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二十三章你家師弟,真的很強

作者:無罪  |  更新時間:2015-04-02 01:37  |  字數:3326字

百眼劍,天魔吟劍經,絕大多數選生甚至聽都沒有聽說過,然而看著周忘年的神色變化,所有人都知道丁寧說的是真的。

在修行者的世界裡,見知也是力量的一種。

此時所有的這些選生,都已經感覺到了丁寧的力量。

顧惜春沉默的看著周忘年對面的丁寧,微微凹陷的眼眶越加顯得異樣的酡紅,握著劍柄的手下意識的緊了緊。

雖然依舊擁有絕對的信心,但此時他卻不可避免的感到了威脅。

也就在這時,他微紅的雙瞳突然驟然一縮。

山谷里沒有點燃任何燈火,但許多修行者的長劍卻都在散發著光華,所有他和所有旁觀的選生都清晰的看到丁寧微微側轉過身體,看了地上一眼。

幾乎所有選生的眼眸里湧起更為震驚的情緒。

那裡趴著一條深紅色長蟲。

在他們所有人一開始進入這個山谷時,這條長蟲都讓他們感到了震驚,但是隨著劍會的開始,他們卻開始忽略了這條長蟲的存在。

丁寧現在這一個微小的動作,卻提醒了他們所有人。

這條長蟲依舊跟在丁寧的身後。

即便它的模樣十分瑟縮,然而卻還是乖乖的跟∈頂∈點∈小∈說,在了丁寧的身後。

這代表著馴服。

這樣的畫面,更讓人心驚。

「他是故意的。」

看到丁寧那樣微小的舉動,凈琉璃用唯有澹臺觀劍能夠聽清楚的聲音,緩緩說道。

澹臺觀劍微微頷首,他也是同樣的看法。

凈琉璃微垂下眼瞼,道:「但我覺得他還不會這麼簡單。」

不會這麼簡單?

那他還會再做出什麼事情?

澹臺觀劍的嘴角泛起一絲自嘲之意,長陵這一代的年輕天才,太不簡單。

「你不可能戰勝得了我。」

就在此時,丁寧已經又平靜的出聲,他看著臉色變得蒼白的周忘年,重複了一遍這句話,然後接著認真說道:「我答應過薛洞主會得首名,所以等會出手,我不會有什麼留手。」

周忘年的雙手都微微顫抖了起來,聽著丁寧的這句話,他忍不住厲聲叫了起來:「你說首名就首名,丁寧,你不覺得太過可笑了么?」

丁寧看著心神已然大亂的周忘年,不再多說什麼,只是神情安寧的握住了末花殘劍的劍柄,然後橫劍為禮。

「知道又如何?死在戰場上的,往往多是眼高手低之輩!」

周忘年再也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厲喝聲中,錚的一聲震鳴,一道劍光已脫鞘而出。

他手中的劍柄是黑色,有著許多纏絲狀的銀色符文,劍柄亦是黑色,劍身上卻是布滿橢圓形的銀色符文,看上去就像是上百隻眼睛。

在和劍鞘脫離的瞬間,真元尚未在劍身上徹底流淌開來,山谷里的風吹拂過劍身,劍身上的這些銀色符文里,便響起無數嗚咽的聲音。

這聲音,就像是一場大戰過後,有許多的婦孺在一道城牆後哭泣。

真元由周忘年的指掌間狂涌而出,卻並不像水銀瀉地般順暢,其中有著奇妙的頓挫,一股股真元互相撞擊在一起,整柄劍在划出的同時震蕩起來,劍身上符文里發出的聲音驟然一變。

那些如隔著城牆哭泣的聲音瞬間變得異常尖銳,就像是有無數利爪在抓著光滑的琉璃表面,這種聲音讓很多觀戰的選生都瞬間覺得毛骨悚然,胸口煩悶異常,就要嘔吐起來。

然而與此同時,上方的空氣里卻是又響起許多悠揚的聲音,好像有無數看不見的身影在穿行。

很多人變得恍惚,周忘年揮出的劍光,在他們的眼睛裡也變得朦朧起來,變得不太真實。

凈琉璃的眼眸如真正的琉璃般清澈,她自然不可能受這樣的魔音影響,她的目光落在丁寧的身上。

丁寧就在此時出劍。

雖然她和很多一樣也無法看到此時丁寧的眼眸,但只是丁寧這一瞬間出劍時的寧靜姿態,就可以讓她感覺出來丁寧也根本未受任何的影響。

丁寧的動作並不算快。

當周忘年的身體破空,黑色和銀色迷離閃耀的劍光距離丁寧的身體唯有數丈之遙時,丁寧的掌心才開始沁出真元。

真元的流動也並不急劇,只是顯得平穩。

在周忘年的劍距離他還有一丈之遙時,他掌心沁出的真元流淌到了末花殘劍的最前端。

末花殘劍上開始盛開潔白的細花,然後最前端劍身上的裂痕微分。

丁寧揮了一下劍。

意態輕柔而隨意。

就像夏日的夜晚,一名站立在涼亭前階下的人看到飛向自己的流螢,隨意拿手裡的扇子拍了拍。

然而只是這一下揮劍,空氣里出現很多條明亮的細絲狀劍氣。

更奇妙的是,這些明亮的細絲狀劍氣的空中,突然凝結出無數點淡淡的熒光,就像無數飛舞的螢火蟲,美麗而真實。

這些熒光一齊向周忘年飛舞過去。

周忘年的手臂已經陡然伸直。

隨著他一直屈著的手臂的陡然伸直,他手中的劍光也就像突然延長一樣,眼看就要直接刺入丁寧的胸口。

然而就在此時,他的口中驟然響起一聲帶著驚懼和不甘的怪叫。

魔音驟停,他瞬間退出十餘丈開外。

一縷縷鮮血,從他的身上緩緩流下。

看著已經收劍的丁寧,他的臉上滿是不敢相信的神情。

絕大多數選生看著周忘年身上許多股細小血泉,臉上也同樣是不敢相信的神情。

即便此時周忘年還能夠站立,但是他們卻都可以肯定周忘年體內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