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一百三十二章前十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的一劍消磨部分力量之後,剩餘的力量比起那條玄霜蟲的力量要弱小,關鍵還在於他能夠完順暢的,在精準的時機里完成這樣的事情。 現在越是仔細的去想丁寧那一劍或是一蟲制勝的后畫面,所有這些選生就越是感覺...

為不可置信的是宮沐雨。≧,

他看著丁寧平靜的眉眼,看著丁寧手裡抓著的那條深紅色長蟲,心中充滿比荒謬之感,然而聽著自己的鮮血摩擦著冰棱的邊緣不斷發出的嗤嗤響聲,感覺著自己身體里的力量似乎被瞬間抽空,他心中的荒謬之感迅速被恐懼所替代,發出了一聲異常凄厲的慘呼聲。

在他這一聲凄厲慘呼響起之時,丁寧已經後退數步。

散發著熱氣的鮮血融化著殘留在宮沐雨體內的冰棱碎片,然而沒有一滴鮮血噴洒在丁寧的身上。

噗的一聲輕響,宮沐雨的金蟒劍從手中墜落,力的斜插在他身前的地上,在他的身體往後倒下之時,一名岷山劍宗的修行者已經出現在他身側,伸手扶在他的背上,並開始施藥止血。

失劍倒地和岷山修行者的介入都意味著這一戰的終結。

宮沐雨凄厲慘呼的餘音還在所有人的耳中繚繞,看著平靜收劍和彎身放下手中深紅色玄霜蟲的丁寧,徐憐花回過神來,自嘲般搖了搖頭,道:「依舊只是一劍…可這到底算是一劍還是一蟲?」

徐憐花的聲音並不算低,在此時的沉寂里,幾乎所有人都聽到了。

多的選生從失神中回過神來。

「這難道不算違規么?」

有選生忍不住叫出了聲來。

「白痴。」

聽著那名選生的叫聲,徐憐花不屑的冷笑起來:「哪裡違規?」

林隨心饒有興緻的看著徐憐花和那名選生,卻不開口。

那名選生一滯,看著瑟縮跟在丁寧身後的那條深紅色長蟲,一時卻不知道怎麼開口。

徐憐花加鄙夷的看著這名選生,嘲諷道:「若是你有能力,你也可以從前面的一關里抓幾條這樣的異蟲出來,然後再令那幾條異蟲乖乖的跟著你,然後也可以將幾條蟲當劍刺向對手。」

看著那名選生的面容越加蒼白,嘴唇越是顫抖而越是說不出話來,張儀輕咳了一聲,希望徐憐花可以就此收聲,給那名選生留些情面。

然而徐憐花卻沒有就此收聲,又重重的冷笑了一聲,道:「如果你有能力一些,你大可以讓那一大群軍隊般的異蟲為你效命,到時候你只要帶一群那樣的異蟲出來,恐怕這劍試大家就不用爭了,你肯定是這劍試的首名。」

聽著徐憐花毫不留情面的嘲笑,屋棚那一端的許多選生都很憤怒,然而他們卻也找不出任何措辭反駁。

因為丁寧這一戰的勝利,關鍵不在於利用了這條玄霜蟲的力量,為關鍵的是他可以擁有這條玄霜蟲,可以將這條玄霜蟲當成佩劍一樣用,為關鍵的在於他可以如此精準的判斷出宮沐雨那一劍在被自己的一劍消磨部分力量之後,剩餘的力量比起那條玄霜蟲的力量要弱小,關鍵還在於他能夠完順暢的,在精準的時機里完成這樣的事情。

現在越是仔細的去想丁寧那一劍或是一蟲制勝的后畫面,所有這些選生就越是感覺到丁寧的可怕,越是感覺到丁寧的遊刃有餘,甚至感覺到這一切都在丁寧的預料和掌控之中。

東昊劍宗的那名師長此時面上的怒意也已經完消失,盡數轉化為對丁寧的敬意。

此時在他看來,不管宮沐雨如何努力,在這場戰鬥里都不可能是丁寧的對手。

因為他從未見過像丁寧這樣可怕的年輕人,從未見過像丁寧這樣可怕的天賦。

「沒有疑問了?」

林隨心看著垂下頭去的那名選生,罕見的淡淡一笑,道:「那便繼續。」

聽著林隨心如此風淡雲輕的話,很多人卻是又忍不住差點痛苦的呻吟起來。

因為他們想起了林隨心一開始說的話,想起了丁寧這一戰獲勝之後,已經進入這場岷山劍會的前十。

即便有著那名容姓宮女的公開發難,即便是有著他們這些人的阻擊,然而丁寧還是成為了第一名進入前十的選生,成為第一個擁有進入岷山劍宗修行資格的選生!

