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一百五十三章他是首名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看。 葉浩然笑了起來。 「結束了。」 他在心中如是說道。 然後他的意念里放開了始終限制他真元流動的那一條界限。 他身體里剩餘的所有真元,拘束的,毫保留的順著他的...

bx

黑暗的夜空里有條流星劃過。

葉浩然的這柄飛劍也像流星一樣落向丁寧的后心。

看到這樣的畫面,即便是許多旁觀的岷山劍宗修行者的眼睛里也不由得湧出些寒意。

戰鬥的任何時刻都存在著時間差。

很多時候的時機,便在於微小時間差的把握。

丁寧施出真正的孔雀綠,葉浩然的一劍防禦都未能徹底阻擋,現在他再動用這柄飛劍進攻,時間上的差距,便意味著他法應付丁寧接下來的一劍。

哪怕丁寧用簡單的劍式,只要能夠斬殺至他的身上,他都根本法抵擋。

所以他此時這樣的舉動,便意味著他選擇同歸於荊

從劍會一開始,丁寧就表現出了爭奪首名重於生死的意味,所以在所有這些修行者看來,勝利對於丁寧而言比生死為重要,葉浩然對別人如此施劍,可能別人就會因為怕死而躲避,然而丁寧卻應該不會退縮。

這樣的結果就是導致兩個人都死去。

雖然此時所有修行者都希望丁寧能勝,然而他們也不得不承認,這名來自楚王朝的少年也是個瘋子和怪物。

時間太短。

所有人還沒來得及想丁寧會4,︽做什麼選擇,丁寧已經做出了選擇。

末花殘劍上已經盛開數潔白細花,眼見這些細花和劍意的去勢向前,然而在這一剎那,末花殘劍卻是硬生生的向後折出。

當的一聲爆響。

所有人都覺得自己的心臟被擊中。

丁寧一聲悶哼,他的身體第一次失去了平穩,踉蹌的往前走出數步。

張儀張開了嘴,卻發不出聲音,他體內的真元下意識的湧向腳底,整個身體就要往前撲出。

獨孤白等人的心隨之沉到谷底。

凈琉璃的呼吸微頓,臉色變得極為難看。

葉浩然笑了起來。

「結束了。」

他在心中如是說道。

然後他的意念里放開了始終限制他真元流動的那一條界限。

他身體里剩餘的所有真元,拘束的,毫保留的順著他的經絡,在這剎那之間,便由左手五指指尖噴涌而出。

一團令在場所有選生感覺根本法抗衡的磅氣息,以他為中心炸開。

除了葉浩然之外,山谷里所有選生的真元修為都只是三境或者四境。

而此時葉浩然展現的,便是真正五境的力量。

葉浩然的面上出現了數斑駁的色彩,毫保留,淋漓盡致的動用所有的力量,讓他頓時毒發,然而他嘴角的笑意卻是為濃烈。

所有人都可以感知到空氣里好像出現了一道形的長河。

這條長河部匯入那柄剛剛被丁寧斬得往後倒飛的白色柄小劍里。

白色柄小劍散發出狂暴的氣息,整柄劍因為急劇的加速和震蕩,頃刻間變得半透明起來!

葉浩然沒有和痛苦抗衡,看著那柄白色小劍重飛向丁寧的后心,他順從著身體的意識,直接往後倒去。

「我…認…輸…」

同時,他出聲。

這同樣是個時間差。

按照劍會的規矩,只要出聲認輸,那便是輸了。

然而此時他的劍絕對比他的聲音要。

而這樣的一柄劍,在瞬間刺穿和震碎丁寧的心臟之後,丁寧還不會馬上死去,甚至以丁寧那種強大的意志力,恐怕還可以站上數息的時間。

那這場舉世矚目的盛會,后的結果便是他認輸,丁寧奪得首名,但丁寧接下來就會死去。

張儀的身體真的已經離地,甚至超越平時極限的速度飄飛了起來。

然而他的身體再,也不可能比那柄飛劍,不可能擋在那柄飛劍之前。

任何人都可以肯定,丁寧不可能擋得住這一劍。

因為這和任何天賦關,而是純粹力量上的差距。

然而就在此時,丁寧的身上也流淌出異樣的味道。

他的肌膚也開始變得斑駁。

他手中的末花殘劍上亮起數的光絲,然後整柄末花劍變成了數細小的絲縷,在空中開始交織。

澹臺觀劍緊繃著的面容驟松,緊接著眼眸深處儘是震驚和讚歎。

此時唯有他來得及感知出一幅奇異而美妙的畫面。

在空中飛舞的極其細小的劍絲上綻放著為細小的白色細花,這些劍絲就像織布一樣互相交錯,牢牢的糾纏在一起。

誰會想到斷裂的末花劍會有這樣的運用?

