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一百四十三章明卒和隱棋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道:「你這個理由不能令我信服,你自己也很平靜。」 「我和你不一樣。」丁寧搖了搖頭,看著他說道:「我看著張儀和謝柔他們平靜,是因為我確定他們能贏,我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但是你對我不了解...

誰都可以感覺到端木凈宗周身真元一炸時所蘊含的力量。

即便有著藥力的剋制,甚至還有可能有百里素雪在准允他參加劍試時所加的其它手段,然而那一炸時端木凈宗所表現出來的真元修為就已經到了四境巔峰,只是身體在極度危險下自然宣洩出,並未凝成一股的天地元氣就已經將丁寧往後炸飛了出去。

足足相差一個大境的修為,使得丁寧的力量在他面前就像小孩子和成年人的區別。

小孩子如何打得過成年人?

然而現在的情形卻偏生是成年人被小孩子一陣狂風驟雨的拳擊倒,根本連出拳的機會都沒有。

很多選生甚至莫名的覺得難受起來。

因為他們下意識的以身代端木凈宗,只是想著如果自己擁有端木凈宗這樣強大的力量,結果根本連展現的機會都沒有,都甚至沒有能夠好好的出一劍,他們就已經覺得難受。

只是將自己放在端木凈宗的位置想想便難受,身為當事人的端木凈宗,自然是難受到了極點。

這種難受,超過了他此刻身體的痛苦本身,讓他口中還@f在涌著血沫,便忍不住瘋狂的叫喊了出來:「我一定會殺了你!你這是投機取巧!下一次你不可能是我的對手1

聽到這樣的喊聲,往回走的丁寧沒有任何的回應,甚至連眉頭都沒有皺一下。

這依舊讓端木凈宗用不出力氣,他呆了呆,加難受,加不甘的叫了起來:「為了要贏我,你一次性將積蓄的寒煞劍氣部用了出來,我看你接下來憑藉什麼取勝1

所有旁觀的選生和修行地師長心中同時一震,這的確是丁寧所需面對的問題。

丁寧微微皺眉,停了下來,轉身看向跌坐在地,面容比瘋狂和猙獰的端木凈宗。

「對我知曉得這麼清楚,你加入劍試的真正目的是我,而不是厲西星。」

「自甘成為人的工具,都不是統帥將,而是陣前卒,現在又有什麼好憤怒和不甘的?」

這兩句話的聲音並不響亮,然而不只是端木凈宗,就連場外許多選生在聽清的瞬間都是一僵,甚至有些人不自覺的低下了平時驕傲抬著的頭。

他們都明白丁寧想要表達的意思。

在這場天下矚目的盛大劍會裡,他們就算表現得再優秀,也只是對陣雙方中的卒子,而丁寧卻是將。

他以自己的意願戰鬥,和那名容姓宮女以及她身後所不在的完美影子戰鬥。

只是從這一點而言,他便已經高出了他們所有人一等。

所以此時丁寧的話語雖然平淡,但是他們卻都可以感覺到裡面的驕傲,這種驕傲足以讓他們自懺。

端木凈宗的嘴張著,但是面容也是僵住,一時竟言以對。

一名修行地的師長轉身望向身後山崖間休憩的營地。

他知道此時那名容姓宮女也必定在看著這片山谷。

端木凈宗在整個劍會裡是一招狠棋,這樣的布局傳出去,絕對會讓天下的修行者都佩服和驚懼皇宮裡那名完美女子的能力。

然而這樣的一招狠棋竟然直接就被丁寧如此乾脆的擊敗,這記形的巴掌,拍得響亮到了極點。

他想著容姓宮女此時的臉色一定很精彩。

……

容姓宮女和這名修行者所想的一樣,正在凝視著黑夜裡端木凈宗和丁寧的身影。

只是和他所想不一樣,容姓宮女此時的臉色依舊沒有太大的改變,依舊是冷漠而高貴的表情。

端木凈宗從獃滯中回過神來。

他心胸極為狹窄,自然不會因為丁寧那兩句話而消除心中的憤恨,他咬了咬牙,還要忍不住再說兩句狠話。

然而就在此時,丁寧又做了一件讓他呆住的事情。

丁寧轉身對了林隨心行了一禮,然後看著何朝夕,說道:「我要挑戰何朝夕。」

一片不可置信的驚呼聲又如潮水般響起。

就連獨孤白和易心等人都震驚的瞪大了眼睛。

「小師弟…你…你…」張儀都不能理解丁寧是什麼意思,語氣顫抖得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

「你現在就要挑戰何朝夕?」

林隨心淡淡的看著丁寧,嘴角卻是露出一絲意味深長的笑意。

丁寧點了點頭,道:「如果准允的話,我想要一盞茶的休憩時間。」

一片嘩然。

所有人確定自己沒有聽錯,丁寧剛剛才出手擊敗端木凈宗,然而現在他竟然又直接要挑戰何朝夕,和何朝夕決鬥!

