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三十七章學習復仇的少女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你準備了回信和一些東西,我順便帶過來。」凈琉璃看著丁寧,道:「同時我來向你學習。」 丁寧一怔,忍不住笑了起來,道:「我有什麼資格可以讓你學習?」 凈琉璃看了丁寧一眼,嚴肅道:「我可是沒...

時間漸漸流逝,日夜變幻,長陵早已進入最酷熱的時節。,

墨園最深處的小院里一片安靜,明明是白晝,然而無數星辰散發的光輝,或者說是隔著難以想象的距離飄落到這個天地之間的元氣,被一種無形的力量凝成肉眼難見的粘稠精華,最終順著一些固定的線路,源源不斷以恆定的速度湧入丁寧的身體。

丁寧身上散發著滾滾的熱氣,甚至像傳說中的聖人一樣,在背後形成了滾滾的五彩雲氣。

他的肌膚卻是彷彿變成了玉石,散發著一種潤澤的光澤。

最令人心悸難安的是他體內傳出的無數沙沙聲,就像始終有無數細蠶在啃噬著桑葉。

從四周天地間匯入他體內真元之中的天地元氣,從一開始如星星點點的雜質,已經徹底和他的真元融為一體,在他體內流動的真元,在他的感知里,就像一條銀色的瓊液,晶瑩而透明的在他的經脈之中穿行。