白色飛劍撞入劍絲之中。

劍絲法抗衡白色飛劍上的力量,然而這些細密編織的劍絲卻就像一張,甚至一隻繭子,牢牢的牽扯在這柄飛劍上,為丁寧爭取到了一絲時間。

丁寧握劍的指尖飛灑出了細密的血霧,他也也法再握住這柄末花殘劍,然而借著這一劍的牽扯,他的身體在這極微小的時間裡,硬生生的偏了偏。

「噗」的一聲。

白色飛劍帶著末花殘劍沖入他的左肩肩窩,然後帶著一篷血霧從他的身體後方透出。

他左肩的骨骼近乎盡碎,然而這一劍,卻未能刺穿和絞碎他的心臟。

破碎的劍氣和激射的血霧發出細微的嗤嗤聲。

此時葉浩然才說出「我認輸」這三字中的第一個字。

一切都似乎已經凝固,然而葉浩然的認輸二字,卻依舊傳入所有人的耳廓,顯得比詭異。

張儀已經衝到丁寧的身側,他一手環抱過去,扶住了丁寧的身體,覺得丁寧的身體似乎沒有分量一般的輕,然而他一時卻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

「精彩。」

在張儀大腦一片空白的這時,有大聲的喝彩聲響起,接著便是鼓掌聲。

鼓掌的是林隨心。

接著有許多黑暗裡的岷山劍宗修行者開始鼓掌,甚至連遠處的山道間,都響起了清晰的鼓掌聲。

張儀只覺得一陣狂風涌過,然後他的手中輕。

澹臺觀劍的身影已經消失,而他手中的丁寧也已經消失。

……

「為什麼要認輸?」

「為什麼要認輸,卻一定要殺死丁寧?」

「既想讓丁寧成為岷山劍會的首名,又想藉此殺死丁寧。」

一切已成定局,凈琉璃垂著頭認真的想著,不斷寒聲自語。

「驪陵君不想讓皇后勝利。他不想讓皇后開心。」

「但是他又惱恨丁寧,他想丁寧死。」

「傳說中的樂善好施,謙謙君子,結果卻是睚眥必報,心胸狹小之輩,不堪大用,來日庸君。」

只是瞬間,她就想明白了葉浩然為什麼這麼做,還順帶著對的楚帝的將來下了論斷。

「所以他是拼著身受凌遲,慢慢消耗葉浩然的真元,然後用出孔雀綠,然後用血煞魔功逼出葉浩然的后這一劍…這一切原在他的牢牢掌控之中?」

然後她開始仔細的回憶方才戰鬥的每一個細節,然後再次開始震驚。

她發現這后的結果雖然出於葉浩然的選擇,然而其實葉浩然後也並沒有選擇的餘地。

因為隨著丁寧的不斷流血,葉浩然的真元也在不斷地消耗,到后丁寧動用血煞魔功時,葉浩然的真元也已經所剩不多。所以那時候對於葉浩然而言,也是已經到了時機。

「這便是師尊所說的,我所欠缺的如置身局外,眼觀大局的能力么?」

凈琉璃緩緩的呼出了一口氣,長時間的沉默不語。

她已經想了很多事情,然而整個山谷才剛剛開始蘇醒。

一陣陣不可置信的驚呼聲不斷的響起。

「他……」謝柔看著丁寧先前抵擋葉浩然後一劍的地方,身體和嘴唇顫抖得根本說不出話來。

「他是首名。」

厲西星很簡單的說了這四個字。

這個時候他是一群人裡面為鎮定的。

「他不會死。」

接著這名看上去好像始終有點怕冷的少年收了收自己的領口,又認真的說道:「我肯定。」

厲西星的聲音很穩定,很響亮。

「他是首名…他不會死…」

這樣的聲音,壓過了很多驚呼聲,在山谷里發出迴響。

張儀開始回過神來。

他感覺到了眾山都在迴響。

他感覺到了所有選生和修行地師長投過來的目光。

他看著地上丁寧灑落的鮮血,感覺到這些鮮血都在發出光亮,即便還是黑夜,他感覺到天空里有光落了下來。

他抬頭,放佛看到薛忘虛在對著他和對著整個山谷滿足而帶著孩童般淘氣的微笑。

他知道這就是風光。

自己小師弟帶來的風光。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