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六章捨得敗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直直的往前刺出。 劍身上的天地元氣卻奇妙的流動起來,只是前行數尺,她身前的千萬道水劍便如冰雪融化般重新化為晶瑩的水流,然後匯聚成牆。 她和梁聯之間,出現了一道晶瑩的水牆。 梁聯...

白山水看了一眼那柄蒼白如紙的飛劍,淡然的對著李雲睿說道:「他是你的。」

李雲睿眉頭微皺,但是沒有說什麼,只是緩緩點頭。

白山水嘴角泛起高傲的笑意,「不管什麼時候,跟上我。」

然後她轉身。

在她轉身的瞬間,漆黑的天地里亮起無數的火把,好像整個正對著她的長陵邊緣全部燃燒了起來。

燃燒的火海里,一名身如鑄鐵的修行者邁著堅定而近乎恆定的步伐,越眾而出。

白山水冷嘲道:「梁聯,我正想找你,你倒是反而敢來找我?」

梁聯神色漠然不變,黑靴穩定的踐踏著地面,腳下氣浪濺出黑土,如朵朵黑蓮一路盛開。

「可笑的秦人驕傲。」白山水看著並不應聲的梁聯,更加刻薄的嘲笑道:「就算是兵對兵,將對將,你也不夠格,申玄在哪裡?他如何不敢來見我?」

梁聯依舊沒有回應,他繼續以穩定的步伐前行了數十丈,然後平靜的伸出右手。

天地間轟的一聲爆響。

一股極為精純的本命物氣息●※,充斥在很多人的感知里。

一條烏光好像他手臂的延伸一樣,往外吞吐,隨即形成一柄平直烏黑烏光的闊劍。

劍身一半色澤沉厚,如河畔烏黑的朴石,另外一半卻是波紋蕩漾,如萬千的濁浪在涌動。

他持劍橫胸,然後冷漠的說道:「請。」

然後他沒有任何遲鈍的出劍。

海量的天地元氣湧入他這柄本命劍,他的身體周圍,彷彿出現了一道彎曲的河堤。

他身體和手中本命劍散發出的力量越來越強,然後這股力量卻始終蓄積在河堤之內。

這一劍,便是昔日他對薛忘虛時用的圍堰劍經里最強的一式,決堤劍。

這一劍的精要在於不斷蓄勢,最後大堤決口時所有力量迸發而出。

昔日薛忘虛應對這一劍是以白羊挑角相抵,不讓這河堤決口,即便是決口,也不讓洪水單純的朝著自己這一方傾瀉,而是朝著兩側崩流。

然而面對這樣一劍,白山水只是更加嘲諷的一笑,「對我用這樣的劍式,大概你已經忘記了我是雲水宮宮主。」

她沒有搶先出劍,只是等著。

梁聯眉頭微挑,天空里夜雲驟亂,劍勢已成,他的身體前方響起恐怖的轟鳴,那道無形的大堤決口,一股狂暴霸道的力量轟然轟出,沖向白山水的身體。

只是天地之間元氣的反衝,梁聯身後遠處所有凝立的軍士手中所持的火把上燃起的火焰便同時往後拉伸,發出呼呼響聲。

這一劍的力量,氣勢,已經堪稱完美,宛如不是人間的力量。

然而面對這樣的一劍,白山水甚至沒有出自己的劍。

她的左手在空中輕撫。

數滴晶瑩的水珠由她指尖如晶瑩的珍珠飛灑而出,然後變成數條如飄帶般的晶瑩水流。

這數條晶瑩水流和決堤而來的狂暴濁浪相比顯得極為渺小,然而當兩者相遇,狂暴霸道的濁浪卻不能進,在她身前數丈旋轉起來。

她的身前,憑空出現了一個巨大而急劇旋轉的水漩渦,如同樓宇。

許多在黑暗裡的長陵修行者緘默無語。

陳監首的聲音卻在此時響起。

長陵邊緣的火光照耀不到那麼遠,在遙遠的火光的映襯下,這名平日里便不怎麼露人眼前的神都監司首的身影顯得更為陰暗和沉冷,然而他的神容卻依舊帶著一種難言的頹廢感。

「昔日天下御水的手段無人能超魏雲水宮,而今則無人可超白宮主。」

他看著注視著他的李雲睿,語音低沉卻清晰道:「只是你有沒有想過,梁大將軍身經百戰,卻為何要在白宮主面前用這樣的劍勢?」

李雲睿平靜的看著他,說道:「我不想,因為那不關我的事情。」

在他開口說出第一個字的瞬間,他和陳監首之間的夜色里閃過兩道肉眼無法捕捉的劍光,接著綻放一朵耀眼的火花。

兩柄飛劍各自帶著震顫和波動不已的氣浪,從火花里鑽出。

