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三十一章簡單而有趣的勝利

作者:無罪  |  更新時間:2015-04-11 23:12  |  字數:3705字

一名修行地師長的臉色在此刻變得難看至極,他便是帶宮沐雨來參加岷山劍會的東昊劍宗的師長。

只是此時他的臉色難看並不是因為林隨心的隨意安排,而是因為宮沐雨此時的反應。

雖然丁寧在此之前表現出了極強的戰力,尤其對於劍招的運用和時機的掌控更是到了令人震驚的地步,然而宮沐雨的真元修為比丁寧略高,在他眼裡也不是沒有一拼的可能,斷不至於一聽自己的對手是丁寧便驚慌失措。

更何況通過前面荊棘海一關的選生一共只有四十五名,現在既然林隨心說了他第一輪輪空,那隻要能夠戰勝丁寧,宮沐雨便已經可以進入最後的前十二。

只要能夠位例最後的前十,便可獲准進入岷山劍宗學習,在這名東昊劍宗的修長看來,宮沐雨已經獲得了前所未有的好機會,只要能夠把握住這樣的機會,便甚至可以改變他一生的命運,然而宮沐雨的表現卻實在令他失望,未戰而心先寒,這樣的修行者絕對不可能成為一名真正強大的劍師,只會成為別人成名道路上的墊腳石。

「你看清楚了么?」

在一片難言的沉寂中,獨孤白走到丁寧等人的面前,看著準備出場的丁寧,點了點頭,問道。

丁寧也》平靜的點了點頭,道:「看清楚了。」

聽著兩個人如此簡單的對話,張儀的身體卻是不自覺的一震,驚聲道:「獨孤兄,原來你方才那一劍…」

獨孤白看了張儀一眼,微微一笑,算是默認。

「厲害。」

徐憐花皺起了眉頭,不願承認,但又不得不承認般吐出了兩個字。

夏婉和一側的謝柔等人也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氣,心中再次湧出些敬佩的情緒。

她們此時也都徹底的反應了過來,方才獨孤白的那一劍,不只是立威和表達自己的態度,還是要逼著屋棚那一端的所有選生出劍抵擋。

在毫無準備之下的倉促出劍,更能暴露出更多的東西,獨孤白做到了這點,而丁寧卻早就意識到了這點,從中看到了自己所需要的東西。

獨孤白和丁寧,無疑是很可怕的兩個人。

讓她們感到幸運和喜悅的是,這兩個人都在自己的陣營里。

……

丁寧開始動步。

所有人的目光重新匯聚在這名沉默的酒鋪少年身上。

林隨心嘴角那一抹若有若無的微笑早已消失,又重新恢復了面無表情的模樣,然而當丁寧走入劍痕划出的場地,他卻是又突然開口,緩聲道:「你們這一場的勝者,下一輪會輪空。」

「什麼!」

一片驚呼聲如潮水般響起。

這次的驚呼聲甚至比起之前獨孤白施出那暴烈的一劍時的驚呼聲還要響亮。

「怎麼可以這樣!」

一名選生忍不住憤怒的叫了起來。

這輪比賽的勝者本身就已經可以進入前十二,再輪空一場,便是直接進入前六,已經可以獲得進入岷山劍宗修行的資格。

「為什麼不可以這樣?」

林隨心轉過頭去,面上依舊沒有什麼表情,只是雙眸中有些戲謔的神色:「第二輪過後不只是他們這一輪輪空,會有很多人都輪空。」

頓了頓之後,他似乎看出了很多人此時的想法,微嘲道:「難道你認為我會讓你們先決出前六,然後那些落敗的人再安排比試,再決出四名?我哪裡有那麼多閑情再看敗者的比賽,自然是直接在這比試過程中安排,湊出這最後的十名勝者。」

聽到他這句話里的「湊」字,很多選生更加的憤怒,然而卻沒有一個人敢再出聲喝問。

因為沒有人能改變林隨心的隨意,接下來那輪空的數人到底是誰,都在林隨心的手中抽取,林隨心想要隨意的讓誰多戰一場都可以。

「連表達憤怒的膽色都沒有,又有何資格稱為我岷山劍宗的弟子。」

看著這些選生氣得滿臉通紅而又不敢出聲的模樣,林隨心面無表情的搖了搖頭,同時在心中冰冷的說出這一句,接著轉過頭去,看著丁寧和宮沐雨說道:「你們可以開始了。」

聽著林隨心的這句話,宮沐雨的面容上浮起一些病態的鮮紅。雖然有些懼怕丁寧的實力,然而林隨心的這句話卻給了他莫大的刺激,他只要勝了這一場,只是要在整個劍試過程中打這一場,他就可以直接獲得進入岷山劍宗修行的資格!

相對於宮沐雨心中的激動與振奮,丁寧卻依舊絕對的平靜。

他要的只是首名,早些進入前十和晚些進入前十對於他而言沒有太大的分別。

既然林隨心想要這劍試變得更為有趣一些,那他就讓這劍試變得更有趣一些。

「請。」

所以他沒有絲毫多餘動作的抬起末花殘劍,橫劍於胸,看著宮沐雨平靜的說出這一個字。

宮沐雨微微猶豫了一下,然後豁出去了一般,發出了一聲厲嘯,出劍。

他體內的真元順著左手湧入金黃色的劍鞘,不等右手觸摸劍柄,整柄劍已經從劍鞘中跳了出來。

他的這柄劍劍鞘是耀眼的金黃色,劍柄也是金黃色,而從劍鞘中跳躍出來的劍身同樣也是耀眼的金黃色。

散發著耀眼金黃色光華的劍身上,布滿了蟒紋,這柄劍,便是昔日韓地金蟒宮的宗主劍金蟒劍。

這柄劍比一般的劍要大出一些,走的本身是霸烈的路子,而在一開始些微的猶豫過後,在直接進入前十的巨大誘惑面前,宮沐雨也被激發出了背水一戰的悍勇,當他的右手握住劍柄的同時,體內的真元頃刻間轉移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