山道間的某處陰影里,那名一直為容姓宮女回報消息的黃袍中年人也有一瞬間的失神,他也根本沒有想到丁寧竟然能夠走到這一步。

像丁寧這樣的修行者,能夠一路以首名進入前十,對於白羊洞而言已經是莫大的榮耀,然而看著此時丁寧沉默走回的背影,他知道這名酒鋪少年不可能就此停止腳步。

「只是你真的能夠成功么?」這名黃袍中年人的眼眸深處湧起數複雜的情緒。

在休憩的營帳處,容姓宮女已經可以看清山谷里發生的一切事情,不需要這名黃袍中年人的時刻回報,此時山谷里很多人都在想著她會因為丁寧第一個進入前十而憤怒,然而他們卻都未曾想到,此時這名容姓宮女冷漠的臉上卻只有一絲嘲諷的表情。

「只不過是小孩子的玩鬧。」

看著丁寧平靜的走回張儀等人的身邊,又看著徐憐花嘲諷那名選生的樣子,她冷漠的輕聲緩緩自語道。

這是她的真心話。

在她看來,這些年輕人的表現和天賦論有如何出色,比起成人世界的權術和力量,都只是小孩子的玩鬧而已。

此時在她對面的另外一片山崖間,扶蘇身影微顫的看著丁寧和瑟縮跟在丁寧身後的那條深紅色長蟲,他既擔心和感傷,又替丁寧感到高興。

「你這次怎麼不說了不起?」另一片崖間,潘若葉轉過頭看著眼神里是感慨的黃真衛,說道。

黃真衛有些不好意思的微微一笑,道:「好話多說三遍,便也變成了婆媽。」

……

「易心1

山谷中,林隨心的聲音又響了起來。

所有人的呼吸又是一頓。

不論易心此刻是屬於哪一邊,在才俊冊上位列第七的他也是有可能影響后是誰奪冠的重量級人物。

丁寧等人對面的許多選生的身體都開始緊繃起來,生怕接下來聽到自己的名字。

「輪空1

林隨心的眼神若有若的掠過他們的身體,然後面表情的吐出兩個字。

這些選生的身體頓時一松。

「易心!依舊輪空。」

然而令所有人都沒有想到得是,林隨心很淡然的又說了這一句。

一片嘩然!

明明知道逼問林隨心這樣的人物或許根本不會有什麼答案,但是有些選生氣怒攻心之下卻還是忍不住叫出了聲來:「哪裡有連續兩輪輪空的道理?」

「為什麼不能?」

林隨心隨意的看了那幾名選生一眼,毫情緒的說道:「若是你們有意見,我也可以給你們一個機會,我可以讓易心不輪空,只要你們之中有人自願對易心。」

那數名選生氣憤得渾身都發抖起來,劍鞘內的劍都發出了清晰的震鳴聲,然而他們誰都不敢應聲。

因為即便自認可以和易心這樣的強者一拼,也沒有人願意和易心這樣的對手多戰一常

「既然後要安排一些人輪空,作為岷山劍宗后的試官,法挑選合適的人輪空,那這一雙眼睛睜著和瞎了也沒有什麼區別。」

林隨心依舊毫情緒得看著那數名選生,淡淡的轉身,微諷道:「你們不自願對易心,在此時的確是明智的行為,只是連這樣的一點勇氣和血性都沒有,難道你們還奢望我安排你們輪空?」

聽著這樣的話語,很多人氣憤得連呼吸都不暢起來,然而連那些修行地的師長卻都沒有多少人覺得林隨心此時的行為不公。

因為就連他們都覺得那數名選生和易心相比,甚至和已經被淘汰的南宮采菽、夏婉相比相差太遠。

今天在山裡,不容易,字數略少一點,明天下一字數會多)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