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一百四十二章斷骨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聲響起。 直至此時,端木凈宗才發出了一聲怪叫。 他的身體法控制,後退一步之間,便往後跌坐下去。 「這是怎麼回事?」 「怎麼會這樣1 看著這樣的畫面,很多選生終於...

端木凈宗沒有出聲。

他也根本來不及發出聲音。

丁寧這句話只是第一個字響起的瞬間,丁寧的眼睛便明亮起來,比此時天上的星辰還要明亮。

他的身體周圍突然出現了很多柔和的氣息。

一條晶瑩的水流圍繞著他的身體生成。

雖是黑夜,然而這條晶瑩的水流波光粼粼,給任何人的感覺就像是夕陽下的湖面。

他手中末花殘劍施展極光劍經所激起的幽青色劍芒唯有任何的改變,然而當這條晶瑩的水流生成,這些幽青色劍芒卻是沉浸於水流之中,猶如和水流奇異的融為一體,速度數分!

端木凈宗來不及思考,心神盡數被恐懼佔據,拚命的往後疾掠。

他來不及思考丁寧為什麼能夠到這種程度,但是他知道自己肯定跟不上丁寧的速度。

然而像他這種修行者潛意識裡的反應往往便意味著即將發生的事實。

或者說,感覺跟不上時,一切便都已經發生,身體再接下來的動作,已是來不及。

轟的一聲巨響!

f端木凈宗身周數尺的地面盡被擊碎,數塵土和碎礫帶著恐怖的衝擊力形成了一圈環形的波浪往外瘋狂的擴張。

丁寧的身體像被一輛馬車撞中,往後震飛出去。

許多修行地的師長眼中是震撼,而大多數先前已經被淘汰的選生的眼瞳中卻是震驚和不解。

他們根本法理解眼前的畫面。

他們不能理解為何這一剎那端木凈宗的身體周圍就像是發生了爆炸,而施展出的劍芒明明就像要刺中端木凈宗的丁寧,怎麼會被炸飛了出去。

啪的一聲悶響。

時間在此時似乎很長,但實則極短。

這是丁寧重重落地的聲音。

丁寧的雙足落在後方數丈外的地上,腳下爆開兩團塵浪。

他的臉色有些蒼白,只是身體卻異常平穩,落地瞬間雙膝微彎,便輕易的抵消了落地時的衝力,站得極穩。

端木凈宗的身體在散開如蓮的塵土和氣浪中顯現出來。

所有人看到他的臉色蒼白如雪,眼瞳里儘是震驚和茫然。

絕大多數觀戰的選生依舊不明白髮生了什麼,然而在下一瞬間,端木凈宗的雙腿上驟然發出了許多令人心悸的嗤嗤聲響。

這些選生震驚比的看著端木凈宗的雙腿。

他們的眼瞳里出現了許多鮮艷的紅色。

一縷縷的鮮血,如同鋒利的劍片,從端木凈宗的雙腿上往外激射著!

一道恐懼、憤怒和不解的怪叫聲響起。

直至此時,端木凈宗才發出了一聲怪叫。

他的身體法控制,後退一步之間,便往後跌坐下去。

「這是怎麼回事?」

「怎麼會這樣1

看著這樣的畫面,很多選生終於法控制自己的情緒,失聲的叫了起來。

沒有人回答這些選生的問題。

丁寧已經調勻了呼吸和體內激蕩的真元,出聲:「我希望你不要輕易認輸。」

在他聲音響起的同時,他的身體便已經開始前進。

一聲凄厲的劍鳴,一道斜往上挑起的白色劍光,隨著他的進勢,狠狠撞向端木凈宗的身體。

這道白色劍光就像一隻斜往上挑起的羊角。

這便是白羊洞的白羊挑角。

這劍的真正劍意在於隱忍和相持,以丁寧先前的表現來看,他足有多精妙的劍式用於此時的進攻。

然而一直都在獃獃的看著這場戰鬥的張儀,此時眼眶卻是莫名的濕潤。

因為他感覺得出這一劍的意思,感覺得出他的「小師弟」這一劍所代表的意思。

在薛忘虛的言傳身教之下,他也已經領悟這白羊挑角的真意,然而此時,他卻覺得似乎就連薛忘虛施展這一劍的劍意都不及此時丁寧的這一劍劍意。

凈琉璃的臉色都有些微白起來。

就連澹臺觀劍的呼吸都有些停頓。

這是他這幾年所見的劍意為完美的一劍。

……

絕大多數觀戰選生的臉色變化劇,他們都直覺跌坐在地的端木凈宗不可能擋住這一劍。

難道丁寧直接想要殺死他么?

