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一章近侍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整個天空都開始震動。 她的身體好像徹底復甦,有驚人的天地元氣開始從四面匯聚過來。 八方雲動。 就連地面上原本順著地勢往低處流淌的水流都開始震動不安,朝著她流淌過來。 黑...

bx

長陵孫氏巷莫名的下起一場雨。

這場雨只籠蓋了這一片街巷,近百丈區域,臨近的街巷中卻是反而變得乾燥比,就連屋瓦上極為耐旱的蒿草都突然失去了水分,由深綠變成枯黃。

然而這片街巷中的居戶誰都沒有察覺異常,甚至連雨聲都沒有聽到。

因為在這場雨落下之前,一些白色的煙氣順著風蔓延而至,這些白色煙氣帶著很香甜的味道,讓原本熟睡著的人睡得熟。

潔凈的雨水沖刷著屋瓦和地面石縫中的灰塵,卻法沖刷掉白山水眼眉間的陰霾。

從第一滴晶瑩水滴墜落到此時暴雨如注,只是數十息的時光,但是她已經感覺到疲憊。

渭河之上的那場大戰之後,她的修為一直未能恢復如初,而且此時在她的身周,在這片街巷之中,有不下三十柄飛劍破空飛舞,或者隱匿在風雨之中,隱匿在屋瓦上方,隱匿在雨水匯聚而成的濁水之中,甚至偽裝成隨風而折的經年枯草,在溝中隨著波浪起伏漂浮,緩緩接近她的身體。

這些飛劍中任何一柄都不是她的對手,其中大部分飛劍主人的修為和她此時的修為都相距甚遠,不是她一合之敵,但是這些飛劍畢竟太多。

要對所有這些飛劍保※-,○持著警惕就已經要消耗太多的心神,為關鍵的是,她知道這些飛劍的主人對於一支大秦軍隊而言只是消耗她力量的一些卒子,周圍的夜空里,那些還未出現的劍需要她神的去感知。

她的身畔地上掉落著兩柄扭曲的飛劍,如被扯去翅膀之後再被踩了一腳的蜻蜓,看上去極為凄慘,只是只付出了兩柄飛劍的代價,就將她拖延在這巷中數十息的時間,這隻能說明這場伏擊的組織者太過優秀。

