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一百二十三章你家師弟,真的很強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花殘劍的最前端。 末花殘劍上開始盛開潔白的細花,然後最前端劍身上的裂痕微分。 丁寧揮了一下劍。 意態輕柔而隨意。 就像夏日的夜晚,一名站立在涼亭前階下的人看到飛向自己的...

百眼劍,天魔吟劍經,絕大多數選生甚至聽都沒有聽說過,然而看著周忘年的神色變化,所有人都知道丁寧說的是真的。

在修行者的世界里,見知也是力量的一種。

此時所有的這些選生,都已經感覺到了丁寧的力量。

顧惜春沉默的看著周忘年對面的丁寧,微微凹陷的眼眶越加顯得異樣的酡紅,握著劍柄的手下意識的緊了緊。

雖然依舊擁有絕對的信心,但此時他卻不可避免的感到了威脅。

也就在這時,他微紅的雙瞳突然驟然一縮。

山谷里沒有點燃任何燈火,但許多修行者的長劍卻都在散發著光華,所有他和所有旁觀的選生都清晰的看到丁寧微微側轉過身體,看了地上一眼。

幾乎所有選生的眼眸里湧起更為震驚的情緒。

那裡趴著一條深紅色長蟲。

在他們所有人一開始進入這個山谷時,這條長蟲都讓他們感到了震驚,但是隨著劍會的開始,他們卻開始忽略了這條長蟲的存在。

丁寧現在這一個微小的動作,卻提醒了他們所有人。

這條長蟲依舊跟在丁寧的身後。

即便它的模樣十分瑟縮,然而卻還是乖乖的跟,在了丁寧的身後。

這代表著馴服。

這樣的畫面,更讓人心驚。

「他是故意的。」

看到丁寧那樣微小的舉動,凈琉璃用唯有澹臺觀劍能夠聽清楚的聲音,緩緩說道。

澹臺觀劍微微頷首,他也是同樣的看法。

凈琉璃微垂下眼瞼,道:「但我覺得他還不會這麼簡單。」

不會這麼簡單?

那他還會再做出什麼事情?

