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十四章燕,上都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了眼睛。 按照岷山劍宗的真元修行之法,他體內的五氣再次平穩的流轉起來。 四境已至。 四境融元,五境神念,按照他之前的修行度,他最快也要數年時光才能從四境入五境,然而現在他有楚帝...

在梧桐落,每日清晨端著面碗的時候,丁寧所想得最多的事情就是如何進入岷山劍宗,通過王太虛進入白羊洞,也只是因為白羊洞併入青藤劍院之後,白羊洞的學生也擁有了參加岷山劍會的資格。△↗,

只是任何周密的計劃都會遭遇想象不到的變化,在白羊洞里,他遇到了帶給他末花殘劍的李道機,遇到了薛忘虛這樣的師長,遇到了張儀這樣的師兄,沈奕這樣的師弟。

還有在魚市裡殺死宋神書之前得到的林煮酒的訊息。

林煮酒在大浮水牢已經那麼多年,對於林煮酒而言,已經沒有什麼希望,只是憑藉著一絲執念而活著。

每次聽到長陵的水聲,無論是天空墜落的雨珠,還是街巷中淘米洗衣的水流聲,他都無法心安。

所以他這一步走得快了點,走得急了點。

「情」之一字,便是他最大的弱點。

只是經歷過許多事之後,他便更加明白,「情」之一字原本比世間任何東西更為重要,而這也是他和元武、鄭袖最大的區別所在。

他可以出事,但是長孫淺雪不能出事。

即便他清楚長孫淺雪平時只是不喜歡思考修鍊之外的事情,她實際比很多人都聰明,然而只要他跨出了這第一步,原本根本無人關注的梧桐落就不會和往常一樣平靜,她也會更多的落入別人的視線之中。

「邵師伯,到了長陵,先幫我找家舊書店。」

感知著岷山劍宗的真元修行之法給自己的身體帶來的全新變化,丁寧在車廂之中微微抬,對著靜坐車頭上安心趕車的邵殺人輕聲說道。

邵殺人微微頷,根本不問緣由,異常簡單的道:「好。」

丁寧頓覺心安。

他放下了手中的經卷,閉上了眼睛。

按照岷山劍宗的真元修行之法,他體內的五氣再次平穩的流轉起來。

四境已至。

四境融元,五境神念,按照他之前的修行度,他最快也要數年時光才能從四境入五境,然而現在他有楚帝的人王玉璧,再加上白羊洞偶然所得的斬三屍無我本命元神經,哪怕暫時無法得到續天神訣,只是憑藉此時得到的岷山劍宗修行之法,他的修行度也會加快數倍。

此時剛剛入夏,到今年冬至,一切順利便可以踏入五境。

夕陽將落。

丁寧所在的馬車正行向長陵,在相反的方向,張儀卻是沿著一些馬車的車輪痕,漫無目的的走在道上。

看著道路兩側,在夕陽餘暉下顯得越來越黯淡的荒原,他感到了寂寥和悲傷。

他並未注意,一名身穿青玉袍服的岷山劍宗修行者出現在了他後方遠處的山嶺之上。

這名岷山劍宗修行者看到了張儀的身影,眼睛微亮,正待加快腳步,然而他的眉頭又是微蹙,驟然停下腳步。

「你在想什麼?」

一道冷峻的聲音傳入張儀的耳廓。

微垂著頭的張儀霍然驚醒,順著聲音望去,卻看到一側的荒草叢畔,不知何時已經凝立著一名黑衫男子。

這名黑衫男子的面容冷峻,從面容上看不出歲月的痕,只是自有一股現在的權貴無法比擬的氣息。

張儀並不認識這名黑衫男子,但是僅憑對方在自己毫無察覺的情況下,就好像從空氣里透出來一樣出現在自己的面前,他便知道對方的修為遠自己。所以他神情微愕的行了一禮:「前輩…」

「我知道你的心中充滿了很多感慨。」

黑衫男子看了他一眼,負手看著夕陽下的荒草地,自嘲般接著說道:「其實即便不是這副夕陽荒草凄凄的場景,就算在長陵的最繁華處,很多時候我的心中也會生出這樣的感慨…長陵這麼大,而且在變得越來越多,為何偏偏連一個我都容不下?」

張儀愣了愣,他更不明白這名黑衫男子的來意,只是下意識的又稱呼了一聲:「前輩…」

「葉幀楠是我的人。」

黑衫男子擺了擺手,帶著一種極大的氣勢,隨意道:「我不想鄭袖順意,所以和她賭一賭,只是我沒有想到你的師弟拒絕了我的好意,只是從現在看來,他的選擇的確是根本不需要我們的幫助。」