光是接連的要求決鬥已經足夠令人震驚,而且何朝夕還是一開始就站在他這一邊的人。

然而也就在此時,凝望著山谷的容姓宮女卻是變了臉色,眼中第一次出現真正震驚的情緒。

「為什麼?」

當所有人的目光匯聚在自己的身上,在人群中一直都顯得極為低調的何朝夕眉頭微皺,抬起了頭,看著丁寧問道。

丁寧看著他,沒有回答。

但只是通過眼神,何朝夕就知道丁寧是覺得已不必回答。

「你是從什麼時候發現是我?」

何朝夕沉默了片刻的時間,認真的問了這一句,然後又看著丁寧接著說道:「若是你不解開我的疑惑,我不會答應和你決鬥。」

隨著他這句話出口,場間再度響起數細碎的驚呼聲,張儀和謝柔等人看著何朝夕,臉色迅速蒼白起來。

「他就是皇后的暗棋?」

凈琉璃深吸了一口氣,緩緩搖了搖頭,道:「連我也沒有看出來他就是皇后的那棵暗棋。」

「了不起。」

澹臺觀劍覺得這三個字已經有些說得老套,但他沉吟了一息的時間,還是覺得這三個字足以形容他此時的心情。

「先解決端木凈宗,此刻又直接挑戰何朝夕。」

凈琉璃也極為罕見的笑了起來,道:「要做就做得徹底…這場劍試到后是我安排還是他安排?他竟是想直接逐一擊敗這些人?」

山谷里另外一側,黃真衛的嘴角浮現出一絲苦笑,他感覺到自己的猜測正在變為現實。

山谷里紛亂的聲音還在繼續。

大多數人此刻還沒有像黃真衛和凈琉璃一樣想得深遠,他們只是因為何朝夕的話徹底反應過來,何朝夕便是那顆隱棋!

所有人都不得不承認,何朝夕作為隱棋的確是佳的人眩

因為他太過平庸,不吸引人的注意。

很多人除了他那柄奇特的子母劍之外,對他的面容都甚至沒有太大的印象。

這樣的隱棋,連絕對旁觀的他們都沒有看出來,身在局中的丁寧,又如何能夠察覺?

這樣的疑問若是得不到回答,換了自己,恐怕也法做到靜心的決鬥。

「你太平靜。」

丁寧的聲音響起,山谷里紛亂的聲音驟然消失,「從頭至尾你都太過平靜。」

何朝夕深深的皺起了眉頭,他沉吟片刻,道:「你這個理由不能令我信服,你自己也很平靜。」

「我和你不一樣。」丁寧搖了搖頭,看著他說道:「我看著張儀和謝柔他們平靜,是因為我確定他們能贏,我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但是你對我不了解,對他們也不如我了解,對那些劍和劍經也不如我了解。和我一樣的平靜,便是異常。」

頓了頓之後,丁寧接著緩聲道:「這種平靜,使得你在看到他們獲勝之後的喜悅都顯得有些虛假,這種虛假,我只在你的眼中看到。」

何朝夕沉下臉,自嘲般道:「在這樣的劍會裡,你竟然還有心情仔細分辯每個人眼中的細微神色?」

丁寧點了點頭,道:「因為我不是卒,我要注意的地方和你們不一樣。」

「好一個統帥將。」

何朝夕感慨的輕嘆了一句,然後他的手落在了自己的劍柄上。

此時他這樣的一個動作,便讓所有人明白他已經應承了這場決鬥。

「為什麼1

一聲憤怒和不解的聲音在此時響起。

張儀看著何朝夕,胸膛劇烈的起伏著:「你是青藤劍院的學生…白羊洞歸於青藤劍院,丁寧師弟若是勝出,青藤劍院同樣榮光。」

「夏蟬出土,一鳴驚人,到底是誰的一鳴驚人,卻很重要。」

何朝夕平和的看著情緒激動的張儀,抬頭看向遠處的山間,說道:「而且你們不知道,我卻是知道,就在不久前,這岷山劍宗的山間死了一名修行者,那人也姓何。」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