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一百三十四章山河胸中,生死度外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我也可以。」 長孫淺雪沒有浪力氣去思考白山水何以發覺丁寧和自己的身份,她的面容加清冷數分,搖了搖頭,道:「我和你不一樣。」 「我知道。」白山水笑了笑,又迅速收斂了笑容,道:「但是我們有...

「我當時撐了多久?」

看著倒下的徐憐花,凈琉璃清冷著臉,轉頭問了澹臺觀劍一句。︽,

澹臺觀劍仔細的想了想,道:「也是說了幾句話,不過想起來總是要比他的這幾句話簡短一點。」

凈琉璃沉默了一息的時間,道:「這屆劍會的確不錯。」

澹臺觀劍自然明白她不是在誇獎自己安排的這場劍會,淡然一笑道:「雖然承受痛苦這種事超過了你,但是當時你卻沒有他這樣猶豫。」

凈琉璃搖了搖頭,微冷到:「一件事超過也是超過,若是兩人同中這種毒,他能夠堅持得久一些,能夠比我多出一劍,我就會死。」

澹臺觀劍知道自己不可能在這種事情上說服凈琉璃,他忍不住有些感慨道:「可能就是因為你這樣事事較真,每個地方都要和別人爭強,所以你才是岷山劍宗有史以來進步的天才。」

「以前可能是,以後卻可能不是。」

凈琉璃看著和張儀說話的丁寧,緩緩的抬起頭看著上方的天空,漆黑的眼眸似乎要和整個夜色融為一體。

在此之前她看過數的年輕才俊,然而卻沒有一個人可以讓她感覺到壓力。

所以雖然她事事爭強,實則過得卻並不辛苦,現在終於有一個可以讓她由心顫慄的人出現,她在感覺到以前從未感覺到的壓力時,也如同看到了的天地。

她可以肯定自己的修為進境一定會比以往。

「痛苦也是一種經歷。」

丁寧說這句話說得異常雲淡風輕,然而落在夏婉的耳中,卻是充滿了截然不同的意味。

她抬起頭,有些尊敬的看著丁寧的側影。

在以往的修行之中,只有她的老師所說的一些話,才能讓她感受到同樣的意味。

明明只是和自己一樣的選生,但是丁寧表現出來的能力卻越來越讓她感覺到不像是和自己一樣的選生。

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開始催動體內的真元。

一股堅定而強大的氣息,從她的肌膚表層往外迅速的擴散出去。

她的身周出現了一條肉眼可見的風卷。

還在悲痛之中的張儀霍然轉身,看到的畫面讓他震驚得說不出話來。

遠處的選生也發現了夏婉這邊的異狀,一片片不可置信的驚呼聲接連響起。

夏婉的臉上出現了數斑駁的色彩,她精緻的五官也痛苦的扭結在了一起,身體開始不可控制的劇烈顫抖。

「你這是做什麼?」

張儀終於能夠發出聲音,茫然而悲痛的叫出了聲。

「丁寧說的不錯。」夏婉也已經很難出聲,但還是發出了聲音,「我想試過這種痛苦之後,至少不如這的痛苦會容易忍受一些。」

一旁的獨孤白和易心已經猜出這樣的答案,但是聽著此時夏婉的聲音,依舊心中大震,心想怪不得這名看似溫婉的少女能夠在才俊冊上排到這樣的高位。

距離丁寧等人比屋棚另外一端的所有選生近的凈琉璃自然比那些選生的反應過來夏婉做了什麼。

「倒是也小看了她。」

她微皺著眉頭,語氣里卻是沒有多少特別的情緒。

也就在此時,又一股近似的氣息在丁寧的身後炸開,令她都微微的一怔。

這股近似的氣息,在南宮采菽的身上發出。

看著同樣力催動體內真元,同樣逼得毒素髮作而開始陷入巨大痛苦的南宮采菽,大腦有些空白的張儀顫聲道:「就算想將此當作修行,也可以等到劍會結束…」

法改變眼前事實的他,已經只能擔心她們接下來失去意識和接受岷山劍宗的救治而法看到接下來的劍會。

「我修的是素心劍,順著心的劍便是的劍,心念既起,想到便要做。」

夏婉看著他,在往後倒下之前,緩慢而艱難的說完了這一句話。

聽到這樣的一句話,凈琉璃卻是緩緩的挑眉,道:「她已經不必到岷山劍宗來修行了。」

澹臺觀劍鄭重的點頭,這次他十分贊同凈琉璃的意見。

「這些人都是瘋子么?」

