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二十二章大戲的開端

作者:無罪  |  更新時間:2015-04-01 00:26  |  字數:3340字

細小如針的劍氣穿河破浪而入,將至陳離愁的眉心。£∝頂點小說,

白色長河節節崩塌,千堆浪花卻層層疊疊,也拍向徐憐花的胸前。

這是絕對的兩敗俱傷之勢,在任何正常人看來,陳離愁絕對會避,畢竟陳憐花已至極限,這一劍過後,恐怕再也法施展出同等威力的劍招。

然而令人震驚的是,陳離愁卻不避。

他沉默的看著這道刺向他眉心的劍氣,真元平穩的湧入手中的劍身,體內積蓄著的所有天地元氣,卻是沿著經絡盡數湧向眉心之前。

從他的頸間到眉心,瞬間湧出數股白色氣流。

這些白色氣流交錯著,就像讓他戴上了一個白色的面具。

而他的眉心,卻是有一方青色在顯現出來。

一道凝聚的青色元氣,就像一小面青色的方碑,迎向刺向他眉心的劍氣。

徐憐花的衣衫被強勁的風流吹得往後揚起,如旗幟般獵獵作響,一些破碎的衣角甚至直接蝴蝶般從他的身上飛起。

在下一瞬間,白色浪花就要拍在他的身上,他的劍氣就要撞上那方小小的青色方碑。

然而就在此時,他的目光卻落向陳離愁頭頂上方的天空。

他的劍意往上空掠去。

他的人也像蝴蝶一樣飛了起來,飛向上空。

千堆浪從他腳下涌過。

滋的一聲尖鳴。

劍氣往上刺出,在小小的青色方碑上留下一條劍痕,然後繼續往上,狂風裡出現一道清楚至極的空洞,劍氣放佛要將上方的天空都刺穿。

時間猶如停頓。

陳離愁的平靜眼眸里剛剛泛出難以理解的震驚情緒,他眉心之前的這一面小小青色方碑便驟然崩裂,變成數條白色的小浪。

而這些白色的浪花卻是帶著和他體內沁出時截然不同的氣息,轟然反砸在他的臉面上!

啪的一聲爆響。

一片不可置信的驚呼聲響起。

陳離愁的整個身體如同一截被拋出的木樁往後飛出,他的後頸之間接著傳出清晰的骨裂聲。

緊接著轟的一聲沉悶大響,陳離愁的身體重重墜地,震出一蓬四濺的塵浪。

旁觀的陣營里一片死寂。

從被擊中到飛墜落地,這在修行者的世界裡已經是很長的一段時間,然而直到此時,絕大多數觀戰的選生還都沒有反應過來怎麼會這樣。

被飛揚的塵土淹沒的陳離愁沒有死去,他的眼睛裡蕩漾著茫然和震撼的情緒,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法動作,接著感知出自己的頸部骨骼在方才那一擊之下已經斷裂多處。

那道幾乎斜擦著自己眉心往上的劍意似乎還回蕩在他的身前,他隱約開始明白…那一劍竟然是利用了他的元氣,竟是在他凝聚的元氣上,帶出了一道符意!

「借山痕!」

「這就是你們徐侯府的借山痕劍式!」

一股鮮血從他的唇齒間湧出,然後他加不理解的叫了起來,「怎麼會這樣!」

聲音在山谷中回蕩,甚至遮蓋住了旁邊所有戰鬥的聲音。

這聲音也在很多觀戰的選生心中開始迴響。

他們的目光都落在了剛剛落地的徐憐花身上。

因為陳離愁喊出了這一劍式的名字,所以他們知道陳離愁此刻的不解並不是因為這劍式本身、

數滴血珠從徐憐花的嘴角滴落。

看著跌落在塵埃中的昔日好友,徐憐花沉默了片刻,道:「因為其實你一直都怕我。」

陳離愁一呆,加不可思議的出聲:「怕你?」

「雖然你在才俊冊上的排名比我高,但是你卻一直害怕被我超過。」

徐憐花看著他,緩緩的點了點頭,「你對我了解得越多,就越是害怕我…所以我知道方才你絕對不會讓,因為你想要速戰速決,你不想再有什麼意外發生,而且我知道你修成了青衫碑。」

「怎麼可能!」陳離愁再次叫了起來:「你怎麼可能知道。」

「因為來劍會之時,你的眼睛裡帶著平日沒有的滿足和欣喜,我便知道你一定是修成了青衫碑。」

徐憐花輕輕的咳嗽著,看著他失神的雙目,面表情的搖了搖頭:「其實我很了解你,因為我很在意朋友的感受,所以我知道你一定會用那樣的方式來面對我那一劍。只可惜你不夠在意朋友的感受,不夠了解我。所以你才會敗。」

說完這一句話,徐憐花便不再看陳離愁,轉身朝著丁寧等人走去。

直到這時,很多選生才徹底反應過來…徐憐花戰勝了陳離愁,而且徐憐花也並未因此倒下,甚至還有可能面對下面一名對手。

先是謝柔,接著是何朝夕,再下來是陳離愁。

這三個人在所有人眼中,都是容易被淘汰掉的選生,然而他們卻都偏偏獲得了勝利。

「怎麼會這樣?」

一名藍袍少年也忍不住發出了和陳離愁一樣的聲音。

他覺得這簡直是有什麼莫名的魔咒在影響著這樣的劍式。

「周忘年。」

就在這時,那名很隨意的抽取名字對陣的岷山劍宗修行者喊到了他的名字。

這名藍袍少年,便是出聲嘲諷過丁寧,又和謝長勝有過言語衝突的周忘年。

聽到自己的名字,周忘年的身體猛然一震,然而接下來的一瞬間,他的身體震動得加劇烈。

「對丁寧。」

岷山劍宗的那名修行者很隨意的喊出了丁寧的名字。

場間一片死寂。

甚至就連許多對陣的雙方都暫時停下了手。

這是真正大戲的開端。

……

「師…」張儀轉頭看著丁寧,雖然明