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一百二十五章兩劍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任,便不會有任何問題。」 …… 已經停駐在一片空閑場地中的顧惜春,看著緩步行來的南宮采菽,他的眼睛卻是不自覺的眯了起來。 他看到了南宮采菽和丁寧有過交談,只是聽不到兩人談話的內...

他看著丁寧,隨意卻饒有興趣的讀出了卷冊上的兩個名字。

「顧惜春,對南宮采菽。」

隨著他的聲音響起,顧惜春霍然抬首,他的身側許多聲低低的輕呼聲也響起。

這些輕呼聲里的情緒很複雜,有些輕呼聲里有著同情,有些卻是明顯幸災樂禍的情緒,有些人的輕呼聲里,卻包含著一種如釋重負的情緒。

不少選生都聽說過顧惜春和丁寧等人有過過節,而南宮采菽卻是從一開始就堅定的站在丁寧身側的人之一。

這絕對是陣營分明的一場戰鬥,但絕對是一場強弱分明的戰鬥。

南宮采菽都甚至不在才俊冊的排名前五十之內,而顧惜春卻是在才俊冊上位列第三,在前面的荊棘海之中,顧惜春根本就未曾受什麼傷,而南宮采菽的傷勢卻是極重。

而對於少數人而言,這一戰關鍵的意義,是顧惜春也會在所有人面前出手。

影山劍窟在長陵並不算特別出色的修行地,顧惜春雖是影山劍窟這一代修行者中的佼佼者,之前也只不過是略有名氣,在短短半年多的時間裡,卻是一躍≧□成為長陵年輕才俊中強者之一,這裡面本身就有數的疑問。

對於所有想要在岷山劍會上有所斬獲的選生而言,這名疑問便等同於危險。

……

在一片蘊含著各種情緒的輕呼聲里,丁寧眉頭微微蹙起。

宣讀對著的那名之前面上始終沒有什麼表情的岷山劍宗修行者看著微微蹙眉的丁寧,嘴角卻是蕩漾起一抹在夜色里難以察覺的笑意,心想一貫平靜的你還是會有感覺為難的時候,還是會像正常人一樣皺眉頭的。

南宮采菽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她看了一眼丁寧和張儀等人,面上沒有絲毫畏懼的就要動步。

「你認輸吧。」

然而就在此時,丁寧的聲音卻響起,傳入她的耳廓。

南宮采菽頓時怔住,「為什麼?」

「你不會是他的對手。」

丁寧注視著她倔強的眉眼,搖了搖頭,認真說道:「沒有什麼意義。」

若是別人對她說出這樣的話語,她一定會感到憤怒,然而她確定丁寧的判斷不會有錯。

「真的連一絲可能都沒有?」

她也深深的皺起了眉頭,看著丁寧有些不甘的問道。

「一絲可能都沒有。」丁寧看著她,道:「甚至應該連讓他受一點輕傷都做不到。」

南宮采菽沉默了一息的時間,開口道:「你可以猜出他修的到底是什麼樣的劍經或者說他是因何而導致陡然變得強大么?」

丁寧搖了搖頭,「不知道。」

南宮采菽抬起頭,看著他在黑暗裡閃光的眼睛,說道:「我想接他一劍。」

丁寧已經鬆開的眉頭頓時再次蹙起。

「我明白你擔心我受重的傷。」南宮采菽看著他認真的輕聲說道:「但我答應你,我只出一劍…我只讓你們看看他的出劍,然後我就認輸。」

丁寧的眉頭沒有鬆開,但是他也沒有拒絕,他思索了極短的時間,然後點了點頭。

「如果是那樣,你便不要出一劍,你需要出兩劍。」

南宮采菽微微一怔,她不明白丁寧這句話的意思。

丁寧卻已經接著說了下去:「逆水寒,然後千帆荊」

南宮采菽一時有些明白,卻又不明白。

逆水寒和千帆盡都是她和張儀等人先前過劍道之前,在那柄劍胎上參悟的雲水宮的水玲瓏劍經中的劍式。

水玲瓏劍經中的劍式當然極為精妙,然而這兩招劍式的劍意,甚至真元運行之法卻是相差極大,似乎根本法連在一起使用。

丁寧沒有解釋,只是平靜的看著她。

「好。」

南宮采菽也不再多說什麼,點了點頭,開始動步。

「師弟…真的不會有事么?」張儀猶豫了許久,還是忍不住極為擔憂的說道。

「這是互相信任的問題。」丁寧側轉過頭看了他一眼,道:「既然互相信任,便不會有任何問題。」

……

已經停駐在一片空閑場地中的顧惜春,看著緩步行來的南宮采菽,他的眼睛卻是不自覺的眯了起來。

他看到了南宮采菽和丁寧有過交談,只是聽不到兩人談話的內容。

難道丁寧覺得南宮采菽有可能戰勝他?