澹臺觀劍的嘴角泛起一絲自嘲之意,長陵這一代的年輕天才,太不簡單。

「你不可能戰勝得了我。」

就在此時,丁寧已經又平靜的出聲,他看著臉色變得蒼白的周忘年,重複了一遍這句話,然後接著認真說道:「我答應過薛洞主會得首名,所以等會出手,我不會有什麼留手。」

周忘年的雙手都微微顫抖了起來,聽著丁寧的這句話,他忍不住厲聲叫了起來:「你說首名就首名,丁寧,你不覺得太過可笑了么?」

丁寧看著心神已然大亂的周忘年,不再多說什麼,只是神情安寧的握住了末花殘劍的劍柄,然後橫劍為禮。

「知道又如何?死在戰場上的,往往多是眼高手低之輩1

周忘年再也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厲喝聲中,錚的一聲震鳴,一道劍光已脫鞘而出。

他手中的劍柄是黑色,有著許多纏絲狀的銀色符文,劍柄亦是黑色,劍身上卻是布滿橢圓形的銀色符文,看上去就像是上百隻眼睛。

在和劍鞘脫離的瞬間,真元尚未在劍身上徹底流淌開來,山谷里的風吹拂過劍身,劍身上的這些銀色符文里,便響起無數嗚咽的聲音。

這聲音,就像是一場大戰過後,有許多的婦孺在一道城牆后哭泣。

真元由周忘年的指掌間狂涌而出,卻並不像水銀瀉地般順暢,其中有著奇妙的頓挫,一股股真元互相撞擊在一起,整柄劍在劃出的同時震蕩起來,劍身上符文里發出的聲音驟然一變。

那些如隔著城牆哭泣的聲音瞬間變得異常尖銳,就像是有無數利爪在抓著光滑的琉璃表面,這種聲音讓很多觀戰的選生都瞬間覺得毛骨悚然,胸口煩悶異常,就要嘔吐起來。

然而與此同時,上方的空氣里卻是又響起許多悠揚的聲音,好像有無數看不見的身影在穿行。

很多人變得恍惚,周忘年揮出的劍光,在他們的眼睛里也變得朦朧起來,變得不太真實。

凈琉璃的眼眸如真正的琉璃般清澈,她自然不可能受這樣的魔音影響,她的目光落在丁寧的身上。

丁寧就在此時出劍。

雖然她和很多一樣也無法看到此時丁寧的眼眸,但只是丁寧這一瞬間出劍時的寧靜姿態,就可以讓她感覺出來丁寧也根本未受任何的影響。

丁寧的動作並不算快。

當周忘年的身體破空,黑色和銀色迷離閃耀的劍光距離丁寧的身體唯有數丈之遙時,丁寧的掌心才開始沁出真元。

真元的流動也並不急劇,只是顯得平穩。

在周忘年的劍距離他還有一丈之遙時,他掌心沁出的真元流淌到了末花殘劍的最前端。

末花殘劍上開始盛開潔白的細花,然後最前端劍身上的裂痕微分。

丁寧揮了一下劍。

意態輕柔而隨意。

就像夏日的夜晚,一名站立在涼亭前階下的人看到飛向自己的流螢,隨意拿手裡的扇子拍了拍。

然而只是這一下揮劍,空氣里出現很多條明亮的細絲狀劍氣。

更奇妙的是,這些明亮的細絲狀劍氣的空中,突然凝結出無數點淡淡的熒光,就像無數飛舞的螢火蟲,美麗而真實。

這些熒光一齊向周忘年飛舞過去。

周忘年的手臂已經陡然伸直。

隨著他一直屈著的手臂的陡然伸直,他手中的劍光也就像突然延長一樣,眼看就要直接刺入丁寧的胸口。

然而就在此時,他的口中驟然響起一聲帶著驚懼和不甘的怪叫。

魔音驟停,他瞬間退出十餘丈開外。

一縷縷鮮血,從他的身上緩緩流下。

看著已經收劍的丁寧,他的臉上滿是不敢相信的神情。

絕大多數選生看著周忘年身上許多股細小血泉,臉上也同樣是不敢相信的神情。

即便此時周忘年還能夠站立,但是他們卻都可以肯定周忘年體內許多的血脈都已經被刺穿,甚至內腑都遭受了一些損傷,已經根本無法再戰鬥。

也就是說,只是一劍…丁寧一劍就擊敗了周忘年。

隨著更為深入的思考,這些選生更為震驚。

丁寧的這一劍精妙到了極點,根本就不像是白羊洞所能擁有的劍式。

「是那劍胎上的劍式1

有人震驚的發出了聲音。

發出這聲音的人是石關梓,出自橫雲劍觀,在才俊冊上高居第十四位的選生。

迎著周圍人轉過來的目光,石關梓有些聲音微顫的說道:「是之前劍胎上劍經中的一式。」

「韓地流螢劍經中的亂流螢劍式。」凈琉璃微側過頭看著澹臺觀劍,又像是說給澹臺觀劍聽,又像是自言自語道:「他原來是想這樣來給這些人帶來更大的驚懼感,現在這些人想得越明白…是否就像是自己在嚇自己呢?」

此時氣氛十分沉重,然而澹臺觀劍卻是忍不住笑了笑。

場間又陷入沉寂。

一名岷山劍宗的修行者已經到了周忘年的身邊,先設法替周忘年止血。

岷山劍宗的修行者既然介入,便代表著這一場對決已經結束。

丁寧已然轉身。

那條深紅色長蟲有些瑟縮,但是卻馬上也隨著他的動步而動作,扭動著身體跟上。

這時越來越多的選生徹底想得清楚。

丁寧這一劍就擊敗周忘年,最重要的原因不是他的見知,也不是丁寧的感悟能力太過恐怖,只是短短的時間,就從那劍胎上學得了這樣一招精妙而強大的劍式。

最為重要的原因,是丁寧出手的時機太過精準。

那每一點流螢都像鋒利的飛刃,而且漫空飛舞,數量驚人,但以周忘年的實力,平時若是好整以暇的接這樣的一劍,即便不能擋住所有這些流螢,也至少能夠用劍擋住絕大部分,至少可以保證自己身體的一些重要部位不被刺中。

然而周忘年在這一劍之下,卻是沒有任何的還手能力。

因為丁寧這些流螢飛起之時,正是周忘年變招,陡然發動決殺的瞬間。

周忘年劍意已成,來不及改變。

出劍,真元的流速,劍氣划空,形成劍符,飛出流螢完成這一招精妙的劍式,丁寧每一點的時間把握都完美而無可挑剔。

有很大的鼓掌聲打破了沉寂。

驚喜到了極點的張儀轉頭過去,只看到獨孤白在用力的鼓掌。

「就算換了別的劍式,丁寧也應該能夠很輕易的一劍擊敗周忘年。」

看著轉頭過來的張儀,獨孤白的臉頰上也有著異樣的酡紅,他認真的說道:「你家師弟,真的很強。」

張儀平日里都謙虛到了極點,但是聽到獨孤白的這一句讚美,他卻是沒有謙虛,而是自然驕傲的說道:「我家師弟,本來就很強。」

「他是故意想嚇人,才故意用劍胎上的招數。」徐憐花艱難的吞咽了一口口水,白著臉道:「可是把我也嚇到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