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二十五章尊老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嫌惡的情緒。 然而令他沒有想到的是,這名老人卻惱怒了起來,看著他手中的水囊,用明顯帶著燕地的口音怒聲道:「我腹中如此難過,你還喂我喝水,你是嫌我吐得還不夠厲害么1 聽到這名老人的怒聲,...

同情和憐憫是正常人都會擁有的情緒,然而長途的跋涉充滿了艱險,即便是一些修行者都會時常注意自己的體力和精神,誰都不想節外生枝,憑空為自己多增加些負擔。,

看著張儀走上前去照料這位老人,馬幫里絕大多數人並未覺得敬佩和羞愧,反而嘴角流露出不以為然或者微諷的神色。

因為他們誰都可以看出這名老人並非只是中暑或者吃了不潔的食物而導致這樣的嘔吐,而是這名老人的身子骨原本就太虛弱。

身子骨太虛弱,接下來的長途跋涉中就會反覆出現這樣的情況,甚至還有可能客死途中。

只要眼下一開始照料,那今後自然不可能放任不管,照顧這名老人就全變成了他一個人的事情。

最為關鍵的是,這名老人的脾氣還十分古怪,很有可能是早些年在和大秦的征戰中被俘而拘役而被迫做了很多年苦役的燕朝軍人,在言語之中對馬幫中的人都極為不敬,而且經常倚老賣老,十分不討喜。

張儀卻沒有任何多餘的想法,有老人身體不適需要照顧,他力所能及,便自然要伸手相助,這對於他而言如同餓了要吃飯,渴了要喝水一樣簡單。

他也並未因為氣味難聞而面露任何不愉之色,極其細緻的擦拭掉沾染在老人胸前的嘔吐物。

喝了數口溫水,這名身穿灰袍,面容枯槁,頭髮乾枯得好像隨時有一些枯草鑽在頭上的老人終於能夠正常呼吸,喘過了起來,然而水在腹中翻騰,胸口之間卻是又一陣煩悶,也不顧張儀正在幫他擦拭,直接又連連嘔吐了起來。

以張儀此時的修為,即便老人是一名和他同階的修行者,在此時刺出一劍,即便兩人貼得如此之近,他都足以及時做出反應,然而他一手正扶著老人的後背,因為生怕動作太過劇烈而導致老人從馬上跌倒,所以他只是收了收手,略微側轉了身體,以至於自己的衣袖和身體一側衣袍上被濺到了不少老人的嘔吐物。

即便如此,張儀的心中也沒有任何嫌惡的情緒。

然而令他沒有想到的是,這名老人卻惱怒了起來,看著他手中的水囊,用明顯帶著燕地的口音怒聲道:「我腹中如此難過,你還喂我喝水,你是嫌我吐得還不夠厲害么1

聽到這名老人的怒聲,周圍原本已經避讓不及的馬幫中人都是眉頭大皺,心想這名老人真是完全不明事情。

張儀也是怔了怔,卻是沒有任何生氣,反而微躬身致歉,柔聲解釋道:「嘔吐太過厲害,容易失水,在這種悶熱的暑氣里,身體更容易承受不祝」

老人又是乾嘔了數聲,腹中和喉中響起的聲音讓周圍沉默垂頭看地趕路的人都感覺有些難受了起來。然而這名老人卻是又冷笑起來,用不甚清楚的話語道:「既然如此,就應該給我找草藥水或者淡鹽水,為何只是這種不冷不燙的水1

老人的語氣令周圍的很多人都生氣起來,然而張儀卻是偏生沒有任何生氣的情緒,他怔了怔,道:「先生說得對。」

「我先幫你擦乾淨,然後我再幫你沖鹽水。」

他又歉然的說了這一句,然後接著幫老人擦拭衣袍及身下的馬鞍。

看著張儀如此恭謹的態度,老人的面容有些微僵,然而身體的不適卻是讓他沒有任何的好心情,從喉嚨間發出一聲意義難名和含混聲音,便重重的扭過頭去,不看張儀。

秦人,尤其是關中和長陵一帶的秦人都是吃軟不吃硬,對於看不慣的人都沒有多少容忍的能力,看著這名老人的反應,馬幫的首領羅鍾景,一名四十餘歲,身體敦實,頭髮削得很短,左臉頰上有一條明顯傷疤的男子頓時也眼睛微眯,冷笑了起來,道:「好壞不分,如此作態,又何必管他,難道這數十年間,我們秦人殺死的燕人還少了?」

