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十二章痛苦

作者:無罪  |  更新時間:2015-06-14 22:40  |  字數:3227字

對於整個世間而言,孤山劍藏都有著舉足輕重的意義,白山水在世間所有和大秦為敵的修行者之中顯得尤為出名,也正是因為她有孤山劍藏在手,而並非她雲水宮宮主的身份。¢£,23wx

只是聽著白山水的這句話,丁寧微微蹙眉,不知道在想些什麼,卻是一時沒有回應。

白山水看著這名面容稚嫩卻顯得分外沉靜的少年,眉頭微挑,道:「你盡可放心,我白山水向來說一是一。」

丁寧搖了搖頭,看著她充滿驕傲的面容,道:「白宮主也是至情至性之人,我並非擔心白宮主,只是大浮水牢並非白宮主所想的那麼簡單。」

白山水笑了起來,道:「正是因為覺得不簡單,所以才來找先生和公孫大小姐求助,越是見先生謹慎,我便越是覺得事情可為。

丁寧深吸了一口氣,自從白山水帶著夜策冷獨有的氣息入園開始,他的心中便是波瀾翻湧到了極點,此刻他終於難掩平靜,雙手微微的顫抖起來。

「我原本也想從大浮水牢中救人。」

他抬起頭來,直視著白山水的眼睛,道:「只是想要從大浮水牢中救人,至少需要五名七境以上的修行者。」

白山水沒有問丁寧想從大浮水牢中救什麼人,只是皺起了眉頭,道:「夜策冷不會出手。」

丁寧有些艱難的搖頭道:「不會出手也總可以起到些作用,但即便算上她,也還差兩名七境之上的修行者。」

白山水沉默了下來。

她知道丁寧所說的還差兩名,是將長孫淺雪都算上了。

雖說只差兩名,但是七境之上的修行者原本稀少,更何況這是在長陵,哪裡再能找得出兩名膽敢從大浮水牢中劫人的七境強者?

「必須要五名?」

她沉默了片刻,抬起了頭,看著丁寧問道。

丁寧看著她,認真道:「五名七境之上,是最保守的估計。」

白山水笑了起來。

她的笑容一向驕傲,然而此時卻說不出的慘淡,就像一朵向日葵,卻是褪去了金黃的色彩,在陽光下蒼白。

「請先生想想辦法。」

她沒有出馬車,然而在馬車中卻是深深躬身行了一禮,說道。

丁寧沉默了片刻,道:「除非還能找到一名。」

白山水看著丁寧,道:「只差一名,就至少多了些成功的可能性。」

丁寧點了點頭,道:「我會想辦法。」

白山水自嘲的笑了笑,微微側轉過頭看著墨園的景物,道:「有件事我必須謝謝你,若不是你將鄭袖賜予的靈藥全部倒入溝渠里,我也不可能這麼快來見你,或許這就是天意。」

丁寧也自嘲的笑了笑,道:「天意最擅長弄人。」

「看來你不怎麼相信天意。」白山水笑得放肆了起來,接著又緩緩收斂笑意,道:「除了孤山劍藏和等待之外,我還有什麼能做的?」

丁寧想了想,認真而直接的說道:「幫我殺梁聯。」

「看來梁大將軍真是不討人喜愛。」白山水神容微冷,道:「放心,我對他的恨意不會比你們少。」

丁寧躬身行禮,道:「如此多謝白宮主。」

「現在我就住在夜司首府上,若是你們要找我,找夜司首便是。今日我要早些回去,以免給夜司首帶來不便。」

白山水淡然一笑,說了這一句,隨手輕彈,一道烏金色光芒落入丁寧手中的同時,她身前的馬車車簾便落了下來,遮掩住了她的身形。

擊掌的聲音自馬車車廂中響起。

先前那名耐心等待在外院的監天司官員快步到了馬車之前,恭謹的頷首為禮,接著便沒有什麼停留,驅車駛出墨園。

「這是什麼?」

長孫淺雪出現在丁寧的身後,她眉頭微蹙,目光落在丁寧的掌心。

此時靜靜躺在丁寧掌心的,是一片烏金色玉符。

這片玉符並非完整,缺了數角,表面上有許多好像隨手亂刻的線條。

丁寧的目光原本也緊緊的聚焦在這些線條之間,當長孫淺雪的聲音響起,丁寧緩緩轉身,看了長孫淺雪一眼,沒有說話。

長孫淺雪卻已經他的目光中讀懂了什麼,眉頭驟然皺得更深,有些不可置信道:「孤山劍藏?」

丁寧抬頭看向那輛馬車駛離的方向,由衷道:「孤山劍藏代表最大的誠意,只是事未成而直接將孤山劍藏放在我們手裡…傳說中的白山水,的確心胸很大。」

長孫淺雪沉默不語。

從一開始見到白山水時,她就不喜歡白山水,總覺得白山水太過張狂,然而現在,想到那頂黑色大轎里的白山水,她卻分明感受到了白山水同樣的孤單。

沉默卻不轉身離開,這代表著兩個人的談話還沒有結束。

丁寧很清楚這點,所以他也沉默著,等待長孫淺雪說話。

「你想要得到的,已經全部得到了。」

沉默了許久的時間,長孫淺雪看著丁寧,說了這一句。

丁寧也沉默了片刻,抬頭看著她,道:「在長陵,有些東西比這兩樣東西更重要。」

長孫淺雪不再看丁寧,清冷道:「這孤山劍藏里有什麼?」

「很奇怪。」

丁寧的目光也重新聚集在手中的玉符上,凝重的搖了搖頭:「和我之前想像的完全不一樣。」

長孫淺雪道:「什麼意思?」

「因為先前出現過孤山劍藏的殘片,所以你應該清楚,對於孤山劍藏一直都有兩種不同的猜測。一種是認為這種玉符便是孤山劍藏本身,上面的符文就是孤山劍宗最精妙的法門。另外一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