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一百三十九章邀斗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些,微笑得加可親,「知道我當年為什麼殺掉你那條狗么?」 厲西星霍然抬頭,呼吸也急促起來。 「因為那條狗不喜歡我,老是喜歡沖我叫喚。」 端木凈宗微笑道:「我很喜歡那條狗,可是它不...

越是年少,便越是容易衝動和熱血,而成年人卻往往加謹慎,會權衡利弊。

所以越老便越知恐懼,越是怕死,長陵像薛忘虛那樣的人便越是稀少。

山谷重歸寂靜,看著面容稚嫩的端木凈宗,所有在場的各修行地師長心中的寒意比易心和獨孤白等人濃。

因為刻意抹滅巴山劍場和有關那個人的痕的關係,各種典籍里對於長陵那名女主人的記載也很少。

只是所有人都知道她很完美,她的容貌很完美,修行速度很完美,出謀劃策很完美,幕後有她存在的事情,似乎從未有過失敗。

過分完美,便等同於可怕。

為關鍵的是,她似乎處不在,時不在提醒長陵的所有修行者她的可怕。

「你知不知道他現在是什麼修為?」

獨孤白微皺著眉頭,對著厲西星問道。

厲西星沒有說話,很乾脆的搖了搖頭。

獨孤白的目光掃過身周所有人,面色加凝重了些:「這麼說沒有人知道他現在的修為。」

「他應該修了岷山劍宗的天息功法。」丁寧看了他一眼,道:「除非他真正開始戰鬥,否則沒有人可以感知得出他真正的修為。」

「你一定要拿首名?」

獨孤白苦笑了一下,認真的看著丁寧問道。

「如果現在覺得害怕不爭首名,那我便站到對面去。」不等丁寧回答,厲西星便已直接冷道:「哪怕端木凈宗在對面。」

聽到兩人這樣的話語,丁寧只是平靜道:「要首名。」

張儀完能夠理解獨孤白那句問話里包含的意思,他平時為謙虛溫和,但此時他卻是臉色微白的說道:「我師弟不怕死,我也不怕。」

獨孤白沉默了片刻,道:「不知道接下來林隨心會如何安排。」

「這已經不只是白羊洞和鄭袖的賭局。」

簡陋屋棚里,凈琉璃沉冷的注視著丁寧的身影,道:「現在還有師尊和鄭袖的賭局。」

「師尊驕傲。」

「他會准許端木凈宗這麼做,就是他接下賭注,他想讓鄭袖知道岷山劍宗內的事,就算鄭袖有這樣的安排,她都會輸。」

「林師伯比我了解我們岷山劍宗的精神,了解師尊的驕傲,所以接下來的比試安排,會絕對的公平,不會夾雜他任何私人的情緒。」

說了這幾句之後,她又轉頭看了始終在傾聽她說話的澹臺觀劍一眼,又補充了一句:「我只希望丁寧不要讓師尊失望。」

澹臺觀劍保持了沉默。

百里素雪的眼力自然超過他和林隨心等所有岷山劍宗的修行者,這意味著百里素雪也看好丁寧。

只是百里素雪對賭的對象是皇后鄭袖,這樣的賭,百里素雪當然也不可能有多少把握。

潘若葉的面色有些寒冷。

在鹿山會盟之前,她很少出皇宮裡的修行地,所以一味平靜的修行,心裡極少會有特別的情緒。

在任何人看來,她應是皇后的人。

只是此時,她開始有些明白厲西星一開始為什麼會做那樣的選擇,會叛逆的站到丁寧一邊。

因為她感覺到周圍的空氣里好像有數看不見的蛛線。

這些蛛線成了一張巨大的。

而這些看不見的蛛線像操控提線木偶的線繩一樣,連著這周圍每個人的身上。

她不覺得皇后所做的一些事情是錯的。

只是她也不想變成被操控的木偶。

崖間的山道上,那名一直替容姓宮女傳遞消息的黃袍中年男子的臉上浮現多苦意。

他之前開始懷疑丁寧能夠獲得勝利,然而現在,他再度失去信心。

