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十章蘇醒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泣,數株黑竹在陰涼的門檻邊搖曳不息。 「其實皇后的冷酷不只在於借刀殺人。」 面容溫和,語氣也是極為溫雅的紅衫女子微垂著頭,對著佝僂的黑衣老人輕聲道:「她最冷酷,也最擅長做的事情,就是把...

真正無情的是時間。o

陽光灑落整個長陵,將每一個破舊院落都鍍上了一層金色。

長陵的絕大多數民眾開始聽說昨夜裡的震動來自於對那名曾在長陵城中狂歌的大逆之手,從半夜的恐慌不安到慢慢平靜,此時,岷山劍會的消息也開始在整個長陵城中傳播。

無數不可置信的驚呼聲和讚歎聲在長陵的不同角落在不同的時刻響起。

這一日「丁寧」這個名字在長陵城中響起的概率遠遠過了「白山水」,這名去年還在梧桐落里的尋常少年奇般的成為岷山劍會名,實在太過傳奇,尤其便是他的出身,更加令長陵街巷中人振奮。

昔日僻靜的梧桐落里人滿為患,無數的車馬連外面的主道,許多人趕來看這條陋巷到底和其它的街巷有何不同,怎會養出一名這樣的怪物。

在此之前,整個長陵,整個大秦王朝只有凈琉璃和安抱石兩名真正的怪物,然而現在整個長陵,很快就是整個大秦王朝,整個天下都知道多了一個丁寧。

街巷中喧鬧不寧,緊鎖著門的酒鋪里卻是依舊清冷。

地面上落滿昨夜震下的厚厚塵土,在湊近門板的聲響和熱切呼吸里,廳堂里的塵土浮動著,讓內里的一切變得更為黯淡。

後院房裡,長孫淺雪沉默的坐在床沿,長長的睫毛輕輕的眨動。

即便丁寧獲勝的消息已經傳來,然而她不知道白山水的生死,不知道白山水昨夜的行經梧桐落會否對自己造成致命的危險。

丁寧不回到這裡,她無法安心。

寂冷的皇宮深處,一夜未眠的皇后的面容看上去依舊那麼完美,沒有任何的倦意,也看不到任何和平日不一樣的情緒。

她只是親筆寫了封信箋,然後隨意的交給侍立在旁的一名宮女,平靜道:「著人帶給張儀。」

……

「聽說昨夜長陵郊野有兩柄很厲害的飛劍露面,一劍可抵敵數十道凡品飛劍,不知道比你如何?」

「臨陣破四境,又能敗五境的修行者,你說將來我能勝得了他么?」

一名身穿尋常麻衣的俊秀少年在說話。

他站立的位置是一處絕壁的邊緣,他的面前除了淡淡的雲霧之外,便是一片虛空,唯有一柄淡黃色的無柄小劍懸浮在他身前,伴隨著他的呼吸而微微顫動,劍上的氣息有著極妙的韻律,好像有著獨特的生命。

