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一百三十八章明棋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得古怪起來。 端木凈宗走得十分平穩和安靜。 隨著他越來越接近,所有人也都清晰的看到了他乾淨而清秀的眉眼。 他的面容比丁寧等人還要稚嫩,就像一個沒有長大的孩子。 只是行走...

像澹臺觀劍這樣的人物自然有著挾一方風雨的氣勢,雖然身上的真元沒有半分的流露,但他的轉身回望,卻還是使得他身周的夜色都朝著他凝視的方向傾斜。▲∴,

丁寧第一時間感覺到了澹臺觀劍的異常,順著澹臺觀劍的目光望去,他看到山崖間的山道上出現了一名身穿青玉色袍服的少年。

身穿岷山劍宗獨特的青玉色袍服,自然便是岷山劍宗的弟子,而且那少年面容稚嫩,看上去多和丁寧等人一般年紀,在門中必定是澹臺觀劍的後輩。

然而丁寧卻十分清楚,只有在情緒有著明顯波動的情況下,澹臺觀劍的這一轉身才會讓此刻絕大多數人有所感應。

接著他注意到凈琉璃的眉頭也深深的皺了起來。

整個岷山劍宗一代的修行者之中,沒有誰的修為可以讓凈琉璃感到麻煩,所以凈琉璃此時的修為,只可能是因為這名少年的身份,而且這個少年的出現,應該都不在她的安排之中。

「是誰?」

丁寧側轉過身,看了一眼厲西星,問道。

一般在周圍人有不解的時候,都是問他,而這次卻變成了他問厲西星。

因為他也感覺到了厲西星的身體有了些微的異樣震動。

在這些進入前十的選生里,厲西星也是屬於進入得為輕易的人之一。

因為他的出手十分的冷酷。

那種冷酷是從骨子裡流淌出來,就像某種生存在野外的凶獸的天性,這種冷酷不僅是漠視別人的生死,甚至漠視自己的生死。給任何人的感覺便是只要有殺死對手的可能,他便絕對不會留情。

只是這種冷酷,便讓他遇到的兩名對手直接失去了戰鬥的勇氣,在戰鬥一開始,自覺限於劣勢的時候便害怕得直接認輸。

像厲西星這樣的人,絕對不會害怕強者,只可能是他認識走出的這名身穿青玉色袍服的少年。

厲西星沉默了一息的時間,說道:「我早說過我和你們站在一邊未必是件好事。」

其餘人還未馬上反應過來,丁寧卻已平靜的說道:「所以他就是端木凈宗?」

「端木凈宗?」

張儀反應過來,震驚道:「他來做什麼?」

獨孤白凝望著那名緩步而來的少年,眉頭也深深的皺了起來。

端木凈宗雖然也是岷山劍宗的正式入門弟子,但在岷山劍宗中的地位和凈琉璃相距甚遠,他想不明白端木凈宗此時出來能做什麼。

長陵昔日的那件舊事因為事關兩個侯府,所以幾乎鬧得人盡皆知,那名身穿青玉色袍服的稚嫩少年只是剛剛走入這個山谷,在一些低聲交談之中,所有修行地的師長也都明白了他的身份,所有人的神容都變得古怪起來。

