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一百五十四章何須人憐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而那名禮司副司首司空連,則是激動得渾身震顫而不能自已。 黃真衛轉頭看向百里素雪笑聲傳來的方向,眼神裡帶著一絲敬佩。 潘若葉卻是搖了搖頭,面色依舊微冷道:「我不認為她會就此罷休。」...

bx

丁寧勝了?

這個白羊洞的少年,真的拿了岷山劍會的首名?

雖然誰都知道這已經是事實,很多人卻依舊不敢相信這名白羊洞少年真的戰勝了那名容姓宮女的安排,戰勝了從未敗過的皇后的意志。

看著這些還呆著,處於茫然之中的選生和修行者,林隨心放下了手裡的卷冊,清了清嗓子,帶著罕見的淡淡微笑出聲宣布:「岷山劍會結束,丁寧首名。」

林隨心是后劍試的主事者,代表者的是整個岷山劍宗。

當他的聲音響起,所有人徹底驚醒,心中真正接受這個事實。

很多選生互相望著,他們在平日里都是優秀的才俊,都很驕傲,然而此時他們卻從對方的眼睛里沒有看到任何的不服。

沒有人敢不服。

沒有人會不服。

因為丁寧在這場劍會裡展現出的許多力量,他們可能一生都追趕不上。

他們接著望向張儀所在。

張儀的身邊是空的,丁寧此刻不在那裡,然而所有人都知道他活著,都知道接下來的風光都屬於他。在應該受萬眾矚目的時刻缺場,這反而就像是丁寧一貫的平靜一樣,讓他們感到難受。

就像不屑於享受他們的震驚、嫉妒和欽慕。

丁寧對他們的平靜,是否也可以理解為不屑,不屑解釋,不屑為伍?

山谷里開始沉默。

每次的岷山劍會都不一樣,但劍會後結束時往往很熱鬧,很多人祝賀,很多人悲泣,很多人歡呼勝利,然而卻沒有一次令人如此沉默。

風光太盛,令人自慚形穢。

山間一座青殿,如一柄刺天戮地的劍直刺天空,尖頂之上,一襲白衣的百里素雪靜靜的看著山谷里的這幅畫面,他突然覺得很好笑。

像他這樣的人絕對不可能抑制自己的情緒。

於是他放聲笑了起來。

清越的笑聲從高處順著山風伴著蟬聲傳入山谷。

山谷里所有修行地的師長都聽到了這樣的笑聲,他們雖然看不到百里素雪的身影,然而只是從笑聲里的那種凌駕天地的意味,便可以知道那必定是岷山劍宗的宗主。

聽著百里素雪的笑聲,所有這些人的心中加感慨。

尤其是很多身份和地位很特殊的人。

山道上那名替容姓宮女回復消息的黃衫中年男子長久佇立不動,如化成了一樁泥塑。

而那名禮司副司首司空連,則是激動得渾身震顫而不能自已。

黃真衛轉頭看向百里素雪笑聲傳來的方向,眼神裡帶著一絲敬佩。

潘若葉卻是搖了搖頭,面色依舊微冷道:「我不認為她會就此罷休。」

「聖上尚在此山中。」

接著她聲音冷的緩聲道:「即便是針對皇后的安排,百里素雪此舉也太過放肆了些。」

「其實她是一個很合格的女主人。」

黃真衛很少會和潘若葉爭辯,然而此時他卻是搖了搖頭,表示截然不同的看法:「長陵沒有人比她擅長和適合做女主人,因為她比任何人都懂得權衡和控制。」

「我們大秦有岷山劍宗,還有靈虛劍門。」

頓了頓之後,黃真衛並不避諱的看著潘若葉說道:「我們大秦能夠失去一個岷山劍宗,但絕對不能一起失去這兩大修行地,而關鍵在於,若是岷山劍宗失去,靈虛劍門便也會很失去。」

潘若葉沉吟了片刻,道:「是因為會沒有安感么?」

黃真衛很驚訝潘若葉能夠這麼理解,他點頭輕聲道:「安感是很奇妙的感覺,有些人寧願自己有一個強大的對手存在,而不願意見到那個強大的對手消失。」

「因為強大的對手往往可以互為犄角,若是獨木難支,內心的不確定感和喪失安感,便足以讓一個人做出截然不同的事情。」潘若葉面表情的看著山谷里所有的修行者,緩聲道:「長陵的修行者都沒有多少安感,但是她知道那個界限在那裡,所以她會讓長陵的修行者都沒有安感,但不至於太過沒有安感。」

