓他看見更多的地方。

看見便是所知。

原本對身外的天地元氣有所排斥的真元,開始能夠完美融合吸納入體內的天地元氣,便是真正的跨過了四境中階。

真元再強一步,能夠長時間的存積於符文之中不散,憑意念便調動真元流淌於符文之中,驅動劍器的運行,這便是再進一步的五境。

從初入四境到跨越四境中階乃至初窺五境,這對於尋常的修行者而言,或許要用去很多年乃至半生的時間,然而丁寧只用了數分之一夏,便已完成了這個過程。

……

在滿城的蟬聲里,一名身穿素衫卻佩著長劍的少女,從正對著墨園的一條街巷慢慢走來。

她的身體很輕盈,走起路來像貓一樣沒有什麼聲音,所以並沒有引起多少人的注意。

然而盤坐在涼席上的邵殺人在抬起頭的瞬間,卻是愕然。

少女只是遠遠的對著邵殺人頷首為禮,接著便自顧自的穿過了墨園敞開的大門,徑直走向墨園深處。

她的修為和年齡自然不可能超過邵殺人,自然是邵殺人的後輩。

整個長陵,在邵殺人的面前能夠有這樣氣度的少女,自然只可能是岷山劍宗內定的下一任宗主凈琉璃,先前長陵最強的兩個怪物之一。

因為對方已經是和自己同樣受師尊重視的人,且自己又極為尊敬對方,所以在未接近小院之時,凈琉璃便釋放出了一些平時不會釋放的氣息。

一絲涼風從她身前湧起,晴朗的半空里出現了許多微涼的晶光,和細小的水珠一樣,倒映和折射著陽光的色彩,形成了一道小而好看的彩虹。

丁寧早已感知到她的到來,但在她緩釋出自己的氣息之後,才推門走出自己的卧房,走出小院迎接這名不出意外應該便是下一任岷山劍宗宗主的少女。

看著出現在自己視線里的丁寧,面容帶著一絲倨傲冷意,但偏偏讓人覺得她理應如此的凈琉璃同樣頷首為禮。

丁寧微躬身還禮,問道:「你怎麼來了?」

「有去信便有回信,你的朋友謝長勝給你準備了回信和一些東西,我順便帶過來。」凈琉璃看著丁寧,道:「同時我來向你學習。」

丁寧一怔,忍不住笑了起來,道:「我有什麼資格可以讓你學習?」

凈琉璃看了丁寧一眼,嚴肅道:「我可是沒有這麼大本事,只花這麼多時間就從剛過四境修到四境中階。」

丁寧的面容也頓時嚴肅起來,眉頭微蹙,「你修的是什麼功法,連修為的真實進境都可以直接感知出來?」

凈琉璃沒有避諱,直接道:「我修的是寒山雪。」

丁寧挑眉,但是還未等他出聲,凈琉璃已經補充道:「我的劍是映雪劍。」

換做別人並不能從她這兩句話直接明白其中的意思,但是丁寧卻很清楚。

「能夠直接看穿別人的真實修為,尤其真元的力量,便是真正的制敵先機。」他看了凈琉璃一眼,平靜的說道。

「其實除了修為之外,我還要像你學習另外的一些東西。」

凈琉璃看著丁寧,平冷的說道:「師尊認為我還是太過單純,太過單純,便無法勝任宗主之位。」

看著凈琉璃一派宗主氣度的樣子,再看著凈琉璃肅穆的面容,聽著她所說的單純,丁寧忍不住笑了起來。

「不要覺得好笑。」凈琉璃眉頭微皺,嚴肅的接著說道:「比如在殺容宮女這件事上,我便要像你學習…我岷山劍宗有一名逆徒,我岷山劍宗想要清理門戶,但他卻在朝堂之中擔任要職,深受器重,若是直接殺了他,我師尊便很難向元武皇帝交待得過去,而且那人又分外不要臉面,深居簡出,根本不接受任何修行者的決鬥相邀。即便我想要公開約戰他,他都不會應戰。我要殺他,和你要殺那名宮女其實是一樣的情形。邵師叔給了你建議,而你馬上覺得那建議可行,極有信心的可以做到,那我便自然可以向你學習,看看你是如何做到的。」

丁寧看著這名認真而始終嚴肅的少女,沉默下來。

岷山劍宗的下任宗主,是百里素雪賦予這名少女的責任,而勇於承擔責任的人,往往更富有犧牲精神。

「這是謝長勝的信,還有他托我帶給你的東西。」

凈琉璃隨手將袖中取出的東西遞給丁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