看著那些並不心急接近,以及根本就是梭巡不前的飛劍,白山水知道自己已經到了法有任何保留的時刻。

她艷紅的雙唇抿成了一線,舌頭微卷,一直壓在舌下的一顆金色琉璃球般的丹藥悄然滑出,撞在她的齒間。

這顆丹藥在她口中碎裂,金色的藥液順著她的喉嚨落入腹中。

她的細眉微蹙,不知是心痛還是真痛。

接著她伸出左手,食指和中指並指為劍,刺向左側屋檐上方。

一聲壓抑著的低沉厲喝聲響起。

一道灰色的身影彷彿自黑色瓦面中浮出,帶著一篷血光往後倒飛出去。

於此同時,白山水上方的高空里再次出現了一滴和周圍雨水截然不同的晶瑩水滴。

之所以截然不同,是因為這滴晶瑩水滴里沒有任何的灰塵,排斥著空氣里的一切浮塵,甚至排斥著周圍的濕意。

這滴水就像從天外來,不屬於這塵世間之物,但在急速的墜落時,晶瑩的液滴里卻是開始震蕩出數細微的波紋,宛若天成。

白山水的眉頭開始鬆開。

這滴晶瑩水滴墜落的速度越來越,越來越明亮。

她上方的整個天空都開始震動。

她的身體好像徹底復甦,有驚人的天地元氣開始從四面匯聚過來。

八方雲動。

就連地面上原本順著地勢往低處流淌的水流都開始震動不安,朝著她流淌過來。

黑暗裡很多修行者震驚的望向那滴蘊含著的力量變得越來越強的晶瑩水滴,他們都感覺到有一座山從空中落下來。

一道濃綠色的劍光自白山水的手中生出。

晶瑩水滴中蘊含的力量越來越難以想象。

嗤的一聲響。

天空里爆開一團環形的氣浪,所有正在墜落的雨珠爆碎成霧。

晶瑩水滴穿過雨霧,這片街巷裡的屋瓦瞬間被壓破。

白山水手中如碧潭般的長劍迎上了這滴墜落的晶瑩液滴。

帶著如山氣勢墜落下來的液滴卻並未滲入她這柄劍的劍身里,而是隨著她的眼睛一眯,眼眸里寒光乍現的同時,被她手中的這柄劍震碎。

數為細小的水珠轟然濺開。

就像一座真正的大山在這片空間里被一劍震碎。

每一滴細小的水珠就像是飛砸出去的大石。

這片空間里,飛舞著數大石。

噹噹噹噹…

密集而沉重的撞擊聲響起。

先前所有在白山水周圍的雨簾里穿梭飛舞的飛劍,部凄然墜地。

黑暗裡,噴出一團團的血霧。

只是一滴晶瑩水滴的墜落,就帶來了如此驚人和凄絕的畫面。

白山水沒有得色,她知道這只是開始。

一聲霸道至極的厲喝從她的口中暴發出來。

與此同時,她的身體在墜落的飛劍中穿過,頃刻穿過十餘間庭院。

她的前方出現了一道寬厚的黃色劍光,比狂暴的斬向她飄飛的身體。

砰的一聲沉悶巨響。

她束髮所用的髮帶驟然崩斷,黑髮如瀑瀉落於肩,她連人帶劍硬生生的被這道狂暴的劍光震退數丈。

被一劍逼退,時間流逝,她依舊連這一條街巷都沒有衝出,她的口中微苦。

她知道這夜絕大多數對她有絕對威脅的長陵強者都在岷山,或者就在岷山劍宗之外不遠處,且梁聯是要將功贖罪,這個功勞不會給與他人,所以這裡即便出現和她同等的修行者,也會極少。

即便是此刻將她一劍斬退的這名修行者,她也有足夠的信心應付,然而她現在缺一名近侍。

她法在對付這種級別的修行者的時候,再分心對付隨時會到來的飛劍,而且不只一柄。

而且還有未出手的梁聯。

若是她師兄還在,或許至少可以撕裂包圍圈一角,然而她的師兄早已死去。

彷彿聽到了她內心的召喚一般,忽然間,白牆黑瓦間響起了一道凄厲的劍鳴。

噗噗噗噗…

十餘聲血肉被急速衝破的聲音響起,一道流星般的劍光帶著鮮血的腥味飛向她的身側。

連斬十餘名圍殺的修行者,守護般飛向她的身側,劍意向著她的前方,在任何人的第一感覺里,這都是要和她並肩而戰的劍。

白山水也是如此想。

然而也只在這下一剎那,她驟然覺察不對,面容驟寒,手中一旺碧潭般的長劍朝著那柄飛劍斬殺而去。

流星般的劍光發出狂暴的嗡鳴,頃刻間急劇加速,在被白山水一劍斬中,整個劍身都已彎曲的瞬間,竟然還爆發出一種瘋狂的嗜血氣息,旋轉著經過白山水的身側。

白山水的腰側衣袍聲的裂開一道,頃刻被鮮血填滿。

白山水的眼眸深處燃起憤怒的火焰。

兵不厭詐,這是對陣中很高明的手段,然而她不喜歡被欺騙。

這一剎那她甚至沒有去力感知前方那柄隨時會襲來的大劍,以及那柄為陰險的,此時還模仿著隨波逐流的枯草緩緩朝著她漂近的飛劍,她力感知著在戰鬥開始時就隱匿起來的梁聯的氣息。

即便沒有意義,也要后意。

梁聯想要留下她,她既然註定法離開,那便先殺梁聯。

然而就在這一剎那,有數片碎瓦從屋檐上掉落下來。

那數片碎瓦就砸落在那柄偽裝成枯草的飛劍所在的水溝之中,濺起數片水花。

有一片水花在那柄飛劍下方的濁水之中飛出,十分詭異,然而沒有任何人注意。

這片水花高高的濺起,在飛濺到超出常理還未墜落的高度時,那名一劍斬退白山水的修行者驟然感覺到不對。

然而他的注意力根本就沒有在那邊。

因為那邊還有他的同伴,一名強大的修行者偽裝成枯草的飛劍。

所以在他剛剛做出反應,想要用劍防禦之時,那片水花已經在空中跳躍般,跳落在了他的頸間。

只是輕輕的一觸,這名一劍斬退白山水的修行者的頭顱便和身體脫離,飛了出去。

「護住我1

一聲熟悉的聲音響起。

而在這聲聲音響起之時,白山水已經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飛掠的身影如一個浪頭般砸向那人所在的院落。

嗤嗤嗤嗤…

空氣里響起一陣暴烈的聲響。

許多飛劍和術器帶起的寒光落向這名完不在計劃內的修行者。

白山水出劍。

碧波般的劍光橫掃所有落向那名修行者的寒光。

她落於院落中,那人的身畔。

她的身體不斷震顫著,但是持劍的手卻分外穩定。

她在之前需要一名近侍,然而現在,她卻就像這人的近侍。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