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一百二十九章壘勢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忘虛一生的潤養,這柄劍和白羊洞的諸多劍經之間必定有著許多相輔相成之處,至少在施展出方才那一招白羊挑角之時,天下間恐怕沒有任何一柄劍比這柄劍加適合。 整個長陵之前對於張儀的風評並不高,然而現在這...

張儀手中短劍的劍柄也已經被鮮血浸潤,即便依靠著連續兩式白羊挑角阻擋住了夏頌那「天地合」的一擊,強大的力量也將他的虎口震裂,掌心磨爛。≧,

然而此時他卻依舊握這柄小劍握得很緊,極為用力,以至於鮮血絲絲縷縷的在他的指縫裡擠出來。

他手裡這柄短且小的劍在此時靜止之後,表面顯得為粗糙和黯淡,甚至帶著一些明顯的顆粒感,材質完就像是普通的石頭。

看著這柄小劍,聽著徐憐花的問話,丁寧平靜的點了點頭。

「我以為薛洞主將這柄劍傳給了你。」徐憐花沉默了一息的時間,認真的說道。

丁寧看了他一眼,道:「師兄比我寬厚,也比我穩重得多,這柄劍自然是要傳給他的。」

在兩人的對話聲里,夏頌已經重重墜地,再也法站起,場間很多人的震驚,卻才剛剛真正開始。

張儀此時緊緊握著的小劍自然就是去年冬里,薛忘虛那柄曾經震動整個長陵的本命劍,雖然隨著主人的衰老和死去,這柄本命劍所蘊的真正力量也隨之消散,重變成沒有命性的死物,然而經過薛忘虛一生的潤養,這柄劍和白羊洞的諸多劍經之間必定有著許多相輔相成之處,至少在施展出方才那一招白羊挑角之時,天下間恐怕沒有任何一柄劍比這柄劍加適合。

整個長陵之前對於張儀的風評並不高,然而現在這柄劍卻沒有出現在丁寧手裡,卻是出現在了他的手裡。

令這些觀戰的選生和各修行地師長震驚的是,他們細想方才雙方戰鬥的每一個畫面,想著張儀一劍佔得先機之後卻停頓下來,似乎張儀就是要等著夏頌在激怒之下發動這樣絕厲的攻擊,也只有早有這樣的計算,張儀才有可能在那樣的時間裡,左右雙手分別施劍連出兩式白羊挑角。

