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一百四十五章破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天青葉落下,他的姿態依舊很自然。 或挑,或刺,或斬,看上去很隨意的擊落一些落下的青葉。 他身周的地面上發出密集的嗤嗤響聲,身上也有細小的血珠再度飛起,然而他很走出了漫天飛舞的青葉之中,...

岷山劍會原本就天下矚目,因為丁寧,這場劍會是多了許多獨特的色彩。

自暗棋的身份展現,何朝夕這名和參與劍會的絕大多數選生相比可以說是默默聞的少年,已經註定留名在後世的一些典籍里。

這是真正的不鳴則已,一鳴驚人。

然而當刺耳如蟬鳴的劍嘯聲響起,何朝夕卻是並沒有進,而是在退。

先前的那種疲憊姿態已經完消失,他的身體給人一種完充滿活力和力量的感覺。

一步踏下,他的身下便出現了一個橢圓的凹坑,整個人像投石車投出的石頭一樣往後拋飛出去,與此同時,他手中顯得過分寬厚的劍上卻是飛灑出片片薄如蟬翼的晶瑩劍氣,割破夜色般朝著丁寧劃去。

只是這一瞬間的畫面,就讓很多選生覺得佩服,甚至自愧起來。

因為何朝夕的這一劍極為穩定和自信。

他手中的這柄子母劍是丁寧代為挑選,然而出劍沒有半分疑慮,而且此刻他根本不急。

似乎他的對手並不是可以讓他加名聞天下的人,而是平時一名尋常的對手。

這些選生自認換了自己,在此時絕對不可能有如此平穩的心態。

為關鍵的是,論是真元還是體力,此時的何朝夕都顯得非常充沛。

現在誰都可以看得出何朝夕之前是故意隱藏了實力,然而為了故意隱藏實力,之前何朝夕也付出了很大的代價,流了很多血,和對手纏鬥了很長的時間。

能夠在這樣連番的受傷和戰鬥之後,還能保持充沛的真元和體力,這才是他為可怕的地方和大的優勢。

所以何朝夕根本不急。

他可以和丁寧慢慢消耗。

因為他覺得丁寧一定會比他急。

因為在丁寧的意圖裡,不只是要擊敗他一個人,而是還要留下力量對付接下來的顧惜春和葉浩然。

所以他出的這第一劍是為「蟬簾重」。

看似每道劍氣薄如蟬翼,輕而脆弱,但丁寧若是想要進,這些劍氣瞬間堆疊如簾,將會沉重比。

凈琉璃微眯著眼睛,就像一隻盯著老鼠的貓一樣看著何朝夕出的這一劍。

她認為何朝夕的這一劍和策略本身都沒有什麼問題,就看丁寧會如何應對。

蟬鳴聲依舊。

丁寧站立在原地一步未動,只是往前刺出了一劍。

一片驚呼聲響起。

尤其是張儀和謝柔是瞬間面白如雪。

他的身體頃刻被數蟬翼般的晶瑩劍氣包圍,如沐冰雪,當劍氣飛灑而過,空氣里出現了許多飛灑的血珠。

丁寧的身上很多處被割破,飛灑出鮮艷而滾燙的鮮血。

「怎麼會這樣?」

很多選生愣住,心中又不可遏制的響起這樣的聲音。

先前是因為丁寧表現得太強而令他們法相信,現在他們是已經接受了丁寧的強,而法相信如此強的丁寧怎麼可能會被何朝夕這樣的一劍而添上許多道傷口。

只是他們的法相信,只是看不懂丁寧此時的應對和所出的一劍。

他們看不懂,場間絕大多數修行境界遠在他們的師長和岷山劍宗的修行者,卻是都看得懂。

「厲害。」

耿刃搖了搖頭,發出了一聲輕聲的讚歎。

凈琉璃眉頭微皺,丁寧的強大令她身體再次泛起緊張和不舒服的感覺,即便她也同樣十分欣賞丁寧。

丁寧的肌膚上此刻雖然被割出許多道血口,看上去十分凄慘,然而那些血口卻是極淺,甚至不需要處理,馬上就應該能自然止血。

而方才丁寧只是出劍挑飛了幾片對他形成真正威脅的劍氣。

丁寧的出劍,甚至沒有消耗什麼真元。

這一劍,就像是一支箭軍齊射,萬千箭矢落向他,而他卻在一瞬間看清了真正對自己造成威脅的數箭,除了那數箭之外的其餘箭矢他都根本沒有管。只是以微小的代價,便讓這支箭軍消耗了一輪。