更強更凝聚的真元也在不斷的改變著他的身體,包括他的感知。

事實上並非無形的精神力量在短期內得到了增強,而是隨著被吸納的天地元氣的範圍擴大,就像一個在黑暗裡旅行的人手持的火把越來越亮,可以讓他看見更多的地方。

看見便是所知。

原本對身外的天地元氣有所排斥的真元,開始能夠完美融合吸納入體內的天地元氣,便是真正的跨過了四境中階。

真元再強一步,能夠長時間的存積於符文之中不散,憑意念便調動真元流淌於符文之中,驅動劍器的運行,這便是再進一步的五境。

從初入四境到跨越四境中階乃至初窺五境,這對於尋常的修行者而言,或許要用去很多年乃至半生的時間,然而丁寧只用了數分之一夏,便已完成了這個過程。

……

在滿城的蟬聲里,一名身穿素衫卻佩著長劍的少女,從正對著墨園的一條街巷慢慢走來。

她的身體很輕盈,走起路來像貓一樣沒有什麼聲音,所以並沒有引起多少人的注意。

然而盤坐在涼席上的邵殺人在抬起頭的瞬間,卻是愕然。

少女只是遠遠的對著邵殺人頷首為禮,接著便自顧自的穿過了墨園敞開的大門,徑直走向墨園深處。

她的修為和年齡自然不可能超過邵殺人,自然是邵殺人的後輩。

整個長陵,在邵殺人的面前能夠有這樣氣度的少女,自然只可能是岷山劍宗內定的下一任宗主凈琉璃,先前長陵最強的兩個怪物之一。

因為對方已經是和自己同樣受師尊重視的人,且自己又極為尊敬對方,所以在未接近小院之時,凈琉璃便釋放出了一些平時不會釋放的氣息。

一絲涼風從她身前湧起,晴朗的半空里出現了許多微涼的晶光,和細小的水珠一樣,倒映和折射著陽光的色彩,形成了一道小而好看的彩虹。

丁寧早已感知到她的到來,但在她緩釋出自己的氣息之後,才推門走出自己的房,走出小院迎接這名不出意外應該便是下一任岷山劍宗宗主的少女。

看著出現在自己視線里的丁寧,面容帶著一絲倨傲冷意,但偏偏讓人覺得她理應如此的凈琉璃同樣頷首為禮。

丁寧微躬身還禮,問道:「你怎麼來了?」

「有去信便有回信,你的朋友謝長勝給你準備了回信和一些東西,我順便帶過來。」凈琉璃看著丁寧,道:「同時我來向你學習。」

丁寧一怔,忍不住笑了起來,道:「我有什麼資格可以讓你學習?」

凈琉璃看了丁寧一眼,嚴肅道:「我可是沒有這麼大本事,只花這麼多時間就從剛過四境修到四境中階。」

丁寧的面容也頓時嚴肅起來,眉頭微蹙,「你修的是什麼功法,連修為的真實進境都可以直接感知出來?」

凈琉璃沒有避諱,直接道:「我修的是寒山雪。」

丁寧挑眉,但是還未等他出聲,凈琉璃已經補充道:「我的劍是映雪劍。」

換做別人並不能從她這兩句話直接明白其中的意思,但是丁寧卻很清楚。

「能夠直接看穿別人的真實修為,尤其真元的力量,便是真正的制敵先機。」他看了凈琉璃一眼,平靜的說道。

「其實除了修為之外,我還要像你學習另外的一些東西。」

凈琉璃看著丁寧,平冷的說道:「師尊認為我還是太過單純,太過單純,便無法勝任宗主之位。」

看著凈琉璃一派宗主氣度的樣子,再看著凈琉璃肅穆的面容,聽著她所說的單純,丁寧忍不住笑了起來。

「不要覺得好笑。」凈琉璃眉頭微皺,嚴肅的接著說道:「比如在殺容宮女這件事上,我便要像你學習…我岷山劍宗有一名逆徒,我岷山劍宗想要清理門戶,但他卻在朝堂之中擔任要職,深受器重,若是直接殺了他,我師尊便很難向元武皇帝交待得過去,而且那人又分外不要臉面,深居簡出,根本不接受任何修行者的決鬥相邀。即便我想要公開約戰他,他都不會應戰。我要殺他,和你要殺那名宮女其實是一樣的情形。邵師叔給了你建議,而你馬上覺得那建議可行,極有信心的可以做到,那我便自然可以向你學習,看看你是如何做到的。」

丁寧看著這名認真而始終嚴肅的少女,沉默下來。

岷山劍宗的下任宗主,是百里素雪賦予這名少女的責任,而勇於承擔責任的人,往往更富有犧牲精神。

「這是謝長勝的信,還有他托我帶給你的東西。」

凈琉璃隨手將袖中取出的東西遞給丁寧,同時微諷道:「謝家為了你連焦尾信都發了,他給你的東西其實也沒有什麼作用。」

交到丁寧手裡的東西很簡單,一封封好的尋常信箋,一顆火紅的,閃爍著熒光的明珠,一個金色的貝殼雕琢而成的小櫻

丁寧平靜的拆開信箋。

裡面的字跡很潦草,但是寫的人明顯很用力,很歡快,筆遊動的很快,而且力透勁背。

上面的字跡也很簡單:「你說的事情我已經安排下去。有錢就能辦事,你拿我的印去謝家任意一家商行取錢,若是他們小氣,你直接將我的這顆夜火明珠當了,那是我祖母留給我的,看他們花不花重金買回去。」

丁寧並沒有故意遮掩,凈琉璃也沒有故意迴避,所以她直接看清了信紙上的大多字跡,頓時有些冷笑鄙夷道:「富賈紈就是富賈紈,隨時隨地都散發著錢財氣息。」

丁寧沒有正面回應這句話,只是平靜的看了她一眼,道:「你應該聽過長陵立柱的故事?」

凈琉璃皺了皺眉頭,道:「什麼長陵立柱?」

「連你都未曾聽過,很多值得尊敬的事情,就如此被湮滅了。」丁寧搖了搖頭,看著遠處長陵的天空,緩緩道:「昔日商大人廢舊法,改新制,幾乎沒有人信他說的那些東西,他便找了一根其實很容易豎起的木頭,發出懸賞令,道只要能豎起那根木頭的,便可獲賞千金。起先無人去試,覺得這裡面不知道有什麼圈套,後來真有人試了,輕鬆的豎起,商大人便真賞了千金。之後誰都知道商大人言出必行,新制便很快推行了下去。」

凈琉璃臉色漸肅,沒有出聲。

丁寧看了她一眼,接著說道:「這件事情的另外一個方面,便是說明重賞之下必有勇夫,而且我們修行者並不在意的錢財,其實長陵絕大多數要靠錢財生活的人很在意。」

凈琉璃的眉頭緩緩鬆開,「所以你的意思是,錢財很有用…一個人若是善用錢財,也是種能力?」

丁寧點了點頭,笑了起來,道:「謝長勝就是最好的例子,他最看重錢財,同時也是最不看重錢財的揮金如土。但他卻能夠贏得很多東西,比如別人的幫助,比如門客,比如朋友。」

凈琉璃想著那人死皮賴臉的留在岷山劍宗的樣子,心中實在難以產生好感。

她目光微沉道:「所以大量的錢財對你對付那宮女很有用?」

丁寧深吸了一口氣,緩緩呼出,認真道:「一切就緒。」

凈琉璃眼睛微眯,眼瞳深處射出如利劍出鞘般的光芒,「那你準備怎麼做?」

丁寧轉頭望向被他破壞掉的那段墨園的高牆處,那邊現在已經被改建出了許多民居,住的都是梧桐落周遭的街坊鄰居。

他用有些顯得粗鄙,但很實在的話語緩聲說道:「人之一生,最基本的不過吃喝拉撒,衣食住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