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一百四十章惡毒對無恥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激你,我會罵你。」 丁寧平靜的看著端木凈宗,道:「會罵得很難聽。」 先前有些開始懷疑丁寧的人也不由得怔住,丁寧身後的厲西星皺了皺眉頭,張口就想要說話。 「簡直是笑話。」端木凈宗...

場邊所有人都覺得他會說些什麼令林隨心同意,然而他的表現卻是再度令所有人意外。

他抿著嘴笑著,搖了搖頭,道:「對不起,我拒絕。」

林隨心眉頭微挑,看了端木凈宗一眼,沒有出聲。

丁寧平靜的注視著端木凈宗的背影,道:「你不敢?」

所有人的心頭一跳,這異於是裸的挑釁。

端木凈宗的笑容驟然消失。

他轉過身來,淡淡的看著丁寧,道:「不急在一時。」

丁寧也看著他,毫情緒的淡淡道:「晚了可能碰不到。」

端木凈宗沒有生氣,反而突然甜甜的笑了起來:「你很自信。」

「你似乎覺得你一定可以對付得了我。」

端木凈宗對著丁寧說話,目光卻是落在了丁寧身後側的厲西星身上,然後笑著接著說道:「我明白了你的意思,你是覺得你比厲西星和我都強,但同時你覺得厲西星不如我,所以你生怕我在接下來的劍試里遇到厲西星,厲西星的遭遇會被悲慘,所以你想提前解決掉我。」

「我看過你的出手,你的確很強。」頓了頓之後,端木凈宗的目光落回丁寧的身上,溫和微笑道:「我必須奪得首名才能重成為岷山劍宗弟子,所以能小心點便要小心點。能先少耗點力氣解決掉一些容易解決的對手,比一開始就消耗大量氣力好很多。」

「恥。」

聽著這些話語,謝柔忍不住憤怒的罵出了聲。

先前是端木凈宗主動過來挑釁,然而當丁寧主動約戰時,他卻說出這樣的話來,的確顯得很恥。

在場的絕大多數人此時也都覺得端木凈宗很恥。

然而越是恥的人,往往越難對付。

能夠面對挑釁而這樣恥,只能讓這些人心中對端木凈宗的評價高。

只是令他們難以想象的是,難道丁寧真的自覺自己足以對付端木凈宗?

「你真是那樣想的?」

就在這時,一個冷漠的聲音突然響起,讓許多人的呼吸都不由得一頓。

出聲的是厲西星。

厲西星面容冰冷的看著丁寧。

「他說的只是他的猜測。」丁寧看著他,說道。

「如果是那樣,我謝謝你的好意。」

厲西星不再看丁寧,看著端木凈宗,冷漠道:「我和你決鬥。」

當這名沉默寡言的少年第一次發聲時,絕大多數人便猜到了他接下來要說的這句話,但是真正聽到這句話的時候,這些人還是不可避的倒吸一口冷氣。

這事關很多年前長陵就人盡皆知的舊怨,尤其牽扯到兩個侯府,若是這樣的決鬥真的成行,這樣舊怨下的兩名少年的戰鬥,恐怕就要比正常的決鬥血腥和殘酷得多。

端木凈宗笑了起來。

他笑得很甜,青澀稚嫩的面容上依舊看不到任何憤怒的表情,甚至顯得十分天真。

然而看著這樣的笑容,絕大多數人心中的寒意卻濃,而很多人的目光卻是不由自主的落在了依舊平靜的丁寧身上,他們甚至開始懷疑丁寧一開始站出來的動機,他們開始懷疑,是否丁寧就是故意想造成這樣的局面,讓厲西星消磨端木凈宗的實力。