端木凈宗走得十分平穩和安靜。

隨著他越來越接近,所有人也都清晰的看到了他乾淨而清秀的眉眼。

他的面容比丁寧等人還要稚嫩,就像一個沒有長大的孩子。

只是行走之間,卻自然有著超出一般選生的風範。

他清澈的目光也只是平直的注視前方腳下的道路,並不像周圍亂掃,他直直的走向林隨心。

林隨心的眼眸里出現有興緻的神色。

在距離他五丈之處,端木凈宗站定,然後躬身行了一禮,清聲道:「參見林師伯,宗主已經恩准我來參加后的劍試,煩勞師伯安排。」

「什麼?」

山谷中一片嘩然,議論聲嗡嗡不停,但在接下來一息之後,議論聲卻是又驟然消失。

因為凈琉璃已經出現在林隨心和端木凈宗的身側。

「你要參加后這前十的劍會?」

凈琉璃微寒的聲音響起,傳入所有人的耳中。

端木凈宗頷首,含羞般說道:「已經身為門內弟子,再來參加這劍會自然毫道理,所以我便求見宗主,讓宗主准我退出岷山劍宗,以尋常選生的身份再來參加這劍試。雖然這實是有些胡鬧,只是宗主還是准了。念我通過前面數關應該沒有任何問題,他也只是令我服了同樣的葯散,然後又令我吃了一丸海柳丹。」

山谷中再度一片嘩然。

所有人在知曉他身份的時候,都可以猜出他的出現便是為了昔日之仇,但是沒有人想到他竟然會用這樣的方式尋仇,也沒有人想到百里素雪竟然會同意。

「要讓你的身體狀況接近這些人十分簡單。」凈琉璃微眯著眼睛看著端木凈宗,接著說道:「只是師尊不可能同意。」

「何師叔的例子在前,我如何敢假借師尊的名義。」

端木凈宗面容不改道:「只是宗主准我退出岷山劍宗,以尋常選生的身份再來參加這劍試,也有一個條件,他念及我已經在岷山劍宗修行數年,便對我說,若是我敗在任何這些人手中,我便算未曾通過劍會,不再是岷山劍宗的弟子。」

此言一出,山谷中所有觀戰的各修行地師長是心中震驚難言,然而凈琉璃的面色卻是沒有什麼變化,只是語氣變得為冰冷了一些:「師尊既然同意,我不可能阻攔,只是你確定要這麼做?」

端木凈宗維羞般一笑,對著她微躬身行禮,道:「麻煩師姐,但望師姐成。」

凈琉璃沒有再說什麼,也不再看他,只是轉身走回澹臺觀劍所在的簡陋屋棚。

場間眾人心中的震驚,卻像醞釀已久的風暴,徹底席捲開來。

「怎麼可以這樣1

謝柔的臉色變得十分蒼白,因為情緒波動得太過劇烈,她的聲音都發抖起來。

絕大多數選生的目標只是進入前十,獲得岷山劍宗修行的機會,然而丁寧是要奪得首名。

端木凈宗在此時加入前十的比試,便是憑空為丁寧樹了一名強大的對手,而且已經在岷山劍宗修行數年的端木凈宗,可能比才俊冊上所有排名在丁寧之前的人為強大!

張儀的面色同樣發白,嘴唇也在顫抖著,但是他卻沒有辦法發出異議。

因為這是來自於岷山劍宗宗主的決定,而這劍會本來便是他挑選宗門內弟子的儀式。

「好厲害的一步棋。」

獨孤白看著好像很幼稚,好像很害的端木凈宗,嘴角露出些微嘲的神色:「我們都以為她埋伏了一步暗棋,卻是誰都沒有想到,她埋下的卻是這樣一步明棋。」

易心想通了獨孤白這句話里包含的意思,獃獃的說不出話來,心中卻是自有寒意不斷泛出。

厲西星一直被放逐在關外,直到年前冬里才被准允回來,為的便是參加這次劍會。

而從他站到他們身邊時所說的那些話里,他們便隱隱感覺到,厲西星所受的意思,是要在這場劍會裡和丁寧為敵,只是厲西星選擇了叛逆。

而此時,端木凈宗以被逐出岷山劍宗為賭注來參加這后的比試,這種代價,光是為了童年的仇恨,似乎有些不太可能。

厲西星和此時端木凈宗的背後,似乎都有長陵皇宮裡那名女主人的影跡,一不在體現著那名女主人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的能力。

「你果然還是沒有變。還是那樣的謹慎,謹慎到令人心煩。」

在這所有人心亂的時刻,丁寧的面色卻依舊沒有太大的改變,只是嘴角浮現出一縷沒有人看得出的冷嘲之意。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