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一百五十一章凌遲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經不亞於一些劍師身旁的近侍。 若是丁寧的真元修為此時和葉浩然接近,即便丁寧不會飛劍御使之法,在所有人的眼裡,丁寧也有極大的可能戰勝葉浩然。 然而在力量上有著本質的差距,這便是現在大的問...

bx

同樣的破境,且丁寧只是三境至四境,然而卻給所有人帶來為強烈的震撼。

因為丁寧去年秋里才至白羊洞開始修行,即便整個長陵後來都知道薛忘虛將白羊洞靈脈給丁寧用於修行,然而到此時自三境入四境,這樣的修行速度,已經不能用太,而只能用不可思議來形容。

尤其自丁寧半日通玄開始,他的修行進階一直為人關注,一直有跡可循,絕大多數修行地都知道,到這場劍會開始,他也只是勉強接近三境巔峰。

所以說葉浩然可以胸有成竹,修為境界其實早就到了,只是為了隱藏修為,一直踩在那道門前,只是在這個時候跨過去|,然而丁寧不同,丁寧不可能早就到了這扇門前。

剛剛到了這扇門前就直接跨了過去,這種完不存在障礙般的破境在史上都沒有記載,是不親眼所見根本法相信的事情。

整個山谷充滿著匪夷所思和震撼的情緒,然而此時,凈琉璃卻笑了起來。

她之前的笑容很冷,一直都充滿著那種爭鋒相對的銳氣,然而此時她的笑容很暖,很燦爛。

澹臺觀劍忍不住轉頭看著她。

他擔心凈琉璃的心境會出問題,以至於影響今後的修行。

「誰敢相信?雖然在他這個年紀,他的修為並不是高的,但是他僅憑一年的修行就超越了這世上絕大多數同齡人,誰還會懷疑他是曇花一現?」

凈琉璃沒有去看澹臺觀劍,依舊笑得很燦爛,接著說道:「從現在開始,岷山劍宗有了兩個,而靈虛劍門只有一個。我岷山劍宗,終究是大秦第一劍宗。」

澹臺觀劍怔了怔。

他馬上反應過來自己的擔憂是錯的。

凈琉璃的這句話里所說的岷山劍宗兩個,一個自然是指她自己,另外一個便是現在的丁寧,而靈虛劍門的只有一個,自然指的是安抱石。

所以凈琉璃能說出這樣的話,站立的高度已經不同。

她看得很遠,而且看到的是將來。

葉浩然睫毛微顫,然後他的眼睛睜開,亮若星辰。

他身上的素白衣衫朝著四周的空中伸展,山谷上方暴起一團強烈的天地元氣波動,內里夾雜著令人心悸的劍意。

他身上的氣息寧靜而穩定,真元和天地元氣在體內奔行,沒有生澀之感。

和山谷里所有人的猜想一樣,他早就可以跨入五境,只要他跨出那一步。

此時感知著對面同樣蕩漾而來的那股鮮的氣息,他的眼眸里卻是沒有多少的震驚,而是忍不住再次微微一笑,自語道:「有趣。」

這種連史都沒有記載過的不存在障礙般的破鏡對於他而言也自然是匪夷所思的事情。

只是在他眼裡丁寧即將死去,所以丁寧這樣的破鏡只是讓他覺得有趣,而沒有引起絲毫震驚的情緒。

嗤的一聲輕鳴自他衣袖間響起。

一柄白色的柄小劍從他的衣袖間如有生命般飛出。

山谷里許多選生和修行地師長的瞳孔微縮,他們都明白,就如丹汞劍是顧惜春真正的劍一樣,這柄一直藏匿於葉浩然衣袖中的飛劍才是葉浩然真正的劍。

嗤的一聲輕響過後便是唰的一聲破鳴。

柄白色小劍化為一道流螢頃刻間到了丁寧的身後,斜刺向他脖頸上的大動脈。

丁寧在此時睜眼,他連手都來不及抬起,然而隨著他真元的急劇注入,末花殘劍前端的裂紋中充盈流光,劍絲飄舞,硬生生在白色小劍的前方布出數條如絲青色劍氣。

白色劍光和這數絲劍光一撞,便輕巧的往後飄飛出去,斷裂的如絲般青色劍氣也隨即消失,然而丁寧的頸間卻是出現數條血痕,開始沁出鮮血。

葉浩然平淡的看著丁寧,雙手自然的垂著,未見有什麼特別的動作,然而那柄飄飛的白色柄小劍卻光芒消隱,瞬間消失在了夜色里。

飛劍消失蹤,就連旁觀的選生心中都生出極大恐懼。

五境之下的修行者對於神鬼莫測的飛劍根本沒有多少抵禦能力,這種恐懼就像是一些動物看到天敵般自然。葉浩然此時飛劍的這種神鬼莫測,也讓他們清晰的意識到葉浩然早就不知用何種方式練習了飛劍之法,若是換了他們與之對敵,恐怕連反應都來不及反應,就被一劍殺死。

……

那柄白色飛劍去了何處?

