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一百三十七章不缺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他卻依舊法應付雙劍合擊,整個身體不斷的掠起,後退,一退再退。 一連串的氣浪衝擊聲密集的響起。 他身前的地面上現出一長串的凹坑,直退到距離場邊劍痕還有數丈之時,他都依舊法反擊。 ...

純文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在之前所有的戰鬥里,何朝夕一直是在用這柄青色寬劍戰鬥,然而這柄青色寬劍太過普通,根本沒有給任何人留下鮮明的印象。

既然有前面劍谷選劍的環節,何朝夕就算再笨,也不可能選擇一柄除了寬厚之外毫特色的劍。

一聲厲嘯從鹿器歌的口中噴薄而出,隨著這聲厲嘯,感受到危險的鹿器歌手中的赤銅色長劍嗤嗤的噴出片片赤紅色的冰雪,他的身影也瞬間落至何朝夕的身前,轟的一聲爆鳴,他手中的赤銅色長劍再度像一座山峰朝著何朝夕當頭砸下。

何朝夕舉劍再擋。

爆鳴聲中,他腳下的地面像波浪一樣震蕩開來。

此時砸落的山峰已經是一座冰峰。

氣浪四濺之中,一片片赤紅色的尖銳冰片衝刺在他的身上,他的身上瞬時多了許多道流血的傷口。

看著這樣的畫面,張儀擔心到了極點,張大了嘴卻連呼吸都忘記,根本發不出任何的聲音。

一蓬血霧中何朝夕的口中噴出。

然而伴著一聲悶哼,何朝夕卻是沒有像之前一擊一樣被震退出,他的整個身體微微一弓之後,便像一張彎曲的弓再度直,他手中的劍依舊奮力往上,反而硬生生的將鹿器歌連人帶劍格得往後出。

也就在這一瞬間,何朝夕的左手也落在了劍柄之上,左手指尖流淌著的真元,擦亮了劍脊上的一道符文。

他這柄劍的劍脊本身便是一柄內嵌的細長小劍,只是隔著一定的距離,根本看不出來。

此時隨著這道符文的亮起,這柄小劍沿著大劍的劍身飛了出去。

嗤!

破空聲起。

鹿器歌駭然的側身,一道細小的青色劍光帶著一道渦流,以恐怖的速度擦著他的身體掠過。

何朝夕開始反擊。

他用盡身力氣,揮劍朝著鹿器歌斬殺。

他的力氣本來就比絕大多數選生大,而此時揮劍,空氣倒灌入他青色寬劍的中央空槽,是發出了巨大的風雷聲,氣勢說不出的驚人。

然而對於鹿器歌而言,驚人的不是氣勢和力量,而是何朝夕手中的這柄沉重的大劍似乎陡然變輕了數倍,劍勢也比之前了數分!

急劇的湧入青色寬劍中央槽線的空氣,承托著這柄青色寬劍,就像使得這柄青色寬劍也飛了起來。

鹿器歌震駭的反手揮劍相迎。

何朝夕劍勢再變,原本朝著他當頭斬殺的青色寬劍朝著他右手手腕斜飄而落。

在之前的戰鬥里,他的劍勢都是沉重而剛猛,然而此刻,他的劍勢卻變得輕靈而迅疾。

鹿器歌難受得難以呼吸,手中長劍也再度回縮防禦,然而就在此時,他聽到了身側後方的劍嘯聲。

他下意識的轉頭。

眼睛的餘光里,他看到一道細細淡淡的劍光就像是一條淡青色的霧氣飛來。

「這到底是什麼劍?」

觀戰的選生之中,有人震驚的叫出了他此時的心聲。

劍身上飛出的細劍,在飛回何朝夕手中的青色寬劍。

鹿器歌法同時應付前後分襲的兩劍,他體內的真元從腳下湧出,兩股煙塵就像兩道翅膀托著他往一旁掠出。

何朝夕持劍追掠,飛回的細劍自然的歸於他的劍身,在接下來的一瞬間,嗤的一聲,細劍再度從他的劍身上飛出,朝著鹿器歌飛刺。

鹿器歌的臉色再度變得蒼白,看著這柄小劍的眼神里充滿了憤怒的火焰和震驚茫然,他深吸了一口氣,手中的劍也已的速度朝著這柄小劍擊刺出去。

緊接著便是當的一聲震鳴。

一道強烈的波動在他的身前湧出,濺射的氣浪之中,響起他憤怒的厲嘯聲。

他準確的刺中了那柄速度驚人的小劍,那小劍也像一片被樹葉一樣倒旋飛出,然而他看到那柄小劍並未因此墜地,還在飛向何朝夕手中的青色寬劍,而此時這柄青色寬劍,正以比輕盈的姿態,又詭異的帶著響亮的轟鳴聲,朝著他的胸腹間襲來!

何朝夕用的只是一柄劍。

然而此時,他就像是時刻在面對兩名劍師,而且是兩名劍勢極的劍師!

