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一百五十二章真正的孔雀綠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 他經歷過很多修行者都法想象的殘酷逃殺,再加上對於修行者身體的一些獨特研究,所以他比此刻在場任何修行者都要加清楚一名修行者體內鮮血流淌到何種程度時,身體會起何種反應。 他知道此時丁寧看...

bx

葉浩然懸在袖外的右手不斷的動,不時撥著殺人的弦律。,

他靜靜的看著身上衣袍漸被鮮血浸染的丁寧,發覺丁寧的意志堅定超出了自己的預計,心中再多一分欣賞之意,只是他修長的五指卻是反而驟然一震,隨著這個動作,此時位於丁寧身後的柄白色小劍再亮數分,周身竟然出現了一層詭異的白霧。

隨著這柄白色小劍在丁寧身周不斷的飛舞繚繞,丁寧周身的白霧越來越粘稠。

看著這些白霧生成,幾乎所有修行地師長的眉頭都是深深皺起。

這是為正統的巫山訣,大楚皇宮裡的傳承,這樣的飛劍之術,形成的白霧可以使得丁寧此刻每一次出劍都變得拖泥帶水一般,需要消耗多的力量。

先前他們都是各有想法,很多人都未必希望丁寧獲勝,然而到了此刻,他們所有人都想要丁寧勝出。

因為丁寧畢竟是秦人。

凈琉璃的眉頭越皺越深。

她自然不覺得丁寧已經必敗疑,因為丁寧背著那些木劍自有用意,到現在丁寧還未動用那些木劍,就意味著並未動用部的力量。

只是她不能理解丁寧在等什麼。

傷口雖然細小,但數道傷口一起流淌鮮血,體內的鮮血是很就會流光的。

葉浩然的嘴角開始泛起戲謔的笑容。

他也不明白丁寧到底在等什麼,只是在他看來,丁寧不管在等什麼,都只是在死去之前徒勞的增加多餘的痛苦而已。

他抬起頭看向黑色的天空。

飛行在白霧裡的白色小劍的劍鳴聲加凄厲,在丁寧的身上劃過之時,不只帶起滴滴的鮮血,甚至開始帶起血肉殘屑。

耿刃眯起了眼睛。

他經歷過很多修行者都法想象的殘酷逃殺,再加上對於修行者身體的一些獨特研究,所以他比此刻在場任何修行者都要加清楚一名修行者體內鮮血流淌到何種程度時,身體會起何種反應。

他知道此時丁寧看上去雖然還很清醒,然而若是換了普通的修行者,此時的意識應該已經模糊。

這和強大的意志力有關。

有時候堅定到忘乎己身的強大意志力可以令身體產生非同尋常的力量,只是耿刃自己十分清楚違背常理之後的後果…那就是身體在超出極限的時間過久之後,就會突然徹底失去控制。

那時的意識不會是慢慢模糊,而會突然中斷。

「應該差不多了。」

林隨心看過很多修行者身上為凄慘的傷勢,所以即便丁寧身上被凌遲般割出數道細小的傷口,他的面上卻依舊沒有多少特別的表情,然而在耿刃的眼睛眯起之後數息,他卻是也皺了皺眉頭,輕聲說了一句。

