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一百三十一章簡單而有趣的勝利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 丁寧開始動步。 所有人的目光重新匯聚在這名沉默的酒鋪少年身上。 林隨心嘴角那一抹若有若無的微笑早已消失,又重新恢復了面無表情的模樣,然而當丁寧走入劍痕劃出的場地,他卻是又...

一名修行地師長的臉色在此刻變得難看至極,他便是帶宮沐雨來參加岷山劍會的東昊劍宗的師長。

只是此時他的臉色難看並不是因為林隨心的隨意安排,而是因為宮沐雨此時的反應。

雖然丁寧在此之前表現出了極強的戰力,尤其對於劍招的運用和時機的掌控更是到了令人震驚的地步,然而宮沐雨的真元修為比丁寧略高,在他眼裡也不是沒有一拼的可能,斷不至於一聽自己的對手是丁寧便驚慌失措。

更何況通過前面荊棘海一關的選生一共只有四十五名,現在既然林隨心說了他第一輪輪空,那隻要能夠戰勝丁寧,宮沐雨便已經可以進入最後的前十二。

只要能夠位例最後的前十,便可獲准進入岷山劍宗學習,在這名東昊劍宗的修長看來,宮沐雨已經獲得了前所未有的好機會,只要能夠把握住這樣的機會,便甚至可以改變他一生的命運,然而宮沐雨的表現卻實在令他失望,未戰而心先寒,這樣的修行者絕對不可能成為一名真正強大的劍師,只會成為別人成名道路上的墊腳石。

「你看清楚了么?」

在一片難言的沉寂中,獨孤白走到丁寧等人的面前,看著準備出場的丁寧,點了點頭,問道。

丁寧也》平靜的點了點頭,道:「看清楚了。」

聽著兩個人如此簡單的對話,張儀的身體卻是不自覺的一震,驚聲道:「獨孤兄,原來你方才那一劍…」

獨孤白看了張儀一眼,微微一笑,算是默認。

「厲害。」

徐憐花皺起了眉頭,不願承認,但又不得不承認般吐出了兩個字。

夏婉和一側的謝柔等人也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氣,心中再次湧出些敬佩的情緒。

她們此時也都徹底的反應了過來,方才獨孤白的那一劍,不只是立威和表達自己的態度,還是要逼著屋棚那一端的所有選生出劍抵擋。

在毫無準備之下的倉促出劍,更能暴露出更多的東西,獨孤白做到了這點,而丁寧卻早就意識到了這點,從中看到了自己所需要的東西。

獨孤白和丁寧,無疑是很可怕的兩個人。

讓她們感到幸運和喜悅的是,這兩個人都在自己的陣營里。

……

丁寧開始動步。

所有人的目光重新匯聚在這名沉默的酒鋪少年身上。

林隨心嘴角那一抹若有若無的微笑早已消失,又重新恢復了面無表情的模樣,然而當丁寧走入劍痕劃出的場地,他卻是又突然開口,緩聲道:「你們這一場的勝者,下一輪會輪空。」

「什麼1

一片驚呼聲如潮水般響起。

這次的驚呼聲甚至比起之前獨孤白施出那暴烈的一劍時的驚呼聲還要響亮。

「怎麼可以這樣1

一名選生忍不住憤怒的叫了起來。

這輪比賽的勝者本身就已經可以進入前十二,再輪空一場,便是直接進入前六,已經可以獲得進入岷山劍宗修行的資格。

「為什麼不可以這樣?」

林隨心轉過頭去,面上依舊沒有什麼表情,只是雙眸中有些戲謔的神色:「第二輪過後不只是他們這一輪輪空,會有很多人都輪空。」

頓了頓之後,他似乎看出了很多人此時的想法,微嘲道:「難道你認為我會讓你們先決出前六,然後那些落敗的人再安排比試,再決出四名?我哪裡有那麼多閑情再看敗者的比賽,自然是直接在這比試過程中安排,湊出這最後的十名勝者。」

聽到他這句話里的「湊」字,很多選生更加的憤怒,然而卻沒有一個人敢再出聲喝問。

因為沒有人能改變林隨心的隨意,接下來那輪空的數人到底是誰,都在林隨心的手中抽取,林隨心想要隨意的讓誰多戰一場都可以。

「連表達憤怒的膽色都沒有,又有何資格稱為我岷山劍宗的弟子。」

看著這些選生氣得滿臉通紅而又不敢出聲的模樣,林隨心面無幣⊥罰同時在心中冰冷的說出這一句,接著轉過頭去,看著丁寧和宮沐雨說道:「你們可以開始了。」

聽著林隨心的這句話,宮沐雨的面容上浮起一些病態的鮮紅。雖然有些懼怕丁寧的實力,然而林隨心的這句話卻給了他莫大的刺激,他只要勝了這一場,只是要在整個劍試過程中打這一場,他就可以直接獲得進入岷山劍宗修行的資格!