所以張儀的停頓和等待,並非是因為他優柔和過分寬厚的性格。

即便是在決勝的后,張儀錶現出來的近身戰鬥能力,也甚至超過了夏頌。

這一切都讓所有這些觀戰的選生反應過來,張儀遠不是他們想象中的那麼弱協給人這樣的感覺,只是因為他的謙遜和低調。

這個時候,那名先前忍不住冷笑出聲說張儀在等什麼,後來因為夏頌反擊前的一句話而覺得不對的選生,也終於意識到自己當時為什麼會有哪裡不對的感覺。

因為當時夏頌說張儀驕傲,但現在回想起來,從劍會開始至今,哪怕是此刻擊敗了在才俊冊上排名十一的夏頌,張儀的眼中也只有歉然的神色,他的臉上何曾出現過驕傲。

從某種意義上而言,張儀並不算是什麼隱匿的強者,薛忘虛留給他的那柄本命劍也不能起到任何決定性的作用,然而越是如此,所有觀戰的選生心中就越是有些莫名的寒冷。

張儀緩緩收起左手小劍,看著墜地不斷咳血的夏頌,他十分歉然,終於還是忍不住躬身行了一禮,認真道:「抱歉…只是我從未輕視過你,我也從沒有一劍便能擊敗你的想法。」

明明知道張儀是真誠的致歉,然而此時的夏頌卻是只覺加的羞憤,噗得一聲,又是一口鮮血從他口中噴了出來。

「一群人的強大比起一個人的強大為可怕。」

凈琉璃對著身側的澹臺觀劍說了這一句,目光又投向遠處崖上那名容姓宮女得營帳所在,微嘲道:「連林師伯都覺得這場劍會越來越有意思,我倒是要看那人準備如何收常」

雖然丁寧這方也有南宮采菽和夏婉退出劍會,然而隨著張儀戰勝夏頌,丁寧這方的人論怎麼看都反而變得為兵強馬壯一些。

看著朝著丁寧等人走回的張儀,林隨心的嘴角再次泛出一絲罕見的笑意。

正是因為和凈琉璃所說的一樣,覺得這劍試變得越來越有意思,所以他才在丁寧一劍擊敗周忘年,氣勢震懾場之後,連續安排了南宮采菽和張儀、夏婉的出常

這種安排自然有著一些故意壓丁寧營造出的氣勢成分,之所以如此,他是想看看丁寧在好不容易營造出的氣勢被破壞之後,又會有什麼樣的方法來扳回來。

屋棚兩端兩個陣營的對決,和兩軍對壘沒有任何的區別,他想要看的,便是身為領軍統帥的丁寧的能力。

現在不只是丁寧,就連張儀等人都逐一顯露了讓他覺得意外的能力,此刻既然已經看清楚了,他便自然要做一些補償,讓這場劍試變得為公平。

所以在沒有垂首看手中的卷冊時,他便報出了一個人的名字:「獨孤白。」

場間此時許多人震驚未平,聽到這三個字,又是一片沉重的呼吸聲如潮水般響起。

「對宗靜秋。」林隨心真正隨意的翻了一下卷冊,讀出了目光落處的第一個名字。

「輪到我出場了。」

聽到自己對手的名字,獨孤白只是看了丁寧和身旁的徐憐花等人一眼,平靜的說了這一句,便開始動步,迎向走回的張儀。

在後的劍試開始之前,他極為專心的削了許多木劍,而此時這些木劍如柴火一樣堆在他腳邊的地上,他甚至都沒有帶上這些木劍。

而他的對手,一名身穿藍衣的少年,卻是面白如雪,甚至差點直接哭了出來。

獨孤白從未在長陵出過手,然而在才俊冊出來之時,所有長陵的年輕才俊都認為獨孤白一定是才俊冊的首名,雖然之後在才俊冊上位列第一的是烈螢泓,但現在烈螢泓已經在前面的荊棘海中落敗,獨孤白此時就是才俊冊上第一。

而這名出身於玉蟾道觀的宗靜秋在才俊冊上排名始終在三十之後,且此時左腿帶傷,連行動都有些不便,在任何人看來,這都是一場強弱太過懸殊的對決。

……

獨孤白和張儀互相頷首施禮,接著繼續前行,就走進了張儀和夏頌對決的場地。

看著對面用劍拄地艱難走來,看上去都要哭出來的對手,獨孤白略微沉吟了一下,然後出聲:「你受的傷很重,我也只出一劍,只要你能接得住我一劍,我便認輸。」

「只出一劍?」

一片驚呼聲響起。

要哭出來的宗靜秋呆了呆,不可置信的抬起了頭,眼睛里重現出了希望的光澤。

「這太過託大。」夏婉不由得皺起了眉頭,忍不住說道。

她不懷疑獨孤白的實力。

她可以肯定獨孤白平日里應該具有隨意一劍擊敗宗靜秋的實力,但是現在先說出這樣的話,宗靜秋便不需要多做他想,只需要心守著。

他的傷勢雖然不輕,但實戰一式劍意飽滿的防禦劍式卻不會有任何問題。

在她看來,獨孤白這樣做有些太過危險,而且沒有必要。

「他是想要打擊對面的士氣。」

聽著夏婉的這句話,剛剛走到她面前不遠處的張儀認真的輕聲解釋道:「先前我丁寧師弟一劍擊敗周忘年,已經令那些人的士氣大為受挫,他要是也一劍擊敗對手,對面的那些人就會加的緊張。壓力太大,太過緊張,就往往會犯錯。」

這樣的話語並不難理解,夏婉的眉頭緩緩的鬆開,她看著張儀溫和的面容,點了點頭,道:「你師弟說的不錯,張儀你的確比我們想象的要強太多。」

「哪裡哪裡。」張儀的面孔頓時一片緋紅,連連搖首。

「比我們想象的要強太多必須要加一個條件,那就是在你不婆婆媽媽的時候。」看著張儀的這副樣子,徐憐花頓時忍不住鄙夷的一笑,哼道:「說實話方才你在和夏頌的比試里沒有婆婆媽媽,倒是令我有些意外。」

張儀加羞愧的低頭道:「先前小師弟已經特別提醒過我,且是夏婉姑娘讓我,我才得以進入這一輪,若是因為我的婆婆媽媽而輸了這一場,又如何對得起夏婉姑娘。」

「原來是因為夏婉。」徐憐花笑了起來。

「我…這…」張儀一愣,覺得不對,又不知如何解釋,一時面孔通紅卻又說不出話來。

夏婉面色也是微微一紅,狠狠瞪了徐憐花一眼。

「都知獨孤白強,到底如何強,卻是要看這一劍了。」

徐憐花卻是轉過頭去,面容很嚴肅了起來,沉聲說道。

夏婉也被成功轉移了注意力,她的眼瞳也不自覺的微微收縮起來,因為此時,獨孤白已經開始緩緩拔劍。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