就在此時,丁寧開始感到真正的眩暈。

他的意識放佛要脫離他的身體,往上方的高空飛去。

只是他的心情依舊十分平靜,因為他有著連耿刃都難以想象的經驗。

他知道自己還有十數個呼吸的時間。

他的左手開始往後伸出,握住了一柄木劍的粗糙劍柄。

一片抑制不住的驚呼聲響起。

此時還未有異變,落入所有人眼睛里的畫面只是丁寧的手落在了身後一柄木劍的劍柄上,然而所有人都知道,接下來一瞬間必定有驚人的事情發生。

這種預感,讓許多人提前迸發出了震驚的情緒。

丁寧穩定的揮劍。

唰的一聲,木劍斬殺而出,劍身中心的一道符線裡帶起了一道奇特的綠色劍光。

為奇特的是,丁寧的這一劍斬殺,是直接鬆手,順著一劍斬殺之勢,將這柄木劍斬了出去。

一劍之後便是很多劍。

所有的驚呼聲消失,因為所有人都陷入了近乎麻木的強烈震撼里。

丁寧平日里都是右手用劍,然而此刻,他的左手卻似乎比右手。

他的左手好像在空氣里消失了,然而卻又保持著某種完美的頻率,不停的揮斬。

他背上背負著的所有木劍,被他一瞬間部揮斬了出去。

為關鍵的是,他右手的末花殘劍還準確誤的挑中了再度襲來的飛劍。

所有的人都產生了一種錯覺。

此時完成這樣一劍的不是一名學劍未至經年的少年,而是一名修劍已經修了上百年的大劍師,而且一生里都似乎在練習這樣的劍勢,將這樣的劍勢直接變成了的直接反應。

獨孤白的呼吸徹底停頓。

因為他的腦海里有這樣的劍勢和劍路,所以他比其餘任何人都早的看清這一劍。

他看到許多道綠光從丁寧的背後飛出,形成了一面滿綠的屏。

這是一面難以用言語形容的艷麗到極點的綠色光屏,然而在往外擴張而出的瞬間,這面光屏便瞬間消失。

所有的木劍從劍身上那道符文處裂開,被強大的力量徹底撕碎,變成數飛舞的木絲。

而符文里的那道綠光卻是並沒有消失,而是連接在了一起,變成了一道真正的劍光。

這道劍光似乎和整個地面平行,以絕對的平直,似乎要將上方的空間徹底的和下方分離開來,聲的朝著葉浩然的身體平切而去。

獨孤白知道,這是真正的孔雀綠。

葉浩然的眉頭深深皺起,他發現自己甚至來不及召回飛劍阻擋這樣玄妙和強大的一劍。

他的眼眸瞬間變得一片晶瑩,身體里不斷轟鳴,體內如有許多美麗的天地生成。

一條的通道出現在他的許多經絡之中,先前卷吸在他體內的天地元氣,盡數浩浩湯湯的順著這條通道湧出他的身體。

所幸他還有一劍。

他腰側長劍震鳴。

長約六尺,劍寬不過兩指半,劍脊是純正罕見天藍色,兩側劍刃卻是透明的佩劍自己從劍鞘中跳躍而出,落在他的手中。

細微的氣流噴吐聲在劍身中響起。

數晶瑩的晶塵從透明的劍刃中噴濺而出,在他的身前有如形成一個晶瑩的水晶圓盤。

轟的一聲巨響!

他的身周塵土大作,晶瑩的水晶圓盤被絕對平直橫切的綠色劍光直接切碎,碎裂的晶塵頹然四射,反衝在他的身上啪啪作響。

葉浩然的身上也濺起數滴鮮血,強大的衝擊力使得他的身體離地,往後飛起。

丁寧看到了這樣的畫面,然而他沒有感到絲毫的欣喜,因為他知道這一劍不足以擊敗葉浩然,且留給自己的時間已經不多。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一股玄妙而陰冷的氣息出現在他的身體周圍。

他的身體里出現一股虛冷的氣息,然後迅速消失,身體往外泛出真正的寒冷。

肉眼可見的白色片狀冷霧在他的身體周圍生成,往外濺射開來,就像出現了一片表面剛剛結出冰花,但湖水還沒有徹底凝固,還在蕩漾的湖面。

一絲絲紅色的元氣像一條條血線清晰的出現在這些冰片里。

「血煞魔功1

「他怎麼會1

雖然已經震驚到麻木,然而此刻,還是有很多人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大叫出聲。

澹臺觀劍的眼睛也開始睜大,瞳孔卻不自覺的收縮。

他覺得自己看到了根本法理解的事情。

「原來是這樣?」

凈琉璃卻是在心中自語,既然她認為丁寧已經強過自己,她便覺得一切都有可能發生。

葉浩然的面容微僵。

他臉上的嘲弄神色已經完消失。

在這一瞬間,他也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然後抬起了手。

他沒有召回自己的飛劍。

白色的柄小劍已經墜落到接近地面,在此時卻是注入了的力量,發出了嘯鳴,落向丁寧的后心。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