看著連南宮采菽都力催動真元毒發,屋棚另外一端的一名臉色蒼白的選生忍不住出聲。

夏婉和南宮采菽都是已經被淘汰的選生,然而兩個人這樣的舉動,給屋棚這一端的選生同樣帶來了莫大的壓力。

「若是想要和正常人一樣,還做什麼修行者?」

葉浩然的眉頭微蹙,然而看著身邊那名臉色蒼白的選生,又看著他身旁那些同樣臉色蒼白甚至額頭的汗珠始終沒幹過的選生,他知道這些人就像戰場上的殘卒一樣,對於劍試的后戰果不會有多少的影響,所以此時他雖然知道自己若是出聲必定可以略微提振那些人的士氣,只是既然沒有多少意義,他便依舊保持了沉默。

他微蹙的眉頭在一個呼吸之間便鬆開,然後他平靜的目光掃過很多人的面孔,和丁寧一樣,他也始終在尋找那后一個關鍵性的人物。

只是直到現在,他也依舊未能找出長陵女主人埋下的那顆后的棋子。

……

……

宛如隔絕世外的岷山劍宗里正舉行著牽動天下的劍會,同樣籠罩於黑夜的長陵城中,也有數人未眠。

梧桐落的清冷酒鋪里,長孫淺雪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這個時候梧桐落的街巷裡悄人聲,但是在她的耳朵里,卻早已響起清晰的腳步聲。

有人自遠處深巷中走來,走向這間酒鋪。

她和衣站起,走向前院,如黑夜裡的聲清風,但是眼眸中的寒意和殺意卻越來越寒冷。

這是一名修行者,帶著她熟悉的味道。

以她現在的修為,她有八成以上的把握可以殺死這名修行者,只是她也可以肯定,自己法很的,至少法在不被察覺的情形下殺死這名修行者。

若是真出現必須殺死這名修行者的情形,她可以通過丁寧那面畫壁上標出的路線逃出長陵,在丁寧參加劍會期間,她之所以選擇住在這裡而不是住在墨園,也是因為丁寧留在那片畫壁上的路線都是從這裡開始。從這裡開始逃亡,有成功得把握。

然而為關鍵的也是此時丁寧還在參加岷山劍會,她只要暴露,丁寧便不可能活。

小院中的水意突然濃了些。

一滴晶瑩的水珠,悄然從空中墜落,落向小院中小小的花圃。

長孫淺雪原本已經掀簾走入前院,此時的身影卻是突然頓住,然後轉身又重返回院中,她如畫筆勾勒出的完美面容上開始籠上一層真正的寒霜。

水滴落入泥土的同時,院中那一頭已經站了一條白色的身影。

「我道是誰,原來果真是公孫大小姐。只是未曾想公孫家的大小姐,竟然如此傾國傾城,我見尤憐,我也未曾想公孫家的大小姐竟然會住在這種地方。」

帶著感慨的聲音響起,聲音低微而牢牢鎖定在這片小院之中,只是低微的聲音里卻自然帶著一種桀驁而不可一世的氣息,這種氣息,只有真正的大逆才會有。

身上元氣如一江水,又能夠擁有如此氣概的大逆,自然便只有雲水宮的白山水。

「你想死還是想活?」

然而看著凝立在前方檐下,悠然而不可一世的打量著院中景物的白山水,長孫淺雪只是清冷的直接問道。

白山水微微一怔,她不能習慣長孫淺雪的說話方式,但是她還是微微一笑,認真道:「想活。」

長孫淺雪看了她一眼,眼中的寒意和殺意並未消失,只是等著她說話。

「原本只想先見丁寧一面,但是想著你應該是殺死了我師兄的人,還是覺得要先見你一面。」白山水負起了雙手,「既然連你都可以和那人的弟子一起住在此處,我來此處便自然不是找你尋仇,而是告訴你,我也可以。」

長孫淺雪沒有浪力氣去思考白山水何以發覺丁寧和自己的身份,她的面容加清冷數分,搖了搖頭,道:「我和你不一樣。」

「我知道。」白山水笑了笑,又迅速收斂了笑容,道:「但是我們有共同的敵人。」

長孫淺雪沉默了一息的時間,說道:「我不負責想這些事情。」

白山水又是一怔,卻又馬上泰然,道:「既然如此,等這場劍會結束,丁寧出來之後再說。」

大逆行事,自然有凡人所不能及的風範,白山水此時絕非長孫淺雪敵手,生死也懸於一線,卻然置之度外。說話間人已飄然出院,只是后還忍不住說了一句,「這場劍會過後,丁寧的名字想必天下盡知,只是恐沒有人想到,他是那人的弟子。」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