何朝夕也並沒有看懂丁寧的這一劍。

看到空氣里血珠飛灑,他雖然有些不能理解,但是他的出劍卻依舊穩定。

他的身體還在往後飄飛,雙腳還未落地,他便施出了第二劍。

十數條青色的劍光沿著他的劍身往前游出,速度驚人,卻在空中彎曲扭轉,且每一道劍光的先後都略有不同。

這十數條青色的劍光,就像是十幾條青色藤蔓纏向丁寧顯得有些單薄的身影。

這便是青藤劍院知名的劍式之一,「青藤繞」

丁寧很自然的往前前行。

然後他又出了一劍。

這次他的出劍為簡單。

他他手中的末花殘劍甚至給人根本沒有任何劍式的感覺,只是像一截短棍一樣在一道青藤上敲了敲。

然後他就從十幾條發出嗤嗤聲響的青色藤蔓中走了過去。

十餘道青色藤蔓般的劍氣落在了他身後。

這一瞬間,山谷里響起了許多遏制不住的驚呼聲。

很多選生終於看懂。

而那名帶著何朝夕和南宮采菽來參加岷山劍會的青藤劍院師長,是忍不住往前跨出了一步,滿臉不可置信的神情。

丁寧輕易的破了這一式「青藤繞」。

任何劍式自然都有破綻,都有薄弱處可尋,都可以破解,然而即便是這名青藤劍院師長,也根本沒有想到這一招「青藤繞」竟然會被人如此輕易的破解!

丁寧似乎只看了一眼,就看到了這一招劍式的薄弱處,然後他都沒有用什麼特別的劍招,只是隨手敲中了這劍招的薄弱處,就從這些劍氣中走了出去。

只是依靠普通的擊刺,時機和步伐,如此自然。

這樣的破解,甚至讓這名青藤劍院的師長不由自主的產生了原來「青藤繞」這麼弱的感覺,甚至開始懷疑青藤劍經上所有劍式!

何朝夕變了臉色。

他的呼吸在這一剎那徹底停頓。

他不敢相信,而且身體也是下意識一般,再出一劍。

數青色片狀的劍氣出現在他前方的空中,朝著丁寧紊亂的飄灑而至。

這是青藤劍院的「千葉落」,取意便是數青葉從空中飄落,這些劍氣自然加密集,加紛亂而跡可尋。

所有的驚呼聲戈然而止。

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丁寧的身上。

丁寧的身影卻依舊沒有任何劇烈的動作。

在所有人震驚的目光里,他只是好像平時走路一樣,自然的前行,然後出劍。

漫天青葉落下,他的姿態依舊很自然。

或挑,或刺,或斬,看上去很隨意的擊落一些落下的青葉。

他身周的地面上發出密集的嗤嗤響聲,身上也有細小的血珠再度飛起,然而他很走出了漫天飛舞的青葉之中,末花殘劍上依舊連潔白的細花都沒有盛開。

那名青藤劍院的師長震駭到難以用言語形容的地步,身體不斷的顫抖。

何朝夕忘卻了後退,臉色雪白如紙。

看著越來越為接近的丁寧,他終於明白自己不可能用遠攻消耗的劍式來對付丁寧。

一聲暴烈的吼聲從他的喉間迸出。

隨著這聲巨吼,他的雙臂放佛脹大了一倍,肌肉高高隆起,手中顯得過分寬厚的青色長劍驟然發出耀眼青光,整柄劍高高揚起,與此同時,他的雙足頓地,整個人往上方的天空躍起。

他就像持著一柄開山巨斧,要將整個地面斬開一道溝壑一般,迎頭朝著丁寧砸了下去!

這就是「開山斧」,大秦軍中很多劍師都會用的普通劍招,純粹追求瞬間的爆發力。

既然確定法用之前的方法來對付丁寧,何朝夕便頃刻改換了戰法,要用純粹的力量壓倒丁寧。

然而也就在這一瞬間,丁寧很自然的止住進勢,然後往斜後方跨了一步。

巨大的劍光落下,就落在他身前和身側一尺之處。

塊塊裂開又炸起的土塊甚至砸到了他的身上,但是他只是很簡單的抬起劍,斜斜刺出一劍。

嗤的一聲,此次他的末花劍上響起了劍氣破空的聲音。

何朝夕一聲怪叫,還未落穩的身體往後崩飛出去,身前帶出一道道殘影。

空氣里有鮮的血珠飛灑。

他的小腹上出現了一道淺淺的血痕。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