聽聞此言,因為身體乏力而有些眼皮微沉的老人頓時又憤怒起來,尖聲道:「你們是收了我的錢財的,難道你們秦人都是不守信義之徒?」

羅鍾景直視著這名老人,冷嘲道:「需要我現在便將錢財退給你,將你丟在此處么?」

這名老人面色一白,一時說不出話來。

張儀對著羅鍾景苦笑了一下,輕聲道:「畢竟老者為尊。」

羅鍾景冷笑道:「我看是為老不尊。」

張儀張了張嘴,還想再說些什麼,這名馬幫首領卻是極為乾脆的轉過了頭去,聲音微冷道:「我等只是萍水相逢,先生並非常人,我等自然尊敬,也想仰仗先生之力,只是這人對我大秦言語之中原本時有侮辱,現在又不分好壞,我等實在難以為伍,若是先生念他年邁,一路想多加照拂,那他的一切事情,便和我們無關。」

張儀心中微苦,看著老人更顯灰白的面容,卻是又十分不忍,只是猶豫了一下,便點了點頭。

羅鍾景的神色也不再有任何明顯的變化,只是有意無意之間,他和馬幫其餘人和這名老者之間的距離卻是又拉遠了一些。

見著被馬幫其餘人自然割裂在外,這名出身燕地的老人刺人的氣焰消弭了許多,也顯得更加萎頓,只是眼光流轉之間,看著始終跟在自己身側的張儀,眼瞳里卻始終是冷漠和不喜。

……

暮色漸濃,視線漸漸受阻,在富有經驗的馬幫首領的帶領下,馬幫在一處緩坡上安營休憩,埋灶做飯。

知道馬幫眾人心中已經極為排斥這名老人,張儀在距離馬幫最外圍的行帳外數丈之處搭了帳篷,並在周圍取了一些驅除蚊蟲的草藥,散布在行帳之外。

看著張儀如此細心的照料這名燕地的老人,馬幫之中大多數人不能理解,然而基於對一名修行者本身的敬畏,在飯菜熟后,還是有人端了兩份送到了張儀的營帳之前。

馬幫途中的食物自然十分簡單,主食只是煮爛了的白薯干,酢菜則是一些干肉屑和途邊野菜煮成的肉糜湯。

「我要喝肉糜湯,不要薯羹。」

看著送到面前的食物,已經安歇許久的燕地老人又顯現出霸道而絲毫不講道理的一面,直接拉過一個盛著肉糜湯的食盒,接著將另外一份肉糜湯也倒入了手中的食盒中,然後自顧自的喝了起來。

張儀第一次眉頭微皺,卻並非生氣,只是擔心道:「你的脾胃很虛弱,只能少食調養,這樣吃肉食反而不佳。」

這名燕地老人似乎根本就沒有聽見張儀的話,在喝光了手中食盒中所有的肉糜湯之後,才轉過身去,冷道:「你是秦人,我是燕人,你為何要這樣幫我?誰知道你安的是什麼心…不過不管你是什麼想法,我勸你還是安生歇著,我身上連多餘的錢財都沒有,只是想著要死也死在故土,才跟著你們秦人的馬幫受罪。」

「先生恐是誤會了。」張儀看著這名眼神冷漠的老人,誠懇的說道:「尊老敬老,只是本分。」

「天下沒有免費的餐宴。」

老人冷笑了起來,道:「既然你說尊老敬老是你的本分,那我現在身子膩得很不舒服,我想要有熱水可以洗澡,我看他們對你有些畏懼,想必你便是少見的修行者,弄些熱水讓我洗澡也不是不能做到。你也應該明白,以我的身體狀況,沒有熱水洗浴,恐怕會生毒瘡,死在這途中是必然的事情。」

張儀看了一眼老人,沒有生氣,卻是覺得這老人所說的確是事實。

他轉眼看了看周圍,然後點了點頭,道:「如此請先生稍待。」

「他要做什麼?」

馬幫中人疑惑的看著開始忙碌的張儀。

他們看到張儀借了馬幫中煮羹湯的鐵鍋開始燒水,然後又走到了坡上一塊堅硬的岩石上,開始動劍。

劍光閃動之間,大塊大塊的石塊飛起。

在鐵鍋之中的水燒開之後,張儀先在挖出的石坑中倒入濾過的冷水,然後再倒入熱水。

試過水溫正好之後,他走向老人。

此時所有馬幫中人終於反應過來,花費了這麼多力氣,甚至動用對於修行者而言珍貴的真元,竟然是要侍奉這名老人入裕

「他的腦子有問題么?」

馬幫首領羅鍾景忍不住沉聲罵了出來。/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