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一百四十六章如野火燒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頭,看著顧惜春說道。 顧惜春面容驟寒,冷笑道:「是么?」 「你不會有其它結局。」 丁寧看了他一眼,然後轉過頭來,對著何朝夕緩緩抬劍。 要麼認輸,要麼出劍。 他以...

許多修行地的師長都震驚得無法言語。

丁寧這一劍渾然天成,步法身位,出劍時機精妙到了極點,別說是一名學劍不過一年的修行者,就連浸淫了數十年劍道的修行者,就如他們,都難以做到如此完美,甚至天下絕大多數修行者一生中都不可能做到如此完美。

絕大多數修行者一生都做不到,而這樣的一名年輕人能做到,在這些修行者看來,這已經無關後天的修行,無關出身門第,只在於天賦。

這便是真正的絕世天賦。

劍痕很淺,何朝夕在落地之後,肌膚里只是滲出一些細小的血珠,然而這一道劍痕卻如同劃到了何朝夕的心裡。

他停了下來,面色異常蒼白的看著丁寧,問道:「怎麼會這樣?」

丁寧也沒有繼續進擊,停頓在當地看著他,說道:「你最強的應是耐力,你的耐力足以讓你拖垮很多人,只是對我沒有用處。因為你的真元力量和所會的劍經太過普通,你花的力氣再多,我也不需要花什麼力氣來應付。」

所有的選生和修行地師長都在認真的聽著丁寧的說話。

他們之中絕大多數人都認為丁寧說得很對。

何朝夕的最大弱點就在於他所掌握的劍式和其餘↓,.頂尖才俊相比太過普通。

然而他們所有人又認為丁寧說得簡直沒有道理。

因為就算再普通…從何朝夕方才的表現來看,他也已經是進入四境的修行者,所用的也已經是青藤劍院的精妙劍招。

一名四境修行者無法逼迫三境修行者動用全力,一名三境修行者說四境修行者的真元和劍式太過普通,這簡直就是荒謬。

就在此時,丁寧看著面色異常蒼白的何朝夕,接著說道:「你的真元還能不能更強一些?你有沒有領悟更加精妙的劍經?」

山谷里又是一片安靜。

丁寧的這句話說得很平和,但是絕大多數選生聽了卻說不出的難受。

先前丁寧在和端木凈宗對戰之時所說的話是「你還能不能更快一些?」

端木凈宗無法做到更快,所以他輸了。

所以現在丁寧的意思非常清楚:如果你的真元不能更強,如果你不會比青藤劍經出一個等級的精妙劍經,那你便可以認輸了。

那樣平和的語氣里,此時流露出來的,便是狂傲和不將對手放在眼裡的肆意燃燒的放肆。

「我已經知道你很強,但是沒有想到你這樣強。」

獨孤白轉頭看著呆著的張儀,忍不住笑了笑,道:「你還是小看了你家師弟。」

張儀獃獃的如同陷入夢裡無法醒來,他見多了丁寧的平靜姿態,卻是沒有見到如同一片野火般燃燒起來的小師弟。

「接下來我便會挑戰你,我會讓你知道雖然謝長勝不在這裡,但是你說的話依舊會成為笑話。」

只在這時,丁寧已經微微轉頭,看著顧惜春說道。

顧惜春面容驟寒,冷笑道:「是么?」

「你不會有其它結局。」

丁寧看了他一眼,然後轉過頭來,對著何朝夕緩緩抬劍。

要麼認輸,要麼出劍。

他以動作逼何朝夕做出選擇。

何朝夕的大腦有些空白。

他下意識的想起了一招劍招,他在之前的劍胎上領悟的一招劍招。

那是精妙程度遠他其餘劍招的劍招。

他當然不想認輸,所以他自然用出了這招劍招。

「嗤」的一聲裂響從他手中的青色大劍上出。

作為劍脊的小劍再次脫離劍身,化為一道度驚人的青色流星,直射丁寧的身影,於此同時,他的青色大劍帶著一種瘋狂之勢揮舞起來,一道道劍氣像一些術器上的風葉一樣瘋狂的旋轉著,變成了一道道旋轉的狂風。