這讓他感到一絲羞辱。

他的右手落在了劍柄上,不等橫劍於胸,一股極為陰冷的氣息便從他的劍鞘中滲透而出。

數名和顧惜春相距較近的選生頓時呼吸微頓,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向身前腳下。

不知為何,他們都感覺到有一股詭異而危險的氣息似要從自己的腳下透出來。

南宮采菽直面著顧惜春,她當然也感覺到了這股詭異的氣機,這股氣機甚至讓她身上的傷口都好像被冰水泡過一樣的感覺,只是她此時只是在不斷的在腦海中回想著丁寧所說的那兩招劍式,面上只是一種深沉思索的模樣。

顧惜春的面色加陰沉了數分,他看著走入場地的南宮采菽,道:「請。」

南宮采菽還在想著那兩招劍式怎麼都連不起來,有些入神,下意識的回道:「請。」

顧惜春的臉色為陰沉,尤其微陷的眼眶中的深紅色澤陡然加深,似乎將有鮮血要從他的肌膚中沁出。

他開始拔劍。

他的劍柄是暗紅色,隨著他的動作,劍鞘口處有為鮮艷的紅色閃耀而出,劍身卻是為鮮艷的血紅色,彷彿有一條血水在從他的劍鞘中湧出。

直到此時,南宮采菽才霍然醒覺。

對於平時正常的戰鬥而言,她的反應已經太過遲鈍,出手很容易失了先機,甚至來不及判斷對方的劍勢。

然而她選擇信任丁寧,此時她卻根本不需要再思考,不需要再看顧惜春用什麼劍勢。

只是在霍然驚醒的一瞬間,她便是一聲激越的清嘯,想也不想,抽劍出劍。

劍勢而渾然天成。

一道晶瑩的水流頃刻間在她的身周形成。

與此同時,她手中的劍光,卻是以晶瑩水流流動的相反方形斬出。

這便是雲水宮水玲瓏劍經中的「逆水寒」。

若是一柄大劍,此時南宮采菽的這一道劍光必定像一艘逆流而上的大船,帶著一種不屈而桀驁的氣息,然而南宮采菽在劍谷中挑選的劍極為細小,唯有一尺來長,尤其劍身都是奇異的彎曲,此時劍光一出,在晶瑩水流中逆流而上,卻是就像一條水中的游蛇。

令人吃驚的是,她這柄劍柄是銀色,劍贍小劍雖然看上去細小,但卻擁有著驚人的鋒利,絕大多數觀戰的修行者震驚的看到,這柄劍在晶瑩水流中穿行,晶瑩水流就像是不存在一般,被切開的晶瑩水流,都甚至給人一種和劍身始終隔著一層薄薄的距離的感覺。

場間絕大多數修行地的師長都是遠超在場諸生的強大修行者,他們之中雖然大半都沒有見過雲水宮的水玲瓏劍經,但是在南宮采菽施出這一劍之時,他們卻都可以輕易判斷出來,原本這一劍的威勢所在,是劍鋒劍氣和晶瑩水流相激,逆流而上只是,帶起許多條鋒利的水線,如許多薄薄水劍同時刺向對手。

然而因為南宮采菽這柄劍特殊,在這一瞬間,卻是並未激起任何的水線,而是折射出許多晶瑩的光線。

一瞬間,南宮采菽手中的這道劍光,似乎變成了數劍。

數晶瑩的劍光朝著顧惜春罩落,難以辨別哪一劍才是真實。

很多選生的面色變得蒼白起來。

他們突然發覺換了自己也未必能夠接住南宮采菽這一劍。

顧惜春的眼眸深處也閃現出一絲震驚的神色,然而他的臉色沒有任何的變化。

他拔出的血色長劍揮出,卻是沒有迎向前方,而是斜斜落在身前地上。

嗤嗤嗤嗤…

一陣密集的氣鳴聲充斥了所有人的耳廓。

在絕大多數人震驚的目光中,數股細小的塵柱隨著地面詭異的輕顫離地而起,往上激射飛出。

細小的塵柱互相撞擊,放佛一場沙塵暴從地上形成,顧惜春的身影直接消失在這些塵埃之中。

然而同時,塵浪翻滾之中,卻有凜冽的劍意生成。

許多灰塵扭曲變幻,隱隱形成尖狀物,就像有很多劍要從塵浪中透出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