張儀的呼吸頓住,心中冷意自生。

岷山劍會結束之前和進行之中,很多人的表現和身份都是秘密,但是岷山劍會結束之後,很多人的身份隨著岷山劍會的一些細節的傳遞開來,便自然浮出水面。

有些猜測永遠得不到證實,但在很多聰明人心中卻都會隱隱指向某個答案。

「我們便是長陵很多人口中的舊權貴。」看著張儀呼吸停滯的樣子,黑衫男子嘴唇微翹,很直接的揭曉了答案。

張儀自然很清楚這名男子口中的「舊權貴」三字意味著什麼,他面容微僵道:「您為什麼找我?」

「你不需要誤會什麼。」

黑衫男子帶著強烈的自信,孤冷的看著張儀,道:「你現在想去哪裡?」

張儀猶豫了一下,沒有回答。

黑衫男子微嘲道:「接受鄭袖的安排,去螢壘那種沒有多少戶人家的邊地教人修行?」

張儀呆了呆。

黑衫男子看了他一眼,道:「你不用去了…在你到之前,那處連四境修行者都沒有的小修行地便已經消失。那處地方會被馬賊席捲。」

張儀心中生出無窮寒意,眼神里儘是不可置信的光芒。

「你覺得難以理解,覺得我不可能看到鄭袖遞給你的親筆信」黑衫男子看穿了他心中的想法,依舊沒有給他說話的機會,毫不避諱的說道:「要達成一個目的有很多路可以走,我無法看到鄭袖給你的信箋,但是卻可以從她往那種邊城下達的一些命令,知道她要你做什麼?或者說,當她的一些旨意在傳遞的過程里,那些實施的官員裡面,就會有我的人。在你去之前,那處修行地,甚至那個小土城都已經消失,你自然不需要再理會她的命令,甚至為了防止你的過多擔心,我還可以造成你死在途中的假象。」

張儀深吸了一口氣,強忍著心中的震驚,看著這名好像令黑夜提早來臨的黑衫男子,顫聲道:「您想要我做什麼?」

「我先前便說過,你不需要誤會什麼。」

黑衫男子淡淡的笑了起來:「只是你和你師弟丁寧的表現,讓我很滿意,很滿足。左右不過是讓鄭袖不快意,我便不介意多做些什麼,長陵既然容不下你,像你這樣的人,天下自然有地方容得。我只是介紹一處去處予你。」

張儀難以理解道:「什麼去處?」

黑衫男子道:「燕,上都,仙符宗。」

張儀的身體猛的一震,下意識的驚聲道:「怎麼可能1

黑衫男子眉頭微皺,平靜的看著他:「你覺著哪裡不可能?」

「仙符宗是大燕王朝第一宗門,我是秦人,即便有你引薦,仙符宗又怎麼可能會收我?」張儀看著黑衫男子,震驚道:「更何況就算仙符宗收我,我身為秦人,又怎麼會去大燕的宗門修行?」

「為什麼不會收你?岷山劍宗看得上的弟子,仙符宗會看不上?」

黑衫男子嘲弄的冷笑起來:「我既然如此說,便確定仙符宗會收納你,關鍵只在於你去與不去…至於你說身為秦人,便不去敵國宗門修行,不去又如何?去我大秦的邊地,然後尋覓一處小村莊,碌碌無為的安靜生活,娶妻生子度過餘生,在垂垂老矣的時候回憶長陵的生活,或者聽到長陵你那些師弟悲慘的際遇時,卻是軟弱無力,根本不能再給與任何幫助?」

張儀的身體不住的顫抖起來,他的額頭和背心都開始出汗,手腳卻是極為冰冷。

黑衫男子不再看他,而是轉身過去看著漸落的夕陽,緩緩道:「和鄭袖不一樣,我不會要求你做任何事情,包括你去仙符宗修行之後,你也不必覺得和我有任何瓜葛。還有,天下不是只有一個岷山劍宗,仙符宗未必不如岷山劍宗,鄭袖不讓你留在岷山劍宗,我卻偏偏可以給你同等的一處修行地…至於將來,太過久遠,修習了敵國的手段,便一定要和我大秦為敵,這卻是笑話。」

「只有真正的強者,才可以決定自己的路在哪裡。」

黑衫男子轉頭看了張儀一眼,然後開始踩踏著荒草離開,他的聲音卻是接著清晰的傳入張儀的耳廓:「但是先要成為真正的強者。」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