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二十三章蝴蝶扇動的翅膀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他,帶去的靈藥全部被他倒入墨園門前的溝渠里。」 夜策冷用手指夾著一張小小的紙卷,對著僧講述了其中的內容,然後面上出現了古怪的表情。 「去年的那場暴雨里,我回來見了趙劍爐第七徒趙斬。從那...

耿刃平和還禮,然後看著丁寧說道:「厲西星剛剛來過,原本想要和你告別,現在他走了。,」

丁寧微微的沉默了片刻,道:「他是個很值得珍惜的朋友。」

頓了頓之後,他又問道:「他去了哪裡?」

耿刃異常簡單的說道:「關外。」

「也好。」丁寧想了想,抬起頭,看著耿刃,道:「耿刃師叔已經想到了我可以幫岷山劍宗立大功的方法?」

耿刃看著丁寧,沒有第一時間回答,卻是說道:「你大師兄張儀正在去往燕朝。」

丁寧皺了皺眉,「這不像是她的安排。」

耿刃點了點頭,道:「『夜梟』在張儀離開岷山劍宗之後親自和他會面過,『夜梟』是長陵舊權貴的首腦之一,所以這應該是出自他們的安排。」

丁寧沉默的想了想,然後問道:「所以岷山劍宗想我做的事情和燕有關?」

耿刃看著他,依舊沒有正面回答,道:「你和王太虛的關係非同一般,我們想要借用王太虛的力量。」

丁寧看著耿刃,認真的說道:「你們想讓王太虛做什麼?」

耿刃說道:「想讓他去燕,讓他不再做長陵的江湖梟雄,而是做燕上都的江湖龍頭。」

說完這句話,他覺得丁寧一定會有些震驚,畢竟一名已經在長陵站穩腳跟的江湖梟雄要跨越千山萬水去一個陌生的都城稱雄實在是很渺茫的事情,更何況那是敵朝的都城。

然而讓他意外的是,丁寧的神容始終很平靜。

「為什麼需要這麼做?」丁寧只是平靜的問道:「岷山劍宗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想法?」

耿刃緩聲說道:「元武皇帝在鹿山會盟一劍平山,力壓三朝,然而通觀整個鹿山會盟的全局,我們還有不少疑慮之處。楚、齊已盡全力,燕之仙符宗卻不只於此。尋常修行者或許認為仙符宗比我岷山劍宗和靈虛劍門要稍遜一籌,然而我們卻很清楚並非如此。」

丁寧認真的聽著,眉頭不自覺的蹙起:「所以你們覺得鄭袖在燕可能另有安排?」

耿刃點了點頭,語氣平淡,但是卻毫不避諱的說道:「在大秦,現在沒有什麼力量可以讓岷山劍宗無法立足,但若是皇后還有一招強大的隱棋,那結果便會不同。」

「我會說服王太虛去燕朝上都。」丁寧說道:「他會聽從我的建議。」

聽著丁寧如此直接和肯定的答覆,耿刃卻是有些不能適應,微微愣了愣。

丁寧接著道:「在去年和軍方那位將軍的糾葛里,他的大多數兄弟已經死去,雖然因為薛洞主展露七境的關係,他最終到了此時的地位,但是長陵的水太清,原本便不適合他們這樣的人生存。而且我聽說燕上都比起楚都還要亂一些。越是亂,就越容易立足。」

耿刃點了點頭,道:「燕帝看到了大秦強大的根本,想要學秦變法,然而卻沒有大秦當年那些能夠壓得住一群蛟龍的那些人。所以現在的上都,的確比當年變法時的長陵還要混亂一些。」

頓了頓之後,他看著丁寧,道:「市井之間的門路和規則,我們並不精通,你有王太虛這樣的至交,去上都便正巧適合。我岷山劍宗明面上不可能插手這樣的事情,所以那些落入鄭袖視線之中的所有岷山劍宗修行者都不會去燕,但這不代表我們岷山劍宗沒有劍去燕。」

「這我明白。」丁寧看了他一眼,道:「誰都會暗中藏著幾柄劍。」

耿刃的眼睛里閃過了少有的光焰,這是對於丁寧的真正喜愛和讚賞,同時是對於事情能夠圓滿的欣喜。

「只要王太虛出發去燕,你便可以進劍塔參悟續天神訣。」

「背井離鄉是別人背井離鄉,學習岷山劍宗的至高心法卻是你卻學,你的生意倒是做得真好。」當耿刃離開,長孫淺雪清冷的聲音便又在丁寧的身後響起:「燕都和長陵雖遠,但鄭袖的手若是已經伸到,便不會那麼簡單,別說你不知道其中的危險。」