周圍沒有旁人,所以他是在對著自己的這柄飛劍說話。

看他說話的神態,並不是心血來潮,而是很習慣了和自己這柄飛劍如此說話。

飛劍即便再看似有生命,也是不能開口的死物,和自己的飛劍說話,這人往往很寂寞。

然而真正的天才,往往都寂寞。

陽光遍落長陵,長陵里卻依舊有很多見不到陽光的角落。

遮天蔽日的雨棚下,鬼影重重的魚市裡,有琴聲如歌如泣,數株黑竹在陰涼的門檻邊搖曳不息。

「其實皇后的冷酷不只在於借刀殺人。」

面容溫和,語氣也是極為溫雅的紅衫女子微垂著頭,對著佝僂的黑衣老人輕聲道:「她最冷酷,也最擅長做的事情,就是把你在意的人一個個從你身邊剝離。」

……

這一夜過去,長陵有些人喜,有些人悲,而有些人卻才剛剛醒來。

謝長勝艱難的張開了眼睛。

他感到外面的天地很刺眼,接著感受到了熱度,接著明白這是陽光在令自己感到耀眼。

他確定自己活著。

然後他就忍不住笑了起來。

他沒有多少力氣,但是他就用盡了這些力氣縱聲笑了起來。

岷山劍宗果然沒有眼睜睜的看著他死去。

他還活著,這就是他的勝利。

「如此重的傷還敢這樣縱聲大笑,也不怕崩了傷口。」

一聲充滿譏諷的聲音傳入他的耳廓。

謝長勝連周圍的景物都還沒有看清,自然沒有看清這出聲的人,但是他卻滿不在意的回道:「崩了傷口又不會死。」

出聲之人頓時一滯,似乎無法反駁他這句話。

謝長勝得意的眨動著眼睛,緩緩看清自己是在一座青色的房屋裡。

地面、牆壁都是青色,只是不再是純粹的青玉。

於是他便又忍不住不屑的牽動了下嘴角,道:「青玉為道,青玉為殿,還以為岷山劍宗真是有錢到了極點,原來也只是外面門面裝飾到了極點,這裡面卻都只是色澤相近的青石了。」

「富賈就是富賈,看任何事物都帶著銅錢氣。」

聽著更為冷諷的聲音,謝長勝勉強偏轉過些頭顱,卻是一怔。

他看到站在門口廊間一臉冷意的看著自己的是一名青衫少女,然後他馬上想起這名青衫少女是先前令自己自慚形穢的凈琉璃。

「奇怪。」他怔了片刻,忍不住嘀咕了一聲。

凈琉璃看了他一眼,道:「什麼奇怪。」

謝長勝猶豫了一下,老實的說道:「我之前好像很怕你,但是現在好像不怕了。」

凈琉璃眉頭微皺:「什麼意思?」

謝長勝笑了起來:「應該是我都死過了一次,還有什麼好怕的。而且在我想來,我和岷山劍宗賭了一把,賭岷山劍宗不會讓我死,現在我賭贏了,我都贏了整個岷山劍宗,當然就不會再怕你這個岷山劍宗的天才了。」

凈琉璃嘴角露出了嘲諷的冷笑,轉過身去,「很會自我安慰的愚蠢想法。」

謝長勝沒有生氣,看著她的背影,卻是突然想起了重要的事情,叫道:「岷山劍會結束了?」

凈琉璃的腳步微頓,「結束了。」

謝長勝渾身微僵,「誰是名。」

凈琉璃頭也不回的毫無廢話道:「丁寧。」

謝長勝呆了呆。

「哈哈哈哈……」

在接下來的一瞬間,他再次用盡可以用出的力氣放聲狂笑起來。

凈琉璃沒有回頭,她的眉頭再次深深的皺了起來。

面對這樣不知死活而愚蠢的關中子弟,她似乎連生氣的理由都沒有。

近乎同一時刻,長陵城裡還有人在醒來。

梁聯在醒來。

事實上他並非真正的昏迷不醒,而是他所修的無極劍身有著獨特的養劍之術,在旁人看似昏迷的狀態之中,他可以憑此道功法鎮壓和修補體內的傷勢。

此時這種療傷的時間並不夠,他還應該昏迷得更久一些。

然而他知道必須提前醒過來,哪怕為此留下許多難以癒合的隱傷,他也要提前醒來。

在戰旗的獵獵響聲中,他在中軍營帳里蘇醒,睜開雙目。

只是和平日里不同,中軍營帳里,甚至門口,連一名持劍守衛的軍士都沒有。

近乎同一時刻,在距離謝長勝並不遠的房間里,丁寧也在醒來。

字數略少,劍會過後用于思索接下來情節安排的時間比較多,沒辦法,要寫得精緻些就必須思考比打字的時間用的多,明天的字數會多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