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一百三十三章痛苦也是一種經歷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 徐憐花的劍鞘周圍空氣陡然爆震。 曾經有那麼一瞬,白若澤也以為徐憐花是要放棄,但是感覺著徐憐花身外暴走的氣息,他的瞳孔劇烈的收縮起來,不由得再發一聲厲嘯。 匯聚於他劍身上的幽藍色元...

「徐憐花。,」

轉過身的林隨心看了一眼丁寧等人所在的地方,不看手中的卷冊便又喊出了徐憐花的名字。

很多選生的牙齒咬得緊,他們越來越覺得林隨心是要故意將丁寧這一方的人送進前十,然而讓他們沒有想到的是,林隨心接下來卻是吐出了另外一個名字。

「對白若澤。」

「真是隨意。」

聽著林隨心報出的自己對手的名字,徐憐花搖了搖頭,皺著眉頭低語了一句。

他也法理解林隨心的想法。

從先前的很多細節,任何人都可以感覺出來,至少林隨心欣賞他們這些和丁寧站在一邊的人。

然而林隨心現在的安排,卻似乎傾向於將他淘汰掉。

白若澤在才俊冊上排名二十二,甘露劍院為傑出的年輕才俊,若是在平時相逢,徐憐花有八成的把握可以擊敗對手,然而徐憐花在擊敗陳離愁之後已經是強弩之末,而白若澤在前面卻根本未受什麼傷,甚至連擊敗第一名對手都十分輕鬆。

「難道覺得白若澤比我優秀?」

雖然法理解,但是徐憐花卻不想和林隨心辯駁什麼,只是有些艱難的站了起來,開始緩步前行。

「你怎麼樣?」

張儀忍不住緊跟了一步,異常擔心的轉頭看著徐憐花,猶豫道:「若是實在不行就不要勉強。」

「我不想回答你這句話。」徐憐花看了張儀一眼,又轉頭對著夏婉說道:「夏婉你來回答我們徐侯府的修行者是什麼樣的做派。」

張儀愕然的轉頭看向夏婉。

夏婉深吸了一口氣,輕聲道:「徐侯府從來只有戰死的修行者,沒有認輸的修行者。」

張儀呆住,說不出話來。

丁寧便停在張儀的身前不遠處,看著迎面走來的徐憐花,他一直沒有出聲,等到徐憐花和他錯身而過的瞬間,才輕聲說道:「左肋下三寸。」

徐憐花的眉頭微挑,也不說什麼,繼續前行。

……

白若澤早已在場中等待。

看著走到自己對面停下來的徐憐花,他躬身施禮,歉然道:「對不起。」

「不用對我道歉。」

然而看著殊為有禮的白若澤,徐憐花卻是面孔一板,聲音微冷道:「難道你就覺得我一定會輸給你?」

白若澤剛剛才直起身體,聽到這句話,他的面容微僵,又微微躬身,道:「對不起。」

他連說兩次對不起,態度都十分誠懇,然而他是一處修行地為傑出的弟子,平日自然也極為驕傲,此時神態雖然恭謹,但是眼眸深處也是閃耀起憤怒的火光。

徐憐花沒有看他,只是抬起頭看著上方黑沉沉的,似乎連諸天星辰都被遮掩了的天空,面表情的說道:「開始吧。」

白若澤沒有猶豫,也沒有任何多話。

他知道自己已經十分接近這場劍會的前十,他絕對不能因為一些情緒的因素錯過改變一生的機會。

徐憐花的聲音剛剛響起,他就已經出劍。

錚的一聲輕響,這聲音傳入眾人耳廓之時,他身體左側的綠鯊魚皮劍鞘已經空了,他的右手已經握劍完成了一劍,他和徐憐花之間的空氣里,沒有看到任何暴走的天地元氣,只出現了十餘道淡淡的幽藍色劍影。