端木凈宗雙唇微,露出白生生的牙齒,就要說話。

然而讓所有人沒有想到的是,丁寧卻已出聲。

「不要說答應。」丁寧看著端木凈宗,搶在他前面,說道。

端木凈宗微微一怔,微嘲道:「我為什麼不能答應?」

「難道我還怕你說些激將的話來激我?」頓了頓之後,端木凈宗又嘲諷的補充了一句。

「我不會用激將的話來激你,我會罵你。」

丁寧平靜的看著端木凈宗,道:「會罵得很難聽。」

先前有些開始懷疑丁寧的人也不由得怔住,丁寧身後的厲西星皺了皺眉頭,張口就想要說話。

「簡直是笑話。」端木凈宗此時卻已大聲的笑了起來:「我難道還怕你罵不成?」

「你母親是個窯姐,誰知道她是賣藝不賣身,還是賣身不賣藝。」丁寧看著放聲大笑的他,平靜說道。

「嘶……」

整個山谷里,頓時響起一片倒抽冷氣的聲音。

整個山谷里的溫度也似乎隨著這片倒抽冷氣的聲音而真實的降低了下來。

場邊所有修行地的師長不可置信的看著丁寧,面容都甚至冷僵了起來。

這句話罵得惡毒到了極點。

因為在場所有修行地的師長都有些年紀,他們都知道長陵的一些舊事,所以他們都知道,端木凈宗的母親章小環昔日的確是出身青樓,是當時長陵紅的歌姬之一。

雖說當年的很多歌姬都是賣藝不賣身,章小環也應是其中之一,然而有關這些青樓艷事豈會有確切的記載,至少大秦此時的史,都不會浪筆墨記載這些歌姬的生平。

沒有定論的事情,便法辯駁。

所有人都以為丁寧會出惡言攻擊端木凈宗,卻沒有想到丁寧竟然會如此惡毒的直接辱人母親。

「先前端木凈宗很恥,現在他很惡毒。」

聽著山谷里倒抽冷氣的聲音,凈琉璃輕聲道:「他是用惡毒來對恥。」

當她既像是自語,又像是說給澹臺觀劍聽一樣,輕聲說出這樣的話語時,山谷里絕大多數人的目光已經又重落回端木凈宗的身上。

一般選生絕對不敢用這樣惡毒的話語來攻擊端木凈宗的母親,否則就算能夠成為岷山劍宗弟子也必定會遭受端木侯府的冷酷報復,但是丁寧不同。

他在一開始就已經表現出不怕死,他連那名容姓宮女傳遞的意思都可以不顧,便根本不會在乎端木侯府。

所以他才會罵得出這麼惡毒的話,而且所有人可以肯定,接下來他還可以罵出惡毒的話。

端木凈宗臉上的笑容和平靜早就已經消失。

此時他稚嫩的面容上似乎籠罩上了一層厚厚的寒霜。

「你很好。」

看著罵完那一句之後已經並不急著出聲的丁寧,他深吸了一口氣,只是說了這三個字,然後他轉身看向林隨心,躬身,道:「辱人父母,是大仇,請林師伯成。」

「怎麼,只是聽人罵了這一句便忍受不住?」

林隨心的臉上也有了些微諷的神色,說道:「若是我,即便再用難聽數倍的話罵我父母,我也只當他放屁,清者自清。」

端木凈宗沒有抬身,寒聲道:「我自然遠不如林師伯。」

「你喊我師伯,我方才便給你一句忠告。」

林隨心收斂了微嘲的神色,毫情緒的說道:「既然話都說過,你決意如此,我自然可以應允。」

端木凈宗笑了起來,他稚嫩的笑容在此時顯得極為殘忍,讓人心寒。

「你不想和我決鬥,但還是被我逼著決鬥,所以還是我勝了。」然而丁寧卻始終平靜如初,看著他說道:「接下來的決鬥,我依舊會勝你。」

端木凈宗看了他一眼,輕蔑嘲笑道:「現在說這些還有意義么?」

場間一片嘩然,響起數紛雜的聲音。

直到此時,所有人才徹底反應過來,這場決鬥已經成行!在所有人的戰鬥開始之前,端木凈宗和丁寧將會進行第一場對決!

而在短短片刻之前,所有人都認為端木凈宗是皇宮裡那名完美女人的強棋子!

張儀的大腦一片空白,他距離丁寧近,但是此刻他卻獃獃的,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遠處的山谷里,黃真衛的眉頭在此時卻深鎖了起來,他的眼睛里開始閃耀出一種難以用言語形容的情緒。

他想到了一個可能。

連他都覺得不太可能的可能。r1058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