只是現在比試還未中止,丁寧乘勢進擊,卻是根本可厚非。

又一聲憤怒的怪叫從端木凈宗的口中迸出。

他的雙腿劍創上還在往外激射著鮮血,發出激烈的嗤嗤聲響,但這一剎那他硬生生的站了起來,往前斬出一劍。

當的一聲悶響。

紫紅色軟劍如重鎚一般敲擊在丁寧的末花殘劍上,接著柔軟的劍身卻如同毒蛇一樣遊動起來,纏繞上丁寧的劍身,就要切向丁寧手指!

然而也就在此時,丁寧的左手已經印向端木凈宗的胸口。

端木凈宗的左手如電伸出。

啪的一聲爆響同時響起,在下一瞬間,卻是一陣尖利的金屬刮擦聲和數驚呼聲以及隱隱的骨裂聲!

端木凈宗口中鮮血狂噴,身體頹然的往後弓縮,法控制的再次往後跌坐下去。

丁寧的左手還保持著前伸的姿勢,激起的氣浪還在他的臂上纏繞。

纏繞在他殘劍上的紫紅色軟劍,隨著端木凈宗的身體倒退,力的刮擦在末花殘劍的劍身上,帶起絲絲的火光。

「怎麼會這樣?」

許多選生的呼吸艱難到了極點。

在方才一瞬間的戰鬥里,丁寧的力量竟然壓倒了端木凈宗,他的左手竟然硬生生的震開了端木凈宗的左拳,接著狠狠衝擊在了端木凈宗的胸口。

不需要聽清方才的骨裂聲,只是看著端木凈宗口中狂噴的鮮血,他們就可以肯定端木凈宗的胸骨必定斷裂了幾根。

丁寧真的打斷了端木凈宗的骨頭。

但是這怎麼可能!

端木凈宗的真元修為遠超於丁寧,怎麼可能反而在力量上有著這樣的差距!

丁寧卻視他們的震驚。

他沒有絲毫的停頓,繼續揮劍前行。

他此時身上沒有多少真元流動的氣息,但是穿過前方的紊亂氣流和塵煙時,一股難以言明的威勢,油然而生。

「好強1

獨孤白也直到此時才呼吸有些艱難的恢復平順。

他忍不住隨著呼氣吐出了這兩個字,但馬上又覺得不夠,接著忍不住說道:「太強1

端木凈宗的眼瞳被丁寧的身影所充斥,感受著這股難以言明的威勢,他的憤怒都徹底變成了恐懼。

他可以確定,如果自己不認輸,丁寧在下一瞬間絕對會毫不留情的再次打斷他的數根胸骨!

「我認輸1

他開口,發出了一聲惶急而不安的尖叫聲。

丁寧毫不猶豫的收劍,轉身。

一切安靜下來。

整個山谷都瞬間歸於寂靜。

就連呼吸聲都似乎消失,唯有遠處山林間隱隱傳來的蟬鳴。

……

所有觀戰的選生震驚的看著丁寧的身影,反應過來這一戰已經終結。

后加入,甚至不惜以退出岷山劍宗為賭注的端木凈宗,竟然就這樣敗在了丁寧手中。

然後他們所有人的腦海之中開始不斷的反覆方才他們眼瞳捕捉到的戰鬥畫面。

接著即便是這場間再愚鈍的選生,也開始慢慢明白方才發生了什麼。

丁寧一瞬間施出體內積蓄的所有寂寒劍氣,以暴烈開端,接著施展的劍式,壓得端木凈宗連反擊的機會都沒有,連徹底動用真元,發揮修為遠超丁寧的優勢的機會都沒有!

再接下來的一瞬間,丁寧竟然用出了雲水宮的劍經,用雲水宮的劍經配合極光劍經,使得出劍數分!

端木凈宗在劍已至身之時,身體陷於死亡的恐懼,身體的直覺反應將體內的真元和天地元氣往外壓出,雖然產生的強大力量避了被丁寧直接斬斷雙腿,然而體內的真元和天地元氣卻幾乎消耗一空,甚至體內的氣血都恐怕震蕩到了極點。

所以這便是接下來端木凈宗根本發不出力量,在力量上根本法和丁寧抗衡,被一擊斷骨的真正原因。

端木凈宗就像是一柄絕世寶劍,然而這柄寶劍就連出鞘的機會都沒有,就已經被折斷!

「怎麼會這樣?」

雖然心中明明知道原因,然而強烈的不可置信的感覺,還是讓很多選生都忍不住再次發出了這樣的聲音。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