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一百二十四章天下女子多梟雄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在屋棚里的澹臺觀劍輕聲感嘆了一句。 他這句話顯然將身邊的凈琉璃也讚揚在了之內,然而聽到他這句話,凈琉璃卻是微微挑眉,糾正道:「是天下女子多梟雄。」 想到白山水,又想到趙劍爐最強的趙四,...

岷山劍宗的修行者不知用的是何等手段,只是數息的時間,周忘年傷口中鮮血流淌漸止,然而看著丁寧平靜回走的身影,想到自己在這場劍會裡所說過的所有話語,羞憤難當之下,他的眼前一黑,便昏死了過去。

謝柔很激動,她看著走回來的丁寧興奮地說不出話來,臉漲得通紅。

她覺得丁寧會贏,然而卻沒有想到丁寧贏周忘年就像是一名修行地的師長在教育學生一般輕鬆。

相比屋棚這一側熱烈的氣氛,屋棚的另外一側顯得更為冷寂。

在丁寧出手之前,很多人都認為丁寧是在說大話,甚至取得名這件事本身就是個笑話。

因為按照才俊冊的紀錄,一共有十六人的修為已經踏入四境,而丁寧不管如何接近四境,終於還沒有真正踏入四境。

即便那些踏入四境的修行者中有一些人已經被淘汰,但至少還有很多人的修為遠遠過丁寧。

四境和三境之間,原本就隔著無法逾越的距離。

然而現在…丁寧一劍擊敗周忘年,就像是四境贏三境一樣輕鬆。

所有人在心裡都不得不承認,丁寧有越階而戰的實力,也就是說,他真的有爭奪榜的實力。

看著沉寂的屋棚那端,凈琉璃知道丁寧已經收到想要的效果。

在她看來,丁寧並非只是那一劍完美,而是每一個動作,每一句話,甚至連神情都是異常的完美。

從一開始,丁寧都是處於極為不利,極為被兀甚至連體內的真元都被那名容姓宮女逼盡,然而一步一步,這名酒鋪少年卻慢慢扭轉過來,反而給人一種隱隱掌控整個局面之感。

張儀驕傲的看著走回來的丁寧,他都感覺到自己的臉上充滿光彩,他便不由得想到這便是所謂的臉上有光,便是真正的風光,然而他又不由得想到了薛忘虛,他的眼睛里便又生出淚意。

「張儀…」

就在此時,他的呼吸一頓,因為他聽到了那名安排對陣的岷山劍宗修行者呼出了他的名字!

「對夏婉。」

那名岷山劍宗的修行者面上沒有任何特別的情緒,語氣也依舊十分隨意,然而當他報出這下一個名字的瞬間,場間卻頓時一片嘩然。

徐憐花的面容僵祝

在片刻之前他還十分欣賞那名隨意的岷山劍宗修行者,但這個時候他卻幾乎像之前的陳離愁一樣叫出聲來。

張儀身體也是有些僵硬的轉過身來,望向身後的夏婉。

夏婉深深的皺著眉頭,她的面容還算平靜,但是雙手卻在微微的震顫著。

很多人都反應過來自己忽略了一個極為簡單的道理。

中間那簡陋的屋棚此刻雖然清晰的劃分出了兩個陣營,然而岷山劍宗劍會的隨意安排不會區分陣營。

丁寧這一方的人不只是會遇到另外一方的人,同樣也會遇到自己的人。

所以即便丁寧以那樣的一劍開場,即便先前謝柔和徐憐花獲勝,他們想要最終勝出,也遠沒有那麼簡單。

在此時一片嘩然的選生之中,一襲白衣,有些鶴立雞群之感的葉浩然卻沒有多少驚訝的神色,只是淡淡的一笑。

他和凈琉璃一樣,也覺得丁寧之前的任何錶現都堪稱完美,若是以兩軍對戰相比,丁寧便是運籌帷幄,已經令自己一方的氣勢徹底壓倒了另一方。

然而只是這樣的一個意外,卻讓他營造出來的氣勢消弭了大半。

他看向張儀和夏婉,他很期待這兩人接下來的表現會更加影響丁寧這一方的氣勢。

……

「我…」張儀此時已下意識的出聲,他反應過來的第一時間想到的便是直接認輸。

因為他根本未考慮自身,未考慮能夠進入岷山劍宗學習對於一名修行者而言意味著什麼,他只是想要自己的「小師弟」能夠最終獲勝,在他看來,讓夏婉不花任何力氣晉級對於整個局面而言更為有利。