這十餘道幽藍色劍影如同深海中遊動的魅影,在空氣里以詭異的螺旋狀悄聲息的前行,分別刺向徐憐花的身體各處要害。

徐憐花的眼睛瞬間眯起。

他的手迅速抽劍。

微粉色的劍光在他的身周飛旋起來,成片的劍氣從他四周的地上往上升起,就像數朵蓮花的花瓣。

十餘道幽藍色劍影如鬼魅在這些花瓣上亂撞,卻被紛紛開,冒出一團團幽藍色的煙氣,始終法進入徐憐花身外一尺之地。

看著這樣的畫面,白若澤一聲厲嘯,清俊的面容上多了數分狠辣的神色。

他的雙腳腳尖交替點地,整個身體就像毫重量的飄飛起來,手中的幽藍色長劍從上自下斬向徐憐花的頭頂。

隨著他劍光的划落,劍光下方的地面上卻是浮起數縷幽藍色的元氣,不斷朝著劍身匯聚。

這數縷幽藍色的元氣散發著特別的陰寒味道,完不像人間的氣息,在地上冒起又毫聲音,數縷元氣同時在地上冒起的畫面,就像有數朵來自幽冥的花朵在綻放。

徐憐花額頭上的血管鼓了起來,跳動了一下。

然後他搖了搖頭,嘆了口氣,放開了手中握著的劍。

幾乎所有人都認為徐憐花是要放棄,然而張儀卻知道並不是這樣,所以他比絕大多數人都看清楚此時徐憐花的手落向腰側的劍鞘。

轟的一聲悶響。

徐憐花的劍鞘周圍空氣陡然爆震。

曾經有那麼一瞬,白若澤也以為徐憐花是要放棄,但是感覺著徐憐花身外暴走的氣息,他的瞳孔劇烈的收縮起來,不由得再發一聲厲嘯。

匯聚於他劍身上的幽藍色元氣急劇的凝聚起來,他的劍身上,就像有一頭幽藍色的鬼物要衝出來。

然而就在此時,徐憐花的手已經伸出。

徐憐花握著劍鞘,劍鞘口對著他手中的幽藍色長劍刺出。

白若澤的呼吸徹底的停頓,他儘可能的調整著自己手中長劍的走向,然而他發現徐憐花的動作遠比他!

錚的一聲輕響,就如平時長劍歸鞘一般,眯著眼睛的徐憐花比精準的用自己的劍鞘套住了白若澤的長劍!

劍歸鞘,數絲幽藍色的元氣從鞘口湧出,劍身上凝成的幽藍色鬼物也似硬生生的被擠碎,為關鍵的是這劍鞘隔絕了他手中這柄長劍和天地元氣的聯繫,就像硬生生切斷了許多連接在這柄劍上的符線!

白若澤心中寒意止不住的湧起,然而他畢竟不是弱者,在劍式被遏制的這一瞬間,他也自然的做出了應對,他身體往後倒退,拔劍,同時他體內真元的輸出再強數分,想要憑著這一瞬間的僵持之勢,便將徐憐花震得傷,直接令徐憐花落敗。

然而也就在這一剎那,他的心中湧出難以置信的情緒。

一股他根本法抗拒的力量,從他手中的劍柄出傳來。

「怎麼可能有這麼強的力量1

他的眼睛睜大到了極致,張開口,在他還來不及叫出這句話的瞬間,徐憐花已經揮動了一下手臂。

劍鞘直接帶動了他的劍,帶著那股完沒有道理可講的蠻橫力量,像一根鐵鞭般抽向他的左肋。

白若澤的身體下意識的想要扭動閃避,然而一股痛感卻是讓他的身體沒有像他想象的那麼閃避。

「1

一聲沉悶敲擊聲震響在所有人的耳廓,遮掩住了下一瞬間的許多細碎骨碎聲。

白若澤張開的口中噴出一股血泉,整個身體弓了起來,如從中折斷般往後飛出,墜向後方數丈外的地面。

「怎麼可能會這樣?」

有修行地的師長發出了不可思議的驚呼聲。

越對真元力量感知清楚的修行者越是震驚。

因為在這場戰鬥的后階段,徐憐花實際是用毫花巧的力量擊敗了白若澤,而在他們看來,徐憐花面對白若澤不可能發得出如此壓倒性的力量。白若澤比他的修為本身就只低一線。

「竟然…」

然而在下一瞬間,所有這些感到不可思議的修行地師長卻部知曉了答案。

他們的目光部震撼的凝聚在徐憐花的臉上。

徐憐花凝立著不動,然而他的臉上卻好像帶上了一張五顏六色的面具。

他的五官,因為痛苦而扭曲,甚至連一條條肌肉都抽搐了起來。

「竟然不管身體里的毒素…」

有選生也反應了過來,難以置信的驚叫了起來。

張儀呆住,他的渾身也止不住顫抖了起來。

丁寧和耿刃仔細的解釋過七葉散的藥力,所以他很清楚如果不顧那界限強行動用所有真元會是何等的痛苦,然而此時的徐憐花,竟然還能站著!

讓張儀的身體顫抖的厲害的是,徐憐花不僅硬生生的站著,而且還能出聲。

因為徐憐花的聲音在此時已經響了起來。

「他倒了,我站著,所以應該是我贏了。」

徐憐花的聲音已經部變調了,聽上去連聲音都似乎在抽搐,然而他卻還是在完整的說話。

聽著這樣的聲音,林隨心的眼睛也微微眯起,他點了點頭,異常簡單的吐出了一個字,「是。」

幾乎所有人都震撼得說不出話來。

然而此時,丁寧的神色卻依舊很平靜,他看著徐憐花抽搐的身體,出聲道:「你本不應該需要兩招,只需要一劍的。」

「是我的問題。」

徐憐花已經法轉身,但他變調的聲音還是接著響了起來:「不過不是我懷疑你,而是我知道這種毒一定很痛苦,我也有點怕這種毒帶來的痛苦,所以我還幻想試著不用這樣的方法撐過去。」

說完這一句,徐憐花往前倒下。

「師弟1

看著倒下的徐憐花,張儀幾乎哭了,「他都已經如此,你還和他說這麼多話。」

「既然要做,就要做到極致,這樣才不負他這樣的付出。」

丁寧看著倒下的徐憐花,依舊平靜的說了這一句,然後又認真的輕聲道:「痛苦也是一種經歷。」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