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九章誰會不敗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九死蠶何等玄妙,即便是言傳身教都未必能夠領悟和修行,又怎麼可能會有人能無師自通,將九死蠶修到一定境界?」 凈琉璃感覺到百里素雪深深的不悅,頓時微微欠身以示歉意。 百里素雪的面容恢復平...

夜靜如水,天邊開始現出微亮的曙光。↖,

整個長陵城已然安靜,披著薄毯坐在藤椅上的墨守城似已睡著,但在身後腳步聲響起之時,他便緩緩張開了眼睛。

先前那名受命離開的冷峻將領面色難看的出現在他的身後,躬身行了一禮,聲音微寒道:「白山水遁走,那無名修行者為申玄所擒。」

墨守城微微一愣,昏黃的眼眸里浮現出愕然的神色,自語道:「還是走了?」

冷峻將領深吸了一口氣,控制著自己的情緒點了點頭,接著沉聲道:「黃司首傳來消息,岷山劍會結束,首名是薛忘虛的弟子丁寧。」

墨守城又是一愕。

冷峻將領不再多言,躬身退下。

墨守城垂首沉默了片刻,曙光里的微風吹動著他如參須一樣的髮絲,接著他的嘴角泛出了感慨的神色。

那名強大而無名的年輕修行者的身份雖然值得深究,然而他十分清楚皇后今夜如此動用干戈是意在孤山劍藏,是要留住白山水,現在卻是這名無名修行者留了下來…雖然未曾親眼目睹當時的景象,但他亦可想象得出是如何才會導致這樣的情形。

無獨有偶,那名酒鋪少年在岷山劍會之中贏得首名。

從未敗過的皇后竟然在這一夜連遭兩場敗績。

回想著那一道劍意的完美冷漠,想著白山水和那名酒鋪少年緣何能勝,這名蒼老的守城老人不由得再次嘆息了一聲,感嘆皇后的今夜之敗,竟是冷酷敗給了熾烈的情感。

……

岷山之中,天光亦是微亮,然而隨著天色的漸漸亮起,那座最高的,如同一柄青劍一樣要將整個天空刺穿一個窟窿的山峰,卻是從頭至尾在漸漸淡去,開始消失在山外所有人的視線里。

山巔最高處的絕壁前方,百里素雪靜靜的站立著,就像一座更為高冷的絕壁。

看著在冷冷凝望長陵方向的百里素雪,凈琉璃眉頭越蹙越緊,終於忍不住發聲:「發生了什麼事情?」

「長陵震動,星火墜落。」

百里素雪抬頭,微諷道:「能令鄭袖如此出手,唯有孤山劍藏。」

凈琉璃面色頓寒,卻又沉默了片刻,這才眯著眼睛說道:「皇帝已至八境,若是鄭袖再得孤山劍藏,我們便有當年巴山劍場之憂。」

百里素雪搖了搖頭,冷笑道:「今時不同往日,哪有那麼容易。昔日鄭袖和元武有著必須要聯手對付的最大敵手,而他們現在最大的敵手便是自己。像他們這樣的人在人世間最愛的始終便是自己,對旁人的情感如何有對自己熾烈,最多只是權衡利益的關係,不要令我相信兩人便是一體,親密無間。大秦雙相十三侯,還有那兩名司首,隨便算算似乎強者無數,但即便是鹿山會盟和今夜,能到場出手的又有幾個?東胡、月氏、西羌,雖號稱屬國,看似融洽,但為何要耗費三軍三侯駐紮在那裡?遼東之外,陰山之後,何時平過?」

頓了頓之後,百里素雪看了沉思的凈琉璃一眼,接著說道:「楚齊一帶,元武敢少放些七境?」

凈琉璃蹙眉思索著,微微頷首。

「昔日元武和鄭袖是生怕生死操於人手,不惜代價,鹿山會盟的風光,其實不就是元武一個人的風光?若是沒有元武這一八境,我大秦能夠在鹿山會盟上討得到好處?」

百里素雪帶著濃濃的嘲封一場大戲,看似熱鬧風光,然而細想來,又哪裡有當年巴山劍場一枝獨秀時強大,又豈有那時的風光?昔日白山水這樣的人物就算再多幾名,敢進長陵?」

凈琉璃的眉頭緩緩鬆開。

便在此時,百里素雪又冷冷的添了一句:「別說得了孤山劍藏也未必悟得出,就算鄭袖悟得出,那又如何?」

凈琉璃愕然的抬起頭,先前百里素雪的那些話不難理解,但她覺得這句話好像很難理解。

「我岷山劍宗現在不只有你,還有丁寧。」百里素雪看了她一眼,似乎有些不悅的說道。

凈琉璃微微一怔,頓時明白了自己師尊的意思,她也沒有任何惶恐不安,點了點頭,道:「不錯。」

岷山劍宗這一代宗主和下一代宗主之間的對話告一段落,凈琉璃轉身,然而在動步之時,她的身影又突然頓住,轉過頭來看著百里素雪認真道:「師尊,你真認為那人留下傳人是無稽之談?」

這顯然是兩人之間已經探討過的問題,百里素雪眉頭緩挑,面上緩緩出現一層寒霜,道:「那人死時我親眼所見,會有什麼問題?九死蠶何等玄妙,即便是言傳身教都未必能夠領悟和修行,又怎麼可能會有人能無師自通,將九死蠶修到一定境界?」

凈琉璃感覺到百里素雪深深的不悅,頓時微微欠身以示歉意。

百里素雪的面容恢復平靜,輕聲不屑道:「世間本無鬼,人心中有鬼才有鬼。鄭袖和元武做了那麼多事情,害怕某些事發生,也是極為正常。」

凈琉璃不再多言,心中的一絲疑雲都被自己師尊確定的話語抹消,她離開的腳步都輕快了起來。

陽光乍現,金色的光輝開始抹在群山之上,將她的身體邊緣也染成金黃。

百里素雪沒有轉身,反而迎著金輝抬首,望著顯現在天地之間的長陵城邦,嘲弄的笑了起來:「說是從未敗,只是以前最強的人都和你一邊,而之後遇到的對手不夠資格,不夠強而已。連最不會敗的人都敗了,還有誰會不敗?」

……

平靜的渭河在朝陽下閃耀著片片流光。

一道白色身影從水底緩緩的浮起,隨著波浪的輕柔拍擊,被衝到岸邊幾株老柳的根部,沉浮之間,漸被水草和老柳的根須縛住,似要被這些水草和樹根汲取養分,漸漸融為一體。

陽光的熱意,讓這條白色身影微動。

白山水醒了過來。

她看到了自己的處境,眼睛的餘光里,甚至可以看到遠處行經的商船和大秦的鐵甲巨艦。

她的修為雖然很高,但是此刻依舊感到了虛弱,身體里的氣血和真元空虛到了可怕的地步,她的肌膚如同真正的浮屍一樣慘白無比。

然而她沒有做任何的動作。

她只是依舊這樣躺在水裡,靜靜的透過樹根的縫隙,看著天空。

天還是那個天。

但是很多事情,卻起了變化。

李雲睿本該是來殺死她的,然而最後卻是救了她。

最為關鍵的是,她知道李雲睿不會死。

若是死了也就好了。

但是長陵有對於修行者而言最可怕的大浮水牢。

而李雲睿便是落在了大浮水牢的主人申玄的手裡。

剛剛逝去的那一個夜裡,她也是對鄭袖的勝者。

她成功的帶著孤山劍藏逃出了長陵,而且確定自己能夠活下去。

然而和此時的百里素雪不同的是,她沒有任何愉快的心情。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