只要李雲睿有一絲分神,情緒有一絲波動,或許此刻就已經死了。

陳監首的眉頭深深皺了起來。

他確定這名在長陵無名的年輕人,竟是平生所遇的罕見勁敵。

……

左手輕撫間便輕易化解梁聯這霸道無雙的一劍,然而白山水的眉頭在此時也深深的皺了起來。

她收斂了冷嘲和不屑的笑意,皺眉道:「連薛忘虛都不敵,你怎麼可能會這麼強?」

梁聯看著那個旋轉的漩渦,臉上除了冷漠之外沒有其餘的表情:「我為什麼要顯得比薛忘虛強?」

隨著他這句話出口,天地間再次響起數聲沉悶而巨大的爆響。

第一聲沉悶如落地雷的爆響來自於他的腳下。

他雙腳所穿堅韌的黑色牛皮戰靴炸開成無數片,蘆葦盪里濕而柔軟的土地隨著他雙腳蘊含著的恐怖力量的錘擊,變得比長陵的青石板路還要堅硬和緊實。

他的雙腳即便如鐵,在此時隨著發力都血肉綻裂,飛灑出許多鮮紅的血珠。

他的身下出現了兩個深紅的腳印,而他的身體已經直接穿越了空間般,出現在旋轉的漩渦之後。

他右手的本命劍直直的刺向這個旋轉的漩渦,然而第二聲沉悶巨響來自於他的劍柄。

他的左拳狠狠錘擊在自己的劍柄上。

一股恐怖的衝擊力沿著劍柄傳入劍身。

他這柄本命劍一半劍身上的波浪符紋如同被震飛了出來,沿著霸道的劍意往前衝出。

第三聲沉悶的轟鳴聲毫無間歇的響起。

如樓宇般高大的漩渦頃刻崩碎。

無數股水浪變成了無數劍,擠壓著前方的空氣,如山如牆般壓向白山水。

白山水的前方皆是劍。

千萬劍充斥了她眼前的天空。

然而最可怕的卻是這些劍之間那柄符文褪去,如同黝黑岸石一般的劍。

千萬道水劍在空中穿行,劍道里產生的天地元氣,盡匯入梁聯手中的劍。

白山水出劍。

她手中幽深碧潭般的長劍也直直的往前刺出。

劍身上的天地元氣卻奇妙的流動起來,只是前行數尺,她身前的千萬道水劍便如冰雪融化般重新化為晶瑩的水流,然後匯聚成牆。

她和梁聯之間,出現了一道晶瑩的水牆。

梁聯的面容沒有任何的改變,他依舊只是沉默的持劍刺擊,不改去勢。

黝黑的劍尖與晶瑩水牆相撞,再次傳出一聲沉悶巨響,水牆崩裂往外散開,黝黑劍尖繼續前行,然後遭遇白山水的深綠色劍尖。

劍尖與劍尖相逢,一點星光燃起,如有一顆細小的星辰在生成。

梁聯呼吸停頓,一聲悶哼從緊抿的雙唇間迸出,他的整個身體變為玄鐵色,肌膚表面一層亮光如劍的耀光一閃,接著他的身形止祝

一圈氣浪圍繞著他的身體炸開,地面如漣漪一般往外盪開。

白山水的身體裹著氣浪往後倒飛而出,狠狠撞擊在地上,接著如一塊白色的石頭彈飛至半空。

她身後嗤嗤嗤無數聲裂響。

無數在狂風中搖擺的蘆葦被她身上傾灑出的劍氣絞得粉碎,碎屑如大雪飛舞。

在墜地彈起的瞬間,白山水已經控制住了身影,身體雖然往後依舊飛出,卻已經保持著站立的姿態。

只是她緊抿如線的雙唇中卻是沁出數縷血線。

她的面色蒼白,身上的白衣在夜色里又是分外的白,血線落於白衣之上,分外刺目。

五道蒼白的劍影此時如瘋狂亂舞的野蜂繞過李雲睿的身周。

李雲睿的衣袍上出現了五道裂紋。

有淡淡的血線從裂紋里滲出。

「原來你這麼強。」

陳監首依舊帶著奇異的頹廢感,微抬頭說了這一句。

此時他這句話,卻不知是對在這種時候依舊阻擋住了這一擊只受些皮肉傷的李雲睿所說,還是對著一劍擊飛白山水的梁聯所說。

在這樣的聲音里,梁聯依舊冷漠持劍,看著空中的白山水。

看著他沉冷如鐵的背影,他身後遠處所有的軍士從強烈的震撼中清醒過來。

他們終於明白當日自己的將軍為何在敗給薛忘虛之後還是那麼的冷漠和毫無變化。

他們也終於明白這名將軍明明在昔日的同僚之中並不顯得太過出色,然而在數場唯有數人生還的大戰里卻能夠生存下來。

因為他捨得敗。

同樣的兩劍,卻展現出了截然不同的威力。

梁大將軍,比很多人想象的要強。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