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二章天火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出現莫名的下降。 對於她而言,現在也不是考慮鄭袖修為的時刻。 這些天火的力量她很難抗衡,然而她必須擋祝 她凝視著這些冷酷的天火,再次桀驁的揮劍。 一泓碧波從她的劍上湧起...

「你的飛劍很強。」

白山水對著院落中的這人說道:「只是你很有可能會死。」

「我早就是個死人。」

院落中的修行者看著白山水搖了搖頭,輕聲道:「你也不必誤會,我只是想確保你不活著落入他們的手裡,如果那樣的時刻來臨,我會先殺死你。也請你一樣對我,不要讓我活著落入他們的手中。」

聽著這樣顯得不客氣的話語,白山水卻是有些滿意般笑了起來,抬起頭,道:「很好。」

狂風驟起,夜色乍亂,天空里出現了十餘道白線,齊齊落向這個院落,這些白線不知是某些劍院的修行者聯手施展的劍陣,或者是某種強大的術器,相距還很遠都可以感覺到其中蘊含的恐怖力量。

然而白山水身旁這名修行者卻並沒有理會這些白線,即便是在和白山水對話之間,他的心神都牢牢的維繫在他那一柄輕薄的飛劍上。

他的飛劍很短,從濁水中飛出時色彩斑駁,和濁水一般的色彩,然而在一劍斬落梁聯座下那名強者的頭顱時,他這柄劍便變成了一種內斂的深紫色。

在和】9,白山水對話之間,他這柄飛劍已經擺脫了一道明亮的白色飛劍的糾纏,破瓦入屋,穿過一名灰衣老者的身體。

灰衣老者身後血霧湧起的瞬間,先前在溝中如枯葉般隨波逐流的那一柄小劍頹然的墜落在地。

轟!

灰衣老者如一座山傾倒到全是雜物的狹小空間里,他看著心脈處致命的傷口,不甘的叫出聲來:「樊卓已亡,這人從何而來?」

看著白山水身旁那名在黑暗裡依稀可見面容年輕的修行者,所有參與圍殺的人也充滿同樣的震驚和不解。

沒有人知道這名年輕人來自楚地。

沒有人知道他的名字叫李雲睿。

這名突然冒出來的無名修行者,之前對於長陵而言,就像是根本不存在的空氣。

白山水沒有去管李雲睿的飛劍,她抬首望天。

天空里那些白線帶著聖潔的意味,竟是天地元氣凝結而成的十餘道天火。

感受著那股分外幽遠和冷酷完美的氣息,白山水可以肯定這些天火是鄭袖的手筆,只是令她有些難以理解的是,這些墜落而至的天火雖然力量同樣強大,只是和她之前在江上感受到的氣息相比,卻似乎多了幾分刻意,少了幾分自然,有些生硬。

鄭袖的修為自然不可能出現莫名的下降。

對於她而言,現在也不是考慮鄭袖修為的時刻。

這些天火的力量她很難抗衡,然而她必須擋祝

她凝視著這些冷酷的天火,再次桀驁的揮劍。

一泓碧波從她的劍上湧起,然後化為憤怒的瀑布,朝著天空倒卷而上。

這十餘道天火原本墜落的時間完全一致,將會同時落向她和身側的李雲睿,這是她無法抗衡的力量,但是隨著瀑布的倒卷,這十餘道天火在濃綠的瀑布中破浪而行,卻是明顯分出了先後。