「雖然危險,但對於我們的處境,這卻是他最好的退路。」丁寧轉身看著她精緻的容顏,道:「你不會不明白這點。」

「有些事,一旦開始第一步,便不可能停止。」

看著不再說話的長孫淺雪,丁寧接著說道:「按理而言,若你真的賭贏了,夜策冷猜測出你是誰,便會很快來見你。她越是不出現,就越是代表著不同尋常,便越是危險。能走掉而不被卷進來的人,最好走掉。」

長孫淺雪看著他,嘴角泛起一絲譏諷的笑容,想要冷冷的嘲諷他一句,但不知為何,今日里卻是又不想再說什麼。

她轉過身去,深吸了一口氣,目光落向一側的牆角。

那處地方有一束深色花,上面停著一隻普通的黃蝶。

黃蝶輕輕的扇動著翅膀,沒有任何風聲,然而在她的心中,卻是有一場大風暴在生成。

……

「葯是丁寧倒入溝渠里的…就是剛剛奪得岷山劍會首名的那名酒鋪少年。鄭袖派了容宮女去見他,帶去的靈藥全部被他倒入墨園門前的溝渠里。」

夜策冷用手指夾著一張小小的紙卷,對著僧講述了其中的內容,然後面上出現了古怪的表情。

「去年的那場暴雨里,我回來見了趙劍爐第七徒趙斬。從那時開始,平靜了許久的長陵便似乎風波不斷。我記得在那天我見過這名酒鋪少年一次。」

紙卷在她的手中變得莫名的濕潤,然後慢慢變得被水泡久了一樣柔軟,最後變成紙漿從她的手指間滴落,她帶著古怪的神氣看著白山水,莫名的笑了起來:「細想來,倒似這一切風波的起源,都來自於那日我看了這名酒鋪少年一眼。」

白山水沒有說話,看著她古怪的笑容,知道不需要自己解釋,她也已經接近了真相。

因那人而國破家亡,流落江湖草莽之間,又因那人弟子身邊的長孫淺雪而導致師兄樊卓死去,又因那人的弟子而結識李雲睿,哪怕身受重傷,卻也因為那人弟子倒入了許多靈藥入水渠,又和夜策能互相參悟絕學,得了諸多好處,連之前久久不愈的隱傷都能恢復,修為甚至也能大進。

自己這一生,也似乎早就墮入了這個宿命。

「你們長陵的建築和道路都是這麼方方正正,你們秦人的陵墓,是不是也都是方方正正的?」白山水也莫名的笑了起來,看著夜策冷問道。

夜策冷看著她的笑意,看著遠處長陵的屋檐,再度笑了起來,「你的意思是整個長陵都像個墳墓?」

「好大一個墳墓,不知道葬送了多少英雄豪傑。那些一時無敵的人物,也終究化成了枯土。」

白山水毫無淑女風範的大笑起來,她身前無中生有,再次凝出數滴晶瑩的水滴,只是這次的水滴里無數劍光閃爍,好似隱藏著無數更為細小的透明小劍。

夜策冷的眼眸深處瞬間閃過一絲異彩,她真誠道:「白山水,你修劍果然很強。」

白山水看了她一眼,也是真心道:「我最強的還是運氣。」

夜策冷低下了頭,看著自己的雙手。

在領悟劍訣和修行之法上面,她原本不可能比白山水慢。

因為她在長陵成為修行者的時間比很多人晚,但是踏入七境卻比絕大多數人快。

只是自從白山水到來,猜測出酒鋪里那名美麗到連驪陵君都動容的女子是和那人有過莫大關係的長孫淺雪之後,她的心情就不像表面上看起來這麼平靜。

尤其當確定那個人的傳人真的可能出現…她的情緒就波動得更為劇烈。

此時她的雙手不在震顫,但是手掌邊緣的元氣,卻是如同細微的水流在不斷的蕩漾。

她以為自己已經經歷過無數風雨,連元武登基前的數年腥風血雨都可以不動聲色的承受,但是在很多年的等待終於迎來了結果之時,她卻發現自己還是無法平靜。

她很急切。

「你大概還要多久才能恢復元氣?」

再次抬起頭之時,她看著白山水問道。

「耐心些。」

白山水看著她,道:「只差數日火候,我便能殺申玄。」/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