場外安靜聲。

這絕對是令人震驚和意外的一戰。

在鹿器歌展露出血煞魔功的瞬間,幾乎所有人都開始覺得勝利已經屬於鹿器歌,然而何朝夕這柄劍開始真正顯露崢嶸,勝負卻似乎又反了過來。

「是青闕劍?」

山谷里朝堂官員停駐的一片空地里,潘若葉看著何朝夕手中的那柄劍,忍不住輕聲問身側的黃真衛。

「子母劍本身便少,也只有巴山劍場的這一柄子母劍,才有這樣的奇妙。」黃真衛有些感慨的點了點頭,輕聲回道。

場間再次響起暴烈而凄厲的嘯聲。

一道赤芒從鹿器歌的身前湧出,長達數丈,如同一條劃破長空的彗尾,然而他卻依舊法應付雙劍合擊,整個身體不斷的掠起,後退,一退再退。

一連串的氣浪衝擊聲密集的響起。

他身前的地面上現出一長串的凹坑,直退到距離場邊劍痕還有數丈之時,他都依舊法反擊。

他的身體又開始虛冷。

血煞魔功引聚到他體內的天地元氣要消耗殆荊

他此時的力量還在何朝夕之上,憑藉著超過對方的力量,他可以對付一柄略於自己的劍,然而他卻不可能對付得了兩柄都於自己的劍。

「我不是輸給你,我是輸給了你手中的這柄劍。」

鹿器歌知道自己要輸了,然而想著只差一步,只是因為這一柄劍而法進入岷山劍宗修行,他不甘到了極點,看著再度朝著自己迎面湧來的劍光,他發出了這一聲凄厲的大叫,抬劍沒有迎向何朝夕的劍,而是割向了自己的喉嚨。

他的劍自然不如澹臺觀劍的劍。

赤紅色的劍光剛剛閃現,一道劍意就已經落在他的劍上。

這道劍意的力量只是完抵消了他這一劍的力量,使得他的劍軟綿綿的垂落在地。

疾進的何朝夕也隨即頓住,因為澹臺觀劍已經出現在他和鹿器歌之間。

澹臺觀劍對著何朝夕微微頷首,然後轉身,看著渾身都開始顫抖的鹿器歌,溫和而認真地說道:「修行者之一生里,關上一扇門,便總有別的門會打開,而糟糕的結果,便是自己直接關上所有門。」

鹿器歌的大腦一片空白,他似乎還法思索這句話的意思,但是方才充斥他心間的死意卻已經開始消散。

他難過的垂下了頭顱。

「贏了?」

張儀呆了數息的時間,終於回過神來,開始狂喜,接著開始佩服。

「小師弟,你真是神人。」

他忍不住看著身旁的丁寧,認真的說道。

丁寧微蹙著眉頭,不知道在想些什麼,依舊沒有應聲。

……

后的一戰已經結束,對於這個結果林隨心很滿意。

他也絲毫不掩飾自己滿意的情緒,嘴角罕見的泛出一絲很有興緻的笑意。

然後他開始出聲,道:「丁寧、張儀、易心、謝柔、獨孤白、葉浩然、顧惜春、厲西星、何朝夕,你們有一炷香的休息時間。」

現在剩餘的選生還有九名,他讀出的名字也依舊只有九個。

此時場外諸多被淘汰的選生本身心中已經五味紛雜,有些人是傷心和沮喪到了極點,看到還缺一個名額恨不得能夠以身代之,此時終於有人忍不住叫出了聲,「既是前十能入岷山劍宗學習,那還缺一名是誰?」

聽到這樣的叫聲,林隨心淡淡的一笑,道:「不缺。」

「不缺?」

那些選生不可置信的看著林隨心,根本法理解。

「再加上徐憐花,就是十名。」林隨心平淡的說道。

「徐憐花?」

此言一出,不只是那些選生和修行地師長,就連張儀等人都是一下子怔祝

「怎麼可能是徐憐花1一名選生忍不住叫了起來。

林隨心看了那名選生一眼,說道:「他勝了陳離愁,然後下一場輪空,自然進了前十,只是傷勢太重,法進行下面的比試而已。」

那名選生呆了呆,說不出話來。

原本位於屋棚另一端的所有選生,部說不出話來。

那后一名空缺的,竟是徐憐花。

后的這前十里,除了葉浩然和顧惜春之外,竟然部是一開始站在丁寧身邊的人。

所有這些選生心中的情緒都複雜到了極點,臉上開始莫名的火辣,像是羞愧,又像是被人狠狠的扇了一巴掌。

許多修行地的師長也莫名的苦笑。

這是個不可思議的結果,然而卻如此真實的呈現在他們的面前。

謝柔的身體也忍不住再次顫抖起來。

她只想過要為丁寧盡一份力,卻從未想過自己能夠進入前十,進入岷山劍宗學習。

然而就在此時,她卻看到丁寧的眉頭還是皺著。

「怎麼?」她心中的喜悅和激動頓時如潮水般退去,忍不住輕聲的問道。

「沒什麼。」丁寧目光微微閃動了一下,說道。

「皇宮裡后的棋子是誰?」

也就在此時,一直凝立在屋棚內里的凈琉璃卻是聲音微寒的對著回到自己身側的澹臺觀劍說道:「林師伯應該看出來了,但我卻看不出來。」

澹臺觀劍想要開口,然而卻感到一種異樣的氣息,他的眉頭也皺了起來,轉身望向後方的山道。r1058

,閱讀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