接著,深綠色的本命劍在她的手中消失。

她的十指連彈,空氣里悄然的凝結出十餘滴晶瑩的液滴,分別迎上那十餘道天火。

每一次撞擊都如同巨山相抗,無數紊亂的天地元氣,就像煙花一樣綻放開來。

這個小院周圍的十餘間民宅好像紙糊的一般從上往下崩塌。

白山水的臉色極為蒼白,她勉強擋住了鄭袖的這些天火,心中有些驕傲,然而也就在此時,她的心中生出警兆。

一道黑色的飛劍在破碎的瓦礫間飛出,這柄黑色的飛劍平淡無奇,不帶任何獨特的氣息,平凡得就像普通的碎瓦,事先沒有引起她的任何注意,甚至沒有被她感知到。

不只是樸實無華,氣息內斂,這道黑色飛劍對於時機的把握也精準到了極點,就如同丁寧在岷山劍會上一些致勝的時刻一樣。

最為關鍵的是,這柄劍的殺意都沒有指向她,而是指向她身側的李雲睿。

她已來不及再出劍阻擋。

她感覺很冷。

空氣里響起噗嗤一聲輕響。

那是劍穿過血肉的聲音。

只是這一劍沒有刺入李雲睿的身體。

白山水的左臂伸在李雲睿的身前。

這道黑色飛劍刺穿了她的左臂,而後這道飛劍的主人知道她已經贏得了所需的時間,沒有繼續朝著李雲睿飛去,而是陡然發出凄厲的嘯鳴,筆直直衝上天,似要飛到超出控制的極限。

李雲睿看了一眼白山水橫在自己身前的左臂,看著鮮血不斷湧出的可怖傷口,面色卻是沒有多少的改變。

他也沒有去看那一柄只差數分之一息就足以殺死他的黑色飛劍,而是很平常的對著白山水點了點頭,道:「我們走。」

隨著那些白色天火的墜落,周圍街巷中旺盛的殺意如潮水般消退,隱匿在黑夜裡的飛劍也像毒蛇般往後退縮了一些。

白山水知道這是因為李雲睿的出現。

這名在長陵絕對無名的修行者原本不在這局中,誰也不知道她的身邊會出現這樣一名強大的修行者。

因為這樣一名在計劃之外的強大修行者的出現,使得梁聯根本無法率軍很快的將她在這片街巷中殺死或者生擒。

在這樣的街巷中戰鬥的時間越長,只意味著會有更多的長陵尋常百姓死傷。

任何長陵的老人,包括白山水這樣的鄭袖的敵人,都很清楚這名坐在皇后位置上的女人的冷酷。

她不會在意多付出一些代價。

只是梁聯無法承受這樣的代價。

因為這些人的死傷…這些代價,在日後都不會算在她的頭上,而只會算在梁聯的頭上。

所以此刻圍著她和李雲睿的這張網上鬆開了一些口子。

這只是故意鬆開的一些口子,衝出之後,還不知道外面等待著她和李雲睿的是什麼。

只是身為大逆的她當然不可能連嘗試的勇氣都沒有。

「走。」

她也只是平靜的點了點頭,依舊如真正的近侍一般,如影隨形的跟在李雲睿的身後。

鮮血順著她的手臂不斷的滴落,接著血色奇異的越來越淡,從她手臂上滴落的不再是鮮血,而是一滴滴晶瑩的水珠。

一滴滴晶瑩的水珠墜落在地,沒有發出任何的聲音,順著長陵街巷間的青石板路縫隙直接滲透進下方堅實的泥土裡。

然而地下卻是傳來如鼓聲般的迴響和轟鳴。

這聲音越來越響,越來越劇烈。

整個長陵的地面開始震動。

許多潛伏在黑暗裡的大秦修行者駭然的看著不斷震動的地面,不能理解以白山水的修為,怎麼可能造成這樣的後果。

「何以至此?」

李雲睿也不能理解,他的眉頭微蹙,忍不住輕聲問道。

白山水桀驁不馴的一笑,道:「你一直跟著我,你應該知道這些時日我看得最多的是長陵水脈。」

「地下暗河。」

李雲睿反應了過來,他看似有些出神,實則他的精神始終集中在他那柄在空中飛掠的飛劍上。

「引起地下暗河的脈動,只是太過浪費真元。」

屋瓦間積年的塵土如線墜落,遠處的街巷間響起無數驚慌的聲音,接著響起無數咳嗽聲。

一盞盞燈火亮起。

整個長陵從睡夢中被驚醒。

「像我這樣的人,要死也自然是轟轟烈烈,想要悄無聲息的殺死我,怎麼可能。」聽著李雲睿的話語,白山水的嘴角再次泛出些自傲的意味,「震醒長陵,多花些真元又如何?」

李雲睿看了她一眼,沒有說任何的話語。

白山水知道他此時覺得自己太過自負和不合時宜的狂妄,但是她只是露出一個更加自傲的微笑:「從現在開始跟著我走。」

「如果那兩個人不出現…如果我們能夠擋住鄭袖的劍,我們或許能夠活著離開這座城。」

李雲睿的眉頭微微皺起。

他想說能不能活著離開這座城對他而言沒有多少意義,然而感覺著地面傳來的不斷震蕩,他卻從白山水的話語里聽出了些不同尋常的意味。

或者說,聽出了生機。

這生機,至少對於她而言是重要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