黃真衛覺得她總結得很到位,而且他有些詫異潘若葉為什麼會說這些話,所以他看著潘若葉,一時卻是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潘若葉卻也不再說什麼。

既然她停留在這裡只是為了看后的結果,現在結果既然已經產生,那她便也沒有停留的必要。

所以她對著黃真衛頷首為禮,轉身離開,姣好的身影很便消失在山道的陰影里。

休憩的營地里比山谷中為死寂。

許多在營地里穿行的官員都眼含畏懼的有意避開那名容姓宮女所在的營帳。

他們覺得容姓宮女此時一定很憤怒。

誰都不願意沾染到她此時的怒火。

然而誰都沒有想到,此時營帳里的容姓宮女的面上依舊沒有任何憤怒的神色。

她只是垂著頭在認真的沉思。

……

「烈螢鴻去了哪裡?」

當所有選生接受丁寧真的獲得岷山劍會首名的事實,終於有人想起了之前一直排在才俊榜首名的這個名字。

不管是葉浩然還是顧惜春,即便他們后敗在了丁寧的手裡,然而他們卻依舊展現出了遠超一般選生的實力。

烈螢鴻在才俊冊上排名第一,又怎麼可能陷落在前面的荊棘海里?

何況之前所有人都知道,來自膠東郡的烈螢鴻應該是容姓宮女為關鍵的一顆明棋。

雖然絕大多數修行地師長都親眼目睹了烈螢鴻如何退出,然而在進入這山谷觀看劍會,這些修行地師長卻並沒有和這些選生有著多少交流的機會,所以此刻所有選生都不知道烈螢鴻遭遇了什麼。

「烈螢鴻敗於謝長勝和沈奕之手。」

有數名修行地師長同時出聲,回答了那名選生的疑問。

山谷里沉寂片刻,終於轟的一聲炸開。

追隨著丁寧的那些人里,只有謝長勝和沈奕沒有進入后的劍試,然而誰會想到他們已經戰勝了丁寧為重要的敵人之一?

說到底,好像這徹頭徹尾都是白羊洞這些人的勝利。

許多選生苦澀的想著,丁寧和這些人,從頭勝到了后。

……

「丁寧勝,得首名。」

「丁寧活著。」

一名朝官從岷山劍宗的劍門走出,乘著馬車到了一片荒野,荒野里停著一輛很大的馬車。

馬車裡一名身上氣息平靜,卻一直給人分外危險感覺的黑衣男子提著一壺熱茶。

他的對面,安坐著一名素衣男子。

聽著這名朝官帶來的消息,這名黑衣男子和素衣男子都啞然失笑。

兩人互望一眼,素衣男子忍不住道:「不可能的事情都做到了,這長陵真是數可能。」

……

夜色依舊籠罩著長陵。

遠處的煙火早已被撲滅,只是空氣里卻流淌著加危險的氣息。

白山水穿行在長陵的街巷之中。

她走得很小心,身體的每一個起落都確保自己不會被長陵任何一座角樓看到。

距離長陵的外圍,距離渭河的一條支流已經並不遙遠。

然而她的眼眸中卻悄然閃現一抹如劍鋒般的寒光,就在她停住腳步的瞬間,一條身影從她前方左側的衚衕口走出,就停在那一片黑瓦屋檐下,靜靜的看著她。

「既然你回到長陵,你應該和我說的。」

一聲低微,卻是異常平穩的渾厚聲音響起。

「梁聯,梁大將軍。」白山水眼睛微眯,心中微微一顫,卻是冷笑道:「我猜便是你。」

「你可安逸來去,不需知會,然而我身在這城裡,卻不得心安。」

筆直如槍般站立在屋檐下的梁聯看著白山水,冷漠而斬釘截鐵的說道:「其實我要的不多,我並不想你死,我只要你交出孤山劍藏。」

白山水笑了起來,道:「這還不多?」

梁聯搖了搖頭,「一些達不到的故國舊夢,難道比生死還要重要?」

「連那人和巴山劍場都會消失,這長陵里有什麼不可能?」白山水收斂笑容,挺起胸,緩緩道:「何況這孤山劍藏不是你要,而是她要。」

「你都需要她的可憐才能活下去,你又如何能可憐我?」

「我又何須人可憐?」

白山水仰首。

天空里,有一滴晶瑩的水滴出現。r1058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