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三十五章缺一人

作者:無罪  |  更新時間:2015-04-17 23:12  |  字數:3188字

白山水的聲音極輕極柔,如夏蟲低語,長孫淺雪卻是聽得清楚,她沒有說話,眼眸中的寒意卻是驟然一濃,白山水身後院牆上的數根雜草上突然遍布白霜,接著被微燥的夏風一吹便奇妙的碎屑開來。⊙頂頂點小說,

這代表著長孫淺雪的真實殺意和強大,白山水也感到了真實的寒冷,她掖了掖衣衫領子,面色卻依舊沒有什麼改變,平和而不可一世的走在黑暗籠罩的長陵街巷之中。

即便是亡了國,失了家的孤魂野鬼,在長陵這番放肆行走,也是個驕傲的孤魂野鬼。

白山水慢慢抬頭,只是驕傲的眼瞳中卻開始出現異樣的情緒,眉頭也漸漸擰結。

黑暗裡被長陵重重疊疊的街巷阻擋著視線,她法看到很遠,但是風中卻傳來一些煙火的味道,遠處應有房屋起火燃燒了起來,而她可以肯定,此時燃燒著的地方,就是她所居住的客棧所在的街巷。

她原本便是要走回那片街巷,此時確定煙火味道是從那裡傳來,她便決然轉身,轉向另外一處街巷,轉向出城的方位。

梧桐落的酒譜之中,長孫淺雪重在床榻上躺下,她已經習慣不去思索別的事情,然而許多年的平靜終於被徹底打破,她心中那一片靜湖之中就似始終有石子在輕落,濺起一片片浪花。

她在數十息的調息過後依舊法入靜,終於偏頭看向外,有些惱怒的想著那劍會到底何時結束。

……

黑夜還在延續,岷山劍會還在進行,只是布滿劍痕和凝立著許多修行地師長的山谷之中,能夠站立著的選生卻是越來越少。

「謝柔,輪空。」

雖然明知道提出疑問沒有任何的作用,但是聽到林隨心這樣的聲音響起的時候,一名胸部和腰部遭受劍創,剛剛接受岷山劍宗修行者的施藥,躺在一側法爬起的選生還是忍不住憤怒的叫出聲來:「這哪裡公平,我連戰了三輪,她卻只戰了一輪就將進入前十。」

看著這名在第三場中落敗而緣進入前十,此時憤怒得眼眸都似要燃燒起來的選生,林隨心卻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道:「其實你應該感謝徐君子。」

這名選生和其餘許多選生都是一愣,不明白林隨心的這句話的意思。

「先前一關的出口處,和你們每個人或多或少說過幾句話的人,便是徐君子。」林隨心不看這些選生的臉色,自顧自緩聲接著說道。

很多選生開始意識到了什麼,臉色迅速變得蒼白。

張儀看著那些人的反應,卻是加迷糊,忍不住轉頭看著丁寧等人,輕聲問道:「徐君子是?」

「不是和我一樣姓徐,而是原先徐地的人。」徐憐花深吸了一口氣,看著張儀說道:「沒有多少人知道他真正的名字,但是我想你應該聽說過割肉侍親的故事。」

「先前那一關出口的前輩,竟然是…」張儀震撼得說不出話來。

徐地有君子,知禮守義,多行善事,一年大旱,徐地顆粒收,那人散盡家財,一日許多飢民嗅到那人家中猶有肉香,便紛紛大怒,以為這人是偽君子,明裡已散空糧倉,實則家中卻還有肉食,憤怒之中叩開門去,發現的事實卻令他們涕淚橫流。原來那人家中糧倉早空,家中父母也是多日未餐,為了救自己父母,那人是割自己的股肉煨湯。

這樣的事迹自然被記錄在很多的史之中,對於一些同樣知禮守義的人而言,那名徐地的君子甚至可稱為聖人,但是張儀沒有想到那人竟是岷山劍宗的弟子,也根本沒有想到站在荊棘海青殿出口處的那人便是這名徐地的君子。

「你們苦藤劍山原本有希望參加岷山劍會的不是你,而是你師弟祁秋寒,別人不知道為何祁秋寒這兩年進境不如你的原因,難道你不知道?」

看著那名臉色變得死灰,渾身衣衫都被汗水浸透的選生,林隨心面表情的接著說道:「對於參加劍會的每名選生,我岷山劍宗也自有考量,在這後劍試之前,徐君子看的便是你們的品格,若不是他覺得你還有改過的餘地,你根本不會出現在這裡,現在已經准允你參加後劍試,且只是讓你多戰一場,你自己沒有抓住後的機會,現在還有什麼話說?」

那名選生早已羞愧得渾身發抖,連頭都不敢抬起,哪裡還敢有什麼話說。

而一些之前也被多安排了一場,或者沒有得到輪空機會的選生,想到自己過往做過的一些事情,不僅也是背上汗如泉涌,不敢望向林隨心。

「岷山劍會,終究是岷山劍宗挑選學生的劍會。」

林隨心卻並未停止說話,他毫情緒的目光掃過所有人,緩緩說道:「任何過程,終究是為我劍宗挑選出適合進入宗門修行的學生。」

場間重靜寂下來。

但只是數個呼吸之後,數聲腳步聲響起,一名黃衫少年走出幾步,對著林隨心行了一禮,沉聲道:「我蕭青麟自認過往品行沒有什麼不端,行得正,站得直,而且我自覺修為不會弱於謝柔,但我卻也比謝柔至少要多戰一場。哪怕只是如此相比,我也依舊認為這劍會不公,即便是出於替宗門挑選的角度,我也並不認為我不如謝柔。」

林隨心看了他一眼,道:「她比你有錢太多。」

這名黃衫少年渾身一震,臉色雪白,周圍的選生也是一片嘩然,根本沒有想到林隨心竟然會說出這樣的一句話。

然而林隨心卻似乎根本沒有看到他們的反應,依舊毫情緒的說了下去:「我岷山劍宗有許多特別浪錢財的修行方法,只有她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