相對於宮沐雨心中的激動與振奮,丁寧卻依舊絕對的平靜。

他要的只是首名,早些進入前十和晚些進入前十對於他而言沒有太大的分別。

既然林隨心想要這劍試變得更為有趣一些,那他就讓這劍試變得更有趣一些。

「請。」

所以他沒有絲毫多餘動作的抬起末花殘劍,橫劍於胸,看著宮沐雨平靜的說出這一個字。

宮沐雨微微猶豫了一下,然後豁出去了一般,發出了一聲厲嘯,出劍。

他體內的真元順著左手湧入金黃色的劍鞘,不等右手觸摸劍柄,整柄劍已經從劍鞘中跳了出來。

他的這柄劍劍鞘是耀眼的金黃色,劍柄也是金黃色,而從劍鞘中跳躍出來的劍身同樣也是耀眼的金黃色。

散發著耀眼金黃色光華的劍身上,布滿了蟒紋,這柄劍,便是昔日韓地金蟒宮的宗主劍金蟒劍。

這柄劍比一般的劍要大出一些,走的本身是霸烈的路子,而在一開始些微的猶豫過後,在直接進入前十的巨大誘惑面前,宮沐雨也被激發出了背水一戰的悍勇,當他的右手握住劍柄的同時,體內的真元頃刻間轉移方位,從他身體左側的經絡湧入右側的經絡,他的身體里都發出了沉悶的轟鳴聲,而他手中的這柄劍,更是湧出萬丈金光,在他手中直接變成了一輪初生的昊日。

這便是東昊劍經中威力最大的秘劍劍式之一,「昊日東升」。

看著宮沐雨手中升起得這一輪昊日,那名東昊劍宗的師長的臉色稍霽,至少這一劍的劍意飽滿,沒有多少可挑剔之處,而且在他的眼裡,此時施展這一劍也是很好的選擇。

進攻是最好的防禦,而且這一劍的威力雖然強大,然而劍意只是緩升之勢,力並不發盡,任何時候都留有一分餘地。

然而在接下來的一瞬間,這名東昊劍宗的師長和其餘許多修行地的師長眼睛里卻是被驚愕的神色徹底充斥。

因為此時丁寧已經出劍。

隨著他手中的末花殘劍往前揮灑,一片細密的劍光如野火般往上燃起。

就連張儀都是震驚的瞪大了眼睛,不明白他的「小師弟」現在是在做什麼。

丁寧此時施展出的,竟然是野火劍經中的一式「野火燎原」。

這一式自然是劍勢綿密,防守能力極強的劍式,然而所有人此時都可以清晰的感知出來,丁寧的真元力量比起宮沐雨稍弱,這樣尋常的劍式,似乎不可能擋得住宮沐雨的這一劍。

當的一聲清越撞擊聲響起。

昊日般的劍輝和綿密的野火互相輝映,兩劍已經正式相擊。

宮沐雨的眼瞳也瞬間被不能理解的神色充斥。

沿著劍身傳遞到劍柄的衝擊感無比清晰的提醒他雙方劍上的力量差距,丁寧不可能擋得住他這一劍的進勢,然而既然擋不住,丁寧又為何要選擇這樣的劍式應對?

難道只是判斷上的錯誤,難道丁寧的能力只是因為他先前的表現而在感覺中被神化了,其實他根本沒有那麼強大的能力?

宮沐雨完全不能理解。

只是丁寧不可能再來得及更換任何劍式,他身體里每一個細小的血肉纖維都在顫抖著,要讓他將這一劍刺入丁寧的胸膛。

他的呼吸徹底停頓了,手中的劍上燃起更多的輝光,奮力向前。

狹小的空間里又急劇的響起數聲清脆的金屬撞擊聲。

丁寧手中的殘劍無法抵擋住金蟒劍上發出的力量,被往身側盪開,強大的撞擊力甚至使得他的身體都有些不穩,連退兩步。

宮沐雨的劍意已經淋漓盡致,劍尖在丁寧手中殘劍盪開的虛影中刺入,即將刺入丁寧的胸口。

然而就在此時,所有人的心中都湧起不可置信和荒謬可笑的感覺。

因為就在此時,一直蜷縮在丁寧身後的那條深紅色長蟲被丁寧在倒退的同時,用腳尖挑了起來。

然後丁寧的左手落在了它的頸部,就像倒提著一柄劍一樣,抓著它的頭,直接對著宮沐雨的劍迎了過去。

這條玄霜蟲也怎麼都沒有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感覺著迎面而來的鋒銳劍意,它恐懼的渾身都發抖起來,幾乎是下意識的,拚命將體內積蓄的力量從口中噴了出來。

宮沐雨的呼吸徹底的停頓,他的身體都僵硬了起來。

「噗」的一聲。

他看到深紅色長蟲的口中噴出了一道凜冽的寒流,沖在他的劍上。

這股寒流的力量原本對於他而言並不算太強,然而他這一劍的大部分力量已經被丁寧的劍式消弭,此時劍意正到盡頭,也不可能再生出力量。

於是他便無法阻擋。

他無比駭然的看到自己的劍被沖得往上盪起。

一股他無法抗拒的力量隨之傳來,讓他持劍的手臂也往上揚起。

「喀…」

空氣里傳來輕微的結冰聲。

撞開他劍的寒流在空氣里凝成一根晶瑩的冰棱。

丁寧平靜的抓著深紅色長蟲,繼續往前伸出。

這根晶瑩的冰棱刺入宮沐雨的胸膛。

滾燙的鮮血沿著冰棱的邊緣嗤嗤的噴射出來。

所有人都怔祝

就連林隨心都怔住,他都沒有想到會出現這樣的畫面。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