丁寧身前的一簇草叢中響起細微的響聲,飛起些草屑,然而他卻依舊只是靜靜的等待著,並沒有馬上出劍。

一道微弱的劍影悄聲息的貼地繞過雜亂的草束,接著急劇的高高跳起,驟然化為一道凌空而下的閃電,狠狠刺向丁寧的後腦!

就在這一刻,丁寧看都沒有看身後一眼,腰腹猛烈的發力,整個身體擰結般旋轉,手中的末花殘劍以撩天之勢往這一道陰險的飛劍劈去!

放佛腦後長了眼睛一般,末花殘劍準確的和柄白色小劍相遇。

當的一聲爆響。

白色小劍依舊往後飄飛出去,然而劍身上的白色劍光產生了波浪般的漣漪。

沒有絲毫停留,丁寧沒有去管身後不遠處的葉浩然,剛剛轉身的微弓身體像一頭豹子般躍起,手中還未完收回的劍再次狠狠斬下。

空氣里再度響起一聲爆鳴。

白色飛劍再退。

丁寧再進,手中的末花殘劍帶出一溜劍影,準確誤的再次斬擊在輕薄的柄小劍劍身上!

暴烈的聲音再起。

只是一柄短短的殘劍,然而此刻在丁寧的手裡,卻是硬生生給所有人帶來了一種他就像是握著一柄巨錘的氣息。

丁寧追劍。

山谷里很多選生的臉色越來越蒼白,若是他們遇到這樣的飛劍,只有絕望和被這柄飛劍斬殺的份,然而此刻丁寧卻是反而在追著這柄飛劍不斷斬殺。

如此暴烈的姿態,反而是讓丁寧不再變得被動,然而看到這樣的畫面,葉浩然卻只是淡淡的一笑,眼睛里流出微嘲的神色。

他的右手五指微微的牽動起來,就像是在牽動著一些形的琴弦,於此同時,他體內的真元流淌速度驟然加。

在空中不斷往後震飛的白色飛劍周身突然發出了一聲爆鳴。

轟的一聲,空氣里放佛有兩柄大鎚狠狠撞擊在了一起。

一團在黑暗裡也肉眼可見的氣浪在丁寧和這柄小劍之間暴開。

丁寧的身體猛的一頓。

輕薄的柄白色小劍只是往後飛出了數尺,便強橫的繞了一弧線,破開還在往外擴散的氣浪,如閃電般刺落丁寧的眉心!

丁寧後退。

雙腳腳尖在地上連點出數朵塵花,手中末花殘劍輕盈的往下卸力,將白色小劍往下卷飛。

白色小劍看似和他的身體沒有任何的接觸,然而他的胸口衣衫上卻是驟然多了一道裂痕,出現了一條鮮的傷口。

嗚的一聲,白色小劍再次飛回,貼著地面,帶起一道塵浪。

幾乎所有修行地的師長都呼吸沉重了起來。

丁寧面對飛劍時的表現已經堪稱完美,尤其是表現出來的冷靜…在面對飛劍時,能否時刻保持冷靜是重要的事情,他所表現出來的冷靜,已經不亞於一些劍師身旁的近侍。

若是丁寧的真元修為此時和葉浩然接近,即便丁寧不會飛劍御使之法,在所有人的眼裡,丁寧也有極大的可能戰勝葉浩然。

然而在力量上有著本質的差距,這便是現在大的問題。

沉悶的爆鳴聲不斷的響起。

輕薄的白色柄小劍和末花殘劍不斷在空中相遇。

丁寧的身體不斷的劇烈震顫,他精準的把握著飛劍的每一次運行軌跡,然而飛劍每一次臨身,卻依舊在他的身上留下些傷口。

張儀臉上激動的紅暈早已消退,盡數化為蒼白。

他看著丁寧身上越來越多的傷口,感覺到了葉浩然惡毒的用意。

葉浩然想要殺死丁寧。

然而有澹臺觀劍和林隨心這樣的人在場,他不可能直接一劍殺死丁寧。

然而他可以在丁寧的身上不斷的增添的傷口,隨著鮮血的不斷流淌,丁寧身體里的鮮血總是會流光而死去…除非丁寧認輸。

只是張儀知道丁寧絕對不可能認輸。

所以葉浩然這種方式,是想要慢慢的殺死丁寧,猶如凌遲。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