……

還有一些休憩時間,丁寧坐了下來。

張儀等人很自然的也想坐下來。

然而他們的身影卻突然僵祝

丁寧抬起頭來,看向屋棚的另外一端。

山谷依舊寂靜,但是卻已經盪起異樣的氣息。

因為端木凈宗並沒有安生呆住另外一側,而是在緩步朝著他們走來。

黑暗裡,端木凈宗的腳步很輕盈,他紅潤而薄的雙唇微微揚起,稚嫩的臉上帶著開心的微笑,看不到任何的仇恨和憤怒。

「好久不見。」

在距離丁寧等人還有很遠的一段距離時,他就已經看著厲西星出聲。

他稚嫩的面上依舊洋溢著微笑,甚至讓人感覺非常童真。

但正是如此,卻讓許多人心中不由得生出寒意,覺得此人有些變態。

厲西星冷漠的看著他,不想說話。

「不喜歡說話很好。」

端木凈宗走得近了一些,微笑得加可親,「知道我當年為什麼殺掉你那條狗么?」

厲西星霍然抬頭,呼吸也急促起來。

「因為那條狗不喜歡我,老是喜歡沖我叫喚。」

端木凈宗微笑道:「我很喜歡那條狗,可是它不喜歡我,就如當年我也想和你交朋友,可是你卻也不喜歡我。」

厲西星瞬間低沉的咆哮了起來:「我要殺了你。」

「當年你就想殺了我,可是你現在殺不了我。」

端木凈宗搖了搖頭,抿嘴道:「當年你打斷了我兩根肋骨,今天我也只要打斷你兩根肋骨。」

說完這一句,他卻是不再看厲西星,而是望向已經坐下的丁寧,微笑道:「其實我參加劍試還有一個原因,是因為你。」

丁寧看了他一眼,也沒有第一時間回話。

「你真的很好笑。」

端木凈宗稚嫩的臉上沒有任何嘲諷的表情,然而話語中卻充滿了嘲弄:「你一開始就要首名,卻沒想過,當年我們這些人參加大試,在開始之前卻都不敢妄提首名。我們何等的出身,自幼修行都不敢如此,像你這樣的出身,直接說要首名,不是在嘲諷我們所有人么?」

頓了頓之後,端木凈宗很誠懇的說道:「所以在接下來的劍試里,我希望遇到的兩個對手,一是厲西星,第二個就是你。」

一片死寂。

很多修行地師長眼中的神色為複雜。

端木凈宗此時的兇惡,恐怕也代表著這名酒鋪少年接下來的命運會很悲慘。

丁寧看著端木凈宗,依舊沒有說話。

端木凈宗也不在意,微微一笑,轉過身去。

「先前知道了你和厲西星的舊事,我便想著若是哪天真遇到你起了爭鬥,我便也打斷你兩根肋骨。」

然而就在他轉身的瞬間,丁寧卻是出聲,說道:「只是現在見了你,若是在劍試中遇到,我會打斷你四根肋骨。」

丁寧此時說話的神情很平靜,他的語氣也很平靜。

在所有人的印象里,他大多數時候都是如此說話的樣子。

然而不知為何,此時看著他說話的樣子,場間大多數人心生的寒意甚至比一開始想到皇后的完美時還要濃烈。

因為這種寒意加真實。

端木凈宗沒有回首。

他臉上的微笑開始消失。

但不等他說話或者有任何特別的動作,坐在地上的丁寧已經站了起來。

一些驚呼聲不受控制的響起。

因為丁寧此時握住了末花劍的劍柄,然後遙遙的對著凝立的林隨心行禮,出聲:「若是允許,我想要和他決鬥。」

一片加響亮的驚呼聲響起。

張儀和獨孤白等人也都不可置信的看著丁寧,甚至懷疑自己的眼睛和耳朵。

丁寧的這句話,顯然是直接決鬥的邀請。

他要直接和端木凈宗決鬥。

若是在平時,這樣的決鬥邀請已經成立,只是此時在劍會裡,他便需要得到林隨心的同意。

所有人震驚的目光聚集到林隨心的身上。

「邀我直接決鬥?」微怔過的端木凈宗抿著嘴笑了起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