上方夜空里的霧氣驟然濃重起來,狂風匯聚著霧氣,形成了夾雜著許多水滴的龍捲,從四面八方像蛟龍一樣撲向丁寧。

何朝夕體內的真元已經流淌到了極限,甚至將近觸體內的毒素,身體都似乎開始出亮光。

狂風吹拂之處,地面石子都被抽打得炸開,何朝夕的身體同時在疾進,青色長劍在狂風中又耀閃出許多閃亮的劍影,如同雷光。

這一劍是昔日魏王宮的「十方雷雨」,雖然沒有當年那宮廷劍師的「雷龍劍」配合,但此時在何朝夕之手施展開來,也已經是威力驚人。

看著身影都已經在無數道狂風中消失的丁寧,很多選生都自認自己接不住這樣一劍。

然而只是在這一瞬間,所有人的耳中響起當的一聲清脆震鳴。

接著所有人震驚的看到,正對著何朝夕的一道風卷上突然透出了一片細密的白花。

何朝夕的眼瞳劇烈的收縮起來,呼吸都徹底停頓,狂風驟散,丁寧的身影破風而出,一劍朝著他的喉間刺來!

眼見自己的一式十方雷雨似乎根本沒有起到任何的效果,何朝夕心中的寒意已經無法用言語形容,但在這一瞬間,他還是出平時極限度的做出了應對。

他手中的青色長劍硬生生的偏折,像一根扁擔般狠狠掃向丁寧持劍的手臂!

丁寧驟然收劍,橫劍反擋。

又是當的一聲震響。

丁寧如折翅的大鳥般慘然往後倒墜,落入身後的無數狂風陣中。

何朝夕手中的青色長劍頻率極快的震動著,出奇異的嗡鳴。

這一劍將丁寧逼回紊亂的十方風雨之中,怎麼看都是他的勝利,然而他卻莫名的感覺到有些地方不對。

也就在這一刻,他的呼吸又是驟停。

一道青色的流光自散亂的風中射出,噗嗤一聲,沒入他的腹中。

一篷血霧從他的腹部射出來。

何朝夕震驚而有些茫然的出了一聲厲嘯,整個身體不自覺的往後倒退。

無數倒吸冷氣的聲音響起。

一柄青色的無柄小劍深深的沒入何朝夕的腹中,劍尖從他寬闊的後背一處透出。

鮮血如許多蚯蚓,沿著劍尖急的流落。

何朝夕垂頭。

直至此時他才確定,刺入自己腹中的就是從自己劍上射出的那一柄子劍。

明明在數個呼吸之前,他的體內還有很多氣力,但是隨著劇烈的痛苦從中劍處不斷傳入腦海,他感覺到自己體內的氣力在這後退數步間已經好像被抽空。

「怎麼可能會這樣?」

他看著前方,嘶聲叫了起來。

很多修行地師長的心中也同樣響起這樣的聲音,他們深深的吸著氣,看著還在紊亂捲動的雷雨,眼神里甚至不由自主的出現了一些敬畏,就像他們雖然是凈琉璃的前輩,但是看著凈琉璃的目光中始終帶著一些敬畏一樣。

他們能夠想明白為什麼會造成這樣的結果。

丁寧破了這一招十方雷雨,並擊中那柄小劍,略微改變了小劍的行動軌跡,最後在那橫劍一擋之時,又劇烈震蕩母劍劍身,令母劍元氣顫亂,無法接住射回的小劍。

只是他們也無法想明白,丁寧是怎麼可能做到這些。

……

一直沒有多少特別表情的林隨心再次笑了起來。

這時丁寧的聲音又響了起來,隨著風聲傳入所有人的耳廓。

「這是劍胎上記錄的劍招,我都看過,你還敢用?」

「更何況你用得這麼生疏。」

「更何況我先前說那些話的時候,就知道你會用劍胎上的劍招。」

隨著這幾句話響起,丁寧的身影緩緩的從風影中透出,重新出現在所用人的視線里。

所有人的視線有些凝固。

「難道只是花了那麼短的時間,就看懂了上面的所有劍式?」

有名選生突然忍不住失神的叫了起來。

「看懂也不算什麼。」

凈琉璃也深吸了一口氣,緩緩呼出,自言自語道:「關鍵在於看懂了,就能抓住對方的一些錯漏,輕易破解,這才是真正會用劍。」

丁寧轉身,看向顧惜春。

在他的身後,何朝夕頹然的跌坐在地。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