然而當他開口的瞬間,夏婉看著他閃動的目光,便已看出了他內心所想。

「我認輸。」

在張儀只是說出一個字的瞬間,夏婉已經抬起了頭,開口,平靜而堅定的說出了這一句。

所有人頓時怔祝

「這…這如何能成。」

張儀呆了一個呼吸的時間,頓時有些手足無措起來,「你…」

「我知道你要說什麼。」

然而他的話還說完,就已經被夏婉打斷。

夏婉直接在徐憐花的身旁坐了下來,然後看著無所適從的張儀,認真的搖了搖頭,「哪怕你認為我有可能比你強,但是我和你不一樣,我晉級也不是白羊洞弟子晉級。既然要幫…那就要幫得徹底一些。」

張儀呆了呆。

他雖然性格有些太過溫和,有些迂腐,然而卻並不笨,所以他馬上就明白了夏婉的意思。

在場的絕大多數選生也都明白了夏婉這些話的意思。

丁寧一定要奪名,是為了白羊洞的風光。

而兩名白羊洞弟子在劍會中取得優異的成績,自然比一名白羊洞弟子取得優異的成績更加風光。

夏婉的選擇在很多人看來有些不智,是意氣用事。

然而這便代表著她的態度。

因為丁寧這些人這麼做,在很多人看來本來就是不智的意氣用事的行為。

「我意已決,而且既然我已經公開認輸,岷山劍宗的師長也自然已經記錄下來,你再多說什麼也沒有意義。」

看著還要說些什麼的張儀,夏婉低下頭來,又沉聲說了這一句。

誰都看得出她有些難過。

畢竟她已經為參加這場劍會付出了太多,她也一直在夢想著能夠進入岷山劍宗學習。

然而此時,所有人又能看出她的堅決。

「長陵女子多梟雄。」

看著難過卻又堅決的夏婉,凝立在屋棚里的澹臺觀劍輕聲感嘆了一句。

他這句話顯然將身邊的凈琉璃也讚揚在了之內,然而聽到他這句話,凈琉璃卻是微微挑眉,糾正道:「是天下女子多梟雄。」

想到白山水,又想到趙劍爐最強的趙四,又看到丁寧手中那柄殘劍,澹臺觀劍的身體不由得微微一震,正色道:「說得正是。」

「不要婆婆媽媽。」

看著站立在夏婉對面不知如何是好的張儀,丁寧也又坐了下來,然後平靜的看著張儀,道:「若是不好意思,接下來的戰鬥,便不要辜負人的好意。」

張儀面容微僵…僵硬了片刻,他深吸了一口氣,極為莊重的對著夏婉行了一禮,輕聲道:「定不負夏姑娘之意。」

看著說了不要婆婆媽媽,結果還如此的大師兄,丁寧忍不住嘴唇微翹,輕聲嘲笑道:「什麼不負人家姑娘之意,說得好像談婚論嫁一般。」

聽到丁寧這句話,夏婉微羞,白皙的臉面上悄然浮起一抹緋紅。張儀卻是大驚,顫聲道:「師…師弟,這可如何能亂開玩笑,豈不壞了夏姑娘清譽。」

「歇了吧。」

丁寧點了點身側的木板,示意張儀可以坐了,「身正自然不怕影斜,清譽也豈是說出來的?」

遠遠的看著丁寧比自己還要隨意的樣子,負責安排比試,面上始終沒有什麼特別情緒的岷山劍宗修行者眼中卻是閃出一些異樣的光芒。

接著他看到了自己隨意翻開的卷冊上的兩個名字,他的眼睛里更是開始充斥極有興趣的神光。

他想看看接下來自己宣讀這兩個名字之後,丁寧會有些什麼反應。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