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十五章岷山雪,釜中火

作者:無罪  |  更新時間:2015-06-17 22:54  |  字數:4524字

岷山有雪,因為極高。¤,23wx

接近雪線的一座青殿里,裹著一條青色厚毯的謝長勝靠在窗口,一邊伸長著脖子看著低處的一座青殿與山谷,一邊很不滿意的嘟囔道:「這麼冷的地方,難道你們不覺得可以架個火盆,涮些羊肉片么?」

他的身後站立著一名岷山劍宗的中年修行者,原本面色便有些不善,聽到他這樣的話語,面色頓時又陰沉了數分,寒聲道:「若是圖舒服爽快,偏要賴在這裡不走做什麼?參加劍會的那麼多年輕才俊,比你難醫治的都已經走了,偏生只有你賴著不走。」

謝長勝轉頭看了他一眼,很自然的說道:「我的傷還又沒好,不留在這裡做什麼?」

「借著傷未好而強留在我岷山劍宗,整日里東張西望看看能否偷學到什麼。」這名岷山劍宗的中年修行者冷笑起來,「你又未能成為岷山劍會前十,這般強留在我岷山劍宗,也不覺得羞慚?」

「我羞慚什麼?難道有誰會覺得我在岷山劍會裡的表現丟臉?」謝長勝轉頭看了這名岷山劍宗的修行者一眼,「既然覺得這地方有用,那能想辦法多留一天就叫做本事。」

岷山劍宗的中年修行者眉頭微擰,眼睛裡儘是怒意,然而不等他開口,謝長勝卻又鄙夷的說道:「你也不用多管閑事,我的狀況耿刃他們都很清楚,若是他們要將我趕出去,我早就不在這裡了,我哪裡還能這麼賴著?」

這名岷山劍宗的修行者呆了呆,覺得謝長勝說得卻不無道理。

雖說謝長勝似乎太過無賴,但岷山劍宗也並未給他正式學習的機會,這似乎也的確沒有違反岷山劍宗的規矩。

想到這一點,這名岷山劍宗的中年修行者又覺得容許謝長勝賴在這裡,或許宗主百里素雪還有更深層的用意,一時之間,他臉上的陰沉和怒意迅速消退,神色竟是溫和起來,伸手從袍袖中取出一封信,遞向謝長勝。

「誰的信?」

「丁寧師侄的。」

「丁寧?」

謝長勝的眼睛頓時亮了,用最快的速度接過了信,然後拆開,只是匆匆掃過一眼,便忍不住笑了起來。

「我只擔心你不要,既然提了要,那還不簡單?」

「筆來,紙來!」接著他隨手將信紙一揮,很是豪氣的對著岷山劍宗的這名中年修行者喝道。

剛剛才面色溫和一些的岷山劍宗中年修行者頓時又面色難看起來,這謝長勝說什麼都是後輩,竟然將他當下人般使喚,這對於本來就有些迂腐的這名岷山劍宗修行者而言,簡直便是大逆不道。

「瞪什麼瞪,你又不是幫我做事。」

謝長勝看著他的臉色,反而不滿的叫了起來:「我是在幫你們岷山劍宗的天才弟子丁寧做事好不好,難道你不想我們關中謝家傾盡舉族之力幫他?」

岷山劍宗的這名中年修行者一怔,接著面色一凜,然後頷首為禮,尊敬道:「說的是,我馬上備紙筆。」

……

「不管外界對於這名謝家少年是何等評論,但看來這名謝家少年面對什麼樣人倒都不會吃虧,不知是後天形成,還是關中謝氏一族的天生遺傳。」

澹臺觀劍凝立在謝長勝對面一座青殿的窗口,忍不住輕搖了搖頭,說道。

兩座青殿相距甚遠,其中甚至隔著一朵白雲,但是澹臺觀劍卻偏偏能夠聽清謝長勝和這名岷山劍宗中年修行者的對話。

「只是這謝家少年悟性也只是一般,在修行一道上,將來恐怕還是難以追得上那些人。」

澹臺觀劍是性情極為高潔的修行者,然而不知為何,對這名近乎有些無賴的少年,卻也有諸多好感,又忍不住輕嘆了一聲。

他的身旁站著一名青袍少女,自然便是凈琉璃。

聽著他這聲嘆息,凈琉璃卻是看了他一眼,平淡道:「長陵有百樣人,又不是只會用劍的修行者才算有所成就。」

澹臺觀劍忍不住笑了起來,道:「這立意高度便不同,將來你的確適合接任宗主之位。」

「接任宗主之位…」凈琉璃微微蹙起眉頭,看了澹臺觀劍一眼,道:「其實我很不理解師尊明明還在巔峰之時,為何始終抱著讓掉宗主之位的想法。我不知道他是什麼意思。」

澹臺觀劍怔了怔,一時想得有些入神,片刻之後才苦笑道:「恐怕沒有人知道他心中到底存著什麼樣的意思。」

「我要去墨園。」

凈琉璃收回投向對面青殿的目光,轉過身來,緩聲說道。

澹臺觀劍奇怪的看了她一眼,「你去墨園做什麼?」

「既然他提出要逼那名宮女決鬥了,又給謝長勝寫信,這便意味著他很有信心殺死容姓宮女,而且已經謀划起來。」凈琉璃如琉璃般的面容倒映著山崖間的冰雪寒光,帶著一些難以用言語形容的感慨,道:「容宮女那樣的高手,生死相鬥,連我都沒有必勝的把握,一名只是剛剛踏入四境的修行者便有很快殺死她的信心。這樣的實力躍遷,期間的過程,對於我而言,都是寶貴的修行經驗。而且像他這樣無時無刻感覺都在我之前,都給我巨大壓力的人不可得,我必須確保在成功逼迫容姓宮女和他決鬥之前,他真的有足夠殺死她的能力。」

澹臺觀劍仔細的想了想,他覺得凈琉璃的說法是對的。

……

墨園的深處清冷,尤其丁寧和長孫淺雪所居的小院,丁寧先前特意和長孫淺雪的談話似乎並沒有改變什麼,這個沉寂的小院的空氣都顯得分外沉悶